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对阵重华
    宫五抱着手臂,态度冷淡得嘲笑道。

    那管事的脸上挂不住,如今动也是丢人,不动更是丢人。

    他阴鸷的看了一眼宫家兄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里虽然是连家,但我们郡主跟曦殿下的威仪,却不容旁人顶撞。识相的,你们就快点离开,不然我可顾不得连家的面子!”

    这话,完完全全的是在威胁。

    但让林梦雅最生气的,则是他那副好像重华郡主,就是慕容曦的人了的感觉。

    谁的人,这还真的不一定。

    她一旦被彻彻底底的激怒了,有些事,只怕会闹得天翻地覆。

    “顾不得能如何,顾得又能如何? ”她笑容温婉浅淡,却带着三分凉薄的冷意。

    眼睛瞥了那人一眼,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屑。

    “今天你不让我进,可我注定要进去,重华郡主跟曦殿下又能如何?就算是他们的父辈来了,见了我,也得一样客气。”

    她抬起头来,眼神倏然间转变。

    天寒地冻,仍然不及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

    别看她平常还算是平易近人,但到底性子摆在那里,怎么能允许一只狗,在她的面前露出利齿,企图伤人?

    “是么?那就不客气了,俩人!动手!”

    管事的后退一步的,立刻有几个人冲了上来。

    但还没等近她的身,就一个个的如同沙包般被人踹飞了出去。

    “我宫家的家主,也是你们能动的?”

    宫五掸了掸自己一副下摆上沾到的灰,冷笑道。

    那管事的此时才慌了手脚,想来是因为重华郡主向来在龙都内横行惯了,未曾想到还真的有这么两位主儿敢动手。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话是这么说,但是管事的逃走的样子也有点太过难看了些。

    林梦雅勾起唇角,无所谓的笑了笑。

    转回身来,冲着引着她进来的连家人道了句歉。

    “不好意思,这事是因我而起。一会儿不管是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会一力承担,劳烦各位了。”

    连家的人又能怎么说呢?

    一边是宫家,一边又是重华郡主跟曦殿下。

    不管哪一方,其实都是他们不能得罪的。

    但这事的起因其实还是重华郡主的手下人不懂事,宫雅顶多属于反击而已。

    “小姐请放心,此事到底如何,小的们都是看在眼中的。若是要人去作证,小的一定会把实情全盘托出。”

    林梦雅倒是没想到,宫家的下人,也是如此品行。

    “多谢你的好意,但你们放心,想要靠一条狗就要来扳倒我,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连大哥在何处,还麻烦你们继续带路。”

    看到她浑然不在乎的态度,那下人还是没忍住,多了句嘴。

    “小姐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这重华郡主,乃是皇尊跟后尊眼前的红人。小姐,还是要多加小心。”

    点点头,这一点她又何尝不知道。

    要不是有皇尊跟后尊当重华的后盾,还哪里容得她如此骄纵?

    但有些事情,可是不能尽看眼前。

    主院的小会客室内,此时有些热闹。

    重华郡主府上的管事匆匆的赶了回来,没说几句话,就跪在地上求重华郡主做主。

    “你快起来,有什么事,你起来再说。”

    重华看起来有些疑惑,忙叫人把管事的扶了起来。

    那人却是流着眼泪,状告了宫雅方才的‘恶性’。

    “回郡主,小的本是奉了郡主跟殿下的命令,看守庭院不让外人随意闯入。可那宫雅却好不讲理,小的不过与她分辨几句,她就命人打了小的,还带人闯了进来。小的,实在是冤枉啊!”

    如果林梦雅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拍手叫好。

    多么生动的一场恶人先告状啊,至少重华是信了的。

    眉头微微皱起,让人扶着管事的先到了一旁。

    “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连大人,给您添了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连胜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但是他心里头却是起了一缕疑丝,这段时间个宫雅的相处,他知道那姑娘是个极知道进退的人。

    怎么今日,居然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

    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大少爷,宫家大小姐跟五少爷到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先请进来吧。”

    其实作为连胜来说,他是极其不想让宫家的两兄妹进来的。

    但慕容曦在这里,重华郡主的身份也让他怠慢不得。

    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林梦雅跟宫五一前一后的进了会客厅,里面的气氛有点怪,但她却丝毫没放在心上。

    “见过曦殿下,重华郡主,连大哥。”

    她不卑不亢的打着招呼,似乎没看到重华身边,那双怨毒的眼睛。

    “来了,坐吧。”

    连胜越发觉得,这事不是宫雅做出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但重华那边,他却不得不给个交代。

    命人上了茶之后,连胜也沉吟了片刻。

    抬头,看向了宫羽跟宫雅。

    “宫雅,有件事,我不得不多嘴问一句,方才你个郡主府内的管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连胜的话很有分寸,首先把两个人之间的摩擦,定性为误会。

    但林梦雅却直接了当的说道。

    “误会没有,但的确是起了一点小摩擦。连大哥不必放在心上,我也不用任何人的赔礼道歉。人嘛,难免会犯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瞬间,重华郡主,跟她手下的脸都僵住了。

    “宫小姐,你这可是在强词夺理吧?”

    气不过的重华,立刻露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可惜,人家根本就不买账。

    “郡主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试问当时的事情,郡主可曾在场?既不在场,那郡主再如何,听到的也不过是一面之词。我可是亲身经历的人,自然知道得比郡主多一些。”

    重华的鼻子差一点气歪了,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讲理的女人。

    “可是...”

    “郡主一定是想说,你这位管事服侍你多年,你自然会相信他的话,对不对?那他更是罪上加罪,他对我不敬在前,欺骗主上在后,果真是十恶不赦。郡主也莫动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林梦雅从前就发现,自己于吵架这一行当,是有天分在的。

    比如说,一旦对方被他拽入了自己的逻辑里头,那她就是绝对的王者。

    想要出去,却是极难的。

    说白了吧,就是她总有自己的一套歪理,且不管怎么讲,都能讲得通。

    重华心高气傲,自以为暗中给宫雅下了个套。

    殊不知,这套却套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话不能这么说,你既然是亲历者,那我的管事也是。你们可以当场对质,这事,总不能冤枉了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吧?”

    重华有些坐不住了,但碍于旁边有人在,有些东西,她还是不能露出来。

    但同样身为女人,还都是有权有势,又有几分脑子的女人。

    她的如意算盘,早就落入林梦雅的算计之中了。

    “当场对质?郡主莫不是在开玩笑?他来这里,肯定是指责我无礼在先,我要是跟他对质,他怎么能承认是自己在撒谎呢?好,就算是我退一步,承认可能是我无礼在先。那我倒是想要问问,我无的,是你们郡主府的礼呢,还是连家的?”

    “当然是郡主府的!你对郡主跟殿下不敬!”

    那管事的还不肯老实,跳出来说道。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碍事,一口一个郡主、殿下。

    莫不是真的把龙天昱当成他家郡主的相公了吧?

    “好,你说我对郡主跟殿下不敬,我且不问你,我是如何对他们二位不敬的。即便是我不敬了,你一个小小的管事,又能拿我怎么样呢?还是说,你有资格跟权力,来处置一家的家主?”

    林梦雅的话音转冷,安然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

    重华郡主咬了咬自己的唇,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她是怨恨宫雅,但她同时也清楚,就连太子也在暗地里提点过她,没事千万不能把宫家得罪得太深。

    十大世家,别说是她了,就连皇尊也是不敢轻易怠慢。

    如今宫雅搬了这个名头出来,一时间,重华也有些不太好办了。

    “即便是家主,也得尊礼守法!曦殿下跟郡主乃是皇尊亲封,宫小姐难不成,想要仗势欺人么?”

    那管事的又跳了出来,不过这一次,林梦雅却没打算放过他。

    “这话我可不敢当,这样吧,我可以给郡主跟曦殿下道歉。但是你冒犯我这一节,我们也得算过吧?”

    她灿然一笑,不过笑容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重华郡主此刻才明白,其实宫雅根本不在乎所谓的面子。

    她要的,无非是一个能整治自己手下人的理由罢了。

    立刻,茫然无辜的看向了一旁,默不作声的慕容曦。

    可是后者的眼神,不在她的身上,也不在个宫雅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对面墙上的一幅山水画作上。

    咬了咬银牙,这男人难道真的如同太子殿下所说,是个无心之人么?

    不!即便是他无心,自己也要把他留在身边!

    “殿下,您看这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