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冬至雪雕
    “就是前阵子给你看的那个宫殿,到晚上就能看到全貌了,别着急。”

    林梦雅只是看了一眼,就带着自己的人走开了。

    倒是纭儿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红布的形状,然后快步小跑着追上了她。

    “小姐,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

    “嗯?有什么不对劲的?”

    纭儿想了想,低声说道。

    “我怎么感觉,我们家的这个,好像比别人家的小了不少。小姐,您确定没错误么?”

    的确,以规模来说,比起旁人在造型上的设计,宫家的这个,确实是显得小巧了一些。

    林梦雅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家的那个。

    “大有大的好处,小也有小的精彩,好了,晚上你就知道了,别问了。”

    纭儿向来听话,闻言也只好点了点头。

    “主子,我们周围果然有人。”

    几个人逛了一阵子觉得累了,林梦雅随意的选了一家茶楼,找了一张临窗的桌子,自斟自饮。

    白苏趁人不注意,出了一阵子,回来了之后,低声向她汇报。

    “你被人发现了没有?”

    后者摇了摇头,她很小心,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那就好,天黑之后,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她特意在街上逛了一圈,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宫雅,已经出来了。

    只是现在街面上的人还不算多,即便是那些人想要下手,也不是最好的时机。

    他们都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而林梦雅,何尝不是如此。

    夜幕,如约降临。

    各家各户的马车,轿子,都停在了街口的外面。

    虽说皇尊跟太子殿下说,这一次要与民同乐,但是一般人是无法接近的。

    每个人的身上,都挂着一个临时发放的小小腰牌。

    所有的街口都有禁卫军把守,出入都会受到十分严格的盘查。

    林梦雅到之前她跟宫五他们约好的地点,等着这些人的到来。

    他们只是去连家去接夫人了,所以估计不会太晚。

    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道路两旁都有摆摊的人,她跟白苏跟纭儿,一边吃着热乎乎的馄饨,一边往连家的方向望去。

    良久,才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影。

    “在这里!”

    纭儿站起身来,冲着对方挥手。

    宫五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有些羡慕的盯着她手中的馄饨。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在连府里吃了。”

    闻言,林梦雅也只是白了那家伙一眼。

    “这话要是让连伯母听到,只怕会伤心了。难不成,人家连府的美味佳肴,还赶不上这干菜馄饨不成?”

    听到这么一说,跟在宫五身后的连星立刻露出了一副不满的表情出来。

    “就是,就为着你来,我母亲可是亲自下厨做了她的拿手菜。哼,程大个子,你说宫羽,是不是该罚?”

    这三个人里面,最靠谱的还要属程浩。

    那人憨厚的模样,可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都好,宫姑娘,等久了吧,天冷,别着凉了。”

    林梦雅闻言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鄙夷的看向了在家五哥哥,跟连星。

    “看到没有,你们才应该学一学,什么叫做真正的成熟稳重,怜香惜玉。真是的,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哥哥呢?”

    被她亏了一嘴,宫五跟连星即便是心有不甘,也不敢表露出来。

    别的不说,现在只有宫雅才是连夫人的心肝宝贝,得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连夫人。

    两个人立刻闭嘴,但是都用眼神,前谴责起程浩来。

    要不是因为他,兴许他们还不用被宫雅这样说呢。

    顿时,比较实在是的程浩,就成了他们这个小团体内的公敌。

    不过,也仅仅是那么一瞬而已。

    “人真是越来越多了,我们先去找母亲汇合吧。”

    连星踮起脚,看了看汹涌的人群说道。

    “也好,世伯跟伯母也该到了,我们现在过去也不算晚。”

    以连家的身份地位,获得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

    说起来,林梦雅也是借了他们的光,才能到最好的地方,却观赏雪雕。

    人群越聚越多,好在林梦雅有这一群人护着,大家又都紧紧的靠在一起,才没有走散。

    “你们怎么回事?人这样多,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刚到路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连胜就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比起前几日在府中的样子,今晚的连胜一身戎装,看着更加的帅气,但是也更加的严肃了。

    如今他皱着眉头看向林梦雅他们几个人,倒是让他们,半点也不敢造次了。

    “多谢连大哥的关心,我们立刻就去找世伯跟伯母,您跟各位今晚都辛苦了。”

    关键时刻,还是林梦雅顶用。

    她走上前去,温和的说道。

    连胜看到她如此的乖巧,再加上人家是个女孩子,到底不能像是对待自家的皮猴一样,对人家总是冷着脸。

    表情稍稍的缓和了一些后,看着他们说道。

    “好了,快去吧,母亲该等着急了。”

    连星闻言,立刻点头准备拉着酗伴们跑。

    但没想到,连胜还是叫住了他,随后从手下人的手中,拿出了一个布包着的木盒子。

    “这是我顺便给母亲准备的吃食,你替我送过去吧。”

    夜色之中,纵然连胜的语气不算是温柔,可他的神色,却像是一个真正的,关心着自己弟弟的兄长。

    连星愣了愣,随后才一把抓了过来。

    放在鼻子边上,嗅了嗅。

    “知道了大哥!你好好的巡逻,我们先走了!”

    说完,就招呼着他们几个,头也不回的跑了进去。

    “都统,您要不要去看一眼?”

    身后,传来了同僚的问候。

    连胜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担忧,不过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不必,走吧,今晚你们一定要打起精神来,任何人,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明白了么?”

    “是。”

    有些人,不管他怎么保护,终究已经长大了。

    “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撞到了连兄。我是连二少,你这是挑衙的不成?”

    想必是因为小时候的原因吧,除了林梦雅之外,不管是连星还是宫五,亦或是程浩都对连胜有些惧怕。

    “我才不是呢!你们怕什么?难不成,还记得小时候,我哥跟宫二哥教训你们的事情么?”

    这话刚说出口,宫五跟程浩的脸色就变了。

    “行了行了,你可别提这件事情了。”

    宫五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林梦雅倒是越发的好奇,从来都是天地不怕的宫家老五,居然会怕成这个样子。

    看来当初的事情,岂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连星,你说说嘛,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日气氛本就不错,再加上林梦雅的怂恿,连星立刻得意洋洋的,把小时候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还不是因为当初我哥跟宫二哥都是武痴,那时候我们三个还比较小,就经常被他们两个修理。他们算是惺惺相惜了,我们可就惨喽!”

    提起当年的事情,他们三个的脸上,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林梦雅觉得好笑,也就不停的发问。到底是把他们小时候的那些丢人事,给问了个门清。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聊,林梦雅觉得新鲜无比。

    到底是男孩们的友谊,跟她的就是不一样。

    但是街面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不小心,就有人撞到了她的身上。

    那人并没有用力,林梦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纭儿却不依了,忍不住开口呵斥了一句。

    “嗳,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看到我家小姐么?”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眼拙,冲撞了小姐。”

    那人连声道歉,但是林梦雅却摆了摆手,示意纭儿不要再为难人家了。

    “以后走路小心一些,今日是遇到了我家小姐心情好,不然有你好受的!”

    纭儿没好气啊瞪了那人一眼,那人立刻道歉,然后跑开了。

    “雅儿,没事吧?”

    其余的几个人,却有意无意的隔绝开周围的人的视线。

    而宫五,更是趁机低头,悄声问道。

    林梦雅摸了摸自己的衣裙,然后轻声说道。

    “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只是一些能跟踪到我的东西罢了,不要紧。”

    其实林梦雅随时随地都在防备着,刚才那人撞过来的时候,大家其实都是紧绷着身体。

    只要那个人敢出手,他们就有准备,在第一时间内,按下那个人。

    但是,对方并没有。

    只不过是手心里抓着一把能散发出特别味道的香料,然后趁机蹭在她的身上而已。

    这香料味道其实不大,但是特别不容易祛除。

    如果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犬种,想要循着味道来找她,倒是很容易。

    “他们,还真是能耐得住。”

    连星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

    虽然之前父兄对他耳提面命,让他今晚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在阴沟里头翻了船。

    但是这种小伎俩,他还真的不看在眼中。

    “这是当然,他们现在动手,皇尊跟太子殿下可就会被惊动了。”

    林梦雅掸了掸最近的衣裙,这味道不算是难闻,至少她还能忍得住。

    这人啊,想要做成大事的时候,是必须要学会忍耐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