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奇怪刺杀
    “是误会自然好,但要是她真的想要欺负你,也没什么可怕的。以后,我会帮你。”

    听顾盼的语气,她似乎对重华很是不屑的样子。

    “郡主不必为了我费心,重华郡主地位崇高,只怕会给你带来麻烦。”

    不过顾盼却只是冷哼了一声,颇为不在意的说道。

    “她也就只能靠着后尊的宠爱罢了,我跟她同属三王之女,可她却是被家族抛弃的人。别看她现在这么得意,一旦失宠于后尊,那她可就什么都没了。”

    顾盼的性格她算是了解,这姑娘虽然直率,但并不傻。

    现在能告诉她这些事情,无非是没把她当成外人。

    而林梦雅也觉得,这是个了解情况的好机会。

    “郡主这话,我有些听不懂。”

    顾盼左右看了看,然后伏到了她的耳边。

    “我告诉你,其实我跟越王世子都是当人质来的。我们虽然来了,但是却带着各自家族的诚意,唯独她是自己一个人。这下,你总明白了吧。”

    顾盼是萧王的嫡女,而那位紫衣少年,恐怕就是越王的世子。

    至于重华郡主,她本是秦王的嫡女,可听顾盼的意思,只怕秦王并未派人来。

    除了说明秦王并不在乎她这个女儿之外,还说明,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对皇尊跟后尊表示臣服之人。

    这其中的信息量,可就大了去了。

    “那,那位南萧小姐,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故意把话题岔开,不想让顾盼觉察出来自己的真实意图。

    “按理说,南萧才是后尊的亲侄女,可没想到,偏偏是重华更得宠一些。她们两个,明争暗斗已经十几年了,这些都是常态。”

    说起这些旧事来,顾盼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林梦雅知道她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便拉着她走了。

    一路上,顾盼也渐渐的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对待她的态度,也是越发的亲切自然。

    但林梦雅心中始终绷着一根弦,所以在顾盼的面前,她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有关于之前的回忆的线索。

    而顾盼试探了她几次之后,也就渐渐的死心了。

    “这雪雕,还真是漂亮。要是他看到了,也一定很开心。”

    她们面前的雪雕,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洁白的大莲花。

    林梦雅看着顾盼的侧脸,猜也能猜到这姑娘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雪雕有价,而情义无价,郡主说的那个人,一定是你心里头正在期盼的人吧?”

    那姑娘却是面色一红,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再次见到他,说实话,为了他我是真的不想再回来的。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他。”

    其实之前林梦雅就看得出来,顾盼对于龙轻寒的感情还是十分深厚的。

    不然,她也不会隐姓埋名的,只为了跟轻寒在一起。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个玄妙的存在。

    她还想说几句宽慰顾盼的话的时候,却瞥到了他们的身后,突然窜出来一队人。

    “小心!”

    她立刻推开了顾盼,而白苏也下意识的把她往外面拽。

    突然飞出来的那个人,正好跌落在她们刚才站着的位置。

    “啊——”

    人群突然慌乱了起来,因为那个人浑身都是血。

    林梦雅定睛一看,却认得出来,那人身上的军服,是属于禁卫军的。

    她立刻趁乱跑了过去,那人还有最后的一口气。

    “都统...有人...来袭...”

    那人最后吐出的字,让林梦雅心中一凛。

    看来,还是出事了!

    “看好你家郡主,不要让她乱跑!”

    不远处,顾盼已经傻眼了。

    好在她身后,有不少的丫鬟个侍卫,现在已经把她团团的保护了起来。

    人群还在乱跑,林梦雅跟白苏很艰难的钻了进去,才没有被冲散。

    “主子,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知连大人!”

    白苏生怕有人会乘乱对她不利,赶紧把她送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轰隆——”

    一身巨响,响彻天地。

    她们二人同时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竟然是高台的方向!

    而且,一股子浓烟从那里腾空而起,林梦雅跟白苏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暗叫不好。

    “来不及了!”

    白苏想要过去,却被林梦雅给拉住了。

    “白苏,你立刻去找连胜,告诉他无论如何,他跟连大人,都要守在皇尊陛下的身边。任何情况,都不要离开。”

    “可是,主子你一个人...”

    “我没事,现在情况这么乱,只要我注意一点,没人能认得出我来。一定要记得我说的话,你一但通知到了,就回到之前我们约定好的碰头的地点。不管是连夫人还是我五哥哥,都让他们在那里等到天亮,快去!”

    今天的事情,只怕那些想要对付她的人也没想到。

    所以,待会只要她蒙住自己的脸,谨慎一些,谁又能辨认得出来她是谁?

    白苏有些犹豫,但是却被林梦雅给强行推了出去。

    看着那人匆匆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林梦雅知道,她不能待在这里,一定要想办法,去皇尊那边。

    一头扎入了人群,刚才的声音,应该是火药的爆炸声。

    她可以猜到火药一定是被安装到了高台的下面,只有那里,才是最合适的角度。

    而且这些人十分的狡猾,他们先是想办法把炸药安到了高台上,后来又借着连胜被引开的功夫,做了些手脚。

    就算是这次刺杀不能顺利成功的话,那连家也就成了替罪羊。

    看来,这些人的目的,不仅仅是皇尊跟后尊,恐怕,连家也是涉及在内的了。

    她之所以不能在外围,是因为直觉告诉她,皇尊跟后尊,让他们这些世家的晚辈都来这里,一定是有他的原因在的。

    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冒险回到皇尊跟后尊的周围。

    至少,她要让别人‘看到’她的存在。

    既然皇尊跟后尊是故意的,那么他们一定会有应急的方案跟解决的办法。

    既如此,唯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人群都忙着往外跑,独独她跟一小部分的人,试图往里面冲过去。

    但是人一旦丧失了理智,力量是无穷大的。

    她试了好几次,终于穿过了人群,到达了雪雕展览的中心地带。

    浓烟滚滚,一股子炸药的味道,呛得人眼睛跟鼻子有些不太舒服。

    但是这里,并没有她想象当中的那么混乱。

    成群的禁卫军,把这里给保护了起来。

    不断有人跟他们交手,也不断有人受伤亦或是死亡,倒在了地上,

    林梦雅看准了皇族暖棚的方向,悄悄的跑了过去。

    没跑多远,她就看到了更多的禁卫军,正在护卫着一群人。

    这里比刚才那边可是有秩序多了,至少这里,没有几个正在交手的人。

    林梦雅站在不远处,稍稍的有些迟疑了。

    她隐入了黑暗之中,缩成小小的一团,蹲在巷子口,看向了那对禁卫军。

    从过来,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按说对方是为了行刺而来,既如此,这里不应该是重中之重么?

    怎么这里,反倒是没了刺客的踪迹。

    突然间,林梦雅看到这活‘禁卫军’居然同时,对着身后的人群出手。

    顿时,毫无准备的世家子弟们,纷纷倒地。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如果不是她察觉到不对劲的话,只怕现在,死的就是她了。

    ‘禁卫军’们见到人都被杀了之后,立刻从一边悄悄的撤退。

    全程,林梦雅都蹲在墙角,连声都不敢吭一下。

    很快,就有人又转移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却是真正的禁卫军保护着皇尊与后尊。

    只是他们在发现那些已经死亡的世家子弟后,却是愣住了。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装作一副仓皇失措的样子,混入了人群的最后面。

    想必他们刚才也是跑得七荤八素,被吓个够呛,多一个少一个的,也不会有人察觉。

    皇尊跟后尊还是命人先把尸体都搬走了,再有禁卫军护卫,把他们都安置在了暖棚里。

    林梦雅坐在角落,偷偷的用眼睛望了过去。

    看样子,皇尊后尊跟太子,都是没什么大碍的。

    而且之前跟她一起评判图纸的那群人,大部分都是在的。

    奇怪了,那些被屠杀的世家子弟,又是怎么回事呢?

    林梦雅觉得事情古怪得很,只能一边思考,一边假装自己被吓坏了,缩成一团。

    “重华郡主呢?她在不在?”

    暖棚内外,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她听到有人,似乎在找重华郡主。

    确实,她刚才并没有看到重华郡主。

    奇怪了,重华郡主不是向来都会跟在皇尊与后尊的身边的么?

    怎么现在,还不见她的踪影呢?

    寻找重华郡主的人出去了,林梦雅听到里面,传来了后尊的声音。

    “把她给我找出来!一定要找到她!”

    看来,后尊倒是很担心重华郡主的样子。

    但是她怎么觉得,这话味道有些不太对劲呢?

    “宫雅宫小姐,可在这里?”

    人群里,突然间被叫到名字的林梦雅,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而叫她的秦霜,眉间一喜,快步的走了过来。

    “秦大人,您这是...”

    “宫小姐,有人等您救命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