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皇尊出行
    父亲,便是父亲。

    林梦雅看到连星纵然一脸的不甘,但是却不敢再闹下去了。

    “宫姑娘,贱内的情况如何?”

    林梦雅已经简单的诊断过了,不是旧疾,只是中了一些并不严重的*而已。

    但是,连家的一切,都是经过连胜跟连老爷的精心布置跟检查的。

    到底是谁,有这个能耐,给连夫人下*呢?

    “情况并不严重,但此事是何人所为,世伯心里可有人选?”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如果他们想要害连夫人的话,既然有机会下*,又怎么可能没机会下别的毒呢?

    而且把连夫人的旧疾引出来,不是更简单?

    所以她推测,下*的人,是另外一伙。

    那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目光,转向了这一屋子的人。

    然后,锁定了刚从外面走回来的连胜。

    “连大哥,伯母晕倒的事情,你是听谁说的?”

    后者被她问得一愣,这才会想了起来。

    “是我的副手,不过,他应该也是听别人传过来的消息。毕竟当时,我们都在西大街路口巡视,他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

    林梦雅眉头紧锁,看向了连老爷。

    那人一脸的错愕,说道。

    “你母亲是刚刚才发病的,我只让人去找连星,没有让人去叫你!”

    这是,调虎离山!

    “父亲,连星,母亲就拜托给你们了!”

    连胜顾不得其他,立刻带着自己的人,匆匆的赶回了自己巡逻的岗位上。

    林梦雅坐在那里,心里头的不安弥漫开来。

    现在情势已经很明朗了,对方给连夫人下毒,为的就是调走连胜。

    可连胜本不应该如此轻率的离开自己的岗位,这里面,只怕还夹杂着其他的事情。

    “连老爷,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人群之中,之后连老爷有着充分的经验。

    所以林梦雅把决策权,交给了他。

    后者沉吟了片刻之后,正色道。

    “连星跟程浩了解龙都内的情况,所以一会儿,你们分别带着几个人,去周围暗中巡查。记得,尤其是皇尊跟太子所在的位置,你们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检查,但是不要惊动其他人。”

    “是。”

    程浩领命,连星纵然心里头还有些不悦,但还是被程浩给拖走了。

    “宫羽,宫雅,贱内这里,老夫只能拜托给二位了。”

    林梦雅跟宫五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

    “连世伯放心,我二人自会看护好伯母。”

    有了宫五的保证,连老爷也只好暂时安下心来。

    又不放心的看了几眼连夫人后,却还是带着自己人,走出了暖棚。

    “你们过来,把夫人的衣扣解开,再给夫人喂一些温水。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闯入。”

    好在连家人都认识林梦雅,再加上有连老爷的命令,她的命令,到底还是管用的。

    宫五隐隐有些担忧,可还是出去巡视了一周,确定没事之后,才回到了她的身边。

    “这事,只怕不仅仅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林梦雅没说话,只是轻柔的给连夫人喂了一口温水。

    “我们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就算是他们要对付我们,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宫五沉默了一瞬,却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剑。

    “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

    这是他作为宫家之人,作为一个哥哥的承诺。

    林梦雅低下头,继续一勺勺的把水喂给连夫人。

    “只是有些时候,会生不由己。五哥哥你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最重要的,是要保自己的平安。”

    宫五的眼眸中有着复杂的情感闪烁,不过顷刻,又沉寂了下来。

    显然现在,并不是一个谈论这种事情的好时机。

    连夫人的事情因为处置得妥当,所以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而且因为连夫人平素旧疾缠身,所以即便是有人听到的,也都当她是旧病复发。

    外面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就连他们这边也听得清清楚楚。

    这场冬至雪雕赏会的最*到来了,皇尊跟太子殿下的銮驾,已经到达。

    林梦雅跟宫五,也走出了暖棚,看向长街之上。

    人群被挤在道路两旁,禁卫军手持武器,把人群看管得严严实实。

    最中间的街道上,远远的有一条队伍,蜿蜒走来。

    皇家出巡,气势自然非凡,无人能及。

    光是那无数的宫灯,就让整条长街比之白昼差不了多少。

    隐隐约约,有暗香穿了过来。

    林梦雅细细的嗅了嗅,才辨别出来,那宫灯里面,竟然是掺了上好的香料。

    一路走来,负责提灯的侍女们体态婀娜多姿,身上穿着的宫装既庄重,也不会显得臃肿。

    侍女的周围,身穿着银白色盔甲的亲卫军也是器宇轩昂,各个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保卫者身后的主人。

    最后,在队伍的最中段,则是有着一前一后两辆车驾。

    前面的稍微大一些,虽然离得很远,但挂在马车四角上的铃铛,却是随风作响,发出极为清脆的声音。

    林梦雅从来没看到过如此奢华瑰丽的车驾,虽然可能不如宫家的那一辆精致,但却也是巧夺天工。

    后面的那一辆稍微小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形制却是差不多的。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属于皇尊跟太子的车驾。

    沿途,凡是世家之人,都是行礼相迎。

    而百姓们,则是跪迎。

    林梦雅跟宫五也是相同,在自家门前垂首行礼。

    等待车驾过去之后,方才抬起头来。

    只是她却意外的,跟一双眼睛撞了上去。

    龙天昱骑在马上,跟在太子的车驾之后。

    那对于世家子弟来说,代表着无上的荣耀。

    而这些人之中,又隐隐的以他为首。

    她看着那人穿着雪白的盔甲,骑着神骏的白马,一时间,心头酸涩不已。

    那人也是遥遥相望,两个人不过是简短的对视了一眼后,又毫无痕迹的分别开来。

    宫五也没有注意到这简短的异常,只是在队伍过去之后,扯着林梦雅回到了暖棚里。

    “小雅,你不舒服么?可是刚才冻着了?”

    宫五伸出来,想要摸一摸林梦雅的额头。

    可后者却闪开了她的手,摇了摇头。

    “我没事,只是觉得皇尊果然是皇尊,自然是与旁人不同。只是...他摆这样大的动静,未免有些不太对劲吧。”

    不对劲么?宫五并不觉得。

    “皇尊乃是卫国最尊贵的人,这样倒也算不得太过。何况,要是今夜不摆出来,平日里也是没这个机会的吧?”

    林梦雅闻言,值得叹了一口气。

    她发现,自家的傻哥哥,总是在不该机灵的时候机灵,该机灵的时候犯傻。

    “你也不想想,皇尊为何要提出,与众人同乐?要是只是为了摆谱,那他也太肤浅了。依我看,倒像是在示威一样。或者,是想要激怒谁吧。”

    前朝历代,除非了一心只想着玩乐的昏君,不然极少会有人,特意的显摆。

    按照之前连胜的意思,皇尊显然是想要与民同乐,而不是来炫富的。

    既如此,皇尊至少应该朴素一些,这样民众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可现在看来,明显却不是这样。

    以她对皇尊的了解,这一位的皇尊并不喜爱奢华,所以她才觉得蹊跷。

    “皇尊想要跟谁示威呢?怕不是你想多了吧,不管怎么样,只好咱们守好这里,让你跟连夫人安然无恙即可,其他的跟我们没关系。”

    这倒是,乱局之中,能守护好自己最重要的人才是首要的。

    只是她没想到,她倒是想得好好的,想要避开事端,可惜,有人却不会让她轻易的如愿。

    “宫小姐,皇尊身边的人来了。”

    林梦雅刚刚给连夫人检查了一下,正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就听到连家的下人来回话。

    “什么?快请进来。”

    她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按说对于皇尊,她不过是条小鱼小虾米,怎么现在,皇尊倒是亲自派人来了呢?

    人被请了进来,她跟宫五立刻笑着迎了上去。

    对方是个年约五十的中年人,虽说是面白无须,但却没有普通内侍的阴柔之气。

    只是一身枣红色的服饰,点出了他的身份。

    不过林梦雅却觉得那人行坐,都带着几分荡然正气。

    忍不住先敬佩了几分,连带着态度,也变得与平素接触到的内侍不同。

    “见过这位大人,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那人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之后,才带着几分笑容说道。

    “咱家不过是皇尊陛下身边行走之人罢了,小姐可以唤我秦霜。”

    看来,这人竟然是皇尊身边的心腹。

    当下又施了一礼,笑着说道。

    “宫雅见过秦大人,这么冷的天,还劳烦大人跑这一趟,实在是辛苦,不如进来,喝杯热茶吧。”

    秦霜却伸手,婉拒了她的好意。

    “咱家也是皇命在身,劳烦宫小姐,跟咱家去一趟。还请小姐即刻就来,免得让陛下等得急了。”

    竟然是皇尊要召见她,林梦雅心头有些犯嘀咕,但是知道,这事可是推辞不得的。

    “是,宫雅遵旨。”

    回身,跟心急不已的宫五对视了一眼后,又简单的安排了一下,穿了皮裘的斗篷,跟秦霜出门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