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毒害皇尊
    离得近了,林梦雅才看得清楚皇尊与后尊的背影。

    两个人的身材都算得上男女里面比较高挑的,只是比寻常的男女,更加的带着威仪的气势。

    有些东西,绝对不是照猫画虎就能学得来的。

    那是上位者的熏陶,是地位与权力的附属品。

    林梦雅默默的坐在那里,心里头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砚台里的东西,该不会,不是为了她准备的吧?

    想到这里,林梦雅的目光,无意的看向了太子殿下。

    自从回去之后,太子好像一直没拿出自己的手来。

    尽管他面上不动声色,可林梦雅还是看得出来,太子似乎有些不太舒服,连脸色也有些变了。

    不好,该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此时,皇尊在后尊的陪同下,已经走到了里面。

    林梦雅嗅到了空气里头,那股子奇异的香味变得浓烈了许多。

    她突然想起来,这东西有挥发性,放得时间越长,味道也会越为浓烈。

    而且,这画架子是四面围成的,里面的浓度肯定要比外面的还高一些。

    她眉心狠狠的跳了跳,就听到里面,后尊低低的喊了一句。

    “陛下!”

    来不及反应,秦霜就立刻跑了过去。

    皇尊也立刻被人扶了出来,她看到皇尊的脸色变得通红,瘫倒在后尊的怀中。

    “来人,快宣太医!”

    后尊的语气里并没有惊慌失措,但林梦雅还是听出了事情的紧急。

    太子也立刻跑了过去,林梦雅也看到了,太子的手,是红肿的。

    果然,那里面的东西,皇尊跟太子都是过敏的!

    而且现在,皇尊的情况明显不是很好,他之所以被憋得脸色通红,是因为呼吸道被堵塞的缘故。

    可她又不能现在过去,想来想去,正赶上随性的太医已经匆匆的赶了过来。

    那太医一定是要从她的面前过的,林梦雅装作慌张的样子,探出半个身子,打碎了桌子上的酒壶。

    ‘哗啦’一声,碎片飞溅,但更多的却是里面琥珀色的酒业。

    太医的衣摆上被浸润了一小块,林梦雅瞥见了,立刻说道。

    “抱歉太医,我不是有意的。”

    不过那太医哪里能顾得上她,摆了摆手,就走到了皇尊陛下的身边。

    林梦雅始终悬心,不过还好,没过多久,那边的情况就稍稍的好了许多。

    她这才偷偷的吐出了一口气,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而袖子里头的药粉,也被她完全给收了起来。

    这药粉可以缓解过敏症状,再加上被她泡在了药里面,又被太医的衣襟带到了皇尊的身边。

    虽然刚开始没有什么作用,但随着温度的提高,药粉也会挥发出来。

    不过,看别人都是一副焦急的模样,她也不好太过淡定。

    好在之前打碎的一壶酒,帮了她的大忙。

    很快,皇尊那边就稳定了状况。

    后尊十分的生气,当场发了脾气。

    “秦霜,你们是怎么做事的?难道不知道陛下平日里,不能碰的东西么?”

    秦霜立刻跪倒在地,此时,林梦雅趁乱才打量了一眼后尊的模样。

    她的容貌,跟太子有五分相像。

    身材有些纤瘦,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干瘪。

    皮肤很白,脸上也带着成熟的风韵。

    一袭深紫色的礼服,更是把她衬托得尊贵不凡。

    从刚才的处置来看,后尊的位置极为重要,看来平日里,关于皇尊的一切,都是由后尊亲自照顾的。

    怪不得重华能有这么大的势力,敢情靠山还是很给力的。

    “是,老奴立刻就去查!”

    秦霜也被吓得够呛,这些秘密,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

    陛下跟殿下平时都不能碰一味药,哪怕是嗅到那种味道,也会立刻发病。

    宫内本来是没有的,这里他也是着意的亲自检查过,毫无问题的。

    如今,怎么会...

    但是后尊并没有在此时,把事情闹大。

    见到皇尊跟太子情况都稳定了之后,后尊脸上的风雷之色稍稍缓解了一些。

    “刚才陛下不胜酒力,让各位担忧了。”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自己的情绪转换过来,显然,这也是位高手。

    “不知道,陛下的情况如何了?”

    说话的是那位紫衣少年,林梦雅看到他好像很担心,神色不像是作假。

    后尊笑了笑,柔声说道。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今日陛下高兴,才多喝了几杯。好了,第一轮的优胜者,本宫已经个陛下选了出来。这第二轮嘛,还是要看实物。”

    “是。”

    既然后尊说没事,那谁也不敢多说多问什么。

    很快,有人安排他们离开,去外面看各家各户的雪雕。

    临走之前,林梦雅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重华正一脸的惊惧,看向陛下跟后尊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狐疑之色。

    心下,有了几分怀疑。

    不过她还是跟在别人的身后,往暖棚外面走了过去。

    刚出门,就被白苏纭儿给抓住了。

    “小姐,您可算是出来了。”

    天寒地冻,也不知道这两个傻姑娘等了自己多久了。

    林梦雅笑了笑,拉着她们往连家的方向走去。

    “夫人的情况如何?刚才可有什么异动?”

    周围的人不少,没几个人会注意到她们三个,林梦雅低声询问。

    “一切如常,夫人也清醒了过来,我们按照您的吩咐,什么话都没敢乱说。现下,夫人只知道您被召走了,十分的担忧。”

    白苏做事一向稳妥,再加上有纭儿,林梦雅没什么不放心的。

    三个人想要尽快回到林家的暖棚,怎奈人群实在是拥挤,尽管有禁卫军的维护,也不见得有什么秩序。

    林梦雅这么一耽误,就被后面的人给追了上来。

    “宫小姐,请留步!”

    那声音带着几分气喘吁吁,林梦雅暗中捏了捏白苏的手,后者刚开始还不明白,直到看的追过来的人之后,才清楚了她的意思。

    遂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冷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芳华郡主,您找我,有什么事么?”

    那位芳华郡主,带着自己的侍女,好不容易才挤过人群,来到了她的身边。

    “林...不对,宫小姐,我有些要紧的事情想要跟您谈一谈,您现在,方便么?”

    听着她即将脱口而出的称呼,林梦雅的心中,却泛起了嘀咕。

    但是现在拒绝芳华郡主的话,好像有些不太好。

    她看了看周围,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带着自己的人,把芳华郡主带回连家的暖棚旁边。

    “郡主,您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里周围已经没有太多的人了,但是芳华还是把她给拉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还命令自己跟她的侍女,都不得靠前。

    她歪着头,看向了那位芳华郡主。

    只见后者焦急的指了指自己的脸,开口说道。

    “嫂子,我是顾盼,盼儿,你还记得我么?”

    顾盼,不对,现在应该叫芳华郡主了。

    眼神带着几分焦急,显然是希望她能够想起来。

    林梦雅的心思转了转,最终她还是决定装傻。

    “郡主,只怕您认错人了吧?我未曾婚配,也不认识您。”

    顾盼显然有些着急了,跺了跺脚。

    “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咱们还在一起过过新年,你还帮我治了龙轻寒呢?为什么,你跟三哥,都不认识我了呢?”

    林梦雅看到顾盼的那双水灵大眼里,溢满了悲伤。

    她知道这种被人遗忘的滋味不好受,但是现在,真的不是相认的最佳时机。

    “郡主,我想您真的是认错人了。天下人,相似得何其多,我也是有幸,跟您的那位嫂子相像。但是据我所知,郡主应该没有兄长吧?”

    顾盼突然噎住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似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懊悔。

    “我很欣赏郡主,也希望有一日,我们能够能为至交好友。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林梦雅冲着顾盼友好的笑了笑,不得不说,今日顾盼的出现,更是让她的心思乱了一些。

    有些事情,她不得不要重新考虑。

    只是不知道,顾盼的出现,到底代表着什么。

    送别了顾盼,回到了连家的暖棚,林梦雅立刻去查看连夫人的状况。

    看到她已经清醒过来,只是人还有些没精神之后,林梦雅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你们都先下去,我有事要跟宫雅说。”

    周围的侍女都退了出去,林梦雅立刻坐到连夫人的身边,帮她号脉。

    “夫人多喝些热水就可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您要放宽心,别老想着这件事。”

    林梦雅知道连夫人在担心些什么,但是这一次,真的不是所谓的旧疾。

    只是连夫人,心病难以去除。

    “我这身子,真是越发的不如从前了。雅儿,你跟我说句实话,我还能活多久?”

    连夫人的脸色有些说不出的憔悴,林梦雅有些觉得奇怪,从前连夫人可不是这样悲观消极的态度。

    如今,这是怎么了?

    “夫人可别这样想,您这旧疾并没有您自己想的那么严重。更何况,不是还有我么?您就算是不信旁的庸医,也得信我这妙手回春不是?我可等着把您治好了,让您赏我一大笔诊金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