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后尊邀请
    救命?

    林梦雅心头浮起几分不安,难道,她的医术暴露了?

    但没想到,秦霜却把她领到了暖棚的最深处,不过却并没有见到皇尊与后尊。

    “劳烦小姐先在这里等候,咱家进去通传一声。”

    眼看着秦霜转身就要走,林梦雅还是没忍住叫住了他。

    “秦大人,您说让我救命,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秦霜这一次对她的态度,好像更加的客气,甚至还带着几分之前没有的恭敬。

    秦霜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暖棚里面,这才有些犹豫的低声说道。

    “是...连胜连大公子,让咱家过来找您的。”

    连胜找她?

    顿时,林梦雅的心中掠过无数种猜测,甚至等到秦霜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林梦雅的心头,还是悬在半空中的。

    “陛下,宫小姐到了。”

    暖棚最后面,其实是用来给皇尊跟后尊更衣休息的地方。

    此时,这里倒是聚集了不少的人。

    “上前来,让本宫看看你。”

    答话的却是后尊,林梦雅十分的谨慎,恭顺的往前上了几步,然后就听到后尊,带着几分惊讶的声音。

    “还真是像,怪不得宫家没有半点犹豫就认下了你。”

    这话,让林梦雅心中的担忧更胜从前。

    后尊这话意味不明,她也不敢轻易的搭茬。

    “只是,你这性子,却不像是宫家的人。”

    越是猜测,人就越是慌乱。

    可林梦雅不同,她早就历经风雨,这种场面对于她来说,还没到能让她自乱阵脚的地步。

    人冷静了下来之后,大脑也敏锐了许多。

    连胜能告诉给皇尊的事有很多,但是按照她对他的理解,大致可以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如今后尊的态度,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

    安定了心神之后的林梦雅不再慌乱,而是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不语。

    “你们都先下去,本宫想要跟宫雅,单独聊聊。”

    后尊回避了左右,很快,这里只剩下她跟后尊两个人。

    她们两个都沉默了下来,谁也猜不透对方的想法。

    最终,还是后尊先开了口。

    “坐吧,这里也没什么外人,你也不必拘束。”

    “谢娘娘。”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知道对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便做出一副安然镇定的模样。

    后尊细细的端详着面前的女子,双十年华的女子,按说正是一个女子最为娇艳的年纪。

    可眼前的女子,却多了几分她这个年纪少有的老成。

    尽管她从刚开始到现在,表现得战战兢兢,但自己,却没有在她的脸上,寻找到任何属于恐惧的痕迹。

    她,并不怕自己。

    挑起眉头,这倒是有趣。

    “你可知,本宫为何要召你过来?”

    “宫雅不知。”

    后尊笑了笑,端起了自己身旁的茶盏,语气里也带着几分不经意。

    “你是个很聪明的姑娘,本宫听说,这里所有的工匠,都是你雇来的。”

    林梦雅面上一惊,但是心头却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这件事暴露了。

    她左右看了看,最终抬起头来,不胜惶恐的看向了后尊。

    “娘娘明鉴,宫雅只是想要做些事情,来报答陛下跟娘娘的恩德,并无他意。”

    只不过匆匆看了一眼,她就立刻低头,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也似乎随时都能酿出几滴泪水。

    后尊心头的疑虑慢慢的消褪了不少,还好,这女子看起来倒是极知道轻重的样子。

    柳叶似的弯眉挑了起来,后尊柔声问道。

    “哦?本宫怎么不知,何时对你有了恩情?”

    林梦雅立刻起身,跪在后尊的面前,轻声细语的回答。

    “当年宫家遭逢大难,若不是陛下跟娘娘有意维护,只怕早就家破人亡了。这些事情,旁人可能看不懂,但宫家人是世代铭记在心的。要是没有娘娘跟陛下,哪里还能有宫家。”

    后尊闻言,红唇翘起。

    “唉,难得你这孩子,居然能体会到本宫跟陛下的苦心。快起来,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些虚礼。”

    说完,竟然亲自扶了林梦雅起来。

    不过这一次,她对林梦雅的态度,却多了三分的亲切。

    “好孩子,你也知道。本宫跟陛下虽然有心护着你们,奈何许多事情,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好在你那几个兄长还算争气,这些年,也没有白白耗费了我们的苦心。”

    对于后尊的说法,林梦雅面上没什么表示,但心里头却并不赞同。

    其实他们都清楚,皇尊跟后尊暗中扶持宫家,无非是不希望宫家被其他世家所得。

    要不然,只怕第一个出手的,便是他们。

    但这些事情都是被权势所左右,有些事情便是如此,由不得旁人。

    只是现在既然后尊有意示好,她必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让宫家跟皇族的关系,更加融洽一些。

    “娘娘说的话,宫雅都会铭记在心。回去之后,一定会让宫家上下铭记,对陛下跟娘娘,也会更加忠诚。”

    她话刚说完,就听得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巨响。

    她看到后尊的脸色变了变,知道这次的寒暄,恐怕是到了极限。

    “好,既然如此,本宫也不瞒你了。如今有贼人潜入龙都,试图刺杀陛下。本宫听连都统说,你本来是建议他防患于未然的。只是当时,人多口杂,他不便亲自安排,便把此事,托付给了你。”

    别看后尊现在说的冠冕堂皇,实际的情况却是有些事情,的确是不适合让连胜去做,所以她跟宫五,才在暗地里做了一些手脚。

    只是提前,知会了连胜一声而已。

    如今从后尊的嘴里头说出来,到好像都是连胜的功劳似的。

    不过她也知道,以后尊跟皇尊的地位,又怎么可能真的开口求她。

    毕竟,这种事情并不光彩。

    林梦雅点点头,斟酌着语句。

    “宫雅明白娘娘的意思了,只是不知道现在,连都统身在何方。毕竟此事是我们共同商议,如果没有连大人的配合的话,臣女只怕会耽误大事。”

    后尊眉头一皱,有些为难。

    “连都统刚才为了保护陛下,已经身受重伤。他昏迷之前,才说只有找到你才能救命。难不成,此事非得他来不可么?”

    原来如此,怪不得连胜会找她来救命。

    “娘娘安心,宫雅即刻去安排,待会儿,只要娘娘让人尽力配合我便是。”

    连胜负伤,说明龙都的防备已经被破。

    无论这场刺杀的起因如何,但现在的结果却是皇尊跟后尊,已经被困住。

    “好,秦霜,你派人协助宫小姐。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全力配合!”

    门外,秦霜早就领了几个人站在那里等候差遣。

    那是几个穿着白色盔甲的亲卫,且各个身上都带着血,一看就知道是骁勇之辈。

    “请娘娘静候佳音,宫雅去去就来。”

    林梦雅行礼,之后快步离开。

    暖棚里,后尊看着她的背影,眸光有些冷淡。

    “这个女人,好像跟宫家之前的家主,都不同。”

    伺候多年的秦霜,哪里听不出后尊的弦外之音。

    宫家的家主向来都是宽厚之辈,不争不抢,虽然势力庞大,但因为是女子当家,反倒是对皇族的威胁最小。

    如今这个宫雅,却显出了与众不同之处,不得不不让人心生警惕。

    秦霜想了想,沉声说道。

    “老奴倒是觉得,比起其他的家主来,倒是这位小姐讨喜些。”

    后尊的视线轻轻的从秦霜的身上扫过,眸中的冰冷,也稍稍的消褪了一些。

    “说的也是,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女人,可惜了...”

    秦霜知道这位主子的脾气,接下里的话没敢继续听,只是去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但他明白,至少现在后尊,不会轻易的对宫雅动手。

    从暖棚里匆匆的走出来,外面仿佛是末日一般的光景。

    整个龙都似乎在这个黑夜之中被点燃了,到处都是浓烟滚滚,不停有爆炸的巨响,从远处传来。

    看来,她要加紧行动了。

    “各位大人,我在每一个雪雕之中,都埋了一个武器。为的,就是防备这种情况。而且,雪雕是中空的,控制武器的人不必出来,只要在里面操纵就可以。临近街口最大的雪雕狮子里面,则是埋了两尊火炮。你们现在可以派人去安排接手,每个雪雕的后面,都有一个柳叶形状的标记,用力的砸开那里,就能打开雪雕身后的门。”

    几个白衣亲卫都点了点头,有几个立刻快步走开,安排自己的人去接收武器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武器,而是敌人混迹在平民和世家子弟之中。

    他们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杀了吧?

    不过林梦雅却觉得,对方既然决定在这种场合动手,必定是有某种负责联络,认出对方是不是自己人的手段。

    不然在这种混乱的场合下,误伤自己人可就糟了。

    “还有件事情十分的重要,宫雅还需要各位大人的全力配合。”

    “宫姑娘尽管吩咐,在下一定照办。”

    “还请大人,暂时借出皇尊与后尊今日所穿的外衣。”

    白衣亲卫不敢耽误,立刻去办了。

    林梦雅却是手心冒汗,心中苦笑连连。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