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欺负弱小
    他裹在一袭黑色的大氅内,清俊的脸蛋如同最美好的一副画卷。

    黑发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脸侧,林梦雅的目光,从他的眉眼细细的描绘着。

    不知不觉中,她的脸上带着笑,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难得的睡颜。

    马车轻轻摇晃,可他却一动不动。

    林梦雅知道,其实现在的他并没有睡熟。

    只要危险来袭,那人就会立刻跳起来迎敌。

    但她还是宁愿让他休息一会儿,哪怕一会儿也好。

    “好看么?”

    星眸突然睁开,她的样子,毫无防备的落入了那双漆黑的眼瞳之中。

    林梦雅却没躲,也没觉得有多害羞。

    反而是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好看,世上最好看。”

    这话,也不怎么的,竟然让他如此的高兴。

    忍不住携了朵得意的笑容在唇边,他坐起来,示意可以往自己这边挪挪。

    没想到,林梦雅刚坐过去,那人就把头,枕在了她的膝上,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林梦雅也没取笑他,只是用手轻轻的扒开了他的头发,让他睡得更加安稳些。

    马车之中,慕容曦嗅着这人身上与众不同的香气后,只觉得精气凝神,半点都不扰人。

    “你身上,用的是什么香?”

    林梦雅的眼神闪了闪,他从前最喜欢的也是自己身上的药香味、

    看来,这个习惯一直都没有变。

    “是药草跟香料的味道。”

    “嗯,很好。”

    这人的回答依旧是那么简洁跟我行我素,不过这一次,她就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他吧。

    车子跑了好一阵子,林梦雅看了一眼,居然差不多已经快要出城了。

    既是他的义子,难道不应该在府内养着么?

    不过很快,她就随着龙天昱,进了那个并不起眼的院子。

    刚进门,就有下人迎了出来。

    那人一定是他的心腹,即便是看到了自己,也视若无睹。

    “勋儿呢?”

    提起那孩子的时候,龙天昱也没见得有多温柔。

    林梦雅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之前,他不是为了勋儿,才默许了重华拿走自己车上的铃铛的么?

    “小少爷正在后院读书,要不要小的去请?”

    “不必了,我过去看看。”

    带着林梦雅,两个人穿过了前院,到了更为幽静的后院。

    还没进门,就听得有些热闹。

    等到他们进去之后,却发现一个越有六七岁大的蓝衣男童,正骑在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孩子身上。

    而且,他嘴里还呵责个不停。

    “没用的东西!连当马都不会,明天我就让义父把你给打死,扔出去喂狼!”

    林梦雅很难想象,这话,居然是从一个孩子的嘴里头说出来的。

    当下,她就冷了一张脸。

    快步的走了过去,一把拉起了那个嚣张的孩子。

    “你怎么能欺负弱小?”

    她瞪了蓝衣孩童一眼,然后蹲下身来,拉起了地上的那一个。

    却不想,那个蜷缩成一团,穿着破烂小孩子,居然就是那晚,在雪雕前面的看到的小男孩。

    “没事吧?可伤到哪了?”

    小男孩看上去,比那天似乎更狼狈了一些。

    黑瘦的小脸上布满了伤痕,就连衣服上,也都是尘土。

    “你又是哪里来的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告诉你,本少爷可是曦殿下的义子!你敢管我,小心我以后让我义父杀了你全家!”

    小小的孩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戾气。

    林梦雅看了那孩子一眼,碧色的双瞳,雪白的脸,高挺的鼻子,果然是一副异族的样貌。

    她却觉得,幸好这孩子不是宁儿,不然,她得懊恼死。

    “不管是你曦殿下的义子还是皇尊的皇子,欺凌弱小就是不对。你不过仗着曦殿下义子的身份,若没有这个身份,他们谁又会听你的?”

    她并不讨厌小孩子,因为当了母亲的关系,她对这世上的孩子,都多了几分慈母般的关怀。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无限度容忍不讲理的熊孩子。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你们都瞎了不成,还不快把她给本少爷绑起来!”

    勋儿瞪大了眼睛,丝毫不客气的朝着旁边的人嚷嚷道。

    但在他的身后,慕容曦的脸色阴沉,谁又敢动?

    终于,勋儿发现了异常,他顺着所有人的目光看了过去,却如遭电击,一下子愣住了。

    “义...义父...”

    勋儿被吓了一跳,愣在了当场。

    然后,突然间哭着跑到了慕容曦的面前,扯着他的衣摆哽咽。

    “义父,他们都欺负我...你要为我报仇!”

    好一个两面派,林梦雅抱起那个小男孩冷眼旁观。

    都说孩子的心灵就像是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纸,但很明显,这个叫勋儿的孩子,显然已经被惯坏了。

    她可不管这孩子多大,要是从小不把他给教好了,只怕以后长大了会更难教。

    “我让你们看着他,没让你们纵着他。把他给我关到屋子里,让先生严加教育。”

    慕容曦神色冰冷,本来他看这孩子机灵又懂事,还算是存了几分喜爱的心思的。

    却不想,自从他进了自己的别苑之后,成天哭喊着让自己去惩罚照顾他的那些人。

    刚开始他还耐着性子,到了后来他也觉得这孩子也许并不适合在自己的别苑里。

    没想到,今日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为何那些人对勋儿,都是敢怒而不敢言了。

    “殿下,我想要借用你的地方一用。这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林梦雅怀中的小家伙,几乎没有任何的重量似的。

    那天,她看到的那双还算是灵透的双眸,如今却显得有些木讷。

    小手上的冻疮非但没好,她透过那孩子破了洞的鞋跟短了一截的棉衣发现,这孩子身上,被冻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谁知道,刚抱到屋子里的时候,林梦雅想要帮小家伙解开棉衣,可小家伙却频频躲闪。

    她只好罢手,柔声细语的跟小家伙解释,自己不会伤害他,还可以帮他看看伤口,这样一来,他就不会难受了。

    可小家伙死活都不肯,林梦雅看着他一直看向了窗外,这才反应了过来。

    “这孩子的父母在哪里?”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慕容曦,立刻让人去问。

    不一会儿,就传过来了消息。

    “回禀爷,这孩子是重华郡主家的家奴的孩子。郡主怕勋少爷没有玩伴,这才把人给送了过来给勋少爷解闷的。”

    又是重华!

    林梦雅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

    “既如此,那这孩子我就带走了。让自己的孩子受这样的罪,八成不是亲生父母。”

    她有些生气,就算这孩子是家奴的孩子,也不能被人这样作践吧?

    慕容曦看她这样生气,心头对重华也有了些许的厌烦。

    “就按你说的做,既然是送到我府上的人,那怎么处置,该由我说了算。”

    “是。”

    下人领命而去,林梦雅则是不怕脏的把孩子再次揽在了怀中。

    “殿下,这孩子的情况不太好,我得回去照顾他,告辞了。”

    她气呼呼的看着林梦雅,孩子是没错的,错的是大人的教育。

    勋儿被娇惯成这个样子,龙天昱这个义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慕容曦有些不解,上前想要拦住她,问她几句话。

    却被人,一下子甩开了。

    “勋儿是你的义子,你既然认了他,就应该对他的未来负责。出了事,也不能光怪孩子。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慕容曦有些委屈,勋儿跟他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他这个样子,自己也是始料未及的。

    看着宫雅越走越远,慕容曦的眼神,却越发的阴沉。

    “回头,去差一下勋儿的底细。”

    “爷,您的意思是?”

    他招来自己最信任的副手,低声吩咐。

    “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的义子。”

    副手点头离开,忠诚的去贯彻他的命令。

    但慕容曦的心头,却有一个十分古怪的念头,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他失去的记忆里,到底有没有勋儿的存在呢?

    丝毫不知道,龙天昱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已经开始怀疑其他被人重新编排的人生了。

    林梦雅抱着小男孩,一路乘着马车,回到了宫家。

    “我的小姐呀,您这是捡人成了习惯了么?”

    匆匆赶来的纭儿,看着她怀中的小东西后,不由得发出了几分感慨。

    “好了,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去叫你白苏姐过来,让她把之前我配好的冻伤膏还有伤药都拿过来。还有,你去吩咐厨房,蒸一只冰糖雪梨,记得,只要炖的烂烂的汤汁,其他的不要。”

    “好。”

    抱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个过程之中,那孩子却似毫无反应。

    只不过,却不再抗拒她的靠近,而且,还任由她脱掉了自己的衣裳。

    还好,这孩子只有手脚上的冻疮严重些,身上除了脏了一些之外,倒是没什么其他的的伤痕。

    林梦雅给他洗的干干净净的,又细心的为他上好了冻伤的药之后,抬头一看,那孩子居然睡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给孩子盖好了被子,转身带着纭儿跟白苏,到了前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