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中年绿茶
    看着两个人睡得香甜,林梦雅只好小心翼翼的下了地,像是小偷似的,拿着自己的一双鞋,蹑手蹑脚的往外面走去。

    直到悄悄的关上了门,确定她们两个不会被她吵醒之后,林梦雅才穿上了鞋子。

    心头压着的大石消失了之后,她的心情也快活了不少。

    虽然后续还有许多问题需要她来解决,但是至少现在,前途看起来是光明的,哪管它道路有多么的曲折。

    步入正堂之后,她只看到了一脸担忧的下人。

    不管是连夫人、连星还是自家的五哥哥,居然一个都不见。

    “大小姐,您可算是醒了。”

    看到她,下人立刻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您还是快去看看吧,连夫人一大早就独自出门了,连二少爷跟咱们家五少爷出去找了,没想到...哎呀,您还是亲自去一趟吧。不是小的多嘴,连老爷,也太过分了些。”

    这事,还跟连老爷有关系?

    林梦雅心头狐疑丛生,不敢耽误,让人立刻带路。

    虽然只是隔了一天,但是街面上的秩序也好了不少,人也比昨日多了一些。

    只不过大家还都是一脸的惊惧,仿佛危险还未曾远去。

    下人把她直接领到了一处极为陌生的地方,林梦雅倒是认得这里,这里名为‘玉香浓’,倒不是什么秦楼楚馆。

    只是这里头开的店面,都是达官显贵才能光顾的。

    说白了,就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小资。

    比起外面的风声鹤唳,这里倒还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只可惜,很快就有人破坏了这样的安静。

    “连星,你给我出来!别闹了,听到没有!”

    不远处,林梦雅看到在家五哥哥,正一脸青黑的把吵闹不停的连星给拉了出来。

    她立刻赶了过去,这才看到,店面竟然是一家卖古籍的书斋。

    按说这样清净雅致的地方,怎么会惹得连星如此的气愤。

    “五哥哥,连星,你们在吵什么?”

    两个人看到她之后,宫五是一脸的喜意,但连星却还是一脸愤愤不平。

    但她能明确的感觉到,这怒意,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小妹,你不在家好好休息,来这里干嘛?身体,可还有什么么不妥么?”

    对于宫五的担心,林梦雅向来是照单全收,然后转移话题的。

    不然,他们家哥哥能嘘寒问暖一整天。

    “我没事,你们来这里闹什么?”

    “我闹?明明是他为老不尊!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母亲被那两个人给扫地出门么?哼,想当我二娘,她也配!”

    别看连星好似没个定性似的,但是平常却是极有风度的。

    世家公子的教养,让他从来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没想到,如今却半点都不顾了。

    林梦雅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自家五哥哥,后者轻轻的咳了咳,然后瞥了一眼书斋。

    “那个...连伯父在这里。而且,他还派人给伯母送了信。只是伯母赶到的时候,撞见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下子,林梦雅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连星的爆点。

    “你说,连伯父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人啊。”

    她故意的撇下连星,转头跟宫五窃窃私语。

    后者挠了挠脑袋,眼神无辜。

    “我也没什么经验,只是伯母拜托我看好连星,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林梦雅偷偷的看了一眼连星,这家伙其实也是个没经验的新手。

    对付这种问题,怎么是闹能解决的呢?

    “怎么?不闹了?”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个家伙,后者瞪了她一眼后,转过身去生闷气。

    “你可被说他了,其实刚才我们进去的时候,正赶上连伯母痛哭。连星当场就发了疯,所以才被伯父伯母给赶出来的。”

    简而言之两个字——丢人!

    林梦雅看了一眼书斋,又看了一眼气鼓鼓的连星。

    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女人出手比较好。

    懒得理那个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的家伙,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步入了书斋。

    这里倒是有个雅致的名字,‘墨香轩’。

    进到里面就看到了一室的古色古香,里面的古籍、字画,也是分门别类的放好。

    足以看得出来,书斋的主人,还是有很高的艺术品位的。

    书斋里头没人,但林梦雅也不着急。

    气定神闲的上了二楼,这才听到,里面有女人低泣的声音传来。

    “咳咳。”

    她先在楼梯口传出一道假咳,给里面的人使了个信号。

    然后,循声走了过去。

    书斋的二楼,有好几个房间。

    里面弥漫着淡淡的熏香,还掺杂着书本纸墨特有的香气。

    倒是背得起墨香轩,只是不知道,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她声音刚传过去,最里面的屋子里,就出来了一个长相十分清秀的侍女来。

    “这位小姐,本店今日不迎客了,还请您改日再来。”

    林梦雅看着侍女,心头却是在冷笑。

    连星刚才在街面上闹得这样热闹,从这个二楼的位置一下子就能看得到。

    而且侍女出来的时候,一点意外的神色都没有。

    看来连夫人碰到的这位,还是个颇有手段的主儿。

    可惜,她可不是无脑傻白甜。

    “我不是来买书的,而是来找我婶婶的。”

    “婶婶?敢问小姐是——”

    “我叔叔婶婶都在这里,怎么,不许我进么?”

    林梦雅站在侍女的面前,目光柔和亲切,但是那侍女,却看得还有些害怕。

    “原来是连家的小姐,是奴婢眼拙了。只是现在,老爷跟夫人并不方便。”

    林梦雅忽然挑起了嘴角,给了侍女一个冷淡的假笑。

    “我叔叔婶婶不方便是么?那我择日再来好了,只是,回去之后,我得告诉叔叔跟婶婶,是你拦的我。我叔叔婶婶一向疼我,从来不许别人拦我的。”

    她邪气的笑了笑,看得那侍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位小姐,比那位夫人难对付多了。

    “既然小姐有要事,那容奴婢去通传一声可好?”

    林梦雅看着她,却稍稍扬起了声音。

    “叔叔婶婶既然不方便,那侄女也就不便打扰了。也不劳烦姑娘通传了,这书斋的规矩,比我们家的都严。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那侍女小小的吓了一跳,她知道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这位小姐说话的声音。

    本以为里面的人不会让小姐进去,谁知道,却突然间传出了一道声音。

    “是雅儿么?”

    “婶婶,是我。”

    她绕开这个小小侍女,推开了那扇门。

    侍女眼神里带了几分阴郁,也跟着她进了门去。

    林梦雅本以为会见到连夫人吃醋之后的现场,却没有想到,里面居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一张书案之后,一位身段玲珑的女子,正在掩面而泣。

    倒是她那个‘婶婶’连夫人,只是红肿着一双眼睛,十分难过的看向了她。

    连老爷坐在她的身旁,面色并不好看。

    但林梦雅却从他的脸上,读到了几分隐忍。

    对于自己的到来,连老爷也只是多看了几眼而已。

    这场面倒是不多见,难不成,她已经错过了好戏?

    “雅儿,你怎么来了?连星可好?”

    她倒是不想来,只怕连星会真的拆了这里。

    “我不过是担心你们,所以想过来看看而已。叔叔婶婶的身体无碍吧?我可担心死了。”

    她在外面说的话,里面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连夫人能叫她进来,显然也是准备替她圆了这个不大的谎言。

    “我...我只是心里头难受而已。”

    连夫人说着,眼眶就又红了。

    但是她却带着几分怨气的瞪了连老爷一眼,后者显然是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

    依她的经验来看,这里头的问题,显然有些古怪。

    只怕不是一个简单的出轨,就能概括的。

    “我听说一大早就有人给您送了消息过来,也真是难为了叔叔,事情平息过后,肯定要给您报个平安的。”

    林梦雅知道,来通知连夫人消息的人,一定不会是连老爷。

    刚才的情况明显是出于意外,所以这些人才炸了锅。

    连老爷且不说是个要面子的人,就算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也不会想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来围观自己的出轨现场吧。

    那得是多么重口味的爱好?

    所以,她一说话,就从最狠的入手。

    “不关...连郎的事,是我,是莲儿考虑不周,才让夫人,受了这般的委屈。”

    呦呵,刚才还哭得那么认真的家伙,怎么耳朵这么尖。

    抽噎着替自己的爱郎解释不说,这称呼也是大有深意。

    连郎、莲儿,一听就是一对。

    好一朵并蒂小白莲花,还真是让人如鲠在喉呢。

    怪不得夫人会气成这样,看来对方,也是个中高手,高段位绿茶。

    很好,她觉得很有挑战性。

    “哦,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呢?”

    那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小脸蛋。

    “在下...在下名叫艾莲。”

    卧槽,还要不要脸了!

    林梦雅真的是打心眼里头鄙视对方,还爱连,还爱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