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卫国皇尊
    宫五想要跟过来,但是却被林梦雅给拦住了。

    皇尊的命令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真的惹恼了皇尊,只怕宫家顷刻之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他们,也就失去了最后的屏障。

    谁都想趁着宫家还未缓过来就给予致命一击,所以太子可以得罪,但皇尊一定不能。

    穿着斗篷,林梦雅刚刚出来,就发现旁边多了几个穿着银白色盔甲的侍卫。

    “小姐不必多心,这里人多,怕有人冲撞到您而已。”

    难得秦霜还解释了一句,林梦雅却是更加担忧。

    看来皇尊陛下,知道的显然不少。

    要不然,也不会在派来了自己的心腹之后,还带着那么的人来接她。

    这样,倒像是把她押解过去的一样。

    “多谢秦大人,也劳烦各位了。”

    她的态度依旧是谦逊有礼,即便是心内不安,也不会露出分毫。

    这一路上,秦霜都在似有若无的观察着身后的女子。

    林梦雅虽然感觉到了,但还是不动声色。

    没有刻意的表现,不多言不多语,也不去逢迎。

    一切平平常常,倒是让她狂跳不止的心,安定下来不少。

    “宫小姐,可曾婚配?”

    她的眉心跳了跳,心里头知道,这可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没来得及多想,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秦霜立刻笑了笑,轻声说道。

    “小姐不必如此紧张,说起来,咱家也算是你们宫家的旧人。”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不知情的。

    恰好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欢呼之声。

    完全的把他们之间的交谈,掩盖了起来。

    她听到那人,轻轻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小心应对,有人要陷害你。”

    她虽然吃了一惊,但是面色却依旧如常。

    连半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而秦霜也是十分的淡然,像是刚才的那句话,不是他说出来的一般。

    终于,穿过人群,达到了皇尊太子殿下所在的暖棚门口。

    “宫小姐在此稍后,咱家去通报一声。”

    “是,劳烦大人了。”

    她乖巧的等在门外,低眉顺眼,力图让自己的存在感稍稍的弱上几分。

    秦霜看了看她,进了暖棚。

    这里除了她之外,就剩下那些亲卫们了。

    不停的侍女出出进进,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唯独她一个人,像是被遗忘了一般。

    可林梦雅自从刚才得了秦霜的提示之后,知道怕是有人,想要让出丑。

    因此,她并没有左右张望,脸上也没有不耐发的神色。

    只是神色恭谨的站在门口,像是一根木桩。

    而且,还是个很好看的木桩。

    那些以为她会受不得冻的人,可算是打错了算盘。

    她身上穿的,都是品相最好的皮裘斗篷,而贴身的小袄,也是崭新的棉花。

    别说在这里冻着了,就算是过夜都是不成问题的。

    跟她比耐心,那些人还嫩了些。

    她在雪地里头站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秦霜终于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抱歉了宫小姐,里面有事耽误了,里面请。”

    林梦雅看到他的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怒意。

    看来这个为难她的人,并非是皇尊的人。

    有趣,到底是谁,敢在皇尊的面前搬弄是非呢?

    看来,她接下来的这一关,并不好过就是了。

    皇尊的暖棚规模自然是最大的,而且其实四面都被封死了,跟室内是差不多温度的。

    林梦雅走进去的时候,浑身一震。

    刚才不觉得冷,里面的热气却喷的她生生的打了一个机灵。

    鼻子有些痒,想要打喷嚏。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毕竟这里可是皇家的地方。

    跟着秦霜,林梦雅走到了暖棚的最里面的位置。

    她一直低着头,但还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

    毕竟是皇尊,可轻易开不得玩笑。

    “陛下,宫雅带到。”

    “嗯。”

    威严至极的声音,让林梦雅心头有些发毛。

    虽说她见过的皇帝也不少了吧,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一个来,总是缺少了那么点什么。

    怎么说呢,跟这位皇尊陛下比起来,之前的皇帝什么的,更像是一个土霸王之类的。

    少了那么一丢丢的皇家威仪,这个跟国土无关,主要是看气势。

    “臣女宫雅,见过皇尊陛下。”

    她按照规矩行礼,动作优美。

    就连曾祖找过来教她礼仪的嬷嬷们都说,她的规矩学得很好。

    但其实林梦雅不过是因为记得比较清楚而已,而且每天都在练习,力图勤能补拙。

    “这便是宫家的那位小姐了么?嗯,不错。”

    说话的,是个同样威严,但是又不失柔美的女子。

    林梦雅这才想起来,后尊也是跟着来了。

    “多谢后尊。”

    她的声音平稳,没有任何的起伏。

    也没有寻常人家,在得了夸赞之后的骄傲。

    总体来说,她今天想要走的路线,是一个沉稳大气的世家小姐。

    这也颇符合她宫家继承人的身份,太强硬或者是太软弱,都不适合继承宫家。

    谁知道皇尊是个什么打算,她还是得小心应对。

    “起来吧,赐坐。”

    后尊像是很满意她似的,亲自开口赐坐。

    很快,就有人搬上了桌椅,把她安置在一旁。

    林梦雅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眼珠儿却是不敢乱瞄的。

    但是坐在她旁边的,应该也是个世家的小姐。

    看来,他们都是被皇尊给叫过来的世家之人。

    这样倒是也合理,但是她刚才却是被直接针对的,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呢?

    “这次邀你们过来,是为了评判雪雕一事。陛下觉得,你们年轻的远光好,挑也挑得准些。这次雪雕灯所有的图,都在这里了,你们可以自由查看,觉得好的,就用笔勾画一下,觉得不好的,直接跳过就是了。”

    后尊继续说道,所有的人都低声说是。

    原来,是为了给雪雕打分。

    她悄悄的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今天来的人倒是不少。

    她们这一边都是女宾,而对面都是男宾。

    这样的安排倒是合情合理,只是她敏锐的感觉到,有几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压力,还是挺大的。

    后尊话音刚落,就有内侍跟宫女,摆上了几个架子。

    架子摆成了四四方方的形状,而中间则是摆了一张桌子。

    上面放了几支笔,跟一方磨好的砚台。

    然后,陆续有宫人把图纸都挂了上来。

    满满当当的挂了四面之后,后尊继续说道。

    “除了本家的不能勾画之外,其他的都可以,太子,不如你先开始。”

    “是。”

    皇尊后尊之下,自然是以太子为首。

    林梦雅离得远,只看到今日的太子,隆重的打扮了一番。

    深紫色的衣衫显得他越发的挺拔,而且比起之前自己见到的时候,身体的状态也好了不少。

    看来,一向病弱的太子,状况已经大为好转了。

    这对于卫国皇室来说,自然是个好消息。

    但对于某些人,却并非如此。

    林梦雅不敢随意打量,也不敢看向皇尊跟后尊。

    只是匆匆的浏览了一番之后,把视线放在了自己的这一桌上。

    对面,只有两个人是最为引人注目的。

    一个便是尊贵无比的让太子,而另外一个,则是她家那个死男人。

    不得不说,他今天可是帅的她都眼花了。

    从前,她家的那只最不喜欢穿浅色的衣服,每天都是一身乌压压的黑。

    没想到,如今他穿起白色来,也是这般好看。

    实在是不怨林梦雅花痴,只是她家男人太优秀而已。

    不够林梦雅也不差,从她亮相开始,便有人把目光,似有若无的投在她的身上。

    只不过,大家都碍于矜持,只是看了一眼,就飞快的转开了。

    林梦雅想了想,没有继续去打量其他人,而是把视线,放在了太子的身上。

    暖棚里面的灯火摇动,她看到太子的身影,在画纸上投出一片暗色的影子。

    心里头不禁有些觉得奇怪,要是评判的话,把画纸展开来不是更好么?

    为何,还要这样让人去里面看呢?

    又不是见不得人,而且一旦如果架子砸下来的话,那里面的人,不就遭殃了么?

    但是她的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多久,就烟消云散了。

    她看到太子在里面勾勾画画,却并不知道结果。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敢情玩的是保密啊。

    她忍不住安下心来,看着男宾的那边,依次进去投票。

    接下来却不是龙天昱,而是一个穿着淡紫色的男子。

    那人看起来不过弱冠之年,面容倒是清秀无比,只可惜身量有些不足。

    即便如此,那少年起身之后,不管是行礼还是其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稳重,没有一丝他这个年纪的少爷该有的毛躁。

    林梦雅看了看他的衣服,晓得这人一定是三王的子嗣。

    卫国以紫色为尊,太子跟陛下的礼服应该是最正的深紫色,但是能在这种正式场合穿浅色的正紫色的,想来也就是三王才有的殊荣了。

    倒是龙天昱的一身白,在人群里显得很突兀。

    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从前,晋国的服侍颜色都是偏向明丽的色彩,偏她家男人,一身的黑色,在人群里总是最显眼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