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被召入宫
    这就是千年以来,未曾改变过的大国底蕴?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似是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下了马车,在进入宫门之后,林梦雅换乘了一顶小轿。

    宫内有点冷清,大概是因为戒严的关系吧,宫人们各个都是行色匆匆,而来回巡逻的亲卫们,则是满脸的戒备。

    林梦雅没有东张西望,而是老老实实的在轿子里头坐好,任由轿夫跟秦霜,把自己送到了深宫之中。

    “姑娘,咱们到了。”

    轿子停下,林梦雅下轿,眼前朱红色的大门上,‘重明宫’三字极为的庄重。

    进了院子之后,林梦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素雅却又处处都透着皇族的华贵的宫殿。

    她被秦霜带到了一旁的偏殿,里面也算是宽敞明亮,而且桌椅板凳齐全,像是个小型的会客室。

    秦霜把她让到座位上之后,又招人进来奉茶。

    然后他出去了一会儿,回来之后才对林梦雅说道。

    “姑娘稍安勿躁,后尊正在里面见客,过一会儿就会召姑娘去里面说话。”

    “多谢秦大人的指点。”

    秦霜知道,这是宫雅在感谢自己之前的那句话。

    只是这一次,他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苦笑。

    “唉...姑娘还是...小心应对着吧。”

    “大人放心,宫雅心里有数。”

    秦霜点点头,带着人退了出去。

    林梦雅安坐于椅子上,轻轻的品了一口茶。

    这茶是好茶,且是她之前在家里喝惯了的清茶。

    没有半分的苦味,还捎带着舌尖上的一点甜。

    林梦雅这才注意到,茶杯居然也跟家里的差不多,是仿佛白玉一般的骨瓷茶杯。

    这在卫国并不常见,只是她个人的偏好罢了。

    所以,如今这两样都在后尊的宫里面看到,只能说明,后尊对自己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

    这是,在暗中震慑她?

    林梦雅放下了茶杯,安定心神的在偏殿里头等待。

    反正她有神农系统可以解闷,大不了自己可以去系统里面看东西。

    想要比耐心,她可是无人能及。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才听到门口有动静传来。

    立刻起身过去迎接,给后尊行礼。

    “宫雅见过娘娘。”

    “起来吧。”

    今日的后尊,身穿着青色的袄裙,一头乌发也挽了个高雅多姿的发髻。

    跟想象之中的前呼后拥不同,后尊的身后,只跟着秦霜一个人。

    林梦雅虽然猜不透对方此刻的想法,但是大致的意图,她还是清楚的。

    秦霜在门口停住了脚步,替两个人关上了偏殿的大门。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还站着做什么,坐吧。”

    后尊率先落座,秀美的容颜上,带着笑。

    林梦雅也在谢了恩之后,再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后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但林梦雅并不慌。

    大大方方的任由对方把自己给研究个透彻,然后,后尊开了口。

    “那日的事情,你做的不错。”

    “娘娘谬赞了,其实都是连胜连大人的功劳。宫雅,不过是替连大人出了份力而已。”

    一开口,她就把所有功劳,都推给了连胜。

    后尊眼里稍稍惊讶了片刻,然后现出几分满意的神色。

    很好,看来不用自己敲打也可以了。

    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下来,后尊对待她的态度,也稍稍温和了一些。

    “嗯,连胜的确是未雨绸缪,但你也是功不可没。”

    林梦雅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她的行为就是连胜为了龙都的安全所做的准备。

    那么,也就不存在她有蓄意谋反的嫌疑了。

    “多谢娘娘。”

    “你这姑娘人不大,但是做事却很稳妥。你的事情,本宫都听说了。也难为了你,有这样的勇气。”

    接下来,就是林梦雅十分熟悉的互相吹捧时间。

    经过德妃跟烈云王后的历练之后,她已经十分懂得这样的贵妇人的心理。

    所以说起话来,更是最甜如蜜,字字句句都贴到了后尊的心坎上。

    这一通下来,后尊虽说不至于把当亲身女儿一般的疼爱,但只扫对她的印象也是改观了不少。

    而林梦雅也发现了后尊,跟自己之前遇到的贵妇人,有什么不同。

    如果说德妃是金丝雀,而王后是贤内助的话,那么后尊,则是一位拥有宽广的胸怀的真女人。

    甚至于,有些话就连林梦雅这个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也拍案惊奇,所以对于后尊,她更是多了几分真心的敬畏。

    不过,两个人的话题,最终还是落在了昨天的混乱上。

    “此事,本宫跟陛下一定会彻查,可惜...”

    后尊眉头微皱,想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

    林梦雅想一想就明白了。

    自家四哥能知道的事,后尊跟皇尊未必不清楚。

    只可惜,如果这事真的跟圣殿有关系的话,只怕皇族也只能哑忍。

    毕竟,人可以被打倒,但是人心却能以摧折。

    她也明白为何,太子会成为圣殿殿主的候选人之一了。

    只有神权跟王权的统一,才能永绝后患。

    可惜,世事哪里会尽如人意。

    “算了,今日召你来,不过是想要看看你是否安好。如今看到了,本宫也就安心了。你也知道,这事不宜张扬。要是你有什么请求的话,不如私下里对本宫说。”

    这倒是个机会,只要她提出来回宫家的话,想必后尊即刻就会应允。

    而且她也明白,太子妃的人选,其实是皇尊跟后尊决定的。

    自己的身份注定了不适合当太子妃,再加上皇尊跟后尊的关系,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达成了一半。

    可惜,她现在还不能走。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把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

    “娘娘既然这样说,那宫雅就斗胆求一个恩典。”

    “你说就是。”

    “宫雅虽然从小就不在宫家生活,但自从回来之后,家里人也一直念叨着陛下与娘娘的好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宫家遭受如此的大难,无非是因为那传说中富可敌国的财财富招人眼热。宫家娘娘是清楚的,从来都是与世无争,只想求一个自保。所以,宫雅希望,娘娘跟陛下,能还宫家一个清静。”

    凤眸微挑,后尊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这事好办,本宫可以跟皇尊求一份旨意,让各家以后不准再骚扰宫家,你看这样如何?”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

    “这样也仅仅能保得宫家一时的平安而已,宫雅知道,皇尊与后尊,心肠慈悲。所以,宫家恳求皇尊与后尊,收下宫家所有的财产!”

    后尊的眸子紧缩了一下,但也仅仅不过一瞬。

    “宫雅,你这是何意?”

    “娘娘容禀,宫雅知道,这些钱财对于娘娘跟陛下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起不得什么大用。但是对于宫家来说,却是可以救命的。还请娘娘,怜悯宫家。”

    林梦雅一下子跪倒在后尊的面前,语气恳求,里面似乎还掺杂了一丝哭腔。

    送钱送到她这份儿上的,也足够诚心了。

    似是思考了良久,她才听得后尊,缓缓的吐出一句话来。

    “这事...本宫就替陛下应下了。只是,你们宫家人口众多,若是全部都拿出来,以后族人要怎么过活?罢了,你留下一半,莫要声张。不过...这事不能大张旗鼓的办,要怎么让各家打消对宫家邪念,你可曾想过?”

    后尊开口,林梦雅就知道,此事成了。

    她赶紧爬起来,泪中带笑。

    “后尊说得是,宫雅也觉得此事不能声张。所以宫家从此以后,会兴办公学。宫家人,都会在封地内任教,为公学做事过活。不过,这事还需要娘娘跟陛下的恩准。”

    教育,对于后尊跟皇尊来说,显然都是清水一般的苦差。

    在他们眼中,宫家这样做,非但耗费了剩余的家资不说,而且还为各家培养人才。

    简直,就是一笔赔本的买卖。

    但是后尊就是后尊,很快就体会到了宫雅隐藏的另一番深意。

    眸光一闪,却没立刻回答她的请求。

    “此事事关重大,本宫要跟陛下商议一下。不如这样,你且先在龙都内耐心等候。等处理完此事,本宫定会给你一个回答。”

    “是,全凭娘娘跟陛下的安排。”

    林梦雅乖巧的退了出去,秦霜先进去了里面,然后又带着林梦雅原路返回了。

    跟之前进来的的忐忑不安不同,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心头安定了。

    皇尊跟后尊的性子她多多少少有些底,他们并不是那种贪婪之人。

    这些钱财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很重要,但却没有到被迷住双眼的地步。

    对于她的请求,他们还是要计算一下得失。

    在他们的这个位置上,除了要考虑皇族的利益之外,如何维持自己的位置,又如何能让卫国之人最大程度上受益,只怕不好思量权衡的。

    但她有把握,皇尊跟后尊,一定会同意的。

    心里头放松,困意就翻涌了上来。

    她强撑着回到临时落脚的小院之后,二话没说的就栽倒在了床上。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这一觉,她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白苏跟纭儿,竟然都趴在她的床边上,睡着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