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芳华郡主
    从前的回忆,让她忍不住弯出了一抹笑来。

    虽然转瞬即逝,可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慕容曦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没有人敢轻易的跟他搭话,反正他也懒得理这些人。

    可他的视线,是不由自主的落向某一处。

    之前的不愉快,始终让他如鲠在喉。

    明明自己做出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可为何,他总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呢?

    所以,本来还有些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得粉碎。

    他从宫家回去之后,也一直闷闷不乐。

    谁知道,今日却还是无可避免的再次遇见的。

    他控制着自己,不要让她的方向看去。

    至少现在,自己还不能输。

    他是这样暗中气闷,旁边的议论,又恰好落入了他的耳中。

    “原来这就是宫家的小姐,啧,也不怎么样嘛。”

    没错,的确是不怎么样。

    又小心眼又没什么定性,而且还蛮不讲理。

    他在心里应和,但眸光却是漫不经心的掠过说话的人。

    哼,这位好像还不如她,不自量力。

    “人暂且不论,你要知道,她可是宫家未来的家主。娶到她,就等于得到了整个宫家,怎么,你不动心?”

    “动心,当然动心了。我听说宫家曾经富可敌国,现在别看如此,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听说宫雅是从试炼地寻回来的,看她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春/情,我曾听说,试炼地运回来的女奴,可是各个都火辣勾人。也许,那宫家的小姐,也学了一招半式,闺房之乐,岂不是...”

    那声音带着几分令人厌烦的猥琐,听得慕容曦一阵子的火从心中烧。

    但他一向冷静惯了的,没有立刻发作。

    只是闷头喝下一杯水酒,却敏锐的感知到了有道目光,正从自己的身上,隐秘的扫了过去。

    他的神经立刻绷紧,忽然间想起一件事。

    暖棚里面,座位都是经过细心安排的。

    他周围坐着的,可都算得上是卫国的翘楚。

    这样的言行,却显得过于粗鄙了些。

    想了想,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打量起那两个男子来。

    他们纵然是摆出一副花花公子一般不成器的模样,但眼神跟行为举止却并不猥琐。

    仅有的一些浪荡的模样,也似乎是装出来的。

    他突然想起宫雅跟他说过的话,他们之间,其实是有些隐患存在的。

    如今看来,似乎有人在有意的试探他。

    此人,又会是谁呢?

    慕容曦的心头,已经有了些不悦。

    他,是绝对没有办法忍受旁人对他的摆弄。

    这人,必须付出代价。

    这一边的林梦雅却并不知道龙天昱那边发生的事情,回过神来之后,那紫衣的少年已经勾画完毕了。

    接下来的人就是龙天昱,但是林梦雅却故意的回避了他的目光。

    他们还没和解,该说开的话也没还说开。

    而且从她进来这里,这里处处就透着几分对她的针对。

    现如今,她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其他的人就没那么讲究了。

    都是四个人一组,去里面各自投票,但也不见任何的交头接耳。

    虽然没什么丝竹之乐,可外面热闹的声音,却成了这里最佳的背景音乐。

    大家纷纷小声交谈,就连皇尊跟后尊,也不时的小声说些话。

    里面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不少。

    很快,男宾那边就都评判完了,现在是轮到了女宾这边。

    本来林梦雅以为重华郡主会是第一个起身的,却没想到,站起身来的,却是一位穿着桃粉色衣裙的少女。

    林梦雅也是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不过转瞬,她就轻轻巧巧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她?

    林梦雅手中的酒杯有些不稳,但是她稍稍安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后,立刻调整了过来。

    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她,现在的她,应该已经是忘却了前尘往事。

    既如此,那个人,她也应该是不认得的。

    幸好在她的周围,坐着一个看起来很活泼的少女。

    她耳朵尖,听到了那少女跟自己旁边的人说道。

    “那位,就是萧王的嫡女,前阵子刚回来的,说是一直在外祖家养着。到底是皇尊陛下亲封的芳华,就是不一般呢。”

    芳华郡主?

    怪不得,她会如此的与众不同,原来竟然是出身齐国的萧王之家。

    但...她明明是在大晋,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林梦雅百思不得其解,如今除了龙天昱之外,又多了一个让她觉得好奇至极的人。

    评判进行得很快,到了她这里之后,恰好就剩下了她自己。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有意的,总之从她起身开始,林梦雅就感觉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

    起身,行礼,然后往中间的画架走了过去。

    刚进去,她就敏锐的感知到了这里面,有些许的不同。

    眸光借着这些图纸,最后锁定到了那方砚台的身上。

    纵然墨气掩盖住了那东西的味道,可哪里能瞒得过她。

    到底是谁,为了对付她居然做了这些巧思?

    不过刚才进来的人很多,谁都有机会做手脚。

    她想了想,却没有执笔,反而是从架子上,取下了一幅画。

    众人有些惊讶,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到底是卖了什么药。

    “陛下,臣女觉得,我们宫家的这幅图纸,不应该挂在这里。”

    没错,她拿的就是属于宫家的图纸。

    其实这图纸上被人勾画的痕迹不少,也是很有获胜的希望的。

    所以她自己主动拿下来,有些人反倒是没看明白。

    “大胆,你这是何意思?难不成,你在愚弄皇尊陛下么?”

    坐在芳华郡主下面的,便是她的宿敌,那位重华郡主。

    听说她颇受皇尊跟后尊的宠爱,有时候比公主都要风光不少。

    如今看来,的确不假。

    但林梦雅看都没看她,反倒是淡淡的开口。

    “请恕宫雅无礼,大家都是雪雕,唯独宫家的不同。所以,臣女要是把这幅图纸挂上去,反倒是对各位的不公平。本就不属一类,怎能混淆呢。然则此事,却是是宫雅的疏忽在先,忘了跟陛下阐明,还请陛下,恕罪。”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手中的图纸也卷得正好。

    可是在场之人,无不屏声敛气。

    因为,他们从宫雅的话里头,听出了别的味道。

    皇尊跟后尊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任由她就这么站在那里,然后,众人听到了皇尊那威严至极的声音。

    “宫雅说的有道理,秦霜,去把安排座位的人处罚了。”

    “是。”

    众人这才明白,她这是借物喻人。

    她的确是宫家的大小姐,但更加宫家的下一任家主。

    按照规矩,地位比郡主都要高。

    可如今,她却被安置在最末位。

    她先前不发难,是对皇尊跟后尊的尊重。

    但现在说出来,也是对他们宫家身份的一种肯定。

    在这种时刻,皇尊跟后尊,是绝对不会故意给宫家难堪的。

    “多谢陛下。”

    她优雅行礼,然后在秦霜重新安置的座位上,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

    知道有些人肯定是恨得牙痒痒了,可她一点都不在乎。

    有本事,他们也弄个家主来当当?

    经过这件事,在场的只怕没一个敢小瞧她的。

    在这种场合就是如此,若是她太过软弱,只会让人排挤跟欺压。

    重华郡主纵然是地位超然,但是这份荣耀,同时也是一个限制。

    不如宫家的家主能带来人的利益更大,见到她换了座位,重华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

    林梦雅瞥了她一眼后,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笑。

    除了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之外,谁还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宫...宫小姐...”

    身旁,传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林梦雅故意装作一副略有些惊讶的样子,看向了那位芳华郡主。

    只见那女子习惯性的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子,秀美的脸蛋上,带了几许干巴巴的笑。

    但是仍然见到了芳华郡主脸上,压抑着的喜悦。

    “郡主有礼。”

    “你,不记得我了么?”

    女子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难过的看向了她。

    林梦雅知道这姑娘会难过,可她还是摇了摇头。

    “从未见过郡主,敢问郡主有何贵干?”

    后者立刻像是一只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了下来。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不认识我了,明明咱们之间是...”

    “郡主。”

    林梦雅开口,打断了那女子的话。

    “不知郡主对这些雪雕图纸,可有什么看法?”

    芳华郡主强忍着失落,勉强打起了精神说道。

    “的确是很新颖,从前我也未曾见过。这次来,倒是托了皇尊跟后尊的福了。”

    她们两个人的交谈声音并不大,但是周围的人还是能够听到。

    林梦雅看到芳华身边的侍女,一直低垂着头,也不见她伺候芳华郡主用膳。

    心下有了计较,看来,这家伙还随身带了个监听器。

    遂不再与她说话,移开了目光,任由旁边的人为自己斟茶倒酒,好似全然陌生的两个人。

    没过多久,皇尊跟后尊,就亲自起身了。

    “既然大家都看过了,那最后的评审,就交给陛下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