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事态发展
    但连夫人并没有被宽慰多少,反倒是一脸的苦笑。

    “我...其实我都是知道的。”

    连夫人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是酸涩。

    “我知道,我这病来的原因。是我成了他们父子的累赘,也是我...觊觎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一定会更幸福的吧。”

    林梦雅怔怔的看着连夫人,后者朝着她温柔的摇了摇头。

    “雅儿,算是我求你了,千万不要跟他们说这件事,好么?”

    连夫人如此恳求她,况且林梦雅觉得,现在也不是最佳的时机。

    “夫人放心,此事我就当没听到过。”

    “多谢你。”

    此时外面已经热闹了起来,宫五也带着人走入了暖棚之中。

    “外面怎么了?”

    林梦雅站起身,掩住了眼角泛着泪光的连夫人,给她一个整理情绪的时间。

    “皇尊跟后尊去高台上观看了,我觉得要出事。”

    宫五压低了声音,脸上的神色凝重。

    她知道皇尊的过敏症状已经缓解了不少,但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在暖棚里休息一下比较好么?

    这样着急的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的周围,是不是增加了不少人。”

    连家的暖棚离皇室的不远,为了让皇尊跟后尊好好的观赏雪雕,负责此事的官员们,在街面上筑起了一座高台。

    只要站在那里,一切都可以尽收眼底。

    高台离这里也很近,虽然外面有禁卫军守护,但是今天来的来实在是太多了。

    人人都想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中,一堵皇尊与后尊的风采。

    人群,都往他们的这个方向汇聚,从安全性上来说,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按照之前,我们商量好的计划行事。如果一会儿一旦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们的人,只怕挡不住蜂拥的人群。带着夫人跟纭儿先行离开,在安全的地方等着我。”

    “那你呢?”

    宫五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人中,想要对宫雅不利的人,还有许多。

    “我现在怕是不能躲了,刚才在席间,我也算是亮了相。而且,有人巴不得我现在赶紧消失,好把罪名往我的身上扣呢。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我现在暂时不能走。”

    皇尊陛下的过敏症状只怕知道的人不会很多,大部分的人都会以为他是突发的旧疾。

    到底过敏原是什么,恐怕只有少部分的人清楚。

    还有刚才,她看到了重华的神情。

    这事,只怕跟重华郡主脱不了干系。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重华像是一头饿狼,总是盯着自己。

    如果她此时消失,难保那个女人,不会狠毒的把罪名推向自己。

    想了想,林梦雅安置好了连家的一切后,带着白苏出了暖棚。

    外面,人群汹涌。

    除了中间有一条窄路是被禁卫军维持住的之外,道路的两旁,都有不少人往最热闹的方向涌过去。

    “主子,刚才那个人,很像是当年的七皇子妃。”

    严格说起来,白苏对于顾盼并不是很熟悉。

    但是自从龙天昱跟着她一起去烈云之后,曾经给他们每一个人,看过顾盼的画像。

    就是希望能够把顾盼给找到,可谁又能想到,他们却是在卫国重逢的。

    而且顾盼的身份,还真是让她有些意外。

    顾盼也跟当初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是对待她的态度,却是跟当初差不多。

    只不过,林梦雅却不敢轻易的相认。

    万一顾盼也是那人的试探,要是她上了当,对顾盼也没什么好处。

    “嗯,她就是顾盼,不会错的。但是记住,你跟我,都不认识她。”

    白苏点点头,有些话,她不必问清楚,只要听命行事就可以。

    “宫小姐,这边请。”

    禁卫军中,负责维持她们这一块的负责人在看到她们之后,立刻迎了上来。

    林梦雅点点头,跟在那人的身后,踏上了中间的那条小路。

    她这才看清楚,但凡是在这周围有暖棚的世家,基本上都会有一个到两个的禁卫军负责疏导。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处高台。

    说是高台,实际也就是比周围的房子,都高出那么一半的地方。

    皇尊跟后尊还有太子殿下,已经在高台就坐了,而他们这些人,则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她看到有几个内侍模样的人,给这些人分发一些东西。

    等到了她这边,林梦雅发现,这些都是一个个铜制的小球。

    “这位大人,请问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那内侍想必是解释得多了,也就轻车熟路了起来。

    “陛下说,一会儿想让各位代为检验雪雕。有看重的,就往前面放一颗铜球。最后,铜球跟之前勾画最多的,也就成了赢家。”

    “多谢。”

    内侍继续去分发了,林梦雅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铜球的分量,心里头却是盘算着一会儿,都找个还不错的雪雕投出去好了。

    她实在是不太习惯这种热闹的场景,视线却无意中与一人相撞。

    龙天昱就站在不远处,与她隔着人群遥遥相望。

    千言万语,似乎都在目光之中。

    周围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能插入他们中间。

    “主子,您在看什么?”

    白苏扯了扯她的衣袖,因为其他的人,都已经听从内侍的话去准备了。

    唯有她家主子,似乎被定住了一般。

    “没什么,我们走吧。”

    匆匆一瞥,林梦雅的心却莫名的安定了下来。

    他就在这里,没什么可怕的。

    但是还没等往前多走几步,手臂就被一直手勾住,随后,人就给扯到了小巷子里。

    “别吭声!”

    刚想要挣扎,她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转过身去,果然是龙天昱那个死男人。

    “今晚很乱,别到处乱跑。”

    他的眼神,机警的看向四周,但是手臂,却把她困在自己的怀中。

    “我没什么,倒是你,怎么穿得要是跟别人打仗一样?”

    他身上穿着的不是便装,而是软甲。

    按理来说,他又不是什么武将,不应当如此穿着。

    但没想到,龙天昱却低头,伏在了她的耳边说道。

    “今晚有人要行刺,一会儿人群乱起来,你不要往这边跑。也别去连家,直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天不亮,不要出来。”

    他低声的吩咐,还不等林梦雅反应过来,人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主子!没事吧?有没有人伤害您?”

    此时,白苏又及时的找了过来。

    其实这个位置并不难找,但是周围的人不少,白苏一时过不来而已。

    林梦雅摇摇头,示意自己安全无恙。

    怪不得皇尊跟后尊,哪怕是身体不适也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来,他们是不惜以身犯险,引诱出那些,企图对他们暗中动手的人。

    心头不由得浮出几分担忧,这可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偏偏她跟皇尊的打算,都碰到一起去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计划,究竟能不能行得通。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情况。”

    其实之前,她跟宫五都有所猜测。

    毕竟举办雪雕灯的事情,其实皇尊跟后尊,都有理由不同意。

    但没想到,他们不仅同意了,居然还亲自参与。

    这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如今看来,这两位还真是下了血本。

    她跟宫五面对这种情况,也有了不少的应对之策,但是,仅仅是针对有人对她动手的情况。

    可现在却不同了,有人想要对皇尊跟后尊动手,她看龙天昱的样子,明摆着要是去跟人家拼命来的。

    这样,事态明显会比之前扩散得更大。

    她满腹的心急,看他之前跟自己说的话,显然对方也想要对连家下手。

    那么,连胜跟连老爷,会知道这件事么?

    恐怕,是不知情的吧。

    在这种情况下,她又要如何的保全自身跟连家呢?

    “前面的人闪开,没看到我家小姐要过来了么?”

    身后,一声娇喝给她所有的思绪都强行打断。

    她跟白苏下意识的往后面看去,结果却看到了身后,两队人起了冲突。

    其中一拨人她是认识的,重华郡主在这群人里面分外的显眼。

    但此时,她已经没有了那种惊慌失措的神色。

    而另外一拨人,则是以一个长相十分俏丽的少女为首的。

    少女衣着华美,年龄虽然不大,但是气势却很足。

    说白了,就是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重华在龙都内的地位不低,这个女孩又是什么人,怎么会跟重华对上?

    “她是后尊的亲侄女,南萧。”

    林梦雅回头,看到了顾盼。

    后者带着歉意的笑容,眼神有些失望的看向了她。

    “不好意思,刚才的确是我认错人了。但是你真的长得很像是我那位故友,咱们现在可以交个朋友么?”

    林梦雅眼神闪了闪,冲着顾盼伸出了自己的手。

    “能跟郡主的朋友长相相似,是我的荣幸。如果郡主不嫌弃的话,我宫雅自当奉陪。”

    顾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手。

    “对了,我听说你跟重华之间,似乎有什么矛盾?”

    林梦雅暗中挑了挑眉头,没想到顾盼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

    “也不算是矛盾吧,可能只是误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