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同床共枕
    “我...我没事,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林梦雅的声音有点哑,虽然已经昏睡了三天,但是好在白苏跟纭儿,总是喂给她一些鸡汤米粥之类的吃食,她的身体,不至于那么没有力气。

    “你!你这丫头!怎么就那么倔!”

    宫五眼睛红得跟兔子有一拼,这三天,白苏守了她三天,他又何尝不是?

    “我...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吧。总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她体质特殊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机让宫五知道。

    幸好她现在每天都有服用老师给她配置的药,这种药可以大大的减弱她身体里的毒性,与此同时,也会让她的体质变弱一些。

    前些日子的风寒,就是这种药带来的副作用。

    但是无论如何,好在是有药在,不然的话,她血液的秘密,只怕是守不住的。

    “没事就好,要是让大哥他们知道了,非得活活扒了我的皮不可!”

    宫五虽然还是有些生气,但总归人已经没事了,这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是是是,让五哥哥担心了,都是小妹的不是。好了,你看你,熬得跟乌眼青似的,快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睡醒了,咱们还有事呢。”

    宫五点点头离开,林梦雅又把白苏跟纭儿也赶了出去。

    她这一伤不要紧,眼看着大家伙都成了熊猫,那才是罪过。

    身体还是有些无力,可是她到底睡了三天,精神还不错。

    靠在软枕上面,翻看着纭儿走之前,塞在她手中的图册。

    图册还算是精美,讲得是志怪的故事。

    她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片阴影,却落在了她的图册上。

    抬起头,林梦雅还以为是自家的几个人不放心她,偷偷的来看了呢。

    没想到,却是个让她觉得有些意外的人。

    “你怎么来了?”

    眨眨眼,林梦雅看着面前的龙天昱,疑惑的问道。

    那人却不吭声,只是站在那里,一双黑眸深沉的看向了她。

    他身上没穿平常穿那件玄色的大氅,只不过穿了件稍稍厚一点的袄子。

    长发如墨,脸色阴沉,林梦雅转了转眼睛。

    又是哪路神仙不开眼,惹了这位大哥?

    “外面那么冷,你怎么就穿这一点?冷不冷,坐过来,我给你暖暖手。”

    她如同往常一样,拽着他的袖子,把他安置在了自己的床边。

    想要伸手去挪暖炉,却因为距离的原因,显得有些费劲。

    刚想要掀开被子起身,长手长脚的龙天昱不过伸出手来一勾,火炉就移了过来。

    顿时,林梦雅觉得火炉的温暖,似乎驱散了他身上带来的寒冷。

    小手伸出手,握住了他的一双大手。

    轻轻的呵了呵气,然后帮着他不停的摩擦着。

    这一切,龙天昱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得她都有些不习惯了。

    “是不是,变丑了?”

    额头上的伤口,她还没看过。

    想来,可能会落下一个疤吧。

    不过她并不在意,要是太丑了就用头发遮住就好。而且青筝谱里面,也有相关的祛疤的良方,以后有空弄来试试就好了。

    龙天昱摇了摇头,大手却紧紧的反抓住了她的一双手。

    两个人静静的对视,气氛逐渐升温。

    “我听人说,你乘的马车翻了。”

    良久,这人才说出这么一句硬邦邦的话来。

    林梦雅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他隐藏在冷淡之后的关心与自责。

    “嗯,大概是我运气不好,所有才会这样。不过,你看我,不也没事了么?”

    她小心翼翼的覆盖住他的手,这个男人,其实比旁人看到的更加脆弱一些。

    慕容曦仔仔细细的贪看着眼前的女子。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听到她出事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像是沉入了黑色的湖水之中。

    甚至于,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想到的,唯有她。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对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如此重要的地步?

    明知道不可靠近,可他还是没办法管住自己的心。

    直到手下来报,说她已经醒了。

    他恍然之间,脑袋里一阵糊涂。

    等到恢复神智之时,她,已经近在咫尺了。

    她是温热的,还可以动,还能笑着跟自己说话,给自己暖手。

    这一瞬间,慕容曦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想也没想的,把她紧紧的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去他的水性杨花,去他的奸夫淫妇,她是属于自己的!

    只要他看中了,以后把她彻彻底底看牢了,断绝她所有的出路便是。

    趴在他的怀抱里,林梦雅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终归,她还是最眷恋他的。

    男人,还是自家的好。

    “那天我走了之后,你们到底是怎么脱困的?”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让他把靴子脱了,上床来暖一暖身子。

    男人自然而然的把她安置好了,放下了帷帐,隔绝了外面的寒风。

    “我用一则旧事提醒了连胜,后来我们刚出去,就遇到了想要围杀我们的人。再然后,就是你找来的禁卫军到了,我们都被救了出来。”

    尽管龙天昱是一语带过,但林梦雅猜也能猜到其中的凶险。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跟宫五的武功我是清楚的。能困住你们,看来绝非泛泛之辈。”

    慕容曦已经学会不再惊讶于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熟悉跟了解,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

    无论如何,现在她可是在他的怀中。

    “我事后查看了一下,那些人都是江湖上的杀手。行事狠辣,下手也快。如果不是你叫来了禁卫军,只怕我们这些人,非得折损不少。”

    居然是杀手,林梦雅不自觉的往他的怀中缩了缩。

    现在,她庆幸自己没一时冲动,跟他说那些从前的事情。

    他现在的情况,只怕也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是谁要对付你?还是要对付连家?”

    趴在他的怀中,看着他的下巴,林梦雅总觉得身体阵阵发寒。

    到底有多少危机,潜伏在他的周围?

    “不管是谁,总之他们不愿意看到我跟连家搀和到一起去。不过...倒是你,以后一定要精心一些,连家,你还是少去为妙。”

    不仅仅是因为他看到了连星跟宫雅之间的那些事情,而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宫家现在的处境如何。

    他怕再这样下去,那些人会转而对付宫雅。

    到时候,自己万一有个难以周全的时候,宫雅岂不是要受害?

    “今天的事情,我也没想到。连星跟我,也只是一个误会,你别多心。如今看来,我已经不能抽身而退了。要是我真的不再登连家的门了,那些人才会觉得我察觉到了什么。杀人灭口,对于他们来说,那还不简单么?”

    看着龙天昱稍稍的变了脸色,林梦雅望着他,柔情款款的说道。

    “我知道,你很想拉拢连家。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帮你做到。”

    本以为对方会因为她的‘通情达理’而感动,谁知道,那人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还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所以,你准备用美人计?”

    什么?林梦雅傻了那么一瞬,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夺了她的唇去。

    “想都别想!”

    包含着十足的醋劲儿宣言,让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

    刚想跟他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可死男人的猴急劲儿又上来了。

    呼吸交叠之间,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又有些头晕脑胀。

    不过是这一次,大概不是伤口的缘故吧。

    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龙天昱还睡在她的旁边。

    虽然他们是合法夫妻,但她到底是个伤员,龙天昱只抱着她亲亲而已,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林梦雅发现自己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外面天色已晚,好在白苏跟纭儿都是有规矩的,她不叫,她们也不会冒然打扰。

    尽管不舍,可林梦雅还是伸出手来,轻轻的推了推旁边的男人。

    “让我再睡会儿。”

    大手一捞,她就再次被抱回怀中。

    林梦雅有些无奈的看着男人,夜夜入梦的眉眼还是如此熟悉。

    偷偷的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却没想到,那人却醒了,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

    “再不起来,你可就要被‘抓奸在床’了!”

    她笑嘻嘻的说道,龙天昱的眉头稍稍挑高,瞪着面前的女人。

    “口无遮拦!”

    又是这样的训斥,林梦雅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怎么现在的他,好像比之前还开不起玩笑?

    “我说的是实话,你看,我云英未嫁,你大龄未娶。咱们两个又没什么太亲密的关系,就这么抱在一起聊天,不太好吧?”

    话是这么说,可林梦雅却越凑越近。

    一双水亮双眸笑得弯弯的,小手还十分轻浮的在龙天昱的身上无意识的乱划。

    “你!我会对你负责!”

    慕容曦实在是受不得这女人的勾引,一下子起身下了床。

    林梦雅立刻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头,对着他招了招手。

    “负责的话嘛,以后再说好了,我放衣服的箱子里头,有一件男式的大氅。你穿了去,被冻坏了。”

    她的衣服箱子里,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不过等到慕容曦穿上身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比他府中的衣服还要合身。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