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夜晚异动
    话,不仅仅是连夫人在问。

    林梦雅条件反射一般的起身,看到的却是几个刚刚进来的身影。

    先进来的,也是提问者之一,好死不死的就是她宫家的五哥哥。

    只见那人把眼睛瞪得溜圆,似乎要吃人一般。

    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瞪着自家妹妹。

    “五哥,你...”

    “是谁这么无耻!敢勾引我宫家的女子,妹妹你说,到底是谁?我要好好问一问他,敢接近我妹妹,到底是个什么居心!”

    林梦雅在心里头猛翻白眼,看看,哥哥多的弊端也就出来了吧。

    对于多数的哥哥们来说,妹夫,就相当于一个小偷。

    偷走了自家的绝世珍宝不说,还捎带着成了自己的半个亲兄弟。

    这种怨念,尤其是在男多女少的家庭内,尤其强烈。

    宫家,恐怕只能用猛烈来形容了。

    “我...”

    “我知道!一定是那个人不要脸,先撩拨的你对不对?没关系,你告诉哥哥,哥哥这就去教训他!我倒是要好好的看一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骗我妹妹!”

    宫五用力的捏住了她的双肩,使劲的摇晃。

    林梦雅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被晃晕了,但是被某道冰冷的目光,强行的冷静了下来。

    不好!龙天昱怎么也跟来了!

    从宫五碰到她的那一瞬开始,那家伙的脸上就写满了不爽。

    虽然他时常阴沉着脸,但林梦雅就是知道,这其中微妙的差别。

    “不是,你先听我说,其实我的这个心上人是...”

    “男未婚女未嫁,我觉得此事很正常,宫羽,其实你倒是不必如此的紧张。”

    说话的,却是排在最后的连胜。

    他脸上带着几分轻松,先走过去给母亲请了安。

    然后回头,冲着宫五微微的笑着。

    “只是,作为兄长,我觉得还是有必须要把一把关的。毕竟,俗世里的骗子不少,宫小姐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那我可以让禁卫军去查一查对方的底细。”

    林梦雅要无语了。

    喂!难道他们都看不到,有个人已经脸黑得跟锅底一样了么?

    龙天昱站在门口,看似跟这边的混乱没关系,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变幻莫测。

    好在林梦雅虽然晕了,但还没傻。

    她知道,在这样下去,只怕某个家伙非得发飙不可了。

    于是,在几个人的围攻下,找了个空隙出来。

    “我喜欢的不是人!”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呆了。

    龙天昱的目光倏然间深邃了起来,脸色好像缓和了一些,但林梦雅知道,其实这人好像是更加生气了。

    “不是人...那是什么?妹妹,你不会、不会给狐狸精迷了心窍吧?连兄,龙都内可有厉害的法师?”

    明显不靠谱的问话,但连胜却真的认真的开始思考起了这种可能性。

    “法师倒是没有,不如,去圣殿求一求如何?”

    “有道理,那我们即刻启程,去圣殿!”

    真是够了!

    林梦雅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个想象力太过丰富的家伙们了,跺了跺脚,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不是什么狐狸精,更不是蛇精黄鼠狼精!我说的不是人的意思是,我喜欢的,是我肩上的这份责任!”

    气急败坏的林梦雅喊出来的话,瞬间让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门口即将要爆炸的核弹,也按了暂停键。

    “小雅,你...”

    “我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肩负着什么。所以对我来说,肩上的重任才是第一位的。”

    转身,冲着连夫人鞠了一躬。

    “还是要感谢伯母对我的错爱,只不过,宫雅福薄,天生就要受这些苦。至少在我们宫家安稳之前,我不想谈这些事。还请夫人,能够理解。”

    林梦雅话说得很客气,态度也很坚决。

    旁人也都愣了愣神,尤其是宫五,看着自家妹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今日多有打扰,宫雅告辞了。”

    她冲着大家行了礼,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林梦雅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但是路过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龙天昱的声音,飘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今晚,我会去。”

    她没有任何的停顿,好像刚才的话,她根本就没听到一样,。

    现在的林梦雅,只想赶紧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不容易爬上了马车,林梦雅一脸的怨气。

    在家那个哥哥真是蠢透了,要不是他在那里添乱,她有一百种方法,让连夫人打消这个念头的。

    可偏偏,宫五不仅来了,还好死不死的带来了龙天昱。

    天啊!她光是用听的,就知道这家伙刚才的话里面,掺杂了多少隐藏的怒意。

    不知道今天晚上来了,那死男人不知道要用什么手段来折腾自己呢!

    顿时觉得自己前途无望的林梦雅,把脑袋埋在了手臂里,暗自烦恼了起来。

    担忧归担忧,但林梦雅总是对龙天昱的到来,充满了期望的。

    这种在夜晚的相会,似乎成了两个人另外一种相处的方式。

    白天,他们一个是宫家的大小姐,一个是曦殿下。

    但到了晚上,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思念着自己的情郎。

    这种分离跟反差,让她倍加珍惜难得的相伴。

    虽然龙天昱不说,但是她大概也能猜测到,其实他也是差不多的心情吧。

    早早的洗好了澡,换好了衣服。屋子里又多添了几个炭炉,熏得她额头沁出了细细的一层薄汗。

    桌子上摆放着几碟清甜的点心果子,都是龙天昱喜欢的口味。

    还有一个小炭炉,是专门用来温水的。

    前几次来的时候,那人连茶都没喝上一口,如今她既然知道了,自然是不肯慢待他的了。

    虽然有些困意,但林梦雅还是强撑着坐在床上,盖着薄被看手里头的话本子。

    看了几页,她就看看自己的房门跟窗户。

    好像随时,他都能出现似的。

    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还是没出现。

    林梦雅渐渐的失去了耐心,心里头有些急躁。

    该不会,在路上出问题了吧?

    她知道龙天昱武功好,可万一他要是坐车或者是骑马来的,也有可能会出什么意外不是么?

    心里头有些着急,但她还不能出去找。

    今时不同往日,从前她是他的昱亲王妃,现在,他们甚至隐隐还有些敌对。

    该不会,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吧?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话本子,情不自禁的走到了窗前,打开了窗子。

    冷风‘嗖’的一下吹了进来,她立刻会身,扯了件小袄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也许,她应该找个机会把消息传递给他,让他不要来才是。

    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月色,林梦雅却有些发呆。

    “这么吹风,不怕着凉了么?”

    一双手,越过她,闭紧了她面前的窗户。

    林梦雅几乎是立刻转身,把脑袋埋在了那个还带着冰冷的寒意的怀抱之中。

    “你怎么才来?可是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了?”

    她感觉到腰被人给抱住,但是那双本应该冰冷的手掌,此刻却传来了炙人的温度。

    林梦雅立刻抬头,看到了他的脸。

    尽管屋子里很热,可他脸上的温度,却好像更热。

    林梦雅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抓过了他的手腕想要切脉,却被他反手紧紧的抓住了。

    “你...”

    只说了一个字,剩下的就被他的吻给堵在了喉咙里。

    那吻来得很急切,似乎还带着几分愤怒。

    早已经熟悉他的一切的林梦雅,不由自护的回应了起来。

    等到一吻完毕,林梦雅已经浑身瘫软,水灵的大眼睛里头,似乎含了一池的春水,软玉似的,被人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给我!”

    她听到他在自己的耳边低吼,热气喷向了她的耳孔,瞬间让敏感的她,打了一个激灵。

    龙天昱顺势把她给打横抱了起来,往床上走了过去。

    被扔进被褥里的一瞬间,那人也欺身压了上去。

    但片刻之后,只听到那人闷哼了一声,随后就瘫在床上,不动了。

    半晌,衣衫还算是整洁的林梦雅,艰难的喘着粗气把那人给掀开,踹到一边去。

    脸色有点难看,但她还是抓起了那人的脉搏,细细的查验了一下。

    果然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还不小!

    但是...这家伙千不该万不该,把自己当成可以发泄的对象。

    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真是作死!

    好在她是个大夫,而且还是个手段非常多的大夫。

    刚才她趁机用藏在枕边的银针刺了他几个穴位,但这个企图非礼不成的家伙,顺顺利利的变成了一块不能动的木头。

    她倒不是抗拒龙天昱的靠近,也不是纠结于记忆什么的,只是,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稀里糊涂跟龙天昱为爱鼓掌。

    而且,还好她及时刹车,不然她跟龙天昱,都死定了!

    想了想,到底是自家男人。

    她忙前忙后,脱下了龙天昱的外套跟鞋袜后,转身走到了自己的衣柜旁边,取出了自己的药匣。

    她平常放在枕边的银针并不是全套的,有时候只是为了应急。

    展开了自己的针包,她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治疗的方法。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之后,稳稳的下了第一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