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小小孩童
    连夫人愣了愣神,疑惑不解的看向了她。

    后者轻轻的把夫人推向了暖棚的方向,柔声说道。

    “我们先去看,一会儿您再跟世伯一起过来!”

    连星刚想要去阻拦,却被林梦雅拦住了。

    连夫人茫然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身后的暖棚。

    脸上突然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你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那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连星愤怒的瞪着她,像是把她当成了敌人。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连老爷对夫人的情不似作假。这些事情,你一个当儿子的怎么能问得出来?即便是你问了,连老爷又怎么可能跟你说实话?到头来,你们父子失和,这才是让夫人最难过的事。如此,你还不如让夫人自己去问。”

    程浩刚才的话,让她想了很多。

    她跟龙天昱之间的矛盾,其实说起来很简单。

    她以为他还是之前的龙天昱,可龙天昱却已经完全的成为了慕容曦。

    只怕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他们之间的纠葛。

    既如此,那她要好好的接受现在的慕容曦,而慕容曦,也要好好的接受‘宫雅’才行。

    如果一直这样别扭下去的话,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他们两个人,不是么?

    她想起他身为‘龙天昱’的最后一句话,记忆。

    没错,她就是他的记忆,是他被迫遗忘的爱恋。

    既如此,那她为何不抛开从前,好好的爱眼前这个慕容曦呢?

    但是,有些原则是坚决不能让步的。

    所以,架还是要吵的,多少也要让那个家伙知道,自己是一只有爪子的猫!

    连星始终有些别别扭扭的,宫五夹在中间不说,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妹控。

    导致那个家伙始终气鼓鼓的,此时程浩的作用才显现了出来。

    “我带连星去那边走走,你们不要走远,我们马上就回来寻你们。”

    程浩拉走了连星,只留下宫家的几个人。

    好在此时,那些世家的雪雕灯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揭幕了。

    洁白的雪,配合上柔和的灯光,火与雪的结合,犹如置身于云端,让人不由得迷醉其中。

    街面上,其他的灯烛也是明亮得很。

    林梦雅几个人走走停停,也开始欣赏起这难得的景观。

    只是,他们并没有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上面来。

    在他们的周围,随时随地都有信息传送过来。

    “等了这么久他们也不动手,难道,非得要拖到皇尊跟太子殿下来了不成么?”

    刚才,宫五又得知了一个关于敌人的消息,只不过对方也只是集结了人手,并未行动而已。

    林梦雅觉得有些无聊,低声抱怨了一句。

    “你这就不懂了吧,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才是小虾米。那两个人,才是大鱼呢。”

    宫五丝毫没有敬意的调侃,让林梦雅弯了弯唇角。

    其实,她也有些无奈。

    “也是,等一等吧,总有好戏要看的。”

    虽然人多,但是外面到底还是有些冷。

    她走得急了,就没有拿连夫人给她的小手炉。

    纭儿本来想要给她暖手的,可惜那丫头的手比她的还凉。

    白苏的手倒是暖,只是她要随时的警戒,还要负责跟周围的人联系。

    看到她总是搓手,宫五有些心疼。

    “要不,我去给你取一趟如何?”

    林梦雅点点头,宫五迅速离开。

    就在此时,她看到了不远处,似乎有个小小的身影,正吃力的爬上一个不太起眼的雪雕。

    她仔细的看了看,却发现那是个穿着小袄的孩子。

    小家伙很机灵,直到绕到后面没人的地方去爬。

    但是因为人实在是太小了,他每一次都是爬上一点点,又摔了下来。

    好在地面上都是雪,而且也不高,小孩子应该也没受到什么伤害。

    可是看着他这样小小一团,毫不气馁的爬了一次又一次,林梦雅倒是觉得特别的有趣。

    偷偷的跟纭儿和白苏一起靠近,却发现那个小团子一点点的爬了上来。

    “哪里来的小孩!快点下去,这里不是你能爬着玩的!”

    突然间,负责看守的人大声的呵斥了一句,小孩似乎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松了手。

    林梦雅立刻上前,恰好抱住了跌下来的孩子。

    “没事吧,小朋友?”

    顾不得其他,林梦雅立刻查看怀中孩子的状况。

    他身上穿着一件简单朴素的小袄,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下人的孩子。

    不过,这孩子却长得黑黄黑黄的,猛一看像是一只淘气的小猴子。

    只是眼睛黑黝黝的,颇有几分灵气。

    “怎么样,吓坏了没有?”

    看着那孩子不存眼珠儿的看着她,林梦雅立刻把他给放了下来,摸了摸他柔软的发丝。

    这孩子虽然长得黑瘦,但是头发却是特别的柔顺,手感好得不得了,林梦雅不由得多揉了揉。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是跟家人走散了么?”

    小家伙大眼睛看着她,然后低下头,咬了咬自己的手指。

    林梦雅这才看到,这小家伙的手指上,居然都生了冻疮。

    “你先跟我走,等到你家大人来寻你了,你在跟他们回去,好不好?”

    她看着这孩子,就想起她的宁儿。

    尤其是在看到他小手上的冻疮之后,更是心疼不已。

    她向小家伙伸出了手,小家伙想了想,却转身跑了。

    “别乱跑,这里很危险!”

    提起裙子,林梦雅就想去追。

    可是对方别看身子小腿短,可是在人群之中,也是有不少的优势在的。

    转眼间,就跑得一个无影无踪。

    “小姐,别追了。你看他,一定是就在这附近住,不然的话,怎么如此熟悉。我看,一定是回家去了。”

    跑了几步,她们三个就找不到人了。

    纭儿看得出来自家小姐很关心那个小孩子,开口安慰道。

    “也好,不过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等,万一那个孩子再回来了呢。”

    今晚,能到这里来的,都是拿到了禁卫军的腰牌的。

    这个小孩子能来,说明他肯定是被人带过来的。

    既如此,如果家里大人找不到的话,去求禁卫军就可以找到孩子。

    但是人这么多,那孩子还那么小,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这么想着,身后就传来了宫五的呼喊声。

    “小妹,你快点过来,有急事!”

    “来了!”

    她踮起脚,看了看小孩子消失的方向。

    也许,这孩子会回到他父母的身边吧。

    转过身去,林梦雅急匆匆的赶到了宫五的身边。

    “怎么了?”

    宫五眉头紧锁,看了看周围之后,才伏在她的耳边说道。

    “连伯母晕倒了,连星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说是连世伯下得毒手。现在,连胜都已经被惊动了,你快过去看看。”

    这又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赶回了连家的暖棚,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都是你!是你害了母亲!我警告你,把解药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顾念父子之情!”

    “连星,住口!”

    连胜的语气,比平常更加的严厉。

    但是连星像是疯了一样,红着双眼怒吼。

    程浩也是一脸的严肃,静静的抓住连星,不让他有挣脱的机会。

    连夫人脸色苍白,倒在连老爷的怀中。

    看样子,气息倒是很平稳。

    “连星,你疯了么?”

    刚进去,宫五就忙着一起按住了咆哮的连星。

    林梦雅也走到了连胜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先出去,把周围的人群都疏散,这种事情,总不好让所有人都知道。”

    想必连胜也给气糊涂了,不然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

    冷冷的瞪了连星一眼后,连胜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很快,外面就没了看热闹的人。

    “你们都不相信我,宫雅,你也看到了不是么?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也看到了?”

    连星还在继续吼着,林梦雅拿起一杯茶水,转手就泼在了连星的脸上。

    “你冷静点,连星,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

    连星被泼傻了,愣愣的看着她。

    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转向了脸上阴云密布的连老爷。

    “世伯,到了现在,您还不准备说实话么?您想看到一心要保护的儿子,如此的误会您么?”

    连老爷的眸光里,带了几分惊讶。

    看向了林梦雅之后,又移向了自己的小儿子。

    “看来,你是把我交给你的东西都忘了。”

    他低沉的说道,但是手却十分温柔的把自己的夫人,放在了椅子上。

    “我教过你,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要分得清楚轻重缓解。我问你,现在何事为最重?”

    连星咬着唇,被茶水浸湿的脸上,带着几分倔强。

    “我不用你来教我,你...你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我的母亲,就是被你所害,你是凶手!”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印在了连星的脸上。

    连老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依旧死硬的连星,露出了怒意。

    “你这样不管不顾的嚷嚷一通,你的母亲就会好么?好,就算是你以孝道为先,我来问你,你现在所做之事,可对你的母亲,有一星半点的好处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