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欲擒故纵
    经过这一场高烧,上官慧的情况也终于算是稳定了下来。

    等到林梦雅再去看的时候,人虽然还虚弱,却也不至于如同惊弓之鸟般,惶惶不可终日了。

    只可惜的是,上官慧依旧不认识她,林梦雅也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随意询问上官慧的过往。

    而且连夫人亲自给她取了个名字,名叫连月。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愣了愣神。

    随后,就反应了过来。

    原来连夫人是下了心思,一定要保护好慧姐姐。

    上官慧虽然记忆受损,但她毕竟是个极容易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再加上有着孤苦飘零的身世,连夫人也极为怜惜她。

    “这姑娘还真是可怜,不过我看她应该是出身于大户人家。雅儿,她以后在我身边,你放心便是。”

    上官慧,即是连月醒过来之后,跟连夫人也是颇为投缘。

    林梦雅看着她们两个相处融洽,心里头的一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

    她自然知道,连夫人之所以对上官慧多番维护,一来是发了善心,二来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对于连夫人,她满心只有感谢。

    刚刚入夜,林梦雅独自一人靠在窗边。

    外面寒风料峭,屋内却四季如春。

    窗户微微响动,有人从外面打开了窗子,林梦雅抬头,与对方相视一笑。

    对方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吃惊,不过人还是熟稔的跳进了她的屋子里来。

    “名震龙都的曦殿下,就连撬人家窗户也是这般的熟练,小女子,可真是佩服得紧。”

    这话,明显是在挪揄他。

    林梦雅微微挑起眉头,在对方恼羞成怒之前,先奉上了桌子上,为他准备好的参茶。

    他的眼睛布满血丝,就连下巴上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

    看来这几日,也给这人累坏了。

    两个人就像是成亲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处处都带着让人舒心的默契。

    有时候都不需要龙天昱递眼神过去,她就可以适时的给他递上一块糖糕。

    三五块糕进了肚子,又喝了几杯热乎乎的茶,林梦雅看到他的眉宇之间,渐渐的涌上了继续困倦。

    起身,绕到他的背后。

    素手芊芊,为他轻轻的柔起头来。

    谁都知道他武功高强,实力强大。

    可又有谁知道,他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疲惫呢?

    “行了,别忙活了,你坐下来,我们说几句话。”

    慕容曦的语气,不自觉的放软了三分的语调。

    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他明明哪里都能去,却唯独喜欢她这里。

    把人带过来,按在了面前的椅子上。

    “说吧,我听着呢。”

    她巧笑倩兮,眉目勾着恬淡的如水的温柔。

    慕容曦差一点就忘了自己要说的是什么,深藏于心中的那抹,想要将她永生永世困于自己怀中的想法越发的强烈。

    无奈,他只好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让自己暂时放弃这种危险的想法。

    “这几日我在忙什么,你想必也有所耳闻吧?”

    点点头,林梦雅自然清楚。

    除了冬至那天的事情之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么?

    “这种情况,很快就会结束。但是,龙都的动荡才刚刚开始。过了年,你就回宫家去吧。”

    林梦雅的神色微微一震,良久,她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卷入这场风波之中,无非是因为此事并不仅仅关系到皇室,其中更是有着圣殿的参与...”

    她的唇,被他纤长的手指阻挡。

    她看到龙天昱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听话,圣殿,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你记得,以后但凡是遇到圣殿的事情,能躲就躲,绝不可与之硬撼,明白了么?”

    林梦雅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浓浓的担心。

    纵然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从她踏上卫国的那一天起,有些东西就再也来不及抽身了。

    但为了让他安心,她还是点了点头。

    “明日你可有旁的事?”

    “没有。”

    “那好,吃过早饭,你就在我们上次遇到的那里等着我,我带你去看勋儿。”

    林梦雅的心,悄悄的乱了节奏。

    她的眼神突然乱晃,没有了聚焦。

    慕容曦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林梦雅立刻摇头,她只是怕,一旦真的亲眼确定勋儿不是她的宁儿,只怕她的心,又要被破开一个大洞。

    “没什么,只是太晚了,我有些累了。”

    咬了咬唇,林梦雅知道自己不能说实话。

    慕容曦看了看外面,恋恋不舍的看了她一眼。

    “那好,明日我等你。”

    起身,又从窗子跳了出去。

    林梦雅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黑洞洞的天,许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

    与龙天昱约定的那一日,林梦雅起得很早。

    不过,有些意外的是,一大早连星就出现在了她的府上。

    看着那人一身的戎装,似乎也把那略带青涩的面容也衬托得越发成熟了些。

    林梦雅看到了宫五眼中,闪动着的羡慕的神色。

    是啊,又有谁甘心一辈子被囚禁于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呢?

    “瞧瞧,这不是我们新晋的御前中郎将大人么?民女,给大人请安了。”

    林梦雅笑眯眯的开着连星的玩笑,后者还有些窘迫,但听她这么说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偷偷的看了一眼宫五,然后跟林梦雅挤眉弄眼。

    “好了好了,你可别再开我的玩笑了。算我错了好不好,宫家姐姐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看到小儿子也恢复了往日跳脱的性子,连夫人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

    忙招呼着儿子到自己身边坐下,几个人其乐融融,没有半点隔阂。

    “母亲,宫姐姐,我这次来,除了要接走我母亲之外,还有个不情之请。”

    连夫人不解其意,但林梦雅却早已经猜到了。

    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宫五,后者想必也猜到了,所以脸上正有些为难。

    “你说。”

    “我希望...”连星转过头去,郑重其事的对着宫五说道。“能请宫羽,一起为皇尊效命。”

    宫五有些激动,可他到底还记得宫家大哥的嘱托。

    只是眸光里,带着几分期盼,看向了林梦雅。

    后者明白他的心思,略微一思索后,却摇了摇头。

    “连二公子,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们都别急,听我说。”

    林梦雅遣退了左右,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我五哥的心思跟能耐,也知道你这次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但是很抱歉,至少现在,我五哥哥不能正式的成为皇尊麾下的一员。”

    她知道,连星能来,定然是受了皇尊的授意。

    她也明白,这是皇尊的有意拉拢。

    但现在,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她一直在思考如何跟皇族有更加紧密的联系,同时也是想要利用这种关系,为宫家谋取到最大的利益。

    但同时,皇族不也是一样,在考验他们宫家的一切么?

    有些时候,世家贵族之间所谓的友谊,也不过是实力跟地位的匹配而已。

    如果宫五现在答应了,那他们宫家,在皇尊的眼中,也跟要饭的差不多了。

    所以,面对某些问题的事情,她必须要矜持。

    可没想到的是,连星却没有那么失望。

    她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还真是让大哥说准了,他说你一定不会答应的。我还觉得,他是在糊弄我呢。”

    林梦雅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看来连胜,也不像是她想象当中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至少官场上的事情,他也应该是门儿清。

    “既如此,那咱们也就没什么继续讨论下去的必要了。连大哥醒了?他的情况如何?对了,你刚说要接走夫人,新的府邸,你们可找到了?”

    宫五的神色明显的暗淡了不少,但由始自终,他都没有对林梦雅的决定,有过任何的置疑。

    这不仅仅是对家主的服从,更是对她的信任。

    所以林梦雅,更不能让来宫五被耽误了。

    “嗯,我哥已经醒过来了,现在已经挪回新的府邸里安养去了。说起来,新的府邸,就在你们宫家旁边的那趟街。”

    看着连星心情大好,林梦雅这才想了起来。

    前几天她出门的时候,的确是看到旁边的宅院一下子人多了不少。

    “那不就是,跟我们家隔了一条小巷子么?”

    连星笑着点点头,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我们兄弟没时间陪母亲,如果我们两家离得近一些,我母亲也省得没事做。”

    这倒是个惊喜,林梦雅十分的高兴,当下就让荣叔,包了一些贵重的礼物,亲自给连家送过去。

    一早上宾主尽欢,直到送走了连星跟连夫人一行,林梦雅这才逮到机会,一个人匆匆的往之前她跟龙天昱约定好的地点赶了过去。

    还没到路口,她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马车。

    车夫想必也认识了她,二话没说的就把她给请了上去。

    刚进门,就听到了一阵极为悠长的呼吸声。

    林梦雅忍不住放缓了自己的动作,轻轻的把自己蜷缩到了马车的角落里。

    难得,会看到他在马车上也能睡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