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真正杀招
    以慕容曦为首的白衣亲卫们,在人群中拼杀出了一个中空地带。

    狂徒之中,已经有人发现了他并不是真正的皇尊,但是他们却被慕容曦牢牢的围困住了。

    想要发出信号,很简单,只能杀了他,冲出去。

    很显然,这是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林梦雅一直双手紧握,她的眼睛没有单单只停留在慕容曦的身上。

    她一直在寻找一个最为合适的机会,一步又一步,她靠近了自己的目的地。

    终于,他们到达了街口最后一个拐弯的地方。

    前面的人已经无暇顾忌到她了,后面的人也在疲于应对。

    林梦雅看准了时机,脱下了身上的斗篷,挂在了旁边的院墙上。

    人,则是借着混乱的掩护,匆匆的跑到了一条死巷子内。

    外面砍杀声震天,林梦雅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

    一旦被对方察觉,亦或是被龙天昱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一定会跟对方拼命,而自乱阵脚。

    好在巷子并不深,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最里面。

    一堵一人多高的砖墙矗立,但林梦雅却飞快的在砖块上敲击,然后找到了唯一一块松动的地方,想也没想的,就用力的捶了下去。

    一拳,林梦雅紧握着的拳头,传来了钝痛。

    她顾不得拳头上都是血,继续猛捶。

    一下又一下,砖块慢慢的里面凹陷了进去。

    但巷子口的混乱,也是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砰’的一声,砖头完全的凹了进去。

    她立刻伸出手去拨动里面的机关,随后,本来应该没有任何通道的死巷的两侧,却突然现出两个门来。

    而在门内,则是有不少蒙脸的黑衣人待命。

    “情况有变,有人想要借机刺杀皇尊,你们见机行事,记得,功成身退。”

    她话音未落,黑衣人们早已经如同潮水一般,涌出了小巷。

    林梦雅靠在墙上,看着这里的人已经走尽了,她才艰难的扣动了墙内的机关,把两侧的门关好。

    这其实才是她的杀手锏,雪雕里面的确有武器,但更重要的,却是这些她买过来的武奴跟之前宫家封地的军队旧部。

    石门跟机关是早就存在的,但是底下相连的地道,却是她借着修建雪雕的好机会叫人挖好的。

    这可是保命的东西,除了她跟宫五之外,那些工匠们在修建的时候,也并不清楚自己挖的是地道。

    喊杀之声响彻天地,林梦雅只觉得手上传来钻心的疼。

    不过,她依旧快步的走出了巷子。

    外面,情势已经有了一些逆转的迹象。

    而剩下的那些人,也会相继被放出来。

    有了这一股助力,皇尊跟后尊,差不多就可以突出重围了。

    到时候,只要他们再悄无声息的消失,就不会有人知道,今夜她到底做了些什么。

    毕竟,功劳人人都想要,只要她这个正主不出声的话,蹦出来的人不会少。

    毕竟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无人能核实。

    外面,刚才情势还是一面倒,可现在,有了这股子黑衣人的加入,皇尊这一边的势力,渐渐的有了翻盘的迹象。

    再加上那些雪雕里的武器,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刚才还被追着打的一伙人,现在已然可以去敌方的队伍里面,提前收割胜利的果实。

    林梦雅靠在墙角,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小袄的她,渐渐的感觉到了这凛冬的威力。

    触目所及,黑影与黑影的纠缠,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惨烈。

    她搓了搓自己的双臂,寒冷让她的伤口上的疼痛,渐渐的麻木了起来。

    幽幽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提前有准备,不然还真会折在这上面。

    混乱的声音渐渐远去,街口的封锁早就被破开了。

    但是能逃出来的人却不多,忽明忽暗之间,她感受到了每个人带来的仓惶的气息。

    她不敢动,也不敢去胡乱的寻找龙天昱的踪迹。

    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心有灵犀的话,他一定知道,自己在这里等着他的归来。

    因为,他们是在这里走散的。

    终于,在最后一伙逃窜出去的人到来之前,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梦雅努力的伸展开自己的身体,过低的温度,让她脸上的表情都冻僵了。

    但是,他跟她,依旧相见了。

    隔着人群,她努力笑了出来。

    她没看到他的表情,但却莫名的觉得,对方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小雅!小妹!你在哪?”

    不远处,传来了宫五焦急的呼喊声。

    她看到龙天昱想要上前,却猛地摇了摇头。

    之前,他们可以说是为了皇尊跟后尊的安全,不得已才一起去假扮的。

    但是现在,不行!

    至少在人前,他们不应该有任何的牵连。

    “我在这里!”

    她转过头,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理解她的意思,扬声回应。

    很快,焦急不已的宫五,就找到了她。

    “天啊!你怎么就穿这么一点!你的手怎么也受伤了?”

    宫五心疼至极的看着林梦雅手上的伤口,不由分说的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回去再说,我们的人,可回来了?”

    被宫五扶着,林梦雅顺势低声问道。

    宫五点了点头,机警的看向了四周。

    “放心吧,来无影去无踪,哪怕是有人发现了他们,也不会猜到他们的身份。”

    林梦雅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过去之后,皇尊跟后尊一定会对龙都彻查。

    她可不想惹祸上身,被人扣上这么一顶帽子。

    视线悄悄的转向了刚才龙天昱所站的那个位置,还好,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皇尊跟后尊已经先行回宫去了,留守于皇宫内外的禁卫军,还有驻扎在龙都外面的军队,也都进入了龙都之中。

    林梦雅没有回家,也没有去连家。

    而是带着连夫人跟受了点轻伤的连星,回到了一处之前早就盘下来的小院。

    “老天保佑,你们总算是平安的回来了!”

    经过一夜的兵荒马乱,连夫人的脸上看起来不太好。

    看到林梦雅手上的伤口之后,就立刻招呼着人去拿干净的水跟布巾来。

    好在宫五有先见之明,小院里有许多治疗外伤的药。

    直到自己的双手被白苏包成了两只小粽子,她已经疼得满脸都是冷汗了。

    虽说药不管用,但疼还是真疼的啊!

    “雅儿,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我家老爷,跟胜儿呢?他们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连夫人忧心忡忡,毕竟她的丈夫跟儿子,负责的就是龙都的安全。

    这种情况下,更是首当其冲。

    林梦雅三人悄悄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林梦雅开口说道。

    “我想,现在他们应该是在皇宫里面吧。今夜之事,已经让皇尊跟后宫受了惊吓,世伯跟连大哥,理应去处理此事。”

    连胜是进了宫不假,但人却是躺着进去的。

    幸好之前连夫人跟纭儿就让宫五给送了过来,现在,还不知道连胜受了重伤的消息。

    倒是连老爷,好像从开始就没怎么听到过他的消息。

    不过,以连世伯的性格,怎么也不会临阵脱逃就是了。

    “我看,伯母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今夜您也受到了不少的惊吓,要是身体要是再病了,岂不是让世伯跟连大哥放心不下么?纭儿,带夫人去休息。”

    纭儿人最小,但是嘴是最甜的。

    三两句话就哄得连夫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林梦雅又让白苏给暗中送去了安神香,连夫人的身体可再也禁不起这番折腾了。

    室内,如今又剩下了他们几个。

    “我大哥跟...父亲,不会有事吧?”

    不管心里头如何想的,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终究是一家人。

    “我担心的倒不是连伯父跟连大哥,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这一次,连大哥受了重伤,对于连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龙都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事后,一定会被追责。”

    当然,这件事情怪不得连胜。

    虽然提出雪雕庆典的人是他,但是按照她之前的猜测来看,皇尊跟后尊,应该是有意引诱这些狂徒现身的。

    亦或是这一场刺杀,从一开始就是被人设计好的,但是因为某些他们并不知道的原因,而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

    但是,不管是从哪一方面来说,皇族跟龙都内的世家都算是损失惨重。

    “我明白你的意思,大哥想必也是想到了这些,才会奋不顾身。不然以他的武功,谁又能伤得了他。”

    连星的语气里,满是懊恼。

    林梦雅知道他在生他自己的气,但现在,可并不是耍脾气的时候。

    “如果是我们猜测的那样,天亮以后,我们就会得到很多消息。你们都要记得,我们坐这一切都是偶然的,雪雕里面的武器,也只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明白了么?”

    宫五跟连星纷纷点头,林梦雅知道,虽然今晚的这关过了,但是事态平息之后,皇尊跟后尊,一定会疑心到她的身上。

    毕竟,安置在雪雕里面的武器可以救他们的命,但实际上,也能成为伤他们性命的凶器。

    究竟结果会如何,就得看她如何去应对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