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顾盼来访
    虽然心里头明白这女人应该是在吃醋了,但慕容曦还是觉得,此事太过荒谬。

    “此事我已经知道,放心,我以后必定不会跟她有过多的往来。”

    林梦雅倒也不是真的吃醋,只是艾莲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龙天昱所用的话,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好了,到家了。”

    二人之间,不管是争吵亦或是甜蜜,时间都会过得特别快。

    林梦雅还觉得心里头有千言万语想要跟他说,但家门却是近在眼前。

    “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

    她隐藏起最真实的内心,不得不做出自己最若无其事的表情,告别着她的爱人。

    但慕容曦却没有放她走,把她拖入自己的怀中后,在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

    “有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知道了么?”

    咬着唇,林梦雅点了点头。

    她从不是个柔弱的女人,但他的支持,则会让她越发的强大。

    站在门口,林梦雅裹紧了身上的斗篷,看着马车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转身,敲开了大门。

    “大小姐,芳华郡主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荣叔亲自迎了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声说道。

    他们家小姐的客人还真多,只是大小姐却总喜欢跑得不见人影。

    这差事,还真是难做。

    “芳华郡主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郡主听说您不在也没生气,只说在家里等你就好。这会儿,连夫人正陪着她说话呢。”

    两个人交谈间,林梦雅已经进了内院。

    顾盼的到来,让她心头重新有了些新的想法。

    其实从朱炎出现的时候,她就应该猜得到,有人在她的身边,布下了一颗颗暗棋。

    那些她所熟悉的人,都是以一种近乎巧合的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的。

    朱炎的欲言又止,龙天昱跟清狐的不辞而别,现在是上官慧的狼狈不堪。

    如果她还没猜出对方的意图,那未免也有些太过对不起那人给她钝刀子割肉似的折磨了。

    可她不明白,她跟幕后之人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虽然她得罪的人不少,但是现在能接触到的人却是不多。

    林梦舞算是一个,只是看如今的情形,那人怕也是被人利用的。

    除了林梦舞之外,又有人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呢跟如此强烈的恨意呢?

    她想不透,所以只能倍加小心。

    “雅儿,你可回来了,郡主都等了你半天了。”

    刚一进门,连夫人就看到了她。

    想来是怕她在郡主面前失了规矩,赶紧出言提醒。

    “我跟宫小姐之前是见过一面的,我一见她,就觉得特别的投缘。所以,才冒昧前来。”

    芳华郡主,也就是顾盼笑着说道。

    成为了芳华郡主之后的顾盼,说话做事又跟之前有所不同。

    如果说从前的她,是一个略带着几分娇蛮,但性格还算是直爽的贵族少女的话,那么现在的顾盼,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大家闺秀了。

    林梦雅不知为何,总觉得顾盼的本性不应该是这样的。

    也许,也跟她一样,是被一些东西给禁锢住了吧。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雅儿,我先出去了,你好生陪着郡主。”

    连夫人应该对顾盼的感觉不错,不然也不会主动提出只留下她们两个人相处。

    经过艾莲的事情之后,连夫人却是彻底的把宫雅当成女儿来疼爱了。

    毕竟,这种事情男孩子总是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要是有个女儿的话,至少自己的一腔委屈,总有个人纾解。

    很快,小厅内就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顾盼遣走了自己身边的侍女,看着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郡主,为何事叹息?”

    “没什么要紧的,只是觉得,回来之后闷得很。你不知道,从前我一个人在外面的人,不知道有多快活呢。如今回到了家里,处处都要守着规矩。这个不许,那个也不行的,当真是没趣儿的紧。”

    林梦雅不由得缓和了脸色,她知道顾盼的性子,当一个正正经经的郡主,只怕是委屈了她。

    虽然不能表露身份,但给顾盼解解闷还是可以的。

    顺便,她还能探听一点其他的消息。

    眼睛转了转,林梦雅柔声说道。

    “我听闻萧王府内,不是有位郡主的姐妹么?有时候我倒是极为羡慕郡主这样有姐妹的,您也知道,我们宫家只有我一个女孩。心里头就算是有了事情,也不知道跟谁说。”

    听她提起家里头的那个庶出的姐姐,顾盼却冷笑了一声。

    “你可别提她了,哼,与其说是姐妹,不如说是仇人。你也知道,我是先王妃生的。后来的马王妃也不是我的亲娘,要不是我外祖家还有些人脉,只怕,萧王府早已经没了我的位置。”

    顾盼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里带着几分酸楚。

    林梦雅稍稍的想了想,也知道顾盼的心情如何了。

    不过,她此时却想起之前,在拍卖场的时候,发生的那件事。

    当时,谢家的那个纨绔想要染指她,没想到却被马北辰给打个半死。

    马王妃不得宠爱,膝下又没有个一男半女。如果顾盼能得到马王妃的怜爱,那么在王府的日子,想必也会好过得多。

    更何况,她有意想要结识马王妃。这样一来,岂不是事半功倍?

    “这位马王妃,待你如何?”

    顾盼耸了耸肩,眉宇之间也没什么恨意。

    “还能怎么样,跟平常人一样呗。马王妃比我父王的年纪小了几岁,人倒是很正派,对我们也算不得坏。我这次能来,还是她据理力争给我争来的。不过,我父王很生气,就把我们一起给发配过来了。”

    谁都知道,皇族跟王族,不管表面上相处得有多融洽,实际上却是暗潮汹涌。

    所以,每次王族派人来龙都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说句不好听的,其实他们每次来,都是来当人质的。

    一般情况下,三王都是派自己的子女来。一来,表示对皇室的臣服,二来,也是在试探皇室的态度。

    没想到这次,萧王居然还把自己的王妃给送了过来。

    只怕这位马王妃,还真是触怒了萧王爷。

    这倒是个好机会,她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拜见一下呢。

    “原来是这样,郡主若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常来常往。我也是缺个能说话的朋友,难得郡主不嫌弃。”

    顾盼一听,人立刻笑得眯起了眼睛。

    抓住了她的手,撅起嘴,别提有多委屈了。

    “那咱们说好了,你可别嫌我烦。”

    “怎么会呢?这是我的荣幸。”

    林梦雅对于顾盼虽有提防,却不深。

    只不过,有件事她得稍稍的提醒对方一下。

    她喝了一口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我看,你身边的人倒是能干得很。我家里,就没有像是郡主身边,这样伶俐的人呢。”

    她们交谈的声音不大,可是外面却应该听不太清楚。

    刚才她只是无意中扫了门口一眼,却透过缝隙,看到了一抹湖蓝。

    宫家男丁大多数青灰色的衣服,而女眷如她身边白苏跟纭儿,也都是一些细嫩的颜色。

    只有顾盼身边跟着的那个侍女,今日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袄裙。

    顾盼,看了外面一眼,不在乎的说道。

    “她倒是能干,到底从前是伺候过我母亲的人。只不过,我出门在外这几年,也不知道她是被谁调教的,还真是利落了不少。”

    林梦雅心思转了转,却并未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

    此时恰好纭儿来通传,说是连夫人叫她过来请她们二位去用餐。

    一晚上宾主尽欢,如果不是马王妃亲自派人来请的话,只怕顾盼就得闹着跟她一同睡了。

    送别了顾盼,林梦雅洗漱干净之后,又去查看了一下上官慧的情况。

    如同她之前预料到的一样,上官慧是被人折磨吓破了胆子。

    又因为伤口的原因,下午开始,就发起了高烧。

    林梦雅一边用药,一边替她行了针。

    看到上官慧沉沉睡去之后,她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她凝神细思顾盼对她说的话。

    现在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顾盼自身是没问题的。

    如果顾盼也是对方派来试探她的人,那么这个侍女的存在就没有必要了。

    但对方却只能收买一个侍女来监视着顾盼的话,就说明那个想要害她的幕后之人,是没有办法掌控整个萧王府的。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顾盼跟那个人没关系,想要监视顾盼的,也可能是萧王府内的某个人。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她,对于顾盼来说,都是危机重重。

    也许,她该想个办法,引那幕后之人现身。

    夜色明亮,可她却在床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她,也许,她要面对的可能是一场前所未有所的波澜。

    第二日,在饭桌上,宫五才带来连家父子晋升的好消息。

    连夫人自然是喜忧参半,幸好有林梦雅在身边安慰她,但让他们几个人都没想到的是,先上门来的,却是那位艾莲艾老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