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完成升级
    坐在马车里担忧不已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里面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大小姐,有人过来了。”

    车夫低声提醒,林梦雅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

    “走!哪里人多往哪冲!”

    林梦雅冷喝一声,早就有所准备的车夫扬鞭,瞬间冲了出去。

    刚刚才围过来的人哪里想得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眼见着马车像是疯了一样的冲撞过来,那些人下意识闪开了路。

    而马车就这样绝尘而去,正赶上路上有冰雪滑得很,一下子就蹿出好远。

    人在这种情况下,再高的轻功造诣,也是力不从心。

    更何况,马车专挑人多的路走,自然是不好阻拦。

    几个负责截杀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先退回府中,再做打算。

    “慢一点,慢点!”

    头一次,林梦雅坐马车坐出了过山车的感觉。

    剧烈的椅已经让她头晕目眩了,更何况路面上的颠簸,差一点就让她散架了。

    “大小姐,您坐稳了!路滑,只怕是不好停啊!”

    车夫也有些急了,尽管他是多年的老把式了,但是在这种时候,大多数的马车都慢得跟牛车一样,他们刚刚是借力了不假,现在,又得还回来了。

    有一利必有一弊。

    “我...哎呦,我坐不稳啊!”

    在马车里面不停的磕磕碰碰,到了最后,林梦雅只好抱住自己的脑袋,努力的不让自己磕成个傻子便是最大的冤枉了。

    “闪开!都闪开!”

    车夫不断的高喊,好在这时节街面上的人并不多,但即便是如此,许多躲闪不及的人,也都不小心摔了个跟头。

    一时间,龙都的大街上,出现了大家都摔成一团的壮观场面。

    而罪魁祸首,那辆疯了一样的马车,则是飞快的跑过,就连那些疼得骂娘的,也只能望着马车的背影傻眼。

    疯了不成?

    “大小姐,您再坚持一下!不远处就是一片开阔地,到了那里,我再让马车停下来!”

    车夫还在不停的喊着,不过此时声音已经嘶哑。

    他当然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马儿失控,那他跟车里面的大小姐,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何人在龙都城内乱闯!快停下来!”

    没想到,此时他们身后,又传来了一人高喝之声。

    林梦雅闻听,艰难的从车窗里面爬出来,冲着后面喊道。

    “你们可是负责巡逻的禁卫军么?”

    后面骑马的几个人都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是有人的。

    立刻催紧了马儿,跟了上来。

    “既然知道,还不快停下!”

    “快去连都统连大人家救命!”

    她高喊了一声,后面的禁卫军却愣了愣神。

    “我是宫家的人,你们信我,连大人现在危在旦夕!”

    话还没说完,林梦雅就被马车甩到了另外一面。

    而那几个禁卫军也终于认出来,马车果然是有着宫家的家族标志的。

    “你们几个,叫人去都统家,剩下的,跟我继续追!”

    好在当班值守的头头,是个心思灵活的人。

    吩咐完事情之后,带着余下的几个人,催马上前。

    他们的马蹄上都是钉着适合冬日冰雪的路面的马掌的,即便是如此,奔跑起来还是悬着一颗心。

    此时,马车的速度已经减弱了不少。

    想必是车夫已经用尽了仿佛,且不那么快速的,让马儿减速下来。

    但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有另外一辆车从胡同里突然冲出来。

    一旦两车相撞,只怕是损失惨重。

    马夫下意识的选择闪开了对方的马车,却不想因此,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平衡。

    ‘轰隆’一声,马车翻倒在地。

    车夫被狠狠的甩了出去,跌落在了雪地上。

    禁卫军随后赶到,却只看到他们这一辆支离破碎的马车。

    “救人!快,救人!”

    巨大的痛苦袭来之后,林梦雅的记忆里面,只留下了那些禁卫军的呼喊之声。

    额头一阵阵冰冷,她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却发现摸了一手的湿意,原来,是血...

    “大夫,现在情况如何了?”

    宫家的府邸内,宫五才刚刚被包扎好身上的伤口,就立刻红着眼睛,眼巴巴的问道。

    “公子您的情况还好,只是里面的那位小姐,咳咳,您要不要劝一劝她的贴身侍女?”

    人到中年,又自认为仁心仁术的大夫,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行医数十载,还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患者家属。

    简直,就像是一头母狼。

    寸步不离的守护着自己的主人,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他之前好说歹说,那个叫白苏的姑娘,就是死活都不肯让开。

    逼得急了,就红着眼睛,拿着一把剑吓唬自己。

    他绝对不是怕她手中的剑,只是...她这样横档竖拦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闻言,宫五立刻大步走到了宫雅的房间内。

    “白苏,你不要再胡闹了!现在小妹的情况不好,你这样,万一耽误了怎么办?”

    宫五凝起眉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姑娘。

    他知道白苏对宫雅忠心耿耿,但是现在的事情,可是一时一刻都耽误不得的。

    “主子从不让人近身,现在更是不行!”

    白苏手握长剑,护在林梦雅的床前。

    她又何尝不担心主子,只是主子的情况太过特殊,现在主子没有知觉,所以她必须要守护好主子。

    “你在这样,休怪我无情了!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拉开!”

    对宫雅的担心,让宫五有些气急败坏。

    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从一场恶战之中脱身,天知道,当家里人告诉他,宫雅被撞得满头是血的时候,他心里头到底有多担心。

    没想到刚冲回来,就让白苏给挡了回去。

    挡了他也就罢了,可现在又来挡大夫,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谁都不许动我家主子!”

    白苏也急了。

    如今,只剩下她跟主子两个相依为命,无论如何,她都要守护住主子的秘密!

    “五少爷,白苏姐姐,你们这是干嘛呀!”

    端着干净的水盆回来的纭儿,却看到里面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挡在了俩方人的面前。

    “纭儿,你也给我让开!你没看到我妹妹,已经伤成那个样子了么?”

    宫五简直要气疯了,白苏到底是愚忠还是固执?

    就算是宫雅不让人近身,可她也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吧。

    “白苏姐姐,要不,我们先让开,让大夫看看小姐的情况如何?没事的,我们都在这里,就算是小姐怪罪了下来,我也会帮忙顶着的。”

    纭儿看了看林梦雅,她的气息很微弱,脸色也很苍白。

    额头上被包扎好的布巾,已经能透得出淡淡的粉红了。

    这样耽误下去,显然不是个办法。转而,开导起白苏来。

    可后者一点面子都不给,寸步不让。

    双方僵持不下,眼看着就要吵起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却悠悠醒转。

    “都别吵了!大小姐醒了!”

    宫平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

    所有人立刻都趴在林梦雅的床前,后者艰难的睁开眼睛,只看向了白苏。

    “不许...不许让人给我号脉...白苏...拜托你了。”

    微弱的声音,却透着别样的坚决。

    宫五傻眼了,他没想到,这事居然真的是宫雅的意思。

    “这怎么能行,小雅,你怎么可以...”

    “若有人碰我...杀之!”

    尽管声音弱的跟一只小猫似的,但林梦雅语气里的杀机,却让那位郎中打了个冷颤。

    他缩了缩脖子,看向了那位目光不善的姑娘。

    算了吧,自己还是保命要紧。

    “唉!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倔!罢了,宫平,送大夫回去!”

    宫五咬着牙说道,到了现在,他自然是不能违背自家妹妹的话。

    毕竟,他知道宫雅的性子,言出必行。

    更何况,旁边有个忠诚无比的白苏呢?

    郎中被送走,但是宫五却没有从宫雅的房间里离开。

    他知道,这种伤可不是什么小伤,一旦伤口恶化,就算是日后宫雅知道了会生气,他也一定会找人来治好她。

    床上,宫雅昏昏沉沉的睡着。

    头上的伤口,也在换了几次布巾跟药之后,止住了血。

    在白苏的监督下,宫五摸了摸她的手脚。

    还好,骨头都没事。

    除了额头被碰坏了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只是一些擦伤而已。

    一连过了三天,宫雅才从昏迷中悠悠醒转,但是她睁开眼睛之后,却是直愣愣的看着房顶。

    “小雅,你可终于醒了,怎么样,没事吧?”

    宫五长舒了一口气,巴在她的床前,像是个大型犬。

    但是现在,林梦雅却没时间理他。

    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该笑好,还是该哭好。

    本来以为这一摔会变成一个傻子,但是没想到,这一摔不仅仅没傻,反而让神农系统完成了升级。

    从前她在使用各项功能的时候,有些功能一旦使用了,她的身体会超负荷运转。

    现在可好,已经完全进化升级了的神农系统,更多了不少的功能。

    但冥冥之中她却觉得,这,还不是系统进化的最高级的形态。

    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林梦雅自嘲的安慰了一下自己,转头,就看到了一屋子的泪眼汪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