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当场抓包
    “我母亲从前为了我们一家,吃了很多的苦。所以,我跟兄长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受半点的委屈。所以,兄长跟我要娶的妻子,也一定是我母亲喜欢的。我母亲就很喜欢你,而且你们宫家的人也都是很好的,我很放心。所以,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你不必担心。以后,如果有人欺负你,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对!等一等!

    林梦雅差一点石化在当场,这是个误会,绝对是个误会啊!

    “连二公子,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夫人,不过是在开玩笑的而已。你...你别当真啊!”

    “大哥,曦殿下!”

    她的话还没说完,连星就看向了她的身后。

    可是他喊出来的那个人,却让林梦雅从头,凉到了脚。

    不会...这么巧吧?

    可偏偏,事情就真的那么巧。

    她转过身去,看到了一脸平淡的连胜,跟一脸阴沉,似乎要活吃了她似的表情的龙天昱。

    林梦雅闭上眼睛,为自己惨不忍睹的命运哀悼。

    怎么好死不死的,偏偏被这个家伙给看到了?

    这算什么?红杏出墙抓包现场?

    更加要命的是,她还半个字都不能解释。

    要说连星真的暗恋她也就算了,可是,他明显是为了自家亲娘找干女儿,而不是为了给自己找媳妇啊。

    这锅让她背的,冤死了!

    “见过曦殿下,大哥,曦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连星一脸的惊喜,走到了二人的身边行礼。

    “我忘了跟你们说了,今日在朝堂上,皇尊跟太子殿下,已经指定曦殿下全权负责冬至赏雪的活动事宜。以后,我们不管有任何事情,都需要跟曦殿下禀明了才行。”

    连胜的目光看了看自家的傻弟弟,又转到了宫雅的身上。

    刚才的话,他跟曦殿下都是不小心听到的。

    其实原本他还觉得,宫雅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

    但没想,自己母亲也相中了她。

    不过,昨天他也是有心试探一下太子殿下的反应,殿下好像对宫雅无意。

    如此看来,宫雅跟连星,还是有些缘分在的。

    俩家的关系一向不错,如果宫雅嫁过来的话,连家断然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如果宫家执意要让连星入赘,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与其跟他一样,在龙都这个牢笼里拘着,还不如去更加广阔的天地。

    这门亲事,他也是赞成的。

    就是不知道,宫雅的意思如何了。

    “如此,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以后,就要劳烦曦殿下了。”

    连星笑着说道,但慕容曦却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他,转身走掉了。

    “兄长,这曦殿下,还真是跟传闻中的一样,如此高傲。”

    连胜只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也跟着大步走了过去。

    连星倒是没觉得什么,耸了耸肩,这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个‘未婚妻’的人选呢。

    “宫雅,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林梦雅呆呆的看了看他,欲哭无泪的说道。

    “我,完了...”

    刚才,龙天昱的最后一个眼神,分明是在警告她,她死定了!

    老天爷啊,她到底做了什么孽,要被那个家伙这样的误会。

    “完了?什么完了?宫雅,你说清楚一点,我不太明白啊!”

    连星追了上去,丝毫不知道,阴错阳差之中,他的一番话,几乎要了林梦雅的半条命了。

    连家用来宴客的花厅内,坐着五个人。

    原本五个人的年纪相差都不大,而且其中都是旧相识,气氛也不该如此的冷淡才对。

    可偏偏,有人才刚刚被抓包,而有人,则是堵在心里头发泄不出来。

    这可就苦了剩下的三个人,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于这个雪雕灯的规模,大家有什么意见么?”

    连胜轻轻的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这些事情,先不用谈。我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

    慕容曦眼神如刀,看向了那个不知羞耻、水性杨花的女人。

    不该一时心软,给她放回去的!

    她怎么能如此的不安分,居然来勾引连星?

    心头,更是恼怒不该动摇的自己,他怎么就那么愚蠢,屡次三番的,掉入她的温柔陷阱之中呢?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祸水!

    “哦,是这样的。宫雅是来我家做客的,我偶然听她提起几句,觉得十分有新意。毕竟,龙都年年都是一些旧样子的活动,这一次既然要新,那从里到外自然都是新的。更苦何况宫家的封地内,花灯的样式,可是卫国之最。她来帮忙,也是好意。”

    理由,连胜早就想好了。

    而且他也不算是撒谎来的,宫家的封地内的花灯活动,不管是样式还是新意,都比其他封地内的要强上许多。

    听闻当年老宫家家主还在世的时候,每年的万灯节,吸引了整卫国的人,纷纷前往观礼。

    更何况,宫雅也的确是聪慧。设计出来的雪雕灯图样,各个都精致漂亮,跟寻常人不同。

    “哼,是么?”

    慕容曦挑起了眉头,冷冷淡淡的看向了宫雅。

    现在,他真的很想把人扛起来,给她锁到密室之中,让她再也不能出来魅惑别人才好。

    “是,殿下请看,这就是宫雅亲自绘制的花灯图样。”

    连胜把图样摆在了慕容曦的面前,后者本来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在看到那些充满了童趣的小动物的图样后,眸中却闪过一丝惊讶。

    “这是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扔掉!”

    他声音冷硬,命令的语气,让连胜不敢违背。

    “殿下,这灯可能您是不太喜欢。但是,宫雅说,这是他们家乡的规矩。这些小兔子,小老鼠的灯,是给孩童们做的,属下觉得,她这也算是好意。”

    连胜有些不太明白曦殿下的意思,其实这灯,他看来都觉得十分的可爱,怎么殿下会觉得不好呢?

    “冬至赏雪雕,这是皇尊的旨意,必须要显得出我大卫的光荣雄伟,这些东西,小家子气,不值一提,扔掉!”

    林梦雅心里头窝火,知道这个死男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强压下想要揪着脖领子给对方一巴掌的心,她知道这一次,算是自己理亏。

    不愿意再看到大家为难,她只好强压着委屈,起身告辞。

    “我想起来家中还有事,就不多打扰了。各位,告辞了。”

    宫五也看得出来,妹妹好像是不高兴的。

    对于而言,只有妹妹是最重要的,曦殿下也不算个什么。

    只是林梦雅却无意,让宫五得罪龙天昱太深。

    他会对自己有留手,却未必对宫五也是如此。

    “五哥哥,咱们家的习俗,你比我还要清楚。你先留在这里,协助大家吧。各位,失陪了。”

    她想要离开,无非是希望能给他们两个一个冷静的时间。

    可慕容曦却觉得,她是因为心虚,所以才想要逃走的。

    自然,气上加气。

    “站住!你也太目中无人了,本殿下在这里,岂容你说留就留,说走就走么?”

    林梦雅绷直了脊背,转过身来,好整以暇的问道。

    “殿下的意思是?”

    “你虽不懂的大事,但是端茶倒水总会吧?这里正好缺一个伺候,不如,你来如何?”

    好你个龙天昱!

    竟然敢让她端茶倒水,伺候他!

    “殿下,这...这不太合适吧?宫雅她,她是我们家的客人。”

    出来阻拦的竟然是连星,林梦雅暗叫了一声苦,这家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果然,龙天昱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她是你的客人,可不是我的客人。怎么,连二公子心疼了?”

    慕容曦冷笑了一声,语气里平添了几分危险。

    连胜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这位曦殿下,可最是喜怒无常之人。

    只是没想到,曦殿下今日要针对的,居然是宫雅。

    不,也许是整个宫家也说不定!

    当下,出手拦住了自己的弟弟。

    “如此,那就有劳宫小姐了。”

    他冲着宫雅点了点头,眼色里藏着几分警告。

    林梦雅自然明白连胜的意思,这是告诉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好啊,既如此,那她就好好的伺候伺候这位曦殿下。

    “是,宫雅遵旨。”

    她磨着牙,阴测测说道。

    慕容曦眉头一跳,怎么今日,她竟然这样的听话。

    果然,是因为到了她所中意的男子的家中了么?

    哼!他偏偏不会让她如愿的!

    想嫁给连星,想得美!

    “小雅...你...”

    宫五心疼自己的妹妹,刚想提出要帮忙,就听到慕容曦淡淡的说道。

    “既然宫家知道花灯的样式,不如,就让宫家的人,来介绍一番如何。”

    宫五有些不耐烦,但是在接触到连胜的目光后,也不由得暂时低下了头。

    “是,宫五知道了。”

    林梦雅出了花厅,好在外面有下人等着。

    “请问,你们这里可有准备茶跟点心的小厨房么?”

    连家的下人不明其意,但却知道,眼前的这位,是连家的贵客。

    “回小姐的话,有的。不知小姐,需要些什么东西。”

    “劳烦您,领我去看看。”

    下人狐疑的看了看她,想必是极少有贵客,来找小厨房的吧。

    “小姐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便是了,实在是无需去,免得脏了您的鞋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