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冤家路窄
    以需要清静思考为名,林梦雅赶走了两个丫头,就连凑热闹的宫五也被扫地出门。

    林梦雅坐在房间里,桌上放着的,是今天连家送来的几个锦盒。

    盒子算是很普通了,但是最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

    她打开其中的一个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个褐色的条状物,质地干硬,带着淡淡的药香。

    神农系统自动分析里面的药性,而其他的几个盒子里头装的,也都是类似于这样的东西。

    这些不是别的,正是百里家用来给夫人调养身体的药材。

    林梦雅一一辨认过,然后又放回了锦盒里。

    果然,问题是出在这副药的。

    连家把这药送来,就说明,他们信任的是自己。

    就算真的如她想的那般,其实连家人是知情的,那么他们也是不甘心就此被人控制。

    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恍恍惚惚的放了下来。

    至少现在,她还算是安全。

    “小妹,你究竟在做什么呢?咦,这些不是连家给你送来的补品么?”

    宫五还是按捺不住,硬是从门外挤了进来。

    不过林梦雅倒也没让人使劲拦他,冲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这就是连夫人出问题的那副药,现在我已经知道问题在哪了。只是他们想要如何处理,又有什么计划,还需要我们跟连家,一起商量。”

    宫五好奇的拿起了她面前的药,仔细端详也发现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

    不由得佩服自家小妹,果然,宫家最聪明的脑袋瓜,还是长在了自家小妹的身上。

    “也就是说,连家相信我们?不过,这事这么棘手,我怕你会遇到什么危险。”

    林梦雅看着他,浅浅的笑了笑。

    “无妨,反正想要我们命的人多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随他们去。”

    更何况,搞定了连家,就等于找到了一伙免费的随身保镖。

    管他天大的势力,在龙都内,总是没有连胜手下的禁卫军好用的。

    她可是看的清楚明白,禁卫军只听连胜的话,而且忠诚度极高。

    既如此,那她更应该趟这滩浑水了。

    “那你准备,如何去做?”

    宫五摩拳擦掌,倒是有些感兴趣。

    他骨子里就是不安分的人,越是危险,就意味着挑战跟刺激也就越大。

    对于他来说,正是难得的消遣。

    林梦雅想了想,歪着头神神秘秘的笑了笑。

    “不急,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在冬至节脱颖而出。对了,这是我找人画的图纸,你让工匠去费心雕琢就好。有任何事情,让他们随时来报。”

    “好。”

    宫五接过林梦雅的图纸后,却愣了愣神。

    图上的,是一座飘飘欲飞的宫殿。

    这是林梦雅这几天费心寻找画师,又面授机宜,经过好过修改才出来的成品。

    宫殿十分的大气,绝对是与众不同。

    只是,画面上是上了色的,实际上却是用纯白的雪雕琢出来的话,也就少了那么几分神韵。

    这倒是个致命的弱点,看来,也只能靠工匠的巧妙雕琢了。

    “也好。”

    宫五点点头,收下了图纸。

    接下来的几天内,林梦雅并未跟连府有任何的联系,反倒是每天都带着人,去看工匠们的进度。

    工匠们实行得是轮班制,有宫家的财力当后盾,虽然看起来是午休的,但其实每个人都有着严格的工作时间。

    不会有人消极怠工,也不会有人过度的劳累。

    在强大的人力物力的支持下,整个龙都内的雪雕,正在以极为可观的速度,进行着。

    到了冬至的前一天,几乎所有的雪雕都已经完工了。

    林梦雅看着自家精致的雪雕,点了点头。

    倒是有了七八分纸上宫殿的神韵,只可惜不能上色,而且皇尊跟太子要赏玩的时候,还是在晚上。

    这么一看,他们就好像错失了不少的先机。

    “看来,今年又得是重华郡主拔得头筹了!”

    林梦雅跟宫五用来临时歇脚的茶馆内,有人正在谈论雪雕的事情。

    “那几只仙气十足的仙鹤,仿佛要活过来似的。皇尊可是最喜欢这种祥和的瑞鸟,更何况,重华郡主也是真的用心了。”

    另外一个人,也随声附和。

    林梦雅跟宫五也看过重华郡主的仙鹤雪雕,的确是不错。

    意境好、寓意好,雕工更是好。

    重华郡主并没有用宫家提供的工匠,反而是重金聘请了一位雕刻匠人。

    听闻那匠人世代都是给皇族办事的,手艺跟经验自然不同凡响。

    他们的那些雕工,跟人家的比起来,的确是有些寒酸了。

    但再厉害的雕工,也比不过更加新奇有趣的创意不是?

    看到林梦雅这样半点都不着急,宫五也放下了自己的一颗心。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们家的这样姑娘,还未曾拼尽全力。

    “要说重华郡主,还真是一等一的贵人。皇尊跟后尊宠爱她,出身又好,跟太子殿下又是青梅竹马,我看,将来的太子妃,非她莫属了。”

    “你这就说错了,人家重华郡主的心里头,早就有了如意郎君了。”

    “谁?”

    “当然是那位俊美非凡的曦殿下了!我可是听说,这几日重华郡主日日都在曦殿下的府上,这男未娶女未嫁,我看,一定是...”

    后面暧昧的意思,让另外一个听众发出了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容。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茶,胸口有些气闷。

    怪不得那个死男人这几天都没来,敢情,是陪那个小的去了!

    “怎么了?”

    宫五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又一副不悦的样子。

    “没什么,茶不合口味。五哥哥,我们去拜访一下连家吧。”

    压下心头的不舒服,林梦雅知道,自己要生气,也要跟那个死男人生。

    更何况,以她对龙天昱的了解跟信任,这家伙跟重华之间,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她就是听两个人的绯闻不爽。

    不是她度量小,有时候了解是一回事,但是生不生气,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带着一肚子的烦恼,两个人到了连家。

    只是马车才刚刚停下,她就看到了停在连府门外的一辆车。

    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果然是冤家路窄!

    那马车,可不就是属于重华郡主的么?

    “咦?重华郡主怎么也在这里?”

    宫五也觉得奇怪,跳下马车后,先去跟门房打听。

    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重华郡主是跟曦殿下一起来的。这两个人,我们可惹不起。”

    宫五的话里,带着几分恼怒。

    毕竟,重华郡主三番两次的针对他们,这件事情,他可没忘。

    林梦雅本来也想退避,但却想到了重华跟龙天昱之前的绯闻。

    冷笑一声后,跳下了马车。

    就算是要躲,也是重华这个第三者应该躲。

    自己光明正大,怕什么?

    何况,她还有一肚子的鸟气没地方撒呢!

    “去,为什么不去?这里是连府,又不是她重华郡主的府邸。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手段!”

    暗暗的咬了咬牙,林梦雅本就是个有仇必报的性格。

    从前只是为了大局,迫不得已做出了让步。

    如今对方步步紧逼,她要是怂了,那岂不是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整理了一下衣衫,两个人往连府的大门走了进去。

    本来连府对他们两个早已经熟悉,如今更是奉若上宾。

    自有下人引他们进去,可刚到正院的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二位,今日我们郡主与曦殿下再次,恕不见客,请回吧。”

    那人生就一双鹰眼,是以让人觉得他有些阴险。

    而且态度傲慢无比,更是带着几分倨傲。

    这种拿鼻孔看人的家伙,林梦雅向来是最讨厌的。

    懒得拿正眼瞧他,不过瞥了他一眼之后,径直就要走。

    “慢着!”

    那人又不怕死的拦了上来,态度也多了几分冷冰冰的不耐烦。

    “你是谁?”

    林梦雅轻蔑的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这条狗,开口问道。

    “小的是重华郡主府的管事,多有得罪,还望宫小姐能谅解。”

    “哦,原来是郡主府的管事。我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一条野狗呢。”

    她的语气不屑至极,那管事的向来都是被捧着的,哪里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登时脸色铁青,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瞪着林梦雅。

    “宫小姐,打狗还得看主人,您这样,倒是让我很难做。”

    林梦雅丝毫不在乎的笑了笑,看了那人一眼。

    “你也知道自己是条狗么?所以,你还是不要挡着我的路比较好,我啊,可没那么好的耐心,去跟一条狗讲道理。”

    她冷冷的说道,那管事得气急了,挥了挥自己的手。

    “来人,有人胆敢冒犯郡主,给我轰出去!”

    这下子,不光是宫家人,就连连家人也跟着对那管事的不满起来。

    这里是连家,又不是重华郡主府,而且宫羽跟宫雅,可是连家的贵客,岂是他们想赶就赶的?

    登时,连家的下人们,隐隐的站在了宫家兄妹的身后,态度十分的明显。

    “哎呀,没想到居然还能碰上这样的事情。你们重华郡主府的家教,我是领教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