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安慰夫人
    林梦雅露出自己最甜美,最人畜无害的笑容来,看向了对方。

    “艾...姨是吧?初次见面,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们家老二有点太冲动了,给您添了麻烦。”

    她敏锐的感觉到了,自从自己的这一声艾姨出口,对方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变。

    瞧瞧她的那副样子,虽然双眼微红,却一点都不肿。

    泪水只顺着脸颊滑落,就连妆都没花。

    还真是一副芙蓉泣露,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

    只可惜...能骗得了连夫人却蒙不了她。

    “不碍的,也是我....我的错。”

    艾莲偷偷的看了一眼连老爷,从眼角又滑落了几滴泪。

    林梦雅看到连老爷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里面却没有男子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心疼。

    当下,便有了数。

    “既如此,那艾姨就不用跟我婶婶道歉了。毕竟,我婶婶是出了名的宽容大度。要是您没别的事,我就带我婶婶先走了。”

    艾莲想必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的干净利落的堵住自己的嘴。

    林梦雅没去理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看向了连夫人。

    “婶婶,府里头还等着您主持大局呢。叔叔不过是在这里会一会旧友而已,您又何必放下这一大家子,只为了看看叔叔的旧友呢?走吧,咱们先回去。”

    她这话,无疑是在对艾莲宣示连夫人才是连府真正的女主人。

    管你是并蒂莲小白莲,还是中年高段位绿茶。

    就目前来说,连夫人其实还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

    连夫人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相公,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被林梦雅牵着离开了。

    才刚出门,她就又看到了那个阻拦她的小小侍女。

    眼神丝毫不在乎的大量了对方一个来回后,林梦雅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后者倒是一脸的惊恐,低垂下了自己的脑袋。

    从书斋出来,连夫人一路上没说几句话。

    眼圈红了好几番,眼泪也跟掉了线的珠子似的纷纷落下,看得连星无比的气闷。

    林梦雅看了看这对母子,摇了摇头。

    这事,要是放在连胜的身上,只怕早就绝了那小白莲的后路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太冲动!

    好不容易回到了之前落脚的小院,林梦雅屏退左右,带着连夫人回了自己的屋子。

    “白苏,去倒一杯热茶来,纭儿,服侍夫人洗脸。”

    两个姑娘的手脚倒是快,不消片刻,连夫人虽然眼睛还有些红,但是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雅儿,今日让你见笑了。”

    半杯热茶下肚,连夫人总算是镇定了下来。

    但是脸上的阴云却未曾散去,依旧看得人心疼不已。

    “伯母是觉得,自己要被辜负了么?”

    虽然说连夫人这种情况,大多数都是为了权势而联姻。

    但是从连老爷的多番维护中,傻子都看得出来,连老爷是极为珍爱自己的这位夫人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让她有些看不懂了。

    连夫人摇了摇头,有些凄然的笑了笑。

    “要说辜负,只怕是他为了我,辜负了那位艾莲姑娘。这二十年多年的日子,本是我偷来的。如今,也是我要还回去的时候了。只不过...我...我舍不得...”

    说着说着,连夫人又落下了眼泪。

    林梦雅为她递上了手帕,静静的听着连夫人,把那段往事,娓娓道来。

    “那年我不过十五岁,父母带我来龙都朝见先皇尊。他当时,是当时还身为太子的皇尊的亲卫。也许,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的缘分,就注定了吧。”

    其实连夫人跟连老爷的故事再简单不过了。

    一个是贤淑聪慧的世家小姐,一个武功高强的御前亲卫。

    两个人可以说是门当户对,珠联璧合。

    连夫人进门一年有余,就生下了连胜。但也是在那一年,她才在无意中,发现了丈夫隐藏了许久的秘密。

    “我不是有意要翻他的书信的,那一天皇尊有急事召他进宫。府外突然送来了一封急信,我看那人十分着急等着回复,就拆开了。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在我们未成婚之前,老爷他就有了自己的心上人。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们...他们也不会分隔那么久。”

    信上的内容,是说艾莲相思成疾,请连老爷过去一见。

    可当时连老爷不在府上,加之连夫人也如晴天霹雳一般,满脑子都是酸楚。

    不得已,命人送去了二百两银子。

    夫人的本意是希望艾莲能先把身体治好,谁知从此以后,音讯全无。

    但夫人自此,也背上了沉重的心里枷锁。

    认为是自己,把艾莲给赶跑的。

    这秘密一埋,便是二十几年。

    连夫人因为自责,哭得泪如雨下。

    但林梦雅且听出了其中,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伯母是说,那信是连老爷不在的时候,才有人送过来的?”

    连夫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这就奇怪了,如果是相思成疾的话,总不会是突然发病吧?怎么就那么巧,偏偏赶上连老爷不在家的时候,才病入膏肓呢?”

    生病?

    那颗小白莲看起来年轻的很,完全没有半点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模样。

    “可是...可是后来夫君过来,的确是过问过此事。我...我不敢跟他说,为此夫君好几天都是早出晚归。我看得出来,夫君心里还是有她的。”

    看着那哭得跟小白兔一般,红肿着眼睛的连夫人,林梦雅除了叹气,也做不出别的事情上来了。

    要不怎么说连夫人好骗呢?

    同样的亏,这人竟然活生生的吃了两次。

    她现在真想敲开夫人的脑袋,给她塞几本古代宫斗宅斗小说进去。

    脑子是何好东西,问题是得会用啊!

    “伯母,您...”

    “你刚才不是还叫我婶婶么?”

    林梦雅哭笑不得的看着连夫人气鼓鼓的脸,改了口。

    “好,婶婶。这事说起来,就是您当局者迷,我旁观者清。您请放心,连叔叔跟那个小白莲,绝对不是您想象当中的那种关系。小白莲您不了解,难道连叔叔您也不了解么?”

    连夫人也止住了哭声,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林梦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耐心的解释道。

    “您想想看,连叔叔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是他再情难自禁,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与人私通不说,还被自己的儿子夫人撞破了奸情。他的脸面,难道不要了么?”

    “雅儿,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有些事,不好说得这么直白...”

    得,她还没害羞呢,倒是连夫人先脸红上了。

    “我说得是直白了一点,但您想一想,是不是那么回事吧?再说,就算是连叔叔在那里私会佳人。可他为什么,非得要人来通知您呢?瞒都瞒了这二十多年,继续瞒下去不是更好?上一次,她故意派人挑连叔叔不在家的时候,让你知道她的存在。这一次,她有看准了时机,让你以为这二十多年,连叔叔对她余情未了。连我都看出不正常来了,您怎么还糊涂着呢?”

    艾莲一定跟连老爷有着某种联系,只可惜,当初忒傻白甜的连夫人只顾着慌了,竟然半点都没查出来。

    但此事却不用慌,只要他们稳定军心,不让连老爷的后院起火,早晚就能收拾了那朵扰人的小白莲。

    “我...我也不知道啊...雅儿,事情真的会像是你说的那样么?”

    面对连夫人的期盼,她只能坚定的点了点头。

    又说了几句宽慰人的话之后,林梦雅让夫人先在床上休息一会儿。

    转身,来到了宫五跟连星居住地方。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拳脚相加的声音。

    示意白苏进去拉架,确定里面没什么危险之后,林梦雅才带着纭儿进了门。

    “你们要干嘛?拆家么?”

    屋子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连星通红着眼睛,气喘吁吁的死盯着宫五。

    宫五的情况也不怎么好,脖子上跟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显然是动了真气。

    “白苏你别拦着!谁让他跟条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宫五想要刷开白苏的钳制,可惜他们之前已经浪费掉了太多的力气,想要挣脱的话,还有点难度。

    更何况,还有个林梦雅在。

    她没好气的一人给了一个暴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说你们没脑子,还真是没说错。怎么,吃的东西都长到肉上了,影响脑子发育了是不是?婶婶那边哭得伤心欲绝就算了,你们也跟着闹起来了,是不是嫌咱们家还不够乱啊!”

    虽然两个大男人,不管是身高还是武力值都远远的高于她。

    但是在她的面前,他们的气势也逐渐的萎靡了起来。

    宫五委屈的看着自家妹妹,他本就是个被拖累的。

    不由得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罪魁祸首,不过那人,却梗着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要是想让你爹给你找个后妈,那你就继续闹。不想的,就乖乖坐下来听我说话。”

    坐,还是不坐,这是个略有些艰难的问题。

    但宫五向来是从善如流,找了另外一张完整的椅子坐了下来。

    独留下连星,以叛徒的目光等着宫五。

    良久,他只能扎着马步,做出了一个坐椅子的姿势出来应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