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调查艾莲
    “我知道,可能会有些强人所难了。但我思来想去,唯有拜托给你,才是最合适的。我希望,你能查出,莫谭背后之人,到底是谁。跟皇室,到底有没有关系。”

    纵然连胜的表情没怎么变化,可林梦雅却没有忽视掉他眼中的祈求。

    想了又想,明知道这是个不太好完成的任务。

    但莫谭也好,还是皇室也罢,她终究是要打这个交道的。

    良久,林梦雅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哭笑着说道。

    “这可真是让我为难了,不过,看在夫人的面子上,这个忙,我也是非帮不可的。但是这件事既然交给了我,那连大哥凡事可都要听我的调度。”

    她行事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跟准则,也许可能跟连胜的言行相悖,但绝对会对这件事情有益。

    连胜低头思考了片刻之后,才郑重其事的答应了她。

    “你放心,我既然托付了你,就定然不会碍你的事儿。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

    “连大哥请讲。”

    “我知道你与重华郡主交恶,从前刘娇的事情,我也大致清楚了来龙去脉。你要知道,莫谭可是重华郡主的老师。还有一个人,你也得注意。那就是越王的嫡女,祥华郡主。她是重华郡主的好友,同时,她也是莫谭的学生。”

    祥华郡主?

    这个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看着她一脸的不解,连胜低声解开了她的疑惑。

    “祥华郡主一直不肯轻易的见人,所以这些年来,见到她的人并不多。而且,她还是曦殿下的未婚妻子。”

    林梦雅点了点头,哦,明白了。

    原来,是情敌呀。

    “这个祥华郡主,为人如何?”

    连胜摇摇头,这个他就爱莫能助了。

    “我只听说,祥华郡主天真活泼,因此也深得曦殿下的青睐。至于其他的消息,我也知道得并不多。”

    看来,她的情敌还真是不少。

    无妨,来一个她打一个,来俩个她拼一双就是了。

    “多谢连大哥的提醒了,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连胜有些不安,怎么说呢,他觉得宫家的这个妹妹,好像从刚才开始,脸色就微微的变了变。

    “可是,我说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后者挑眉,笑容浅淡,却甜美。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意思多了。对了连大哥,我想给你打听个事儿。”

    她收起其他乱七八糟的心情,现在,儿子才是第一位的。

    至于他爹嘛,实在不行,换一个难度也不大。

    “你说。”

    “元月的时候,十大世家都要去圣殿。那他们在这之前,是不是也应该来拜会皇尊?”

    “嗯。”连胜点点头,这也是他最近要忙的一件大事。

    “一般情况下,十大世家都会在新年的时候来到龙都拜见,然后再去圣殿。”

    “那安家也会来,对不对?”

    “没错,不过今年安家的状况不太好。也不知道谁会来,怎么,你找安家的人有事?”

    她想了一下,安子晨说过,那里是安家跟宫家共同执掌的训练地。

    既然如此,安家应该有办法,从那里获得消息的方式。

    只不过,这消息不会那么及时而已。

    按照她的猜测,上官慧之所以会受到这样非人的折磨,很可能跟宁儿有关系。

    再说,龙天昱好不容易忘记了过去,那些人为何要硬塞给他一个义子呢?

    她也好,龙天昱也好,混到现在,都不是可以轻易被小瞧之人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宁儿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很有可能,会被人当做对付她跟龙天昱的最后底牌。

    越是喜欢算计别人的人,就越会利用一切可以被利用的资源。

    宁儿还小,对他们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所以,她需要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知道自己走后,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安家,显然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哦,之前在试炼地的时候,安家的人对我照顾得颇多。我回来之后,一直想要找个机会谢谢他们。只是不巧,一来没时间,我这才刚到家,就被弄到了这里。所以我想着,总不能毫无表示吧。”

    这话,算是合情合理。

    “嗯,是这个道理。这样吧,如果安家来了,我就派去人请你。论理来说,你们两家私交甚笃。如今他们家的情况不好,你的确是应该照顾一下。依我看,不如等到他们来了,你宴请他们,为他们接风洗尘。”

    “也好,那就麻烦连大哥了。”

    她知道连胜,是想要让自己多一个盟友。

    “母亲说了,以后让我跟连星,多照顾你些。咱们两家子离得近了,互相也就多些照应了。这些,都是小事。”

    经过冬至那天的事情之后,连胜对于宫雅,也多了几分欣赏。

    这姑娘并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的柔弱,反而在某些事情上,称得上是智勇双全。

    能有这样心思的女孩子,也是实属难得。

    再加上两家的关系,他自然是把她当成自己人来看待。

    “说得也是,不过我希望以后咱们两家还是常来常往。我们家只有我跟五哥哥两个人在,说起来,也的确是需要两个有分量的长辈坐镇。但是曾祖远在家乡,即便是曾祖肯来,我也不能让曾祖长途跋涉。”

    连胜想了想,心里头也有了几分明了。

    的确,宫雅跟宫羽虽然都是人中龙凤,但奈何龙都有些地方,也是需要论资排辈的。

    比起自己的母亲跟父亲来,他们总是差些火候。

    “你放心,这些我自会跟父亲母亲提的。”

    “那宫雅,就多谢连大哥了。”

    俏皮的笑了笑,林梦雅可不想给连胜多大的压力。

    不远处,传来女子的说笑声。

    她耳朵尖,一下子就辨认了出来,那是属于上官慧的。

    也不知道慧姐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能不能想起从前的事情了。

    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连胜以为她是想去见自己的母亲了。

    “我今日还没去给母亲请安,走吧,咱们一起过去。”

    下人立刻来推轮椅,两个人走到了后院。

    连夫人居住的正院依旧宽敞,里面也很有连夫人自己的风格特色。

    她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门口,傻笑着的上官慧。

    连夫人就站在她的身边,表情有些无奈。

    “母亲。”

    “婶婶”

    连夫人看到是他们两个,立刻笑着把二人给迎了上来。

    林梦雅看着上官慧坐在地上怪冷的,就立刻伸手,诱哄着她。

    “来,我们起来,去屋子里坐,好不好?”

    说来奇怪,谁拉都不肯起来的上官慧,此刻就乖乖的任由她拉着,往屋子里头走去了。

    “这孩子,到底是跟雅儿有缘分。”

    连夫人低声叹息了一声,但林梦雅却看到,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上官慧好像是在不自觉的嘀咕着什么。

    从口型上来看,应该是“这个...那个...”

    就这四个字,翻来覆去的念叨。

    等到林梦雅转身,想给拿一碗热茶驱寒的时候,却发现上官慧,又傻笑着看着众人。

    嘴角,也没了那些动作。

    难道说,慧姐姐想要告诉她什么消息么?

    “不知道这几天,月儿姑娘,有没有给夫人添麻烦?”

    对于连家人来说,这些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他们家夫人本就是个热心肠,看到人家有什么艰难,向来是没有不帮的。

    有这样的主母教化,底下的人也多是宽厚仁慈之辈。

    她查看了一下,上官慧的身体状况很好,向来是夫人,也没少花心思。

    “有什么可麻烦的,不过,就是这姑娘有点奇怪。昨天还好好的,虽然记不清楚从前的事情,但是说话一点都不糊涂,还非常的有教养。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出身。就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一早起来,人就跑到冰天雪地里傻笑去了。我这劝了半晌,她才换到门口去坐着。可怜见的,一定是没少受苦。”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犯了病?

    明明/慧姐姐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而且她也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难道是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她?

    “今天早上,她是如何发病的,婶婶你还记得么?”

    连夫人仔仔细细想了又想,最后跟自己的侍女们又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然后,一个穿着桃红色衣裳的小丫头上前,怯生生的说道。

    “今天早上,夫人是叫我去请的月儿姑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进门,就听到月儿姑娘说,别过来,别过来。夫人,宫小姐,我真的没做错什么事情。”

    林梦雅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小姑娘,面相秀美可爱,也不像是什么坏心眼的人啊。

    衣着打扮也很简单,跟连家的侍女,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且她转头看了看上官慧,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既然不是人的事情,难道,是其他的因素?

    可今天,也没什么不同啊。

    她想了想,才开口问道。

    “你早上穿的,跟现在穿的是一样么?不管是衣服,还是首饰。还有,只有你一个人去的,再没有其他人了?”

    小姑娘委委屈屈想了想,带着哭腔说道。

    “是...是我一个人。不过,不过我早上戴了一支步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