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百里疑云
    连星咬牙切齿的问道,恨不得亲自提刀将那个害他娘亲受到此种痛苦的斩杀。

    但林梦雅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件事情经手的人太多,而且已经十五年了,就算是有线索,也早就被人消除了。现在想要追究,太难了。”

    听了她的话,连星重重的捶了自己的头一下,懊悔无比。

    “那现在,我母亲的情况还有得救么?”

    关于这个,其实对于林梦雅来说倒是不难。

    “能治倒是能治,不过如果伯母突然好了的话,也许会节外生枝。”

    “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母亲,饱受这种痛苦么?宫雅,我求你,治好我的母亲。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她看到连星的眼里面,满是祈求跟渴望。

    就连宫五也用这种眼神看着她,不得已,林梦雅只好为难的点了点头。

    “不如这样,你跟世伯跟连大哥商量一下。现在伯母的情况已经初步稳定下来了,短时间内不会犯病。至于其他的药,我看暂时可以停一下。伯母的病是心病,外物的治疗并不一定管用。”

    连星有些迫切,差一点就把他们两个扔下,去找他父亲跟大哥商量去了。

    林梦雅也知道他的心情,嘱咐了一番注意事项之后,跟宫五两个人告辞了。

    “连伯母,到底有什么问题?”

    马车上,宫五沉声问道。

    林梦雅知道瞒不过宫五,思考了一番之后,才把隐藏在自己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之前我察觉到连夫人吃的药是有问题的,按照她目前的情况来说,这药只会消耗她的生命力。到了最后,很可能会让她癫狂而死。”

    宫五心里头有些发冷,他想不到会是谁,要害这个对谁都和善温柔的夫人。

    街面上,负责雕刻雪雕的匠人们,点起了灯火。

    车帘外,忽明忽暗,一如林梦雅的心情。

    阴谋与权势,从来都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只是连夫人被这样陷害,总是让她觉得有些揪心。

    为什么,总是有人要把无辜的人拖下水呢?

    “我们真的,毫无办法了么?”

    “想要救她不难,但是按照这种药量来说,连夫人根本挺不到现在。”

    “所以,你是觉得,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林梦雅点点头默认,这才是这件事情,最为棘手的地方。

    回到宫家,两个人心里头都有事,自然也聊不上几句,各自回屋去了。

    洗漱干净之后,林梦雅坐在床上擦干自己的长发,睡意全无。

    白苏跟纭儿知道她现在不喜欢被人打扰,默默的退了出去。

    林梦雅心里头想着事情,全然没有发现,早有一个身影,已经默默的站在她的身边,看了她许久。

    转过身来,她看到了再次飘然而至的龙天昱。

    嫣然一笑,放下手中的布巾,熟稔的走到他的身边,为他脱下了外面的那场大氅,露出里面雪白的内衫。

    这人,倒是极少穿白色的衣服。

    “外面这么冷,你怎么来了?”

    倒了一杯热茶,林梦雅轻声埋怨着。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趟趟的跑得倒是勤快。

    只是明明是夫妻两个,如今却像是偷情的,也算是别有一番刺激。

    不过每次来,这人总会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林梦雅退后了一步,任由那人的眼光把自己打量个透彻。

    “怎么了?”

    那人也不说话,只一口闷了热茶,随后就走到了她的面前,自顾自的躺上了她的床。

    “睡觉。”

    闭上眼睛,这家伙居然真的要睡了。

    林梦雅迟疑了片刻,也脱了自己的鞋子,躺在了里侧。

    刚躺下,那人的大手就揽住了她的肩,被人拉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之中。

    “你先别睡,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真是见鬼了!慕容曦在心中哀嚎。

    明明已经睡惯了的床铺,如今却越发觉得孤冷难熬。

    等到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轻车熟路的到了她的院子里。

    那一间香闺,似是有无穷的吸引力。

    什么规矩、礼教,在这一刻通通土崩瓦解。

    唯有她的身边,似乎才是他真正的安宁之处。

    鼻间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药香,慕容曦渐渐涌起了几分睡意。

    但他还是,想要听她要说的话。

    “嗯。”

    “今天我跟五哥哥去了连府,我察觉到连夫人的病情是有问题的。这件事,你可知情?”

    慕容曦睁开了眼睛,淡淡的瞥了一眼怀中的女子。

    白天负责盯着她的人便回来禀告,说是她与连星同游。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么晚过来,也是想要确认归属权。

    只是听到她的话之后,也不好即刻发作。

    “嗯,略有耳闻。”

    “今日我去连府,无意中发现连夫人的病,其实是有人在暗中给她吃了能让她发疯的药所致。我听连星说,百里家的神医曾经诊治过连夫人,而且这么些年,连家为了治好连夫人,肯定是费了不小的力气。但是,如今连夫人却遭人暗害了那么久,你觉得这件事,谁最可疑呢?”

    其实她刚开始就怀疑到了百里家的人身上,但是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可能。

    别的不说,以连夫人的地位跟连家的势力,如果百里家真的要下手的话,岂不是等于玩火**。

    还是说,这事百里家也是不知情的,下手的其实另有人选?

    林梦雅沉默着思考,她在卫国的消息并不怎么灵通。

    书上能记载的内容,都是从前的事,而且也不会把这些东西都记载进去。

    所以,她现在能掌握到的线索,其实是极其有限的。

    不过,慕容曦却想到了一些事情。

    “你的意思是,这事是百里家做的?”

    “我也不太确定,但是目前而言,只有百里家是最可疑的。毕竟,他们是卫国的神医世家,这方子很高超。里面的药物单拿出来都不会有这样的功效,但是,一旦药物混合到了一起,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一般的人,只怕拿不出这样的药方。如果是百里家这样的医学世家的话,我倒是觉得,有这个可能。”

    她这么说,慕容曦也明白了事情的蹊跷之处。

    “但是,百里家没有这么做的动机。”

    这才是让林梦雅觉得最难解释的地方,凡事都要讲究个因果。

    “如果,是为了控制连家呢?”

    慕容曦低头,疑惑的看向了宫雅。

    “连世伯跟连胜的能力,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这事真的是百里家做的,十五年来,难道他们一点端倪也发现不了?还是...他们其实是知情的,而那些下药的人,是借此希望控制百里家!”

    林梦雅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从脉象上跟她检查的结果来看,这药的药效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而且她之前暗中问过负责照顾连夫人的侍女,这药方自从百里家开了之后,就未曾改变过。

    如果真的是百里家动得手脚,那么他们也必定是有着压制或者是完全解开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凭借着这药方子,来间接的控制连家父子了!

    “不行!我之前让连星去跟他的父兄商量,要是真的是我们推测的这样的话,只怕我会打草惊蛇,说不定,还会引火烧身!”

    起身,林梦雅就要下地。

    好在慕容曦在她的身边,大手扣住了她的腰肢,就把人带回了自己的怀中。

    “别闹,这事很要紧的。”

    她还以为这家伙又在吃飞醋,可没想到,龙天昱把她的脑袋坚定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别急,不怕。”

    她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是却实在是没办法跟龙天昱的力气硬抗。

    索性就赖在了他的怀中,把自己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也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如果我过去的话,只怕会引起更大的怀疑。罢了,叫招拆招就是。”

    这话虽然说得豁达,但还是不免有些懊恼。

    慕容曦低低的笑了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还鲜少看到宫雅,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出来。

    其实他想要告诉她,连家父子绝地不会把这样事情说出去。

    但是看到她着急,慕容曦却觉得有些莫名的开心。

    就让她先急一夜,以后再告诉她也不迟。

    两个人互相依偎着,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睡梦之中。

    第二天一早,林梦雅是被纭儿给叫醒的。

    习惯性的摸了一把旁边,发现床上只剩下了自己一个。

    这家伙,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不过每一个有他陪伴的夜晚,对于她来说,都是难得的安眠之时。

    摇了摇头,林梦雅心情轻松,起身洗脸去了。

    本来林梦雅的心情有些忐忑,整个早晨都在思考着补救的办法。

    主动上门不行,如果一直这样等着又显得太过被动。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连家却派人,给她送来了几盒补品。

    “小姐,这连家怎么又给咱们送东西来了呢?”

    纭儿有些奇怪,但林梦雅只看了一眼这东西,悬着的心,就安定了下来。

    “大概,是觉得过意不去吧。你收起来,等我准备一份回礼再送回去。”

    纭儿点点头,拿着几个锦盒下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