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接连示警
    林梦雅心头一松,知道这死男人大概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但是面上却又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出来。

    “殿下又没指定让我拿什么茶,如此,不过是在随意刁难人而已。我宫雅虽然算不得什么金枝玉叶,却也不是随意让人欺辱的。殿下若是不满意的话,大可以去找别人伺候!”

    这一番话,倒是让花厅里头的其他人脸色变了变。

    慕容曦的确是在故意的为难、针对宫雅。

    这一点从他们两个见面之后,就能看得出来了。

    但是让他们惊讶的,是宫雅的态度。

    记得之前,她不还是一副逆来顺受,息事宁人的态度么?

    “哼!”

    慕容曦像是真的动怒了,眼神带着几分冷意,看向了宫雅。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时的慕容熙,已经完全被激怒了。

    但宫雅却像是疯了一眼,不管不顾的说道。

    “殿下的身份贵重,难道就可以不讲理了么?若天下身份贵重之人,都可以欺辱比自己身体低微的人,那还要律法何用?”

    “你是在说我枉顾律法?还是说我肆意横行?”

    “那是殿下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咣当’一声,铜盘落地,连带着上面的葡萄,也落得满地都是。

    宫雅像是被吓傻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慕容熙。

    宫五心里头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自家妹妹的袖子,跪在了慕容曦的面前。

    “请殿下息怒,是小妹一时狂妄,失了分寸,宫羽回去,一定严加管教,再不敢忤逆殿下!”

    连家的人虽然也惊讶,但是反应速度也是很快的。

    连老爷跟连夫人也立刻开口求情,慕容曦的脸色极为难看,但是好歹宫雅已经下跪认错,也就没有再继续发怒。

    “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计较,宫雅,你好自为之!”

    慕容曦好不容易才松口,宫五立刻拉着自己的妹妹,谢恩之后离开。

    两个人快速的走出了院子,宫五好不容易把自家妹妹送到马车上之后,才浅浅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可着实吓我一跳。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盛气临人的曦殿下,可是这是在龙都,还是在连家,多少也该忍耐些。”

    宫五的语气并非是责怪,其实他也看这个曦殿下不怎么顺眼。

    奈何今日是连家的主场,他们兄妹俩个可以不怕慕容曦,但是万一连累连家可就不好了。

    “五哥哥,有人要害连伯父一家。”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兄妹二人才能听到。

    宫五的反应速度很快,一听到她的话之后,掀开马车的车帘,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查看了一下周围。

    “连家周围的确有人,你可知道是什么人么?”

    兄妹两个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宫五知道,自家妹妹绝非是那种会任性胡闹之人。

    林梦雅摇了摇头。

    “现在只知道,他们是顶了慕容曦的名义送葡萄来的。一会儿你回去之后,一定要用隐秘的方法,提醒一下连家人。”

    她刚才跟龙天昱的配合,已经让葡萄失去了毒害连家人的可能。

    龙天昱一定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没有家贼,哪里能引来外鬼?

    也不知道是龙天昱那边出了问题,还是连家这边埋下的祸根。

    总之,如果轻举妄动的话,他们可不占上风。

    “我明白,要不,我让人先送你回家?”

    林梦雅摇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你刚才也看到了吧,连府的周围已经有了那些人的眼线。如果我现在就走的话,难保他们不会追上来。今日在府中,除了连家跟曦殿下之外,就之后我们兄妹二人了。如果他们的目的,也有我们的话,我落了单,岂不是更加危险?”

    其实,她不走,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在。

    从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对方是假借了龙天昱的名义,企图谋害连家人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独独在茶碗里面,留下给龙天昱的线索。

    很明显,这事不管成功与否,连家跟龙天昱都会产生嫌隙。

    这件事情,可供用来做文章的地方太多。

    所以,她必须要让龙天昱提前知道,好抢占先机。

    “好吧,记着,一旦有任何的异常,什么都不要管,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给藏起来。不要担心我,知道么?”

    宫五权衡了一下,现在宫家跟连家已经是共进退了。

    何况,他是一定要再进去,通知一下连世伯他们的。

    点点头,林梦雅让宫五不要担心自己。

    宫五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但是在林梦雅的一再保证下,他还是再度回到了连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林梦雅只觉得度日如年,她的内心十分的焦急,但是现在是她,却根本什么都不能做。

    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唯一还能帮得上忙的,便是不要给他们添乱。

    但是,既然有龙天昱在,那么一切,也不需要她太过操心的吧。

    她自己的男人,她可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不是么?

    此时此刻,林梦雅心心念念的自家男人,却坐在花厅里面,阴沉着一张脸,可脑子里却是在上下翻腾着。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慕容曦只觉得有些神奇,刚才她给自己端过来的那一杯茶,他不过才刚刚打开,就看到茶杯的地步,有两个依稀可辨认的字迹——‘有毒’!

    那字迹是褐色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但是他清楚,这一定是宫雅给他的警示。

    什么东西有毒?他忽然想起来,刚才她似乎对铜盘里的葡萄多有注意。

    没多想,他就找个理由打翻了铜盘。

    果然,看到了她的眼中,有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且不说她是如何发现的,但这葡萄,可是自己的人,叫人送到连家来的。

    到底,是谁想要陷害他?

    “曦殿下,今日之事多有得罪,还望殿下,不要怪罪宫雅。她只是个女儿家,难免会有些骄纵,殿下宽容大量,想必也是不愿意跟她一个女孩计较。”

    连胜站起身来,说的话都是向着宫雅说的。

    慕容曦自然是没有真生气,但是戏还是要做足的。

    宫雅刚才没有明着示警,肯定是其中有诈。

    看来今日,他们倒成了瓮中之鳖了。

    “罢了。”

    他冷淡开口,似乎是有些不耐烦。

    连胜松了一口气,也不好多说什么。

    顺势招呼着人,给大家又上了一遍的茶。

    “茶先不忙着喝,我有一事,想要请教连大人。”

    “不敢,殿下直说便是。”

    “连大人任禁卫军统领多久了?”

    连胜不解其意,但还是低下头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已经五年有余了。”

    “既如此,那连大人一定是对龙都之内所有的防卫之处,都了如指掌了?”

    见他兴趣颇浓的样子,连胜也只好点头。

    慕容曦略微沉吟了片刻,才沉声说道。

    “那永昌十五年,三月初五的那件事,如果是大人来做,又当如何呢?”

    连胜愣了愣神,不解的看向了慕容曦。

    后者眼神波澜不兴,让他捉摸不透。

    那件事...莫不是...

    “我只是觉得,今日之事,跟那时多有相似。听闻皇尊那时宽容大量,必定为我等开模,自当效仿。”

    慕容曦说完最后一字的时候,连胜跟连老爷的眼神微变。

    “多谢殿下。”

    完全没听懂的连星刚想发问,却看到去而复返的宫五又进来了。

    “宫五哥,你可回来了。”

    他立刻迎了过去,而宫五却在只有两个人看到的情况下,飞快的用唇语,说出了一句话。

    这是他们年少时一时兴起玩惯了的东西,所以到了现在,连星也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连星,你过去母亲那一边,她有话要跟你说。曦殿下,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就不奉陪了。”

    连星立刻走到了什么都不知道的连夫人身边,花厅内,一下子安静沉默了下来。

    “连大人,我也随你一同去吧。”

    慕容曦起身说道,连胜犹豫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

    可两个人刚出花厅,就看到门外,对连家忠心不二的茶博士徐言,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而在他的身后,那个曾经跟在宫雅身后,陪着她一同去小厨房里的侍从,则是低垂着头,站在了一旁。

    “徐言,这是怎么回事?”

    连胜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但是中途却突然间改变了方向,冲着那个侍从一掌劈了过去。

    那人的反应速度也是一流的,一下子就弹开了,且手中,还多了一把半臂长的短刀。

    “竟然是你!”

    连胜恨声喝道,今日他在府中,并未带着佩刀。

    但是一双肉掌却不畏对方的利刃,迎了上去。

    “还等什么,动手!”

    那人被逼得狠了,扯着脖子喊了一声。

    顿时,院子里冲出来不少手持利刃的生人,瞬间压了过来。

    “殿下,请您先回花厅内去!”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武功都很狠辣,招招都是冲着杀人去的。

    慕容曦并未答话,反倒是抽出了腰间从不离身的长剑,加入了战团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