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殿下义子
    不过,她却是嘱咐荣叔,绝对不能被人发现是宫家要买的。

    荣叔做事稳妥,林梦雅信得过他。

    送走了荣叔,林梦雅往后一靠,瘫在了椅子上。

    她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可不过几分钟,她又坐直了身体。

    虽然是想通了,但是她的脑子里却乱的很。

    家里头的一草一木,都让她觉得无比的压抑,心头却又莫名的带着几分焦躁。

    不得已,她没有带任何人,只跟白苏简单的吩咐两句之后,冲到了街面上散心。

    出事的那天晚上,几乎一半的雪雕都损毁了。

    剩下的,也不复从前的精美。

    她也不知道皇尊跟后尊是怎么想的,余下的那些雪雕依旧原样的放在那里,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那一晚所发生的一切。

    不知不觉中,她信步走到了那天晚上,她与龙天昱隔空相望的那个街口小巷。

    她...相见他了。

    小巷子依旧安静如初,她叹了一口气,转身,却愣在了原地。

    依旧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位置,他们两个依旧是隔得那么远。

    不过这一次,他们之间不再有人阻碍,旁边也不像是那一晚那般的混乱。

    她看到他的眼睛里有惊喜,自己的确也想要见到他。

    可她却发现,自己只想转身离开。

    而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你没看到我?”

    慕容曦很不满,大步的追上了宫雅,大手用力的抓住了她的肩膀。

    后者使劲的挣脱了他的钳制之后,对他露出一抹虚假的笑。

    “没有,我只是还有急事要办,不打扰了,告辞。”

    她急着要走,在慕容曦看来,更加的可疑。

    他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却发现今天她想要离开的意图,居然如此的真实。

    一瞬间,他有些慌了神。

    随之而来的,则是更为浓烈的愤怒。

    她,想要逃开自己!

    是她已经完全对自己失去兴趣,还是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求另外一个高枝儿了呢?

    安静的巷子口,曾经的爱侣在此角力。

    一个拼命的想要逃开,一个却是死活都不让步。

    两个人拉拉扯扯了好久,慕容曦也被磨光了耐性。

    他二话不说的扛起了宫雅,在后者的惊慌失措中,把人扛到了自己的马车里。

    “你干嘛?放我下来!”

    林梦雅怒瞪着面前的家伙,好啊,才几天没见,就学会人家明抢民女了是不是?

    后者却用冷眼斜看看她,一副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

    林梦雅气结,说话也就没了分寸。

    “你怎么总是这样?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凭什么不让我走?”

    她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迁怒于旁人的人,但是接连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她太过难受了。

    为什么她要独自承受,而这个人只是失忆,就可以逃脱掉所有的责任?

    明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可也许只有在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时候,她才会如此吧。

    “你想要什么关系?”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离开,回家,可以么?”

    没好气的吼着面前的男人,林梦雅却不知道,自己唯独在他面前的逞强,早已经被眼角落下的一滴泪而出卖了。

    慕容曦一下子被浇灭了所有的怒火,看到她眼中的晶莹之后,他的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般,漾起绵延的疼痛。

    那痛并不剧烈,却足以让他放弃所有的怒火,转而把她困在怀中,像是对待小婴儿一般,轻柔蜜语的哄着。

    “一会儿就送你回家,乖。”

    “你这个大混蛋!你怎么总喜欢强迫我?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么?”

    女人在他的胸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可一向爱洁的他,却甘愿让她把自己的衣摆当成手绢,一下下的抹掉她脸上的泪水。

    “好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就是你不好,你这个大混蛋,要是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会省掉多少的麻烦。”

    手臂紧了紧,慕容曦却正色道。

    “那可不行,何况,咱们已经认识了,老天爷也别想收回去。”

    熟悉的气息与低沉的安慰,让林梦雅的哭声渐渐的停了下来。

    良久,她吐出了一口气,人也缓和了下来。

    只是依旧,像是一只小猫儿似的,赖在他的怀中。

    可慕容曦也乐得抱她在怀,大手一下又一下的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胸口之间洋溢着的,却是如水一般的温柔。

    这种感觉,他从未体验过。

    “那天,你没受伤吧?”

    哭过之后,宫雅说话带着不自觉的鼻音。

    慕容曦觉得她这样很可爱,忍不住低沉的笑了笑。

    “没事,那些狂徒,又怎么能伤得了我。倒是你,怎么能在乱阵之中离开我呢?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林梦雅点点头,但是心里头却是不服气的。

    要不是她去搬救兵,哪里还容得这死男人如此的清闲。

    但是这些话,她却只能埋在心里头。

    良久,她才想起来一件事。

    “你可认识墨香轩的艾莲姑娘么?”

    慕容曦低头,看向了怀中的小女人。

    “你怎么知道的?”

    “我无意中看到的,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认不认识!”

    去她的迂回,他是她的,自然问什么都行。

    不过慕容曦倒也没隐瞒什么,十分爽快的回答道。

    “嗯,她是勋儿的救命恩人。”

    勋儿?到底是谁呢?

    林梦雅想了想,觉得索性都趁着今天问个清楚吧。

    “这个勋儿又是谁?他对你,怎会如此重要?”

    可慕容曦却轻轻的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语气里却带着几分宠溺。

    “你又在想些什么呢?勋儿,是我的义子。”

    义子?难道说——

    林梦雅猛地抓住了他的袖口,急切的寻求一个答案。

    “那他今年多大?长得,可是玉雪可爱?对了,他...他长得像谁? ”

    慕容曦看着她这幅迫切的样子,心里头觉得很奇怪。

    “勋儿今年才两岁,模样大概长得像是他的爹娘吧。”

    “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你的义子么?怎么,你连他的父母,都不认识么?”

    林梦雅现在又升起了几分希望,也许勋儿就是宁儿呢?

    但龙天昱接下来的话,却打破了她所有的期盼。

    “你也知道,我丢失了之前的记忆。勋儿也是在我醒来之后,才被艾莲送回到我的府上。我也是听别人说才知道,我是在战场上捡到勋儿的。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这才收做义子。不过,这孩子是异国的血脉,生就一副碧色的眼眸。因此,我才没有声张。”

    什么都能变,血统是变不了的。

    她的宁儿绝对不会有一副碧色的眸子,也不会成为异国的血脉。

    但她还是有些不死心,祈求着说道。

    “那我...能去看看他么?”

    慕容曦几乎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不管怎么说,对于她,自己总是没有办法拒绝。

    “也好,不过今天不行。待会我送你回家,等到哪天得空了,我再带你去看看勋儿。”

    林梦雅也只好点头,她想去看,又怕看到。

    万一勋儿真的不是她的宁儿,那她岂不会更加的失望。

    慕容曦明锐的感觉到了她的失落,他不忍心看到她的这幅样子,只能拼命的转移着话题。

    “我听陛下说,你似乎跟连家走得很近?”

    林梦雅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从前我拦着你,是因为连家的地位并不牢靠。如今,你跟他们多交往一些也是好事。以后,龙都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怎么了?”

    “你不知道么?因为在这次意外之中,连家护驾有功,皇尊除了赏赐他们新的宅邸之外,又提拔了连星,成为御前中郎将,掌管所有宫内的亲卫。现在连云生暂代连胜的职务,等到连胜伤愈之后,龙都内外的兵力,可就都掐在他们连家人的手上了。”

    慕容曦的声音,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但林梦雅却察觉得出来,龙天昱的语气里,并没有半点不悦的成分来。

    不过比起他的表现,林梦雅更惊讶于这个消息。

    本以为连胜这次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就算是不错的了,却没想到,连星也得到了晋封。

    林梦雅却莫名的觉得,这对于连家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只怕以后,连星再也不能像是从前一样的无忧无虑了。

    “得到滔天权势也未必是头等的好事,不过,从此以后,你要少跟艾莲来往,知不知道?”

    慕容曦还以为她在吃干醋,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揉了揉她的脑袋后,他柔声说道。

    “你少思虑些,我跟艾莲没什么的。”

    可林梦雅却翻了一个白眼,看向自家傻男人的眼神里,也多了那么一丢丢的鄙视。

    “我哪里是吃她的干醋,你可知道,那艾莲的情郎,就是连云天连老爷。”

    “什么?”

    看着对方惊讶的模样,林梦雅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不管艾莲之前对连家做了什么,但是她能硬生生的插在连氏夫妻中间二十多年,足以说明,此人的心机跟手腕,都不同凡响。

    “所以,以后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万一被连老爷误会了,你吃不了兜着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