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要她性命
    “这是,给我的?”

    慕容曦挑眉,看向了床上的女人。

    “才不是呢,少臭美了,这是...算了,也算是给你的。”

    这的确是她给龙天昱准备的大氅,这人的习惯不好,总是仗着武功高身体好,衣服总是不好好穿,大冬天的,连个火炉也没有。

    看到她似乎陷入了对别人的回忆之中,慕容曦的心,突然抽疼不已。

    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才能让她在自己的面前,也能走神的去想呢?

    “嗳,你...”

    从回忆之中回过神来的林梦雅一抬头,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这人,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笑了笑,林梦雅倒在了被褥之中。

    龙天昱想要拉拢连家的意思很明显,但是以他目前的身份来看,拉拢连家,只会让他的位置更加危险而已。

    他在暗地里头,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呢?

    “小雅,你睡醒了没有?”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醒了,请进。”

    她听到门被打开,匆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又在内室套了一件小袄,才走到宫五的面前。

    “这屋子好像是冷了一些,你晚上小心一些,可别着凉了。”

    宫五有些不太满意屋子里的温度,但其实一点也不冷。

    只是她现在身体不太好,所以才穿得多了一点而已。

    “没事,五哥哥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要事要跟我说?”

    别看宫五放浪形骸,但其实宫家极为重视规矩。

    他们兄妹二人相处的时候,宫平跟纭儿还有白苏,是一定要在的。

    这不,宫平就在一旁,给她的炉子里添炭。

    “你可知道,你出事并非是意外?”

    果然如此。

    林梦雅只不过愣怔了片刻,随后浅浅的笑了笑。

    “嗯,大概能猜到一些。”

    事后她回想了一下,当时虽然路况不好,他们的速度也着实快了一些。

    但是龙都内的马车,一旦到了冬季之后,都会换成有一定防滑功能的轮子。

    她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几乎是在冲出去之后,马车其实也是失控了的。

    这样下去,马车早晚会出事。

    “除了马车被人动了手脚之外,还有那辆马车。我事后去看过,那个巷子很浅,而且在里面,是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的。以你们当时的情况来看,他是完全有可能先看到你们,如果他哪怕只停一下,也不会让你的车翻了。”

    “所以说,那辆马车,是故意冲出来的?”

    宫五点了点头,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只怪我赶到得太晚,那辆车已经无影无踪了。不过根据当场的禁卫军所讲,那辆车没有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标志。而且车夫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来。”

    林梦雅心下大约的有了些计较,看来对方,是故意为之的了。

    “我已经派人去查车马行了,也许,很快就会有消息。”

    宫五看着她一副凝重的样子,马上低沉的说道。

    不过林梦雅却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

    “不必了,既然那人能做的出来这些算计。想必痕迹早已经被摸去,即便是我们查,估计也查不出来什么。”

    “难道,我们就吃下这个亏么?”

    宫五咬牙切齿,这一次,就连现场的禁卫军也说,小妹能活下来,纯粹是因为她命大,周围都是比较柔软的积雪。

    不然,只怕会当场把脑袋摔个粉碎了。

    既然别人对宫家动了杀机,他又怎么可能轻松放过。

    “吃亏?五哥哥,我从小吃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放心,早晚我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不过现在嘛,我们要弄清楚,他们出手的目的。”

    动机,很重要。

    杀手们围杀龙天昱跟连家,无非是希望龙天昱跟连家彻彻底底的消失,至少是闹掰了。

    所以,他们才会先选择下毒,再动手围杀。

    这样,就算是连家人侥幸活了下来,那也会恨龙天昱入骨。

    更何况这些人,压根就没想让龙天昱活着。

    死无对证,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那么,对她出手的呢?也是同样的一群人么?

    想了想,林梦雅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如果是同一批人的话,杀手们不是应该先想办法,把她困在连府里头除掉比较好么?

    而且那辆马车,又不是偶然事件。

    看来,对她动手的人,今日里有充足的把握,直到她今日马车会失控,也知道他们一定会去那里。

    能做到这些的人,只怕不多。

    “那个车夫,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宫五眼神有些晦暗,摇了摇头。

    “他伤得没那么严重,但是因为也碰到了头,所以一直在昏睡不醒。你是觉得,他也有问题?”

    “不,问题很有可能不在于他。你帮我个忙,把我那天驾车的马给弄过来。无论死活都可以,我要检查一下。还有,让人去调查一下,这几天车夫,有没有跟府外的亲人朋友联络。最好是那种,能上酒桌的人。”

    宫五点点头,示意他一定会去照办。

    “对了,还有件事情。四哥之前不是说,随后就到么?我估计,差不多年前会到。如果我们解决不了的话,不如等四哥来也不迟。”

    宫五不是不着急,也不是认怂了。

    他只不过是担心宫雅的身体,怕她吃不消而已。

    “我知道了,四哥哥能来自然是好的。只是这龙都太乱,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脱身,再把他给拉进来,我有些于心不忍。”

    她才来没多久,就接连得罪了重华郡主跟太子殿下,如今又跟连家和龙天昱扯上了关系。

    果然是祸不单行么?

    这种情况下,宫四如果来,对于她来说自然是好事。

    但同时对于宫四本人来说,却是深陷泥塘,身不由已。

    “别想那么多,我们宫家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你只要放宽了心,好好的坐镇指挥就可以了。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了,早些歇着吧。”

    宫五带着宫平起身离开,林梦雅又再次回到了床上,只是睡意全无。

    龙都的黑夜之中,到底隐藏着多少双盯着她的眼睛呢?

    裹紧了自己的被子,林梦雅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叶行在波涛之间的小舟。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林梦雅闭上了眼睛。

    为了自己的男人跟孩子,还有安稳的下半生,这些妖魔鬼怪,她都要战胜!

    听说她醒了,连夫人想要亲自登门探望。

    不过现在风波还未平息,林梦雅怕路上又生意外,所以婉言谢绝了连夫人的好意

    但没想到,连夫人却送了她很多补身体的东西。

    看着那些名贵的补品流水一般的进了宫家,林梦雅只觉得脑袋疼得更厉害了。

    低下头看了一眼宫五吩咐人,熬了整整一天的十全大补汤。

    这东西对她半点作用都不起不说,还喝得她有些上火了。

    但现在,就连白苏那个丫头也跟宫五一个战线了。

    只要她敢不喝,大家伙不是在她耳朵边絮絮叨叨,就是泪眼汪汪的盯着她。

    不过是一个补汤而已,林梦雅却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又过了几天,好不容易等到她可以出门了,白苏跟宫五又像是如临大敌。

    “你们这是做什么?”

    马车的外面,站着至少有二十几个随从。

    而且各个,手中都带着武器。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被白苏跟纭儿裹成了一个球,头顶上带着一顶做工精致,但实在是厚得离谱的帽子。

    以她目前的状况来看,她觉得自己更像是座山雕出巡。

    “保护你啊,万一在路上有人敢对你不利,这些人就可以上前,掩护你逃跑了!”

    宫五的神情有点严肃,摸了摸下巴,又看了看门口的护卫队。

    挥了挥手,立刻从府里又跑出来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

    “要不,让这些人也跟着你去吧?”

    林梦雅闻言,翻了个白眼。

    “那你怎么不让武奴贴身保护我?”

    谁知道宫五像是做贼似的看了看周围,趴在她耳边说道。

    “我已经让他们都换了寻常人家的衣服,散在一路上保护你。放心,我们暗中的人手也是不少。”

    闻言,林梦雅笑了笑,转头就往屋子里走。

    “小雅,你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么?要不要我去跟连夫人说一声,你几天就先不过去了?”

    一群人追着她到了屋子里,谁知道林梦雅进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脱下了自己的帽子,还有最外面的一层皮裘斗篷。

    “不行,你让我喘口气,我要被闷得窒息了。”

    她用手扇了扇风,这一身的衣服,少说也得有二三十公斤。

    再加上外面的安排,这样下去,她岂不是比坐牢还惨?

    “五哥哥,你让你的人都撤回来。干嘛啊,我是去连家,又不是跟人家火拼。”

    这个阵仗,保证她还没走多远,就得让人当场围观。

    “不行,万一你要是再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

    这种时候,宫五却是寸步不让。

    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下人却走了进来,说了一句话。

    林梦雅顿时眼前一亮,救星来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