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重华气走
    “于我无关。”

    没有任何的询问,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慕容曦就这么轻轻巧巧的,把自己给摘了出去。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毕竟方才那位管事的,可是一口一个殿下郡主。

    但现在,慕容曦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重华郡主只觉得自己的来面已经荡然无存,心头气急了,脸上的颜色,也自然不会有多好看。

    “宫雅,你到底要如何?”

    转过头来,重花郡主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可后者却比慕容曦要可恶多了,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摊了摊手说道。

    “我能如何呢?不是得罪了郡主跟殿下么,那我赔罪就是。连大哥,只是可惜了你一碗好茶。”

    说完,她就要端茶赔罪。

    可没想到,重华却一下子,打翻了她手中的茶碗。

    “郡主,您这是?”

    林梦雅一直显得别样的好脾气,但实际上,她早就气炸了。

    “此事是个误会,自然是不需要宫小姐赔礼道歉。今日多有打扰,还望连大人海涵。”

    说完,人就匆匆的离开了书房。

    “嘁,做贼心虚,她当然要走了!”

    宫五对重华的印象,没到最坏,只有更坏。

    不过把人气走了,也不意味着她的目的达到了。

    “殿下,怎么不跟着一起走呢?”

    连胜有些紧张,他做梦也没想到,宫雅居然主动去惹慕容曦。

    难道她真的不清楚,慕容曦跟重华郡主之间,早已经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么?

    但更让他惊讶的,却是在后面。

    “她走的她的,我走我的,我不跟她走。”

    连胜愣住了,这...这居然是曦殿下说出来的话么?

    头一回,连胜觉得,自己的脑袋,貌似有些不太够用了。

    “殿下,今日的事,只怕是个误会。若是因此惹得郡主不悦,还请问费心周旋了。”

    仗着胆子,连胜说出了自己的恳求。

    但没想到,那人看也没看他,却回怼得利落。

    “关我什么事。”

    在连胜没看到的角落里,林梦雅跟慕容曦的目光,早就拼杀个百八十次了。

    当然,大部分的时间内,慕容曦压根不不清楚宫雅眼中灼灼的目光,到底是所为何事。

    他只知道,被她这样注视,他的心,只觉得暖洋洋的。

    可明明,她的眼神并不温柔。

    这难道,就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生平第一次,慕容曦觉得,一个人的眼神,居然对自己如此的重要。

    忍不住偷瞄她,却没想到,在重华郡主走了之后,那人却是一点也不看他了。

    心里头有些发堵,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大哥不必理会她,要是重华郡主真的来找你的麻烦,你尽可以把责任,往我的身上推。”

    当然,这话林梦雅说得不诚实。

    重华郡主不过是恃宠而骄,这并不代表她就是个笨蛋。

    跟负责皇尊安全的连家作对,这不是直接等于在跟皇尊过不去么?

    别说她一个表情,就算是皇尊的亲生女儿,只怕也没那个胆量,跟连家来‘讨公道’。

    除非...

    “哪里的话,你既然来了,便是我们家的客人,我自然是要护着你的。”

    连胜并不是在客气,不管是看在宫二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她能治好自己的母亲。

    不管哪一点,他都会想办法护着宫雅。

    只是这一次,有些难办了。

    “多谢连大哥了,还是连大哥这样的男人种重情重义,比一些薄情寡义的男人强多了。”

    她弯起了眼睛,语气温柔,笑眯眯的说道。

    连胜觉得这话有点怪,但细想想总觉得没什么毛病。

    可是塔身旁的人却坐不住了,这话,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眉心微皱,这女人,怎么阴阳怪气的?

    “你还真会说笑,对了,你这次来,可有什么要事么?”

    连胜是个将帅,纵然知道得罪重华的后果,却也不见任何的急色。

    反倒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那样,询问起宫雅来。

    “你要不提,我还差一点忘了。我是来是想要告诉连大哥,我们宫家的雪雕也做好了。冬至那天,你可得带着夫人一起去看看。她近来身体不太好,应该多走动走动才是。”

    连胜其实也在犹豫,他知道母亲好热闹。

    但是才刚刚经历了那一场风波,他又怕自己的母亲,会受到什么伤害或者是刺激。

    可是,如果连宫雅都这样说了的话...

    看来,他还是有必要尝试一下的。

    “既如此,那我就先恭喜你了。”

    其实林梦雅今天来,就是奔着夫人的病情来的。

    谁知道,却被重华郡主搅乱了。

    “都是大家的努力,你们先忙,我去看看夫人。”

    不经意之间,林梦雅瞪了龙天昱一眼。

    后者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但他总觉得今天的林梦雅,似乎格外的——格外的难缠一些。

    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位置,明明他喜欢的,不是那种温婉贤淑的女子么?

    怎么会...

    “殿下,关于冬至节皇尊和太子殿下的出游路线,以及沿途的保护措施,我们还是及早决定的比较好。”

    慕容曦点点头,勉强收回了自己发散出去的脑子。

    而那个占据了他很大一部分注意力的女子,此刻,却是在蹲墙角。

    偌大的连府,林梦雅其实已经无比的熟悉了。

    她之前跑过一次,也记得分外的清楚。

    连胜叫人陪着她一起去,而且路上,林梦雅也顺便问了几句现在夫人的情况。

    疯,倒是不疯了。

    只是成日里郁郁寡欢,就连府中的活宝连星,也失去了往日的作用。

    夫人那样可爱的人,如今却成了一潭死水。

    虽然这是正常的过程,但是作为家属,连星他们也自然是不能放心的。

    因此,既是连夫人的秘密主治大夫,又是连夫人最宠爱的小辈的了林梦雅,就要承担起让连夫人恢复往日风采的任务。

    不过这一次,她来得不巧。

    正赶上连世伯跟连伯母说话。

    她下意识的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却被连星,一把拽到了窗户的下面。

    为了保护大家的面子跟**,她只好忍受着连星这种听墙角的猥琐行为。

    “老爷,我昨晚又梦到我们的月儿了。”

    这是夫人的声音,熟悉,却充满了让人心碎的落寞。

    “夫人,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是想开一些。想一想,我们还有胜儿跟星儿,不是么?”

    听到连世伯的话,林梦雅就知道,为何这些年,连夫人的心病郁结得极为厉害。

    除了药物的原因之外,还有因为家人的关心,根本不在点上。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还有胜儿跟星儿,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没办法忘了月儿啊!”

    连夫人的话里头,已经带了几分哭腔了。

    林梦雅听得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夫人,我知道你想月儿,我也想他。快别哭了,万一哭坏了你的眼睛可怎么办?”

    林梦雅听完,翻了个白眼。

    直男,而且还是个不会哄人的直男,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为什么说女人是水做的?因为女人善于用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可以喜极而泣,也可以声泪俱下。

    现在的连夫人需要的,恰恰是一场发泄,而并非是所谓的安慰。

    “如果我眼睛瞎了,是不是就能看到我的月儿了呢?”

    没想到,连老爷却沉默了。

    林梦雅差一点气死,不该说的都说了,该说的时候却连一个字都没有。

    连夫人啊,还真是可怜。

    这样下去又怎么行?但是让林梦雅没有想到的是,刚才还在低声哭泣的连夫人,声音居然慢慢的小了下去。

    而呜咽也没持续多久,她就听到连老爷叹了一口气,然后似乎是给连夫人盖上了被子。

    好奇怪啊!

    林梦雅正纳闷着,一直拽着她的连星,却把人给拐到了不远处厢房内。

    干净利落的把她给推了进去,又悄无声息的关了门。

    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没少干。

    厢房里什么都有,只是简单了不少。

    林梦雅寻了个椅子坐了上去,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腿。

    听墙角这种事情,原来,还是一门技术活。

    “你也听到了对不对?”

    连星瞪着她,那她能怎么办?

    只好点头承认就是了。

    “我不是有意听的,是你非得拉着我,我可是无辜的啊!”

    这人还真是个奇葩,怎么想到去听自己爹妈的墙角,而且看样子,还不只是一两次了。

    “我就知道,一定是他!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

    这话,绕得林梦雅有些糊涂。

    “你这是他,又不是他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者的情绪有点激动,一双眸子带着几分错乱,惶惶然的望向了她,显然是在寻求帮助。

    “我本来以为,暗害我母亲的,会是府外的人。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我的父亲!”

    这个消息,可是有点太过劲爆了!

    林梦雅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连星。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今天又给我母亲吃了那个药!我知道的,我看到过。从小,他就把那个药带在身边,寸步不离。除了我之位,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