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爱的分歧
    从她下针开始,龙天昱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知道,他不好受。

    但这是他必须要挺过去的步骤之一。

    银针在她的手中,一根接着一根的扎入了龙天昱的穴道。

    直到最后一根针扎进了他的脚底,林梦雅才瘫在旁边的椅子上,喘了口气。

    拧了拧布巾,给龙天昱擦一把脸,他的脸跟脖子上,都已经布满了一层的汗。

    坐在床边随时随地准备查看他的状况,还好,情况已经得到了稍稍的缓解,至少他看起来,也没有刚才痛苦了。

    约莫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那人睁开了眼睛。

    “我...”

    “别动。”

    她伸出手来,温柔的按住了龙天昱的动作。

    然后开始拔出他身上的针,此时慕容曦才反应过来,看着像是被扎成了刺猬一样的自己,眼睛里满是疑惑。

    “你中了别人的暗算,自己想一想,之前接触到的吃食,熏香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慕容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感觉到宫雅的态度,有些莫名的冷淡。

    不过暗算么?

    慕容曦凝神想了想,眼神却划过一抹狐疑。

    林梦雅不需要他开口,就知道这人想得是什么。

    “自己身边的人都看不好,活该你中招。”

    “嘶——”

    慕容曦倒吸了一口冷气,无语的看着那个刚刚拔针出来的小女人。

    疼!真疼!

    “我到底中了什么毒?”

    慕容曦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刚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四肢发麻,如今却是渐渐的缓了过来。

    “毒?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这算不得什么毒。但是细究的话,其实比毒还要阴险。你其实是中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催/情/药物。这东西无毒,而且主要是催发你本身的身体素质,并不是强行用药性让你迷失自己。但是,这东西狠就狠在,有极强的依赖性。”

    看到后者还是不太明白,林梦雅只好补上一句。

    “一旦你第一次因为它才跟人行房的话,那么以后,你会渐渐变得只对这东西有反应。没了它,你就等于半个太监。”

    龙天昱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林梦雅心里头偷偷的笑了笑,没错,吓唬的就是他。

    那人突然起身,默默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就要往外面走去。

    “你干嘛去?回来!”

    林梦雅赶紧去拦,但那人像是铁了心似的,用了极大的力气挣脱她的手,然后继续往外面走。

    “好啦好啦!你这不是那啥未遂嘛,放心,以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

    林梦雅急急的安慰道,那人立刻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瞪着她。

    “你看你,冲动了不是?我只是这种东西的不良后果而已,没事,你的男人雄风还在。”

    慕容曦生平第一次,明白七窍生烟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这女人,明显就是故意的!

    “你瞪我干嘛,说起来,我还是你的恩人。你中了药来我这里发疯,我没怪罪你,顺手替你医治好了,怎么,你还想恩将仇报不成?”

    松开了他的手,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

    想了想,慕容曦还是铁青着脸色,跟她说了一声谢谢。

    林梦雅勾起了唇角,看着那个死男人。

    “我能知道,为什么是我么?”

    闻言,慕容曦愣了愣神,其实他模糊之中,只记得自己像是被人投入了沸水之中,热得五脏六腑都如同焚烧了起来似的。

    等到清醒之后,见到的便是宫雅了。

    他到底是如何过来的,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莫不是曦殿下觉得,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残花败柳,便可以用来解难么?”

    林梦雅虽然是在笑着,但是眸光却冷冽得吓人。

    慕容曦愣住了,有心想要说并不是如此,可话到嘴边,又被他封在了牙关之内。

    也许,这是个好机会。

    一个与她划清界限,亦或是让她明白,他们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机会。

    但为何,只要一想到,他的心口,就像是裂开一般的疼呢?

    “你情我愿,有何不可?”

    她看到那个死男人,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让她心碎的话。

    拳头在衣袖里面握紧,林梦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半点的伤心与难过。

    “你又怎么知道,我就是情愿的呢?”

    “不然,你为何不拒绝我?宫雅,你我可以夜夜幽会,但你,始终不能成为我的正妻。既如此,你又在计较些什么?”

    林梦雅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裂开的声音。

    诚然,她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

    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个爱她护她重视她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慕容曦明显的感受到了她在难过,他又何尝不难受呢?

    但是今天的事情,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

    他喜欢宫雅,甚至想要跟她厮守到老。

    但她有太多太多的破绽,她可以生活在宫家,却并不见得适合生活在自己的身边。

    他,永远都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活着。

    这边,林梦雅却平静了下来。

    “你走吧。”

    在他说出更加难听,更加绝情的话之前,她希望他能离开。

    但慕容曦冥冥之中,却感觉到自己如果今天真的走了,只怕以后,都没有再叩开她心门的机会了。

    “你听我说,宫雅,我并不是看轻你。只是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障碍。宫雅,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林梦雅觉得自己有点可悲,也有点迷惘。

    从前,她觉得龙天昱虽然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但到底还是对她有情在的。

    但没想到,原来他们之间的羁绊,居然如此的脆弱。

    “走!”

    “不要闹脾气了,今天的事情,算是我的错。我不该不问你的想法,我保证,绝不会有下一次...”

    ‘啪’,一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

    慕容曦有点懵,看向宫雅的眼神里面,还带着几分愠怒。

    “你记住,我宫雅纵使有千般不好,世上也只有一个我,轮不到你来轻贱我。今日我可以原谅你,但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她背过身去,眼泪滚滚落下。

    这辈子跟上辈子,她都没有失恋的经验,没想到,这种感觉比断手断脚还让她觉得疼。

    皱着眉头,慕容曦也离开了她的闺房。

    从窗口轻车熟路的跳了出去,外面的冷风一下子让他清醒了过来。

    摸了摸胸口的位置,从刚才开始,这里就疼得让他有些耐不住。

    ‘噗——’

    胸口翻涌不停,他吐出了一口气腥甜的血。

    身子像是软泥一般,瘫在了雪地之上。

    怎么回事?慕容曦一时间有些混乱了,在最后的关头,他放出了只有他的人才明白的信号。

    天寒地冻之中,他的脑海里,却唯独有一个人的影子。

    是她,却又不是她。

    不过他还是没能坚持住,晕了过去。

    究竟,他跟她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过往呢?

    林梦雅抱着自己,滚到了床上。

    屋子里一点都不冷,炭炉还很温暖,可是她却觉得自己,从里冷到了外面。

    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翻了个身,尽管外面天光放亮,可她还是睡意全无。

    心里头酸涩苦咸的滋味一起涌了上来,她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在乎,也实在是没办法原谅那个男人。

    “唉...”

    良久,她才吐出一口气来。

    这时候,她倒是无比想念红玉。

    他们家这些人之中,也唯有红玉识情懂情。

    其他人,包括她在内,都是在凭借着本能去爱罢了。

    再次翻身,林梦雅实在是觉得委屈,明明,他之前不是那个样子的,如今怎么会...

    “小姐,您起身了么?”

    门外,传来了纭儿的声音。

    林梦雅看了一窗户,居然已经天亮了。

    “嗯,进来吧。”

    无精打采的答应,林梦雅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现在她可没时间去沮丧,要做的事情,还是不少呢。

    林梦雅的情绪没有低落多久,冬至就到了。

    这几天龙天昱晚上没来,其实他来了也进不来。

    林梦雅睡前把窗户都锁死,除非那人拆房子,不然休想进来。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家伙,也不去想自己心里最难受的那个地方。

    被纭儿跟白苏细心的打扮了一番之后,林梦雅跟宫五,来到了雪雕的主展大街——玄龙街。

    如同她预想当中的一样,平凡的街道经过雪雕的装饰之后,变成了一个冰雪琉璃世界。

    到处都是精美异常的雪雕,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林梦雅其实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规模的雪雕展,她被纭儿跟白苏拉着,一个个的驻足观看。

    除了各个世家的雪雕之外,其实平民百姓也有要主动参与的。

    比如世家跟官员们的庄重比起来,还是这种民间的东西,更加活泼好看。

    有吃食,也有小动物,更多的,则是对来年的吉祥寓意。

    但是来到中心街之后,这里的雪雕因为要参赛,所以都是用红布蒙着的。

    外面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这倒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可惜。

    很快,他们就到了自家的那个雪雕场地。

    “小姐,我们家的这个,是什么呀?”

    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