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丧子之痛
    宫五看来还是比较了解情况的,林梦雅把疑问的目光看向了他,后者却没说话。

    只是用眼神,来征求连星的意见。

    “宫雅不是外人,你直说便是。”

    话是这么说,但连星还是颓然的靠在了自己的座椅上,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

    显然是被连夫人的旧疾给折腾得久了,有些无可奈何。

    宫五这才低声的跟林梦雅解释。

    “其实连星不是最小的孩子,在他之下,应该还有个弟弟叫连月。但是就在十五年前,那时候也跟现在一样,有人袭击了连府。当时连府并不在龙都,连夫人重伤,连星跟连月也都受了伤。只是连月的年纪太小,所以夭折了。从那之后,连夫人就落下一块心病。连世伯跟连胜也都很自责,也就导致他们对连星看管得很严。”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连星见到他哥,就怕的跟猫儿一样。

    想来,也是爱之深责之切。

    孩子是母亲的心,让一个母亲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孩子离开,不亚于剖心之痛。

    也怪不得连夫人会落下旧疾,换做是她,只怕当场就疯了。

    同样是母亲,林梦雅对于连夫人的心情,比任何人理解得都深。

    想了想,她才开口说道。

    “如果你们信我的话,或许我可以一试。”

    宫五没想到,妹妹居然会这么说。

    倒是连星苦笑连连,显然并不看好她。

    “我早听说,你们宫家女子世代善医。可是,就连百里家的神医都医不好我的母亲。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百里家的神医,应该都是男子吧。有些事情,只有我们女人才是最清楚的。我治不好,但是也不会让夫人的情况恶化不是?我也只是因为喜欢夫人,不想让她因此消沉下去而已。成与不成,全在你。”

    见她主动提出要医治母亲,连星此刻却犹豫了。

    百里家的神医说,母亲的病情绝对不可以再受到任何的刺激,否则,可能会更加严重。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看向了宫雅。

    “虽然我母亲有三个孩子,但是我只有这么一个母亲。宫雅,我可以把她交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要再刺激她,好不好?”

    面对连星的请求,她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

    不久,连星就唤了人进来,把她给送到了连夫人的屋子内。

    才进去,她就嗅到了屋子里,点着的安神凝气的熏香。

    “把熏香都撤下去吧,你们谁都不要进来。”

    侍女们按照她的指令行事,很快,屋子又恢复了清新淡雅的味道。

    林梦雅掀开珠帘,看到了倚在床上的连夫人。

    不过才短短几日,连夫人就消瘦了一圈,眼下的乌青实在是看得让人心疼。

    她悄悄的走得近了些,可床上的连夫人,却突然间被惊动了,醒了过来。

    “小雅,你来啦!”

    林梦雅点了点头,来之前,连星已经详详细细的把宫夫人发病的症状告诉了她。

    每次在受到刺激之后,连夫人都会陷入自己的臆想之中。

    她幻想连月还活着,甚至还会叫连星带弟弟出去玩。

    连夫人没有任何的攻击性,但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才更加人揪心。

    每次都是连家父子,好不容易哄得连夫人勉强接受了现实之后,思子心切的连夫人,总是要大病一场。

    这样下去,早晚会掏空她的身体。

    “嗯,连星叫我来看看你们。怎么样,你们还好么?”

    她露出甜美清浅的笑容,对着连夫人温言软语的问道。

    连夫人有些疲惫,但还是抱起了自己手旁的一个小小的襁褓。

    “还好,对了,你还没见过我的小儿子连月吧,你看看,他现在已经八个月大了,长得最是喜人。我啊,就希望以后他能跟他的哥哥一样,骑马,射箭。没事,还能跟别人打架呢。你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抱着一个空的襁褓,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林梦雅却丝毫没有觉得诡异,只觉得鼻尖一酸,想要落泪。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不管她生育了几个孩子,对于她而言,每一个都是最重要的。

    连月的事情,给连夫人的打击太大了,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死吧。

    林梦雅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来,轻轻的扒开了襁褓。

    里面,裹着是一件淡绿色的小衣服。

    衣服的颜色已经暗沉了不少,但却是干干净净,阵脚也是精致紧密,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一个母亲的手。

    林梦雅没有像别人一样,勉强自己承认这是个孩子。

    她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喜爱,摸了摸孩子的小衣服。

    “真可爱,他叫连月是么?长大了以后,一定是个美男子。”

    连夫人愣了愣神,怯生生的看向了宫雅。

    “你...不觉得我是疯了么?”

    林梦雅微笑着看向了连夫人的眼睛,那里面的心碎,让她心疼不已。

    “伯母真会开玩笑,连月就在那里,是你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不是么?所以,他现在只偷偷让您一个人看到,真是个又聪明又调皮的孩子,我很喜欢他。”

    不同于其他人的敷衍亦或是厌恶,林梦雅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真诚的。

    连夫人突然间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也能看到,对不对?我的月儿并没有走,他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我是知道的。可是,他们都不相信我,觉得我疯了!”

    连夫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脆弱,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是告诉她,她的儿子没了,死了。

    但是,她就是不相信。

    林梦雅没急着夺回自己的手,反倒是轻轻巧巧的坐在了连夫人的身边。

    “对啊,我听人家说,每一个孩子在出生之前,都会在地上选择一个何时的母亲。他们在云朵里嬉戏,直到确定地上的那个人真的适合当她的母亲之后,他才会借由母亲的身体,降临在世上。”

    她一边说着, 一边偷偷的拿出银针,刺入了连夫人的穴位。

    现在的连夫人,已经完全沉溺在回忆之中,对于外界的小小干扰,失去了最基本的敏锐的感知能力。

    泪水,涌出了她的眼眶。

    “你是说,是月儿觉得我能当他的娘,所以才来的是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连夫人却突然哭了起来。

    “可是,可是我没能保护好他!他就死在我的面前,被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嘴里全部都是血,是我,是我无能啊!”

    连夫人的情绪突然间激动了起来,但是林梦雅却抓住了她的手臂,语气依旧温柔。

    “不!伯母,连月没有怪你。您知道么?连月之所以天天进入你的梦里,是因为他放心不下你。他想跟你说,让你不要担心。他又回到了天上,又回到了云朵里。以后,他会再在那里看着你的。如果你想他了,就抬起头看看天上的云朵。”

    一边说着,她用了些力气,在银针之上。

    连夫人哭得很悲伤,似乎要把自己对爱子的愧疚与想念,都化为哭声。

    哭着哭着,折腾了好几天的连夫人,也撑不住了,迷糊的倚在了床上。

    林梦雅把她身体放正,就把襁褓拿到了她的身边。

    一切都做好之后,她却解开了连夫人的衣襟。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林梦雅帮连夫人拢好衣服。

    其实有些时候,对于女人来说,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

    听连星回忆,在连月过世之后,连夫人并未哭过。

    显然是因为悲恸欲绝,根本不能靠眼泪来发泄得了的。

    但是事情已经过了十五年,连家父子又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连夫人的病情在家人的关爱之下,早应该好了许多了。

    没想到,事情竟然叫她给猜中了。

    “我母亲的情况,如何了?”

    连星的书房内,他看到下人领了宫雅回来,立刻急匆匆的问道。

    “伯母的情况还好,等到她醒过来之后,你时常去哄哄她,叫她放宽心就好很多。”

    闻言,连星却只当她是在安慰自己。

    不由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脸上带了几分失望。

    “小妹,伯母的情况,真的那么严重么?”

    宫五也跟连星想得差不多,但是哪一次连家三父子不是如此做的呢?

    可是连夫人的病情,还是每况愈下。

    只怕某一天,她会永远坠入梦魇之中,不再醒过来。

    “你们别这样悲观,连伯母的病真的可以痊愈。只是...她身体里的确是有些毛病,不过,是人为的。”

    话一出口,那两个人愣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连星瞪着一双眼睛,看向了她。

    林梦雅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其实,连夫人的心胸豁达,这种事情虽然会让她伤心欲绝,但是还没到这种地步。又或者这十五年来,你们一直努力的让她宽心,按照连夫人的性子,也早就应该释怀才是。”

    “你是说,有人故意害我母亲?”

    林梦雅点了点头。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

    “是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