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连父连母
    跟着连星走到了内室之中,里面暖香宜人,让人的心,不由自主的就安定了下来。

    “宫羽,见过连世伯,连伯母,连胜兄。”

    宫五还有些拘谨,不过在一位夫人迎上来之后,却少了几分疏离,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瞧瞧,这孩子也长得这么大了。咱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呢。”

    刚进到这屋子里头,林梦雅就注意到了这里面唯一的女性。

    离得近了一点,她也看得更加清楚了些。

    那是个面容姣好,一看就让人不自觉的对她产生好感的夫人。

    连夫人的面容,跟连星极为的相似,反倒是连胜,长得不像是母亲。

    林梦雅打量着对方的时候,连夫人也看向了她。

    “这位姑娘,就是你们宫家的那位小姐么?”

    温柔的连夫人走到了她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细细的端详着她。

    “母亲,您可不知道,这位宫小姐又聪明又有善心,倒是帮了我很大的忙呢!”

    看着自家傻弟弟眉飞色舞,连胜淡淡的叫了他一声。

    “连星。”

    后者立刻像是耗子见了猫,立刻安静了下来。

    “嗯,看起来是个好孩子,坐吧,别拘束,就跟在自己家里头一样的。”

    连夫人的态度,既没有过分的热情,也没有疏离跟冷淡。

    大约是考虑她第一次来,不想造成她的困扰吧。

    不过,她能从夫人的眼睛里,读出连夫人对晚辈们的疼爱跟欣赏。

    在这样的家里头长大,怪不得连胜跟连星,会养成这样的性子。

    “你第一次来龙都,一切可曾习惯?”

    连夫人笑着问她,声音里带着几分期待。

    “回夫人的话,一切都还习惯。只是这时节太冷,不方便出门。不然,我跟兄长早就该来拜访。”

    林梦雅乖巧优雅,良好的家教跟气质,很快赢得了连夫人的好感。

    “咱们俩家之间,不需要这样的客套。今年也不知怎么了,这雪下的着实令人烦忧。你们府里头,吃穿可都方便?要不,来我们府上住吧。我们家里头都是男孩,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唉,真是辛苦。”

    说着,连夫人就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还偷偷的瞪了一眼那位正襟危坐的连老爷。

    似乎是在埋怨对方一样。

    但没想到,长了一张刚直不阿的严肃脸的连老爷,居然躲开了连夫人哀怨的眼神!

    而且脸颊上还出现了极为可疑的红晕!

    林梦雅有点傻了,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怎么还没等说几句话,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倒是连胜跟连星,还有她家五哥哥无比的淡定,看来这事,怕不是头一回了。

    “还是不麻烦连夫人了,家里头东西都准备好了。如果夫人不想我烦的话,我可以随时随地的来府里头,陪夫人聊天解闷。”

    连夫人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似乎有些急切的看着她。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林梦雅自然点头,其实她很喜欢这位慈爱的妇人。

    “妹...妹妹,你要不要再好好的考虑一下?”

    宫五冲着她挤了挤眼睛,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不忍。

    林梦雅一时没反应过来,除了她家五哥哥之外,就连连氏兄弟,都用十分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搞得林梦雅心里头有点方,刚才,她该不是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吧?

    又聊了一些家常的话,此时连府的管家来禀告,说是家宴已经准备好了。

    连夫人亲亲热热的拉着她的手,往隔壁的小厅里走了过去。

    大概是犹豫这里一到冬天就下大雪,温度极低的缘故。

    龙都内凡是富贵之家,大多会用半透的琉璃,把游廊封好,这样一来,人在院子里头行走,也不会被冻到跟滑倒了。

    当然,游廊也不是完全被封死的,一般在中段都会留个小门,人也能随时随地的出去,赏玩雪景。

    不过这里的,倒是个重华郡主府上的有些不一样。

    这里的游廊是半封的,上面并没有堵得严严实实,只是比外面,稍稍挡了些寒风罢了。

    宫家的府邸也没有封, 大概是因为家里头没有什么女眷的关系吧。

    从这一点上看来,连家的三个男人,的确都很在乎连夫人。

    也是,她一见连夫人的性子就觉得喜欢,更何况,是他们家里头的人了。

    小厅并不打,但是布置得极为温馨。

    看来这里并不是他们宴请外客的地方,这并非是对他们的不尊重,相反,只是在表示亲近罢了。

    连夫人跟老爷自然是要坐在主位的,林梦雅本应该挨着兄长坐在客人的位置,却没想到,被连夫人给拉到了她的身旁。

    “华容,莫为难宫姑娘。”

    难得听到连老爷说了一句话,可连夫人却瞪了瞪眼睛,气呼呼的看着自家老爷。

    “我一见到这姑娘就不知道如何喜欢得好,却原来,在夫君的眼中,只是故意为难人家姑娘么?”

    这话说的,既委屈又惹人恋爱,这哀怨口,绝了!

    “你知道我并非是这个样子,人家姑娘初到咱们家,我只是觉得,你...唉,算了吧。宫姑娘,麻烦你多担待一些,连某在此谢过了。”

    林梦雅也没想到,连老爷居然会亲自拜托她。

    何况,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事情。

    “世伯不必如此,我也很喜欢连夫人。若是能多亲近一些的话,我也是求之不得。”

    听到她这么说,连夫人更是得意。

    其他的几个人好像对这种情况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一桌家宴,宾主尽欢。

    宴毕,林梦雅亲自去送连夫人,回来之后,看到大家还在等着自己。

    默默的坐在了自家五哥哥的身边,谈正事,自然要有个谈正事的样子。

    “宫姑娘,我听连胜说,雪房营帐跟冻伤药的事情,都是你给想出来的主意?”

    林梦雅点点头,复又摇了摇头。

    “这两样东西本来就有,我不过是牵线搭桥,借花献佛罢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连老爷似乎对她的回答有些不太满意,眉头微皱。

    “这我是知道的,只是连胜也说,你之前是想要做雪雕灯。我能不能问一句,你究竟要做什么事情呢?”

    今日被邀请过来的正题,来了。

    低下头,林梦雅再三忖度,才选出了一个最好的回答。

    “不敢瞒世伯,如果说在这之前,只是我的灵光一动,也是一时贪玩的话,那么现在,我则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谁?”

    “那些想要杀我,想要灭掉宫家的人。”

    气氛,一下子冷凝了下来。

    林梦雅大大方方的看向了连老爷,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危言耸听。

    “你,都知道什么?”

    连老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意外,这也是在林梦雅的预料之中的。

    连家是皇侍,龙都内的消息,没有他们不知情的。

    更何况,这根本就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连老爷拧着眉头,思索了半刻。

    “此事,对你们宫家而来有极大的危险,同时,对于龙都也是极为不利。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那我也只好得罪了。至于这份恩情,我们连家自会补偿。”

    果然,拒绝她的样子,跟连胜差不多。

    他们兄弟两个,一个像极了父亲,另外一个,则是像极了母亲。

    但林梦雅却并不气馁,她能说服连胜,也就一样能说服连老爷。

    “父亲,我觉得此事,还是可行的。”

    没想到,开口给她求情的,居然是连胜。

    林梦雅心里头有些惊讶,毕竟,连胜可是个十分严肃认真的人。

    之前,他不是还斥责自己的,这是在劳民伤财的是么?怎么现在,又会给她求情?

    “连胜,你可莫糊涂。冬至是大节,到时候来观礼的人必定不少。皇尊跟太子,也是要出行的,如果此时发生动乱,皇尊跟太子的安全,你能负责么?”

    连老爷看向自己的儿子,语气近乎斥责。

    但是,连胜却并未退缩。

    “父亲,孩儿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孩儿觉得,对于我们来说,这次的事情,也未尝不是个好机会。您也知道,三王如今蠢蠢欲动,那些氏族,更是包藏祸心。如果他们想要对皇尊跟太子不利的话,即便是你我,只怕也难以阻挡。”

    “说下去。”

    连老爷真的很了解自己的大儿子,知道他绝对不会为了私心,而枉顾自己的责任。

    所以,他并没有制止连胜。只是脸色,有些不太好。

    “父亲,宫雅是被太子殿下亲自指定,才来到龙都的。而且,她身份特殊,不仅仅是世家的贵女,更是宫家下一代的家主。如果她在龙都出了事,宫家,您以为会如何?真的,会如同那些世家所愿,分崩离析么?孩儿觉得,未必。”

    这话,不由得让她多看了连胜两眼。

    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宫家是一窝脓包,只要把她弄死了,那宫家也就完了。

    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即便是没她,宫家不也是挺过了那么些年?

    她所谓的家主之位,不过是一个精神象征多谢而已。

    宫家早晚都会崛起,只不过她的到来,催化了这种可能发生的契机罢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