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心慌意乱
    这里是龙都,随便一脚踩下去,都有可能踩到几个皇亲贵胄。

    所以,他们虽然做事蛮横,却并不代表他们没长脑子。

    “打扰了姑娘,我们正在找一个逃跑的女奴,不知姑娘可曾见过没有?”

    说话的,是其中一个长相还算是和善的男子。

    只是纭儿瞧他面貌之中带着一抹邪气儿,心知他不是好人,立刻摇摇头,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正看戏呢,哪里有什么女奴。告诉你们,要是打扰了我家夫人跟小姐,有你们好看的。”

    门,重重的在几个壮汉的面前摔上。

    那几个人虽然脸色不太好看,可到底没敢轻易的造次。

    林梦雅侧耳细听,听到外面传来脚步离开的声音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转身去看桌子底下的女子,却看到那人,已经晕厥了过去。

    “雅儿,我们要怎么把她给带回去呢?”

    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是,连夫人跟宫五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问,反而在替她担心。

    “婶婶,我...”

    “行了孩子,我知道你心眼好,这姑娘看起来也怪可怜的。外面的那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咱们能帮就帮一把。”

    她一心想着该如何解释,却未曾想过,对于有些人来说,她的所有行为都是不用解释的。

    林梦雅有些感动,但现在的当务之急,却是如何把人给平平安安的运到家里头。

    大摇大摆的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外面的人一定是看到了女人跑进来,也一定会在门外守着。

    林梦雅想了又想,最后,眼神落在了戏台上。

    “五哥哥,一会儿你帮我个小忙吧。”

    “你说。”

    园子里的戏已经收锣散场,林梦雅跟连夫人一起,从园子的正门里走出来。

    刚走不远,就看到旁边的一条巷子里,几个壮汉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这边。

    “婶婶,我们上车。”

    林梦雅收回自己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带着连夫人上了马车。

    一路无言,林梦雅跟连夫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宫家。

    直到掌灯时分,宫五才匆匆的赶了回来。

    “人呢?”

    林梦雅刚看到宫五,就急不可耐的迎了上去。

    后者冲着她笑了笑,随后指着自己身后,被下人抬进来的一个巨大的木箱子说道。

    “别急,人就在这里。”

    林梦雅立刻上前,打开了箱子。

    “别打我!别打我!”

    昏厥的女人已经醒了过来,但是那双混沌的眼睛,却充满了恐惧,人,也缩在箱子的一角。

    林梦雅回身,让宫五先出去。

    白苏把房门紧紧的关好,而林梦雅则是柔声的安慰着女人。

    “别怕,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了。慧姐姐,你还记得我么?”

    那人面容憔悴、衣衫褴褛的女子,赫然就是帮了她不少忙的上官慧。

    在她的记忆中,哪怕是在熊灵部落里,慧姐姐也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一面。

    可她才刚刚靠近,上官慧就十分惊恐的伸出自己的双手乱抓。

    林梦雅一个躲闪不及,手上就上官慧锐利的指甲给划伤了。

    “慧姐姐,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么?”

    林梦雅心痛至极,但上官慧却像是完全丧失了神志,不停的挥动着双手,抗拒着她的靠近。

    白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快步上前,一掌砍在了上官慧的后颈,那人像是软泥一般,瘫软在了白苏的怀中。

    “主子,您还是先冷静下来。不然,谁来救上官小姐呢?”

    林梦雅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强行压抑自己心头那强烈的不安感。

    她走之前,宁儿是托付给上官慧的。

    现在...她的宁儿,会不会也出了什么事?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林梦雅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不会有事的,宁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的林梦雅,跟白苏和纭儿一起,给上官慧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那人身上都是伤痕,但却基本上都是鞭痕。

    且伤痕纵横交错,一看就是老伤未愈,又添新伤。

    上官慧本来白嫩的一身皮肉,如今竟然是没有半点完好的地方了。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上官慧的伤痕,心里头却是在猜测,虐待上官慧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把人收拾得干干净净送到一处安静的客房里,林梦雅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纭儿自告奋勇的留下照顾,林梦雅跟白苏,则是找到了一直在等她的宫五。

    尽管已经是深夜了,可宫五却依旧坐在桌前读书。

    看到她进来之后,放下了手中的书,冲着她淡然一笑。

    “五哥哥,其实我...我...”

    她略有些踌躇,向来伶俐的口齿,如今却失去了作用一般,那些解释的话,都在牙关后打转。

    宫五颇有耐心的等着她的话,良久,看她‘我’个没完,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

    “你这丫头啊,唉——”

    宫五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们是一家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必须把什么事情,都跟我坦白。我知道,你有你的过去,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不要说。”

    “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们的,只是...事关重大,其实就连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宫五把茶塞进了她的手中,笑容里面,有说不尽的温柔。

    “那就不要说,傻妹妹,看你为难,才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凡事,你心里头有数便好,你不用给任何人交代。”

    泪水,在眼眶里转了转,最终无声的滑落了下来。

    宫五看她落泪,一下子慌了手脚。

    “我是不是哪说错了?别哭,千万别哭。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明知道他是想要安慰自己,可林梦雅还是哭了个痛快。

    而宫五从最初的手足无措,到最后像是一只小狗似的趴在桌边,一只给她默默的擦着眼泪。

    她发泄了这一场之后,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心头那些乱成了一团的烦忧,也因为如此,而渐渐的理出了一个头绪出来。

    林梦雅抽抽噎噎的,把能说的,都说给了宫五听。

    后者这才明白,他家妹子的心里头,到底藏着多少事。

    “真是...唉!你这丫头,那人竟然是你的旧相识,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怕连累你们...毕竟,毕竟我现在应该是‘失忆’的状态。世上,怎么能有那么巧的事情,偏偏,慧姐姐撞入了我们听戏的包厢,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对方想要试探我。”

    但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她想得太多。

    一旦上官慧落入那些人的手中,她想要再出手救出来,只怕才更会打草惊蛇。

    可宫五却洒脱的笑了笑,伸出手来,弹了她的额头一下。

    “你这个小脑袋瓜里头每天那么多聪明的想法,怎么今日却糊涂了?”

    林梦雅看着他,满脸的疑问。

    宫五憋住笑,能看到一向聪明的妹妹犯傻,还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想想看,他们既然还在试探你,就是还没有确定你的情况。只要我们故布疑阵,想必也没人能看得穿你。”

    什么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林梦雅总算是明白了。

    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宫五,她刚才一心只想着宁儿的状况,却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了,我现在去求连夫人,让她暂时把慧姐姐,收留在她的身边!”

    宫五满意的看着重新恢复了聪明的妹妹,虽然有些惋惜,但是更多的,却是欣慰。

    “以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你都要记得,如果你没办法应对的话,就回来求助。别的没有,你还有五个哥哥。谁欺负了你,我们就把谁拖出去打一顿,给你出气。”

    看着妹妹总算是破涕为笑了,宫五也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尽管他看得出来,宫雅的心里头还沉甸甸的压着不少的事情,但如果她需要人给她排忧解难的话,自己一定会随时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

    “好,多谢五哥哥,白苏,我们走。”

    重新恢复了斗志的林梦雅,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有可以软弱的时间了。

    男人需要救,儿子也在等着她,那一大家子的人,也都盼望着她。

    而她又何尝喜欢失败,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在未来,她都会扞卫属于自己的幸福!

    说服连夫人的过程,处于她意料的顺利。

    细问了几句才知道,连夫人从前也是干过这种事情的。

    两个人一拍即合,三下五除二的就套好了话。

    过几天连夫人就会把上官慧带在身边,若是有人找人门去,连夫人只说是在路上捡到的便是。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则是她要努力的,让上官慧恢复神智。

    对于林梦雅来说,这并不难。

    好在她之前帮上官慧换衣服的时候,就顺便查看了一下她的情况。

    上官慧应该是受到了过大的刺激跟折磨,所以才崩溃了。

    对于这种情况,林梦雅只好先用药安定她的心神,然后再想其他的方法。

    等到她把方子写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林梦雅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叫来了荣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