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心内暗喜
    “不必了,如果可以的话,能来帮一下忙么?”

    看她态度如此坚决,下人也不好再做过多的阻拦。

    头前领着她,往院子里头的小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慕容曦的余光,总是往窗子的方向瞟。

    直到看见两道人影过去之后,心里头的愤怒,稍稍的好了那么一些。

    至少,她还是听了自己的话。

    “曦殿下?殿下?”

    正在跟慕容曦禀告筹备情况的连胜,叫了他两声。

    “你继续说,我都听到了。”

    连胜点点头,接着未说完的地方说了下去。

    慕容曦瞥了一眼桌子上,那些据说是某个女人亲自绘制的手稿。

    现在看来...好像,也没那么糟。或许,可以考虑给她一个机会。

    “不知道小姐,要准备什么样的茶点呢?”

    小厨房内,收拾得干净整洁。

    各色各样的茶,都被收好,放在了架子上。

    林梦雅有着过目不忘的好本事,卫国的茶文化如何,她已经在书里头领略过了。

    下意识的就按照龙天昱从前的口味,寻找起相似的茶来。

    烧着银炭的小火炉上,滚烫的开水冒着簇簇的热气。

    那下人看着这位宫小姐动作一气呵成,好像是在家里头做惯了这种活似的。

    不过茶属于雅道,真正出挑的世家小姐们,大多精于此道。

    他也只能,帮上一些小忙而已。

    不一会儿的功夫,四杯茶香四溢,各有不同的香茗,便盛放在木盘之中。

    “小姐委实好手艺,这茶,竟然是分毫不差的。”

    下人姓徐,本是连家重金聘请过来的茶博士。

    见到有人如此懂茶道,他也不由得称赞了一声。

    “习惯而已,还劳烦你给我再找些东西来。”

    “小姐请说。”

    林梦雅想了想,说道。

    “我要酸梅四颗、盐渍的桂花一碟、炭烤的白果四颗、白糖软糕一碟。”

    茶博士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以为是佐茶的点心。

    这些东西都不难找,茶香最浓的时候,林梦雅跟茶博士,也就带着东西回到了花厅里。

    “我拿进去,多谢了。”

    从茶博士的手中接过托盘,冲着对方点头微笑道谢之后,早有人打开了帘子,把她给放了进去。

    里面,讨论还在进行中。

    不得不说,没有她在,龙天昱多少也收敛了一些。

    只是宫五跟连星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想来是她家那个死男人的过失。

    罢了,谁让这事是因她而起,哄一哄他,权当日行一善了。

    “茶来了。”

    从她一出现,慕容曦就知道了。

    不过他硬是不看她,但是她的脚步,他却听得分明。

    “怎么这样慢?看来,宫大小姐大概是伺候不惯人吧。”

    又是这种让她恨不得冲上去咬死他的语气,林梦雅暗暗的安抚自己,这是自家男人,打死自己还得重新找,麻烦得很。

    然后,停在了宫五的面前。

    给宫五的,是一杯味道稍稍有些浓郁的茶,搭配的,也是那一碟白糖软糕。

    糕甜腻,茶微苦,正是最好的搭配。

    之后,就是身为主人的连氏兄弟。

    连胜是一杯茶,加上一碟盐渍的桂花,对方虽然脸上没露出什么来,但是眼睛里却暗含几分惊喜。

    连星则是茶跟白果,本就被挤兑得有些坐不住的家伙,在看到烤得喷香的白果后,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终于,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林梦雅面不改色的把茶跟酸梅放在他的面前后,刚想要退出去,就被那人叫住了。

    “你站住。”

    “殿下还有什么事?”

    慕容曦指了指自己眼前的酸梅,眼神里带着几分不悦。

    “我不吃这个,你拿走。”

    林梦雅抓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真的不吃?”

    “不吃!”

    语气,像是个赌气的小孩子。

    林梦雅心头,被他激起的怒火,一点点的烟消云散了。

    她上前一步,眉眼稍稍放松了些,露出了一个,只有慕容曦才能看到的柔美笑容。

    “不吃,会后悔哦!”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哄骗小孩子的狼外婆。

    说完,人就退开了。

    只留下慕容曦看着那黑漆漆的四个酸梅,进退两难。

    那个臭女人,一定是在耍他!

    “曦殿下,可是不喜欢这茶?不过,也难为宫小姐的一片巧思了。她今日给我们上的四种茶各有不同,您的这杯,如果搭配酸梅的话,可以消食开胃,最适合冬天饮用。如果您不喜欢的话,我再让你给您换一杯。”

    连胜以为慕容曦喝不惯这茶,不由得惋惜的说道。

    连家全家都好茶,不然也不会重金挖了位茶博士回来。

    消食开胃?

    慕容曦这才想起来,自己足足也有七八天,不曾有过什么胃口了。

    “不必了。”

    他端起茶杯,温热而略带几分苦涩的茶水,流淌于口齿之间。

    似乎连之后,喂进嘴里头的一颗酸梅,也不再酸涩,而是带着淡淡的甜与浓浓的酸。

    随着带着酸味的茶水侵入胃里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通畅了不少。

    喝完一杯茶后,他发现了一件怪事。

    他,居然觉得饿了!

    尽管理智在不断的告诫自己,千万不可以再次陷落进去,但是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的寻找那个身影。

    可惜,在上完茶之后,她就退出去了。

    那个女人,也许...

    不对,这都是她的手段,一定是!

    但有时候,理智是一回事,心里的感觉,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靠在马车里头,林梦雅小睡了一会儿。

    怕那个死男人再想出什么法子来折腾她,林梦雅只好趁着他还没缓过神来的功夫,飞速的溜出了连府。

    又怕他会为难五哥哥,所以她只好躲在马车里头,等着宫五平安出来之后,一起回家。

    好在自家的马车十分的温暖,中间又有取暖用的炭炉,她穿着厚重的皮裘斗篷,又盖了一张羊毛的毯子,自然是半点都没有觉得冷。

    马车外,渐渐的响起了动静,好像是另外一个马车,轧在地上的声音。

    林梦雅听得清楚,还以为是有人出来了。

    掀起车窗,却发现那只是一辆,并不怎么起眼的马车而已。

    没想到,神农系统,却在此时发出了微弱的警告。

    “宫全,你知道那车,是做什么用的么?”

    负责赶车的宫全抻着脖子看了看,才回答道。

    “应该是往府里头送吃食的马车吧,我看马车好像是往后门的方向去了,怎么了大小姐?”

    不对劲!

    如果是送吃食的马车的话,神农系统怎么可能会有毒物反应。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很不对劲。

    “我过去看看,如果五哥哥出来了,你就告诉他,去后门寻我,明白了么?”

    “小姐,外面冷,您还是在马车里等吧。”

    不顾宫全的阻拦,林梦雅跳下了马车,行动迅速的跑向了连府的后门。

    好在今天,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狐裘出来。

    雪后,她一身白色,只要小心些,倒是可以隐藏好自己的行迹。

    此时应该是午饭的时候,其实之前连家的人暗地里过来请过她一次,不过都被她给婉拒了。

    一来,她没什么胃口,二来嘛,连星那个傻子,一定是又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

    大庭广众的,自己说得太过了,反而让两家都不好看。

    她可不想再让龙天昱,像是吃人似的瞪着她了。

    为了大家的胃口跟生命安全,怕是,只能委屈一下自己的肚子了。

    后门在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小巷子里,她一路顺着车彻印,找到了连家的后门。

    只不过让她有些意外的是,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闭。

    她没有妄动,只是侧耳细细的听。

    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传来,暂时可以认为,是安全的。

    她推开门,溜了进去。

    雪地上,躺着几个人。

    看穿着打扮,应该是连家的下人。

    马车果然就停在院子里头,她想了想,先去检查了一下马车。

    里面空空荡荡,但是空气里,却还是残留着几分味道。

    味道带着些许的甜味,似乎是葡萄之类的水果馨香。

    这些东西,在冬天得来已经是实属不易了,林梦雅忽然间想到了某一种可能,忍不住浑身激起了一阵冷汗。

    不好,他们有危险!

    从后院寻找到他们之前议事的花厅有些困难,不过雪地上残存着不少的足迹。

    她都是选择足迹最密集的地方走去,还好,不久就出现了令她觉得眼熟的建筑物。

    正好,这是连家夫人居住的院子。

    顾不得其他,林梦雅努力的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跑到了院子里头。

    “有人么?”

    气喘吁吁的到了院子里,林梦雅稍稍大声的喊了一声,立刻有人从门房里头走了出来。

    “见过宫小姐,您可是落了什么东西么?”

    院子里的人大多认识她,何况连夫人对她也十分的喜爱,下人对她的态度,也是恭敬之中,带着几分喜爱的。

    “没有,只是我有些急事想要找夫人,不知道她现在在不在?”

    “夫人,不是跟着老爷一起去前院跟您一起用餐了么?”

    门房的一句话,让林梦雅暗叫不好。

    他们的目标,看来就是连家这一家子!

    “好,多谢你了。劳烦姐姐自己小心,紧闭门户,如果见到任何可疑的人,都一律不要相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