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调查结果
    说道这里,勋儿已经委屈得不行了。

    抓着慕容曦的裤脚,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只是碍于他之前的威胁,所以只敢小小声的抽泣。

    千错万错,都是他防备不严,才让勋儿惯得了一身的毛病。

    以后,他对于勋儿,必须要严加管教。

    “好了,起来吧。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算什么。”

    看到他的神色缓和了,下人才敢上前,把勋儿给扶了起来。

    但是,在这个过于严肃的干爹面前,向来混不吝的小霸王,也乖巧得像是一只小鹌鹑。

    只是脸蛋上,还留着泪痕。

    “你记着,我既然认下了你,那这就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你不需要担心以后,我会不会不疼你。还有,你的义母永远不可能是重华。管家,从此以后,但凡是重华送过来的东西跟人,都不得送到勋儿手里,也不许她探望。”

    “是。”

    挥了挥手,慕容曦让人,领着勋儿下去了。

    平心而论,他对于重华没有一丝的男女之情,如今,就连从前那一丝丝因为太子才有的疏离的好感,也渐渐的淡漠了。

    他讨厌这种,在背后生事的人。

    尤其是在勋儿的身上下的这些功夫,其实并不是在帮勋儿,反而很有可能毁了他。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爷,隋征回来了。”

    思索间,管家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

    “嗯,叫他进来。”

    不多时,便有一个身材跟长相都十分平常的男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别看这人不起眼,但是只怕卫国没有任何事情,不是他挖不出来的。

    但是这一次,人却一见面,就跪在了慕容曦的面前。

    “爷,隋征没有完成爷交代的任务,自来请罚。”

    慕容曦看了他一眼,淡然的说道。

    “怎么回事?”

    那隋征一脸的沮丧,紧接着,把自己失败的原因,说了出来。

    “爷不是让我去查勋儿少爷的底细么?没想到,凡是跟勋儿少爷有关系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

    慕容曦的心头微动了一下,但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继续说下去。”

    “是,小的循着之前留下来的线索,找到了之前被您让您送回家乡的勋儿少爷的乳母。可是,就在小的到的三日前,那乳母却因为意外,坠井身亡了。后来,我又找到了送勋儿少爷回来的马夫、奴役等人。这些人,有的失踪,有点则是死于急病,还有的,则是像是乳母一样,因为意外身亡了。现在,只怕无人知道勋儿少爷之前的事情了。”

    如果说之前慕容曦只是在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可以断定,勋儿是有问题的。

    “那他们死了之后,你可曾查过他们生前,做过可疑的事情没有?”

    “没有,小的彻查了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遗留任何关于勋儿少爷的线索。就算是小的去看,也找不出这些人死亡有别的问题。如果有人做手脚的话,还还真是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没有问题,恰恰是最大的问题。

    按照几率来说,一个城镇,一个月内如果因为意外,或者是疾病死了个把人,那就是偶然的事件。

    但是,现在可是跟勋儿之前有过接触的人都死了。

    这就足以说明此事,有很大的问题。

    “我知道了,既然你办事不利,那自己去领罚便是。记住,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隋征立刻叩谢慕容曦的不杀之恩,人也下去领罚去了。

    那孩子,果然是有问题的。

    而且有人,不想让他知道。

    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不多,而且除了那些人之外,他还有一个人,可以询问当初的事情。

    奇怪的是,那个人怎么没有被杀掉呢?

    眯起眼睛,慕容曦看向了外面的夜色。

    要么,就是这个人全然不知情,所以才能放心的待在龙都之内。

    要么就是...此人,是这场阴谋里比较重要的一环。

    除掉了她的话,这场阴谋会受到影响。

    不过无妨,不管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身份,自己,总会查清楚的。

    门外夜色沉重,却依旧掩盖不住龙都内的波云诡谲。

    林梦雅本以为自己第一次跟小东西一起睡,会有些不太适应呢。

    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一觉睡到了天大亮。

    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了,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早啊,小东西。”

    她揉了揉小东西手感超好的头发,小东西还是那副木讷的表情,但眼神却稍稍的有了些光彩。

    她低下头,轻轻的用额头触碰了一下小东西的额头。

    还好,经过这样的折腾之后,小东西居然没有发烧。

    真不知道是这孩子运气好,还是体质好的缘故了。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几件你能穿的衣服。然后,我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小东西虽然不说话,但是对她的话还是有反应的。

    点了点头,抱着小被子坐在床上,乖巧得让林梦雅的心都软了。

    起身,披了件衣服就出了门。

    没想到白苏跟纭儿比她更早,还没等她叫人,两个姑娘就笑嘻嘻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小姐,这是我们两个给那个小东西买的衣裤,也不知道,合身不合身。”

    纭儿手中捧着几件红色的小棉衣,到近前林梦雅才发现,不管是小孩子穿的蝎子还是袜子,都一应俱全。

    她翻了翻,试探了一下手感。

    很柔软,也很厚实。

    且针脚也缝的很密,一看就知道很温暖,也很舒服。

    “难为你们这样想着了,花了多少钱,到时候双倍给你们补偿。”

    可纭儿却撅起了红嘟嘟的一张小嘴,假装气愤的看着她。

    “怎么,小姐看不起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么?您每个月给我们那么多月钱,我花都花不完,就不能跟您一样,做一点好事,积攒一些阴德么?好事都让您一个人给做了,那我们怎么办?下辈子,难不成真的当牛做马?”

    林梦雅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向白苏抱怨着。

    “你瞧瞧她那张利嘴,还真是没理也辩三分。说来说去,倒成了我的错了。好好好你,你们不要就不要,看来我下个月,得减一减你们的月钱了。这花都花不完,岂不是暴殄天物?”

    面对林梦雅跟纭儿的‘分歧’,白苏从来都是一笑了之。

    她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很长,知道主子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从前在大晋的时候,白芍私下里就说过,主子为她们这几个下人存得钱,就相当的可观了。

    现在到了卫国,主子更是没有亏待她。

    至于钱财这种东西,她虽然不在意,却也知道,数量已经不少了。

    纭儿也是,这几个月养得,人比花娇。

    那龙都内的世家小姐们,只怕也鲜少有比过纭儿的。

    不过白苏并不知道,她们三个,会在日后成为龙都的一景。

    主仆三人说说笑笑进了内室,纭儿性格跳脱,最喜欢小孩子。

    一进屋,就冲到了窗边,撅着身子,去看那孩子的状况。

    “昨日我就觉得他像是一只小猴子,今日一看,更觉得像了。小家伙,我是你纭儿姐姐,以后谁要是再欺负你了,你就来找我。咱们啊,一起让白苏姐姐去替你报仇。”

    “啧,好人都让你给做了,脏活累活人家白苏来干。哎呀,你还真是打得一把好算盘。”

    林梦雅嘴上酸着纭儿,手上却极其温柔的,把那些孩子要穿的衣服,放在专门用来熏烤衣服的火炉上来熏一熏。

    炭炉里,除了香炭之外,其实还有不少药材。

    小孩子的皮肤娇嫩,虽然好得快,却也受不得太大的刺激。

    等到衣裤都温热了,她才拿过来,给小东西穿上。

    瞧着她熟料的样子,纭儿有些羡慕。

    “小姐,你一定带过孩子。要是我的话,可能会手忙脚乱的了。”

    林梦雅的手停顿了一下,没搭茬。

    倒是白苏不客气的敲了一下后者的头顶,纭儿眼泪汪汪的看着白苏,控诉着后者对自己的虐待。

    不过对于林梦雅来说,这对活宝的日常,她已经看惯了。

    给小东西穿上衣裤之后,又耐心的替他捋好了衣服上的褶皱。

    “暖和么?还有哪里疼疼,一定要告诉我哦!”

    这温柔得几乎能渗出水来的语气,让白苏跟纭儿同时停下了打闹。

    小东西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可小嘴却一裂,露出了一个笑来。

    林梦雅愣住了,因为那笑容,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天真与可爱。

    小嘴巴裂开,露出里面嫩粉色的牙膛,大眼睛也弯成了一道月牙。

    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个笑,却震撼了林梦雅的心。

    “笑了...这小东西还会笑?小东西,你身上的衣服可是姐姐买回来的,你对姐姐也笑一个,好不好?”

    纭儿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扑到小东西的脚边。

    可那孩子转过头来的时候,却收回了自己的脸上的笑,又变成了刚才的木讷。

    “诶!你刚才明明笑了,小东西,你给姐姐笑一个,姐姐就给你买甜甜糖、软软的糕!”

    小东西依旧一脸的冷漠,明晃晃的演绎着四个大字——不为所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