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戏园听戏
    看着那家伙不情不愿,但马步还算是扎得扎实的样子,林梦雅稍稍的露出了几许笑容来。

    这人就像是小狗一样,总是得需要人来训练的。

    自家的小狼狗倒是没什么问题,主要就是在连星的身上。

    “好,你们现在听我说。我怀疑,夫人的病,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话音未落,连星面带风雷之色,瞬间就要冲出去。

    但好在林梦雅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袖子。

    “跑什么,听我说完!”

    最终,连星只好站在她的身边,但是随时保持着要杀人般的怒气值。

    “难道,十五年前的事情,是那个女人做的?”

    宫五到底冷静许多,思路也能跟得上林梦雅。

    不过后者,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个我没有确凿的证据,并不敢说。但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连叔叔对艾莲并没有男女之情。别瞪我!我又不是你爹的外遇对象!”

    呵斥连星一声后,林梦雅继续说道。

    “可能你们没有没有感觉到,但是我从第一眼见到他们开始,就明白他们之间是没有情的。也许艾莲对连叔叔有情,可连叔叔好像并不在乎的样子。所以我在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底有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连叔叔,自动去艾莲的书斋呢?”

    她的视线,偷偷的瞄着连星。

    后者虽然冲动,但其实也只是一时气不过罢了。

    见状,林梦雅松开了自己的手。

    “难道,艾莲是用连婶婶的病情来威胁连叔叔?”

    宫五到底聪明,马上明白了她的意图,立刻配合了起来。

    “我是这样推测的,情况到底如何,还得让连叔叔自己来说。连星,你要去哪?”

    只见连星大步的走了出去,不过这一次,他却冷静了不少。

    “小妹,我要不要去追他回来?”

    宫五显得有些着急,生怕那家伙再去闯祸。

    “没事,我相信这一次,他肯定不会再做傻事了。咱们也收拾收拾,准备回府吧。”

    宫五向来是以妹妹马首是瞻的,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去着人准备去了。

    差人去给连星送了信之后,林梦雅就带着小院里的一行人,回答了宫家的府邸。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没进门,里面的人就迎了出来。

    “大小姐,五少爷,你们总算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管家荣叔激动的迎了出来,看到他们几个人之后,差一点红了眼眶。

    “好了荣叔,让您担心了,我们这不是没事么?对了,这位是连夫人,也是连胜跟连星的母亲,你们可得好好照顾,被慢待了。”

    林梦雅先让人把连夫人给迎了进去,连府现在住不得人,而且连夫人的心情不好,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而且她早晚是要抱皇尊的粗大腿的人,早一点跟连家打好关系,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荣叔一听,即刻去安排。

    宫家的府邸一切都井井有条,没多久人就都安排得干净利落了。

    林梦雅跟宫五,坐在自家的小厅里品茶,心倒是安定了不少。

    “这几日,府内可有什么异动?”

    荣叔摇摇头,之前他们也是严阵以待,但没想到的是,家里头没出什么事,外面却出了大事。

    林梦雅知道,恐怕是刺杀皇尊的事情太过突然,那些人没能反应过来而已。

    虽然有些不甘心没能将那些人一举铲除,可从今以后,至少在龙都内,她可是有着保命的底牌了。

    皇尊跟后尊,即便不看救命之恩,也得看在那一大笔银子上,护佑住她的命。

    因为,那可是关系到他们二人的面子。

    “我带人出去逛一圈看看情况,你们好生在家里头待着。记得,不得大意马虎,毕竟现在连夫人也在我们府中。”

    “是。”

    荣叔不敢怠慢,立刻答应了下来。

    “小妹,你要去哪?”

    宫五疑惑不解的看着她,这人不是刚回来,怎么又要出去?

    “我去看看连星,这人虽然聪明,但是对于女人的经验还是太少,我怕时间长了,他会吃亏。”

    宫五深表赞同,刚才要不是连星一时冲动,事情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叮嘱了宫雅早去早回后,后者带着白苏跟纭儿出了门去。

    墨香轩外,林梦雅还隔着很远,就下了马车。

    毕竟她是来暗中观察的,万一惊动了里面的人,反而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三个人悄咪咪的站在墙后,看向了不远处的书斋。

    里面倒是没什么动静传来,还好,连星终于开窍了。

    林梦雅准备在这里稍稍等一会儿,如果能看到连星跟连老爷出来那是最好。

    要是一会儿还看不到的话,她就让纭儿假装成连家人,去叫两个人出来。

    但是,没想到没等多久,就另外有一个马车,停在了书斋的门口。

    马车虽不起眼,但是用料考究,一看就就知道主人,定然是非富即贵。

    可她的目光,却完全被马车上下来的人给吸引住了。

    怎么回事?居然是龙天昱!

    她亲眼看到龙天昱从马车上走下来,然后轻车熟路的进了书斋。

    随后,那个阻拦她的侍女出来探头探脑的四处查看,最后居然还关上了门。

    这什么情况?那小白莲,还老少通吃?

    顿时,林梦雅又重新体会到了怒发冲冠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她与连夫人的位置,却是调换了过来。

    “小姐,您好像不是很开心呢?”

    纭儿扬起小脸蛋,小心翼翼的问道。

    后者轻描淡写的收回刚才捶在墙上,差一点伤口就重新裂开的手,高贵优雅往自己的马车边上走。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想喝绿茶而已。”

    好,很好。

    虽然她并不知道小白莲跟龙天昱之间的关系,但如果一旦被她知道,龙天昱真的还跟小白莲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的话。

    呵呵...城外的雪场,倒是个抛尸的好地点。

    比如说,一对不清不白的狗男女什么的。

    白苏跟纭儿同时打了一个寒颤,今儿这天气,也不太冷啊?

    生气归生气,但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乱吃飞醋的人。

    方才,她也不过是一时觉得气愤而已。

    回头想一想,也许龙天昱真的是有正事要办也说不定的。

    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连星父子,把他们带回去,从长计议。

    可车子从书斋找到连府,又从连府找回他们之前暂住的小院,也不见他们父子的踪影。

    等回到家,荣叔才告诉她,刚才有人过来报信,说是连家父子,已经被皇尊跟后尊宣进宫去了。

    而且他们还请求她,好好的照顾连夫人。

    原来,是进宫去了。

    林梦雅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来。

    至少在皇尊的面前,连星跟连父还不至于发疯。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一连三天,连家三父子都是不见踪影。

    连夫人也是对那三个人记挂得很,林梦雅想了想,觉得这样让夫人憋在府中也不是个办法。

    只得在打点妥当之后,带着宫五一起带连夫人上街去逛一逛。

    经过这么几天的休整之后,大部分地方,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连夫人平常也不喜欢出门走动,因此几个人只好寻了一家园子去听戏。

    现在能上演的戏,也无非是那么几个。

    连夫人最爱看一出才子佳人的戏,林梦雅不好拂她的兴致,只得一起跟着看。

    二楼的包厢内,连夫人看得入迷,而宫五也稍稍有些动容。

    可她实在是没有欣赏传统戏曲的艺术细胞,不过短短几分钟,她就昏昏欲睡。

    要不是纭儿时不时的掐她后腰一把,只怕她早就睡过去了。

    这催眠的功力,也忒强了点。

    就在戏演出到最*的时候,底下突然间传来一阵骚动。

    林梦雅立刻循声望去,却看到底下的大堂内,冲进来几个打手打扮的壮汉。

    那几个壮汉像是在寻找什么人的样子,按个座位查看着。

    林梦雅心生警惕,大约也是杯弓蛇影,不得不关注了起来。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门猛地被人撞开。

    随后,一个身影就冲了进来。

    纭儿小小的惊呼了一下,引起了下面的人的注意。

    “这是什么东西啊?”

    纭儿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团活物,但林梦雅却一把上前,抓住了那人略有些脏污的手臂。

    因为,她认得那双眼睛!

    只是现在,容不得她做出其他多余的动作,因为那几个壮汉,此刻已经跑了上来,正朝着他们的包厢走了过来。

    “你们什么都没看到,知道了么?”

    她鲜少会露出如此疾言厉色的模样来,包厢里的几个人,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说完,林梦雅就把人给藏在了桌子下面,整理了一下桌布,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把视线投向了戏台子。

    包厢的门被人敲响,林梦雅给了白苏跟纭儿一个脸色,两人立刻会意。

    纭儿打开门,道竖着两条柳眉,毫不客气的问道。

    “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打扰我们夫人跟小姐看戏?”

    她模样俏,又是做大户人家丫环的打扮。

    猛地这么一嚷嚷,倒是让外面人,不敢轻易的造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