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拜访连家
    “人呢?”

    宫家五少爷面色清冷,冲到了她的身后。

    “什么人?”

    “小雅你放心,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五哥都会给你讨回来!宫平,召集所有的人!”

    宫平小脸严肃,小跑着就要离家。

    好在林梦雅眼疾手快,拦下了宫平。

    “你们这是干吗?我不是没事了么?回去,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尽管如此,宫平还是神色悲伤的看了她一眼,连带着白苏跟纭儿,也是一脸的悲愤。

    她不过才失踪了一个晚上,大家不用这样吧?

    还是自己的屋子里暖和,比起昨晚,那几乎要冻死她的冷冰冰的屋子,林梦雅差一点就感动得热泪盈眶。

    要不是冻得要死,她又怎么好意思投怀送抱。

    但没想到,才刚落座,纭儿就红了一双眼眶,小兔子似,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昨晚上其实是...”

    “不用说了!我们都明白!小雅你放心,这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个该死的淫贼!哥哥一定把他碎尸万段,给你一个交代!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即便是你在家里一辈子,我们也养得起,再也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宫五‘蹭’的一下站起身来,眼睛里带着几分悲壮。

    后来,屋子里的大家都是如此。

    尤其是纭儿跟白苏,纭儿把头埋在白苏的怀里头痛哭不已,而白苏则是紧紧的咬着牙,不发一言。

    但眼圈,也红了。

    林梦雅低下头,在看到自己一身陌生的男装后,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我没被那个,你们放心,要是有人胆敢对我不轨,那死的一定是他。你们都别这样难过了,抱歉,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她是在睡梦中被掳走的, 而且回来的时候,还穿着男人的衣服鞋子,一般人自然会误会。

    宫五听到她这样说,还有些不信。

    还以为自家妹妹,是在故作坚强。

    但林梦雅再三保证后,几个人才稍稍缓解了一下方才的情绪。

    可昨晚掳走的人是谁,还是被大家紧紧抓着不放。

    “彼此这个人,你们发现我失踪了之后,是怎么做的?”

    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掳走她的人就是龙天昱。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忘了他才对。

    “我们没声张,只是让人暗中寻找您的踪迹。五少爷还打算,明日一早,去拜托连胜连大人找您的。”

    纭儿擦干了眼泪,脆生生的回答。

    “除此之外,今日可有什么人上门没有?”

    按照龙天昱的说法,他是得知有人要弄死她,所以才选择的先下手为强。

    这一次,她得庆幸他们之间有那么一段过往,不然的,自己说不定就做了旁人手下的无辜亡魂了。

    “倒是没有什么外人来,您平日里吩咐得紧,门户都是最要紧的。除了我们带来的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内院。要说有人嘛,今日倒是有几个人,过来送了些山货过来。现在,已经在柴房里头了,我已经派人去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

    外面的事情,都是由宫平跟荣叔在处理。

    他们两个老少搭配,事情也都料理得妥妥当当的。

    奇怪,难道龙天昱的消息有误?

    还是说,他们不想在府里头暗自动手么?

    “对了,还有件事情。今早连胜连大人,给您送了一封信过来。”

    纭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一天,他们光顾着想如何去找人了,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连胜给她的信?

    纭儿快步跑到了内室里,把放在梳妆台上的信,拿给了她。

    虽然味道极淡,但她还是在信封上,嗅到了几个不同的味道。

    连胜是军人,他的手上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这样的味道在的。

    尽管信封看起来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但是封口处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毛躁。

    看来,已经有人抢在她的前面,看了这封信的内容了。

    林梦雅心头冷笑,大大方方的拆开了书信。

    “连兄有什么事情找你?”

    宫五也有些意外,连胜虽然跟二哥素有交情,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该给小妹写信。

    “没什么,连大哥想要还我一个人情。之前我不是想要找连大哥请求一下雪雕灯的事情么。正好,过阵子就该是冬至了。今年的雪尤其多,但冬至毕竟是大节,所以皇尊正为了庆贺之事发愁。可巧连大哥提了一嘴,皇尊便应允了,还把这事,全权托付给连大哥去办。”

    “这主意,不是你出的么?难道,连胜要抢你的功劳?”

    林梦雅看了自家斗争经验忒不足的五哥哥一眼,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成长为老狐狸。

    “不是他要抢我的功劳,我帮了禁军的事情,并不一定能瞒得了多久。我们如今已经够扎别人眼的了,如果这事曝了出来,我们宫家可就成了众矢之的了。所以,连大哥想要帮我,圆上这件事。”

    药方好说,主要是雪屋的来源。

    雪雕灯一出现,众人自然以为,建造雪屋,一定是连胜自己想到的,至少旁人,可想不出这样的点子出来。

    当然,以连胜的谨慎,信上倒是没提这一节。

    只是邀请她跟哥哥,一起去提前观赏雪雕灯。

    毕竟,他们之间早有私交,这是整个龙都都知道的事实。

    这人做事,果然圆满,让人挑不出他半点的错处来。

    “那倒是我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这雪雕灯,到底如何做?妹妹,你可曾有什么想法么?”

    面对宫五的问题,林梦雅却是成竹在胸。

    “放心,只要我们稍加努力,到了那一天,龙都必定会成为一个冰雪琉璃的世界,美不胜收。”

    而她,也会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

    比起让她无端死在家里,要是在观赏雪雕灯的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就算是宫家,也是没有半点的怨言了吧?

    算盘打得,倒是很精明。

    想必那天,一定会很‘热闹’。

    安抚好家里人之后,第二日,她打扮得如同平常一般,乘车到了连府。

    跟宫府相比,连家更为气派。

    她听人说过,连胜之所以可以执掌禁卫军,主要是因为连家世代,都是‘皇侍’。

    ‘皇侍’的家族,没有封底,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武装,按照字面上来解释,只是皇尊的侍从,仆人罢了。

    但事实上,‘皇侍’才是整个卫国之中,最接近权力中心的一群人。

    他们依附于皇尊,兴盛于皇尊的宠爱与垂怜,命运跟皇尊是息息相关的。

    所以,他们效忠于皇尊,永远不会背叛。

    因为他们自己也清楚,皇侍,就算是出卖了自己的主人,最终也不会被任何人相信。

    如此,作为本朝的皇侍,连家的地位,在龙都之中,那都是极为特别的存在。

    也之后把禁卫军交给他,皇尊才会彻彻底底的放心。

    而且如无特殊的情况,皇侍一般不会被取代掉。

    毕竟,几乎所有的子弟,在出生之后所受到的教育只有一项,那便是培养对皇尊的忠诚度。

    同时,他们也等于完全失去了自由。

    但人,有得必有失。谁也不会,真的十全十美。

    “是宫家姐姐,你们可来了,我都盼了你们半日了!”

    马车才刚挺稳,就有一道青色的影子,冲了过来。

    “五哥,这次你可得陪我开怀畅饮了吧!”

    连星看着宫五,眼神里头满是期待。

    “怎么?你不怕你哥,把你吊起来打了么?我可还记得,我走之前,不知道是谁说要给我践行的,最后,却被人掉在啊房梁上罚了足足有半日才算完。”

    宫五眯起眼睛,心情也算是不错。

    其实细算起来,宫家跟连家的关系也是有些神奇的。

    宫二跟连胜是至交兄弟,宫五跟连星也是意气相投。

    都说落魄之时见真情,比起他们的老牌盟友安家,连家其实更值得信赖。

    “都是从前的事情了,你还提它做什么。走吧,我兄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连星把两个人给迎到了府里面,但是跟她想象之中的连府,却有些出入。

    本以为连胜那样的性格,家里头一定是那种冰冷*的军人风格。

    但从她进门开始,就看到府中的许多装饰,都带着几分。

    比起规矩严格的军营,这里更像是一个家。

    她一路走过来,看得见每个下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怪不得能养出连星这样的性子来,只是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变得跟连胜差不多。

    穿过前院,到了内院的一座小院前面。

    里面早有穿红着绿的丫头们打开了门,拉起了帘子。

    连星冲着宫五扬了扬头,后者的脚步却迟疑了片刻。

    然后,复又坚定了起来。

    奇了,这屋子里头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的,宫五何至于如此?

    “孩儿见过父亲,母亲,兄长。”

    他们进了正房,才刚打开厚重的门帘,林梦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笑声。

    “你看你,客人还未到,你就跑了进来,忒不懂规矩了,小心你兄长收拾你。”

    女子的声音娇软慈爱,一听就知道是个慈祥的妇人。

    “母亲,您也太偏心了!宫五哥,快来,我母亲可时常念叨着你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