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逻辑胜利
    凭心而论,艾莲的穿着打扮跟容貌,的确是很有让人见之忘俗的那股子仙气儿。

    但有些东西越是堆砌得太过明显,就显得造作。

    比如连夫人,虽然她打扮得并不像是艾莲一般的精致动人,可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一看就觉得她亲切,自然会对她生出几分亲近的心思来。

    虽然艾莲走的也不是这种亲民的风格,但面容也算得上温和,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

    坐在她们面前的时候,也称得上是落落大方

    但林梦雅就是不喜欢她,跟艾莲是不是连老爷的旧情人没太大的关系,就是第一眼,不合她的眼缘便是了。

    三个人坐在小厅内喝茶,气氛略有些尴尬。

    林梦雅跟艾莲倒是没所谓,关键是连夫人,第一次应对这种场合,总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艾莲是个心思通透之人,看了看那边的两位之后,先露出了一抹柔美的笑出来。

    “还没恭喜夫人呢,前几日我就听说了,二公子英武过人,如此,也算是相得益彰。”

    话一出口,林梦雅就捕捉到了这人藏在话里头的心思。

    这事连夫人还是听宫五说才知道,可艾莲却说她早就知道了。

    那又是谁,告诉给她的呢?

    果然,林梦雅看到了连夫人脸上的难过。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刺痛连夫人的心。

    不过林梦雅可不是好惹的,端起了桌子上的茶盏,轻轻的饮了那么一小口。

    “艾姨还真是消息灵通,也难怪,陛下在晋封的当天,就命人把告示张贴出来了。真是可惜,我叔叔跟连二少忙得焦头烂额,据说好几天都没踏出宫门一步了。”

    艾莲有消息的渠道,难不成她就没有?

    他们一定是忙得放不开手脚,不然就算是连老爷没空让人送信,连星也会派人来的。

    这女人摆明是过来搬弄是非的,她又怎么能让艾莲得逞?

    “说的也是,不知道连郎他...”

    艾莲脸色一变,像是察觉到自己的不妥之处似的,立刻改口。

    “我是说连大人,一定是十分的忙碌。夫人,可千万不要怪他。”

    呦呵,这样一副为连大人着想的模样,倒是谁才是原配呢?

    “这是自然的,我婶婶向来是贤良淑德。处处,都会把我叔叔放在第一位。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事情,我婶婶这样的性格可做不出来。毕竟出身大户人家,有些事情,总得比旁人看得透。”

    她话音刚落,就敏锐的察觉到了艾莲眼中泛起的冷意。

    什么叫抓住别人的痛处猛踩?艾莲这种把自己当成高岭之花的清高女子,有些事情,一定是她的死穴。

    比如,出身。

    不过转眼,小白莲就红了一双眼眶。

    一双大眼睛迅速蓄满了泪水,看向了对面的连夫人。

    “夫人,可是在怪我?”

    “没有,你莫多心。”

    连夫人刚才的确是有些难过,但她却真的对艾莲没有任何的怨恨。

    她虽然不如丈夫儿子一般有见识,可骨子里却也有几分他们连家男子的爱憎分明。

    要不林梦雅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可小白莲不知道,林梦雅冷眼看她演戏,只想知道她今日来的目的。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也应该清楚,我跟连郎之前的事情,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该结束了。但是...但是,我们却是情难自禁。这几日,我夙夜不能安寝,只想要求夫人,能成全我们。还请夫人,看在您跟连郎多年夫妻的情面上,了了我们的一桩心愿吧!”

    小白莲声泪俱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苦主。

    这一番话,不得不让林梦雅佩服。

    多么炸裂的三观,今天,她算是长了见识。

    果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心头冷笑,刚想要回怼,就听得连夫人,开了口。

    “这事,你不应该来问我,而是应该去问他。”

    “夫人,艾莲知道让您很为难。艾莲也并非是想要抢走连郎,只是这些年来,艾莲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连郎受到相思之苦的折磨。艾莲向您保证,即便是以后,连郎把我迎娶进门,我也不会跟您争宠的。艾莲只希望,您能成全我们。”

    这边厢,小白莲演得那叫一个楚楚可怜。

    活活的就是一个为爱奋不顾身的可怜女子,可那边厢,尽管连夫人看得出来已经极为难过了,但她依旧语气认真,申请严肃的跟小白莲讲道理。

    “这事归根结底,不在我的身上。说起来,这是你们的事情。我跟他之间的一切,那又是我们的事情。我跟你,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不管老爷想要迎娶你,还是要如何,这都是他自己的决定。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她,而不是来找我。”

    林梦雅愣了,因为她没想到,夫人居然会如此的冷静。

    小白莲懵了,估计是见过,比连夫人思想还正直的人了。

    所以,她也不哭也不求了,只是眼巴巴的盯着连夫人看。

    “夫人这是,允了?”

    连夫人摇了摇头,认认真真的说道。

    “我没有资格做这个决定,你还是去问我家老爷吧。”

    “夫人还是在生我的气,我...我艾莲发誓,永远不会与夫人相争的。您为正室,我...我不过是个妾室而已。”

    连夫人叹了一口气,亲自起身上前,把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小白莲。

    “我再跟你说一遍,那是你们之间的感情,本就没有我置喙的余地。所以,做出决定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你跟他。至于我跟他之前的事情,则是我跟他之前的,跟你没关系。现在,你明白了么?”

    小白莲明白与否,林梦雅不知道,她唯一清楚的事情是,小白莲被彻彻底底打败了。

    到现在为止,小白莲都没有意识到,她跟连夫人之间在思想上的鸿沟。

    不,也许说是天堑更为合适。

    “你还是先回去,等到我家老爷闲下来之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这里是宫家,不能麻烦人家太多。”

    连夫人一本正经,事实上,她也没什么别的想法。

    而艾莲就这样瞪大双眼,被荣叔给请了出去。

    “雅儿,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转回身来,连夫人疑惑的看向了宫雅。

    而后者,却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不,您什么都没错,太厉害了。看来,我之前担心都是多余的。”

    怪不得连老爷没急着来解释,闹了半天,他一定比她更加清楚,连夫人是个思想十分奇特的女子。

    别说是那朵小白莲了,只怕比她在高出几个层次的资深绿茶,都得败在连夫人那奇特的逻辑之下。

    不过,在觉得好笑之余,林梦雅也没放松对那小白莲的调查。

    她跟连老爷之间的过往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龙天昱说过的,他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义子。

    就算是龙天昱要收义子的话,也不该是在他失忆之前收的。

    只怕这其中,还有着什么猫腻。

    “白苏,让他们盯紧了艾莲,千万不能放松,小心一些,别让她发现。”

    白苏点点头,带着她的命令飘然离去。

    真相,总会有浮出水面的这一天。

    艾莲走后,宫家就彻底的消停了下来。

    顾盼还是想跟她说话,不过马王妃却觉得外面局势太乱,不让她随意乱跑。

    因而,让顾盼给她下了帖子,邀请她三日后去王府一叙。

    对此林梦雅欣然同意,而且上官慧的情况也有了好转。

    在烧了一整日之后,她终于清醒了过来。

    守在床前,林梦雅不敢靠得太近,深怕刺激到上官慧,让她再度情绪失控。

    “我...我在哪?”

    声音细弱而沙哑,林梦雅看得心头一酸,轻柔的试探着握住了她的手。

    “别怕,你在我家里,这里很安全。”

    上官慧瑟缩了一下,但还是怯生生打量着她。

    良久,她才轻轻的回握了一下林梦雅的手。

    “我...我认得你。可是...我记不起来你叫什么了。”

    林梦雅知道,上官慧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身体上的疼痛是一方面,主要是精神上好像遭受过十分严重的折磨。

    人没疯,已经说明上官慧的意志力超出常人了。

    林梦雅也不求上官慧现在就能记起来,点了点头,把她的手塞回了被子里。

    “没关系,总会想起来的,你好好休息,别担心。”

    她柔声安慰着上官慧,后者却伸出纤细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你要小心。有人...有人要害你。”

    这话,让林梦雅震撼不已

    “慧姐姐,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别着急,慢慢想。”

    可上官慧却皱起了眉头,神色看起来无比的痛苦。

    “有人不停的打我,疼...好疼...”

    林梦雅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刻用银针刺入了上官慧的穴道。

    那人立刻安静了下来,眼睛也渐渐的合上,陷入了昏睡之中。

    “快...快跑...”

    断断续续的,林梦雅听到了她梦中的呢喃。

    纵然意识凌乱,身体虚弱到如此的地步,可上官慧还是在死死的记住了有人要害她。

    看来,那个要害她的人,必定是极端的危险。

    到底,会是谁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