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说服连父
    “宫斌,成熟稳重,素来有持家之能,宫家有他坐镇,可稳定军心;宫商,有勇有谋,粗中有细,武功更是高强,而且从小熟读兵法,他的天分,您也曾经赞不绝口。且不说其他人,宫家单只有他们二人,便可以屹立在世家之中不倒。如果宫雅真的在龙都有任何的闪失,他们宫家五兄弟,又有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连胜有条不紊的分析,却让林梦雅透了一身的冷汗。

    这人简直是把宫家摸得透透的,任何消息都了如指掌。

    万幸的是,他们现在是盟友,而并非敌人。

    一个知道自己所有底细的敌人,她想起来,就觉得心惊肉跳。

    宫五也皱起了眉头,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不满。

    看来,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那天人多,我们的人手有限。你能保证,对方不会误伤人么?”

    连老爷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开通,并没有继续一个劲儿的反对此事。

    可他提出来的问题,却也是一针见血。

    “比起让已知的事情,发生在我们不可控制的区域跟时间内,还不如,让他们统统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他们的目标我们既然已经知道,那么给不给他们这个机会,何时何地给,还不都是看我们的安排么?”

    人才!绝对的人才!

    林梦雅忍不住惋惜的想到,这人,已经被皇室套牢了。

    虽然她不知道自家二哥的兵法如何,单就论心智,二哥哥肯定不是连胜的对手。

    当然,个人的武力值,就连连胜自己也承认,他是打不过二哥哥的。

    只是可惜了,这么个玲珑剔透,又重情重义,还成熟冷静的人,居然带一个半死不活的禁卫军。

    这要是让他驻守边疆,只怕边疆会成为铜墙铁壁!

    连老爷也似乎被自己大儿子给说服了,想了半刻之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吧,此事你既然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可放手一搏。不过你记得,一切,都要以皇尊跟殿下的安慰为首要。别忘了,我们是皇侍。”

    “是。”

    连胜的脸上,没有任何喜悦,依旧是冷冷淡淡,平常自然。

    “行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既然此事对皇尊有利,那我必然是要大力支持的。宫姑娘,不管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我们要是能帮得上忙的,一定照办。”

    “劳烦世伯了,世伯慢走。”

    起身,送别了连老爷。

    “唉,父亲终于走了!一定是迫不及待的去陪娘了,哼,你们别看我从前小,但是我都知道的。父亲对母亲心里头有愧,所以才会如此听娘的话!”

    林梦雅看了连星以后,后者被连胜的眼神一瞪,立刻住口,不敢再乱说。

    只是大眼睛乱转,活泼得很。

    林梦雅也能猜到个大概,刚才从连老爷的语气里头,她也能听得出来。

    虽然连老爷很在乎夫人,也很在乎这个家,但是在他心里头,责任仍旧是第一位的。

    对于天生就是为了效忠皇尊的皇侍们来说,这样的责任心无可厚非。

    但是对于一个父亲,一个丈夫来说,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无奈吧。

    自古许多事情,便是无法两全的。

    “多谢连大哥。”

    她起身,谢过了连胜。

    “不必多言,我也是觉得此事,于我们大有用处,才会如此。”

    连胜摇头,平缓的说道。

    林梦雅眼神闪了闪,也没说其他的话。

    倒是连星一点的迫不及待,嚷嚷着让林梦雅,给他们看看雪雕灯是如何做成的。

    “其实做雪雕很简单,外面已经做好了第一步的准备工作。雪已经被夯实,成了雪块。那么接下来,就是让能工巧匠,以雕刻的方式,对雪块雕琢了。不过,既然是皇尊的旨意,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弄一个雪雕展览如何?就是让有兴趣的家族,一家出一个雪雕,最后,再请皇尊跟殿下做评判。这样,既娱乐了大众,又调动起所有人的积极性,皇尊跟殿下,也参与了进来。”

    她话音刚落,连星就瞪大了眼睛。

    “这个主意好!这不就是跟上元节的灯苑是一样的么?只是,外面的老百姓看不到,每年都是这些人,我都玩得腻了。要是大家都能来做雪雕的话,老百姓就都能看到了!”

    提起玩来,连星的兴趣,比任何人都要重。

    连胜也想了想,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只是此事,我还要禀告给皇尊跟殿下才行。雪雕比赛,你可有什么眉目?”

    既是比赛,那必定是有规则的。

    林梦雅随即就想到了几点,开口说道。

    “为了比赛的公平,各家需要在参赛之处,先递交雪雕的造型,而且,这是在统一的时间内交上来的,事后,也不允许更改。如果非要改的话,那就失去比赛的资格,只当做纯观赏。”

    连胜点点头,算是记下了。

    “至于第二么,花鸟鱼虫尽可以,但是人像则不行。不然为了讨好皇尊跟殿下,满大街都是皇尊跟殿下的人像的话,不仅乏味,而且吓人。”

    看她满不在乎的说皇尊跟殿下的雕像吓人,连星虽然赞同,却不敢说话。

    他只得用眼睛,瞥了瞥宫雅。

    果然,宫家的女子,不一般啊!

    “这一点,只怕我们还要想个法子去说服世家。我记得有一次在后尊的寿诞日,各家送的都是观音像,还都是以后尊为蓝本的,如今想来,还真是...有些一言难尽呢。”

    宫五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细想想,也的确是如此。

    这一点,林梦雅也想到了。

    “这个容易,雪雕灯顶多存在一个月便化了。但是皇尊跟殿下却是长长久久的,用雪来做雕像,这不是诅咒皇尊跟殿下么?只要这么说了,凡事还长脑子的,就知道怎么做了。”

    其实,她是怕这一场雪雕大会,变成拍马屁大会。

    要是这样,她的计划就不用实施了。

    放心,到时候她死都不会出门的。

    “嗯,有道理,还有其他的么?”

    “至于其他的么...我希望禁卫军,能派人亲自看守这些雪雕。毕竟嘛,得来不易,要是让人随便的摸摸碰碰,万一坏了怎么办,你们说是吧?”

    连胜的眸中一亮,这样一来,禁卫军就能光明正大的,在街道上布防了。

    而且人群都会聚集在雪雕灯前面,他们的人,也好见机行事。

    “那地点呢?”

    连星歪着脑袋问道。

    “地点,就是龙都最兴盛繁华的那一条街。”

    林梦雅眯起眼睛,笑得有些贼。

    “哦!我懂了!这样一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你不离开那条街,他们就不敢对你如何,对不对?”

    连星并不笨,一下子就领悟到了她的意思。

    “没错!这样的话,连大哥就能知道,我大约会在哪里出事。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洁白的一排小牙,笑得无比的灿烂。

    “你这人还真是有点怪异,旁人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会吓得再也不出门了。哪里会像你一样,还主动出击当诱饵的。你就不怕,他们真的伤了你?”

    对于这个问题,显然纳闷的不仅仅是连星,就连连胜跟宫五,也是满心的疑惑。

    “这个嘛...自古以来,将帅都是坐镇营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你可知道,为何将帅轻易不能出营?”

    连星想也没想到,就急急的答了出来。

    “因为,将帅为军心!军心稳定,则此战可赢,军心不稳,必输无疑。”

    点点头,林梦雅表示赞同,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但是,将帅如果出阵,就代表着,大杀四方,拼死一搏!”

    她说这话的时候,眸子里,是闪着光的。

    连胜的心里头,有着深深的意外。

    她明明,只是个女子而已!

    将帅?难不成,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宫家的家主么?

    心里头该笑她天真无知的吧,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不是如此。

    因为,那女子给他的感觉,真的就像是坐镇营中的老将一般,安稳,却也带着独有的杀伐之气。

    虽然很淡,也有些稚嫩。

    但他知道,假以时日的话,说不定这女子,真的会成为千军万马之中,最为关键的一将。

    低下头,把自己眼中的情绪收起。

    此女,绝对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之一。

    只不过,不知道太子的心意是如何的了。

    “哇!果然是巾帼英雄!好,那我连星一定要助你一臂之力!那天晚上,我跟宫五哥一起,对了,还有程大个子,我们一起给你当侍卫如何?”

    连星脸上带着几分期盼,却被连胜毫不留情的,熄灭了企图搞事的小火苗。

    “你跟程浩,谁人不识?既然是暗计,要是你们在宫姑娘的身边,只怕人人都会知道,此事跟你们家有关系,哪个傻子会上当?”

    这一次,嘲讽的却是宫五。

    他坐在一旁,眼神像是在傻瓜一样的,看着连星。

    “宫五哥,你这话说的就都不对了。要是我跟程大个子不在你们身边,那才叫假呢。谁不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好,如果在这种时候,我们俩躲得远远的,这才是有问题了好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