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劝慰连星
    大概是受到的冲击太大,也许是因为连星没有办法再继续欺骗自己了。

    他有些语无伦次,那双灿烂若星子一般的眸子里头,也因为混乱而暗淡。

    林梦雅没继续追问,她知道梦碎了,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尤其是连星这种情况,只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谋害她母亲的,或者说帮凶,居然就是自己的父亲!

    “也许,是你猜错了也说不定的。”

    林梦雅开口,试图替连父掩饰。

    虽然她知道,这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但是对于连星来说,真相未免太过残忍。

    至少,还能缓一缓。

    连星的眸子亮了那么一瞬,随后又再次痛苦的低垂下了自己的头,低声说道。

    “不!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我父亲跟这件事情脱离不了干系!我第一次发现他给母亲吃药的时候,母亲的病很严重。我们一连请了好几位名医,都说无能为力。但是父亲消失了好几天,等到他再次回来之后,就给母亲吃了这个药,母亲就好了!”

    “那也许,是能治好你母亲的药呢?”

    连星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袖口,低吼道。

    “可是,自从有了这个药之后,母亲发病一次比一次严重!如果父亲真的想要治好母亲的话,那他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给母亲吃这种药呢?宫雅,我求求你,治好的母亲,行么?”

    林梦雅若有所思,不过在看到连星如此的混乱之后,她还是安慰了几句。

    “这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连星,也许有的东西可以作假,但是这些年来,你父亲对你母亲如何,我想你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人活在世,都会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我希望,你能先控制自己一下么?至少在水落石出之前,给你也给你父亲一个机会,好么?”

    她实在是不忍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为了一些猜测而四分五裂。

    何况以她看人的眼光来说,连老爷虽然刻板了一些,但看起来似乎是个光明磊落之人。

    更何况这十五年来,连老爷非但没有停止为夫人求医问药,对待她,更是温柔体贴。

    也许他为了名誉前途,可以忍受一年,两年。

    可这是十五年啊!就算是连夫人出身不凡,在这十五年中,想要对一个有癔症的人下手,他可有千百种方法,让人看不出端倪来不是么?

    这样,一来可以摆脱一个*烦,二来也全了他重情重义的名头,不是么?

    连夫人的率真热情是不含一丝杂质的,连老爷对连夫人的耐心呵护,也不像是假的。

    所以,她始终觉得,连家的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那...那我现在要怎么做?这件事情,要告诉给大哥么?”

    连星耷拉着脑袋,他始终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尽管连家的教育不错,但是他还是被父亲跟兄长保护得太好了。

    真的有了事情,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

    “依我看,你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比较好?我问你,这么些年来,世伯对伯母,好不好?”

    连星仔仔细细的想了想,然后还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那伯母呢?可曾流露出一点点对伯父的不满么?”

    “时常是有些抱怨,但其中,我母亲还是很满意我父亲的。”

    林梦雅笑了笑,说道。

    “这就是了,夫妻感情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伯父跟世伯日夜相处,都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说明,至少伯父对于伯母的心,还是很真的。就冲着这份真心,你是不是也得给伯父一个机会去辩驳呢?”

    连星看了看她,觉得她讲得有些道理。

    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后,才慢慢吞吞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听你的,给父亲一个机会,可是...可是他如果再给我母亲吃这种药怎么办?我母亲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我怕她,会越来越严重。”

    这倒是个棘手的情况,据她估计,连老爷手中的药,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可以缓解药性的解药。

    只是这些不过是釜底抽薪的法子,时间长了,只怕连夫人的情况会更不好。

    “这样吧,冬至过后,你抽个时间来找我,我给你一些东西,可以稍稍缓解夫人的状况。而且我估计,世伯手中的药,应该是夫人每次犯病之后才会吃的吧。既如此,那你就努力的不要让伯母犯病,这样的话,服药的次数,也会减少很多。”

    连星立刻点头,生怕记漏了些什么似的。

    看着这人如此的乖巧,林梦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宁儿。

    那个小家伙长大了,也会像是连星敬爱连伯母一样,爱护着自己么?

    她的眉头弯起,脸上绽放出母性的温暖笑容。

    但没想到,人却突然,被人抱在了怀中。

    “喂!你放开我!”

    林梦雅绷紧了身体,用力的把他推开,除了龙天昱之外,她其实不习惯别人这样把她抱满怀。

    更何况,连星跟她,还没熟到那个地步。

    “抱歉,我只是...只是觉得,你跟我母亲,很像。”

    用力推拒的手,稍稍的缓了缓,然后拍了拍他的手臂,温柔的把他推开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女人吧。好了,既然没事那我们一起去看伯母好了。”

    她知道,在这一刻,连星不是一个男人。

    她只不过是一个,担心着母亲,对父亲失望的大男孩罢了。

    “好!”

    连星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脸,把自己所有的难过,强行压回了心底。

    见状, 林梦雅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还好,连星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类型。

    虽然他们家的事情很难办,但是自己跟宫五既然管了,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一下情绪之后,看看外面没人,才从厢房里面走了出来。

    外面,连老爷已经离开了。

    林梦雅跟连星对视一眼后,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母亲,你怎么样了?”

    连星担忧的走到了自己母亲的床上,单膝跪在地上,紧握着自己母亲的手。

    “母亲又让星儿担心了是不是?不好意思啊,星儿,都是母亲没用。”

    床上的连夫人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是气色还算可以。

    她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抱歉的说道。

    “没事,星儿只希望母亲能健康安乐。其他的,星儿不在乎。”

    比起一般的男孩子,连星在对待连夫人的态度上,其实更加的细腻敏锐。

    大概是因为,他从小就看到了母亲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吧。

    “我的星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雅儿,你也来了,你看我,差一点就忘了招呼你。好了,你这皮小子,快去招呼人家雅儿姑娘!”

    连夫人抬眼,才看到站在连星身后的宫雅,立刻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角,不好意思的说道。

    “无妨,是我冒昧打扰夫人了,还请夫人不要怪罪才是。”

    林梦雅甜笑着,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连夫人看到她之后,病就像是好了一半似的,笑着看她。

    “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一直都这么毒辣。我听星儿跟胜儿说,你可以治好我的顽疾?”

    略微迟疑了一下,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要增强自己的病人,对她的信任嘛。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必须要好好的感谢你。这病,缠了我十五年了。其实我都知道,我之所以得这么个病,无非是因为我不中用,始终迈不过这道坎。但如果你能帮我的话,那真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夫人这话严重了,其实,您也不过是因为伤心过度,一时走不出来而已。我能做的有限,至于能不能痊愈,还要看夫人本身的意志。”

    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只要把这药停了,然后再悉心调养几个月,夫人就会痊愈。

    连夫人的性格外向,本来不应该得这个毛病的,只能说,是阴错阳差吧。

    “也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得听大夫的不是?雅儿啊,我看你干脆住过来好了。一来呢,你可以方便给我治病。省得你每天这样跑来跑去,我也不放心。二来嘛,我也希望你跟星儿,能培养一下感情。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星儿。是,我这儿子没什么太大的出息,但是以后如果有你管着的话,一定会成才的!”

    林梦雅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看来做媒果然是女人的终身爱好,不然连夫人的病情这才刚稳固,却始终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的?

    林梦雅觉得,自己得说清楚才行。

    “宫雅感谢伯母的厚爱,但有一件事情,我想告知伯母。”

    “嗯,你说。”

    话在心里头转了转,林梦雅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

    “我知道伯母对我是真的好,才如此惦念我。但是感情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勉强的好。”

    “没事的,星儿一定会喜欢你。知子莫若母,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不是,伯母我说得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这是...”

    “其实,宫雅早就已经心有所属,还请夫人,不要再提此事了。”

    “是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