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连胜所托
    坐在前厅,林梦雅静静的坐在那里,眉头紧锁。

    白苏跟纭儿知道,她是少见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人。

    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吧。

    的确,林梦雅现在满心,都在担忧着自己的孩子。

    偏偏,她还不能大肆的派人去寻找。

    从龙天昱,清狐,再到朱炎,上官慧。

    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出现,但却是以截然不同的面貌。

    如果宁儿也落在这群人的手上,到底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林梦雅不敢细想,因为她越想,心底要杀人的冲动,就越发的强烈。

    作为一个母亲,她必须强行冷静下来。

    因为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人会去救自己的孩子。

    “妹子,听说你又捡了一个小鬼回来?”

    宫五兴冲冲的进了屋,尽管外面是冰天雪地,可他却像是一个刚刚出锅的馒头,冒着腾腾的热气。

    一看就知道,刚刚从练武场回来。

    纭儿本来向他使了个眼色,但可惜,宫五本就不是个敏锐的人。

    在看到纭儿的示意后,还当她眼睛有了毛病。

    “纭儿,你这是怎么了?”

    纭儿差一点没控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但好歹机灵,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

    “大概是因为刚才去给那个小东西上药,熏了眼睛吧。那小东西还真是惨,我看了,都觉得心情不怎么好。”

    她这话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要是宫五再不懂,那直接笨死好了。

    宫五心领神会,以为宫雅是因为看到那孩子的样子而觉得难过,赶紧安慰。

    “他遇到你,已经算是他的好运气了,以后,咱们不至于让他再受苦就是了。那些武奴,对咱们宫家也算是忠心耿耿。唉,其实啊,在这里我们唯一能够相信的,也就是他们了。”

    林梦雅闻言,心思悄悄的活动了一下。

    在卫国,奴隶是没有人权可言的。

    不管发生何事,主可以杀奴,但奴却不能告主。

    哪怕真的闹上了公堂,奴隶的话是做不得证据的。

    这也就导致了那些奴隶,极少有叛逃的行为出现。

    因为身为逃奴,卫国人人得而诛之。

    平民诛杀逃奴之后,甚至可以去主人家领赏。

    这也就导致了他们,不得不对自己的仇人,奉上自己并不情愿的忠诚。

    但林梦雅却比他们,多了一个有利条件。

    烟霞山上,她还有一队人马。

    而那里的人,不会在乎她的贵族身份,也不会在乎她的身世来源。

    对于她来说,只有紧握住这些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林梦雅心里头有了打算,人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焦急了。

    靠别人终究是不稳妥的,凡事,还是靠自己更牢靠些。

    别看她现在身在龙都之中,但想要遥控千里之外的烟霞山却并不难。

    之前宫家的那些客栈,会在年后陆陆续续的重新开业。

    到时候,他们不管能不能回去,但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利用宫家的商业路线,传递回消息去。

    可是,宁儿的消息,她也不能不打听。

    想来想去,林梦雅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五哥哥?纭儿,五少爷呢?”

    她立刻跑了出去,急急忙忙的喊着纭儿。

    “听说去连家那边了,小姐,您有什么急事么?要不,我去帮您叫吧?”

    林梦雅摇摇头,自己寻过去了。

    反正两家离得不远,出了门就到。

    第一次到连家的新府,林梦雅随意的看了几眼,虽然不如从前的府邸雅致,但其实别有一番温馨的感觉。

    格局看起来,也比从前紧凑了一些。

    想来是经历过从前的诸多事情之后,也让连家人意识到,唯有亲情,才是最为重要的吧。

    府门口的门房也认得她,如今连家跟宫家好得跟一家人似的,宫家人进出连家,也跟在自己家差不多了。

    “宫小姐,您是来找夫人的吧?夫人就在后院,不如小的带您去?”

    林梦雅却摇摇头,轻声问道。

    “我五哥哥可在你家?”

    “哎呀,这不不巧了。宫五少爷刚跟我家小少爷出去,说是去城外散散心。”

    门房一脸的为难,林梦雅也有些失望。

    “无妨,那我回去等他。如果他回来了,您替我跟他说一声吧。”

    门房正答应着,却听得里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宫雅?”

    林梦雅闻言,抬眼看了过去。

    却见得连胜正坐在一张木头轮椅上,他可比从前瘦削苍白了不少,连带着人也显得别的憔悴。

    但整个人的精神还算是好的,至少林梦雅,没有从他的脸上,读出沮丧来。

    “原来是连大哥,多日不见,你的身子,可好些了?”

    既然见到了人家的主人,林梦雅也不好再走了。

    转身进了连家,站在了连胜的面前。

    连胜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淡色的唇露出了一抹笑来。

    “能捡回一条命我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你的事情,我都听他们说了,多谢你。”

    连胜指得,自然是墨香轩的那事。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这种事情她本不应该参与。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可当时的情况,要是让连星继续闹下去,亦或是让小白莲继续耍手段,吃亏的就是连家了。

    “没什么,婶婶...我是说,连夫人对我这般好,我自然是不能看到别人欺负她。”

    连胜听了她的话,淡淡的说道。

    “你还是叫婶婶吧,母亲说了,这称呼听着亲切。我还有件事想要求你,不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算了算,家里的那个小家伙估计还要睡一会儿。

    而且连星跟宫五去了哪她心里头也没数,不如,听一听连胜有什么事情。

    “那就打扰了。”

    连胜点了点头,带着林梦雅往后院走了过去。

    “好了,你们先退下吧。”

    后院内的一处凉亭内,连胜挥手,让下人退开。

    等到下人退到足够远的距离后,连胜才开了口。

    “你知道,那个艾莲,是什么人么?”

    听他的语气,原来连胜早就知道艾莲的存在么?

    这倒是有些奇怪,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容忍这么久?

    林梦雅摇了摇头,决定先听听看。

    连胜看向了里院的方向,他虽然面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林梦雅能感觉得出来,这人的心中,隐藏着不少东西。

    “其实,我也并不知道得十分清楚。从小,我父亲就把我当成连家的继承人来培养。所以有些地方,对我根本不设防备。我是在父亲的书案上,第一次发现了艾莲这个人的存在。”

    对于连胜来说,从小受到殷切期盼的他,其实比连星经历得的事情要多得多。

    所以,在很多时候,他都会把想法装在心里头。

    “虽然母亲说,这人是父亲的挚爱。但只有我知道,她给父亲的书信,父亲从未看过第二次。”

    说着,连胜看了林梦雅一眼。

    后者转了转眼珠儿,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

    “这么说来,连叔叔跟艾莲,不是那种关系?”

    “我父亲为人正直,就算是与我母亲成亲前,与艾莲有过那么一段过往的话。我想,他一定会给艾莲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一定不会,委屈了与自己真心相爱的女子。”

    这话,林梦雅暂时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连叔叔是个好人她承认,但有些东西,只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越是这样的性格,为了所谓的家国天下,抛弃自己心爱的姑娘的可能性越大。

    有时候,儿女私情对他来说,可没那么重要。

    “但是,那个艾莲,她对我说她叫艾莲,但是对别人,她却叫莫谭。这一点,也许我父亲不清楚,但我却是十分的清楚。”

    也难怪,连胜掌管着整个龙都的禁卫军,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的耳目呢?

    “而且我还知道的是,这个莫谭,其实跟皇室,私交甚笃。”

    连胜把目光收了回来,投向了她。

    林梦雅心头一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连夫人的毒,岂不是——

    “可是,这样做,不是多此一举么?连家本来就是皇侍一族,自然是跟皇族同荣共损。如果,皇族真的选择用这样的手段来控制你们的话,那不是把你们,越推越远么?我想,他们还不至于如此的愚蠢。”

    凡明君,必定是恩威并施。

    有时候施以仁德能让三代为其鞠躬尽瘁,若非要用阴险的手段来控制,那必定是树倒猢狲散,被人痛打落水狗也不止。

    “这话,我跟父亲,也曾经在暗地里探讨过。皇尊为人其实还算是光明磊落,这么多年来,我母亲的病情,也多亏了皇尊派医赠药。但是有些事情能问,有些事情却问不得。我看过莫谭给我父亲写过的信,里面倒是无意中透露过一些消息,大概是说她也是被人所迫。况且,我偷偷的研究过我父亲手中的那个药。这药,一般人可得不到。相传,只有皇宫内院,才会有这种秘方的存在。”

    这信心量,可就大了。

    现在他们仅有的一切线索,都显示幕后的推手是皇尊。

    但凡是个正常人,估计也会这样怀疑的吧。

    “可我能帮到连大哥什么忙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