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共同面对
    一会儿,她就要去当诱饵,引诱这些人上钩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

    白衣亲卫肯定知道她的打算,所以借衣服的速度也是飞快。

    但是现在,林梦雅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

    后尊的斗篷她穿上,只要不仔细看,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可皇尊陛下的呢?

    她往身上套了套,明显大了不止两个尺码。

    “要不,在下来吧?”

    白衣亲卫果然是皇尊与后尊最忠诚的部下,见到她这样为难后,有人主动请缨。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这几个人不是有些高,就是有些壮。

    林梦雅想了想,只好选出一个还算是可以的,勉强的为对方装扮了一下。

    “一会儿,我们就冲出去。我们假装是皇尊跟后尊,然后大家多找俩几个人,都紧紧的围在我们周围。这样的话,可信度也会更大。我们往街口的方向移动,与此同时,皇尊跟后尊,要在原地不动。等到我们成功引起了大部分的注意后,再趁乱往皇宫的方向退去。”

    之前,她稍稍的了解了一下情况。

    目前的状况是,皇宫并没有失守,因为这里是最关键的地方,现在依旧如铜墙铁壁一般。

    但是行刺的人十分清楚龙都内的情况,他们派人截断了从皇宫到这里的路线,同时被截断的,还有出城的路。

    这样,只要他们火力稍猛烈一些,就有可能在支援的军队来之前,消灭掉皇尊跟后尊。

    几乎全程的老百姓都集中到了这几条街上,也导致了这里的极度混乱。

    杀人的与被杀的,都是在与时间赛跑。

    只要时间拖得过久,皇尊跟后尊一定会找到突围的机会,只要他们跟来支援的军队混合,对方将失去这一次最好的机会。

    所以,这一趟她也会十分的危险。

    “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拼死守卫你的安全。”

    白衣亲卫还在试图安慰她,但林梦雅自己清楚,这一场,她是在自己作死。

    只不过赢了之后,会获得极为可观的回报罢了。

    “好,那这一条小命,就交给各位了!”

    她抱拳一笑,没有半点扭捏之色。

    披上后尊的斗篷,又把自己头上的发钗都拔了下来,披头散发的话,混淆的机会就多了一些,

    可装成皇尊的亲卫刚想揽住她的双肩的时候,身上的大氅,却被人给扯了下来。

    “曦...曦殿下!”

    白衣亲卫们脸上都带着几分惊讶,曦殿下不是正在肃清通往皇宫那边路上的敌人么?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走。”

    慕容曦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大氅披在自己的身上,挡住了他一身的血污。

    林梦雅刚回过神来,就被那人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你可真会惹祸!”

    耳畔,传来的是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林梦雅笑了笑,眼睛微微弯起,小手偷着揽住了龙天昱的腰。

    “这件事我不来做,自然也会有其他人去做。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这等天大的好处,不落在我的身上,我又怎么可能会甘心?”

    慕容曦只能更加用力的揽住了她的肩膀,冷哼了一声后,却又伸出手来,拽着斗篷遮挡住了她的脸。

    “小心一些,这东西捏开有剧毒。遇到危险之后,你可以把它当暗器用。”

    她往他的手心里头,塞了一个小小的布袋。

    慕容曦暗中用手摸了摸,发现里面是不少的小蜡丸,一个越有花生米那么大。

    “你倒是有这种闲心。”

    语气里虽然带着几分讥讽,可慕容曦还是任由她把布袋系在了自己的腰间。

    “有备无患嘛,哦对了,这东西,一颗一两银子。你省着点用,过后记得付款。”

    终于,慕容曦还是忍不住狠狠瞪了怀中的女人一眼。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怎么还是这么没正经?

    后者笑眯眯的冲着他摇了摇头。

    “不打折,多谢惠顾。”

    黑着脸的慕容曦,觉得还是把她扔出去,直接被人弄死好了!

    可惜,那女人的小手,却把自己的腰缠的死紧。

    这个臭女人,早晚有一天,自己要好好的教训她!

    几个人冲出了门去,在一片黑压压的人影之中,亲卫身上的白衣,分外的显眼。

    林梦雅绷紧了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努力的跟上龙天昱的步伐。

    让慕容曦觉得有些意外,这人非但没有碍事,反而处处能抢占先机。

    就连几个他都记不得的巷子,那女人却能及时的指出来,仿佛整个龙都的地图,都刻印在她的脑海之中一样。

    等到他们又躲避了一伙人的攻击之后,离街口的距离,也已经很接近了。

    “现在的情况如何?”

    靠在巷子里暂时的喘息着,慕容曦低声问道。

    负责去前面探路的亲卫状况十分的不好,他被刺客砍断了左臂,如果不是宫雅及时帮他包扎止血的话,只怕现在,他已经去见阎王了。

    “外面有...有不少人守着。我们跟他们交了手,这些人手段十分的老练,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其他...其他世家的人,过去之后...都会被他们斩杀。”

    林梦雅抬起头,看向了龙天昱。

    她示意最近的两个白衣亲卫,先暂时把伤员安置起来,然后又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

    看着他眉头紧锁,她有些心疼。

    “想必你之前,也是见到了这些人吧?”

    龙天昱能及时赶过来,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后者冷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这群人的武功不高,但是出手狠辣,完全不顾及自身。我们的兵力不足,一时之间难以突破。何况他们手中,还有炸药。”

    林梦雅低下头想了想,觉得这些人的行为,有点不合常理。

    “第一次爆炸的时候,炸药是安置在哪里的?”

    慕容曦当时就在现场,立刻回忆起来。

    “好像是在高台的旁边,第二次是在人群最密集的一个出口,后来的几次,应该还是在人群聚集的出口。”

    如果换做是她的话,直接放在高台下面,不是成功率更大一些么?

    除非,他们的目的,不是皇尊跟后尊!

    “你们速速去通知皇尊跟后尊,让他们即刻遣散所有的世家之人,让他们跟在人群里,不要停下来,一定要四处跑动!”

    林梦雅虽然猜出了对方的真正目的,但还是觉得疑惑不解。

    对方的目的看起来是冲着皇族来的,可实际上,他们却是在趁机,大肆的屠杀世家子弟。

    毕竟把几个出口都堵上之后,其实平民百姓还是少的,大部分的都是世家之人。

    如果让他们都集中在某处的话,只怕那才是方便了刺杀的凶徒。

    唯有四处流窜,才能让他们找不到具体的目标。

    至于安全不安全,大家自求多福吧!

    休息好了之后,队伍继续前进。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火药味,那是在炸药爆炸后,与融化的冰雪交融的味道。

    林梦雅被龙天昱用力的护在怀中,耳畔传来的,都是厮杀与惨叫的声音。

    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并不好过。

    她不由得把自己缩成了小小的一团,但是却随时调整着自己的步伐,力图不当一个拖人后腿的窝囊废。

    他们的队伍,像是一个小型绞肉机。

    林梦雅过人的鼻息里,满满的都是冲满了死亡的血腥味。

    她无意中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平民打扮的人,挥舞着银刃,却死于白衣亲卫的刀下。

    对于这一切,她只能选择匆匆而过,就当自己没有看到。

    死亡,成为了这一夜内,最为常见的话题。

    也许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龙都,人们还会记得这场血的盛宴。

    一条手臂,始终紧紧的楼抱着她,给她最初,也是最为深刻的安全感。

    “别怕。”

    龙天昱一边格挡住了一条漏网之鱼的刺杀,一边轻声说道。

    “我没事,你别分心。”

    他听到她努力的维持着镇定,竟然还在安慰着自己。

    从前,他是最最讨厌这种拖油瓶的。

    为何今天,他却没有感觉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不耐烦呢?

    厮杀还在继续,不管是白衣的亲卫一方,还是那些隐匿于人群里的凶徒们,都仿佛疯了一般。

    他们更加凶狠的围攻了起来,林梦雅他们这一队,几乎是寸步难行。

    到了最后,随着白衣亲卫们的一个个倒下,他们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

    然后,慕容曦不得不把怀中的她放开,推到了自己的身后。

    “别看。”

    他随手甩下披着的大氅,牢牢的包裹住了她的小脑袋。

    手中的钢刀已经沾满了鲜血,甚至已经卷刃,不复从前的锋利。

    但是握在他的手中,却依旧威风凛凛,携带着地狱末路一般阴冷的寒光。

    林梦雅把大氅拿了下来,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

    不知不觉中,她似乎已经习惯到恐惧看到他这样,毫不犹豫的保护她的背影了。

    与坚强无关,尽管她知道自己,是个比寻常的女子,承受能力要强上不少的女人。

    但是,在这一刻,她只有无尽的担忧与心疼。

    因为,那是她心爱的男人。

    终于慕容曦动了,他提着钢刀,杀入了人群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