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妖精撩汉
    “好。”

    少年的回答干净利落,但是口音有点怪,有些模糊,而且咬字有点重。

    看着他的背影,林梦雅若有所思。

    “你东西掉了!”

    她用了稍微大一点的声音突然间叫了一声,但少年却一点迟疑也没有,继续走了出去。

    原来,是个听障男孩。

    心里头的火气一下子就泄了不少,她是生龙天昱的气,但是也不能无缘无故的迁怒到旁人的身上。

    少年很快给她拿来了一些衣服鞋子吗,转身便出去了,待得她换好了之后,少年重新又进了门。

    “小哥,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年似是看得懂唇语,她特意放慢了语速,对方果然‘听’懂了。

    “梁邱别馆。”

    因着连日的大雪,她也没好好的逛一逛。

    如今对方说来,她也不知道这里具体在哪里。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还在龙都内。

    只可惜,龙都太大,城东走到城西,只怕一天一夜都走不到。

    “曦殿下,他还在么?”

    虽然不知道龙天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才挟持的自己,单看他今日躲得人影都不见的行为,也叫她心头的安全感降低了不少。

    也许,她不该对他太过信任。

    毕竟,现在的他是慕容曦,而非龙天昱。

    “不在。”

    少年摇了摇头,看着她用过了饭,又收拾了东西默默的退下。

    一时间,院子里除了她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活人了。

    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这种感觉,很不好。

    少年送来的衣服并不是女装,材料虽然普通,但胜在保暖性还是不错的。

    屋子里也没有木梳什么的,所幸,她把长发盘在脑后,人倒是显得干净利落了不少。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但是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寒风料峭,她不过才走出院子,就缩成了一颗球。

    说是别馆,但是这里十分的冷清。

    建筑也属平常,没有皇家管用的雕梁画栋与精致奢靡。

    林梦雅在的是一处单独的院子,出了院子之后,外面是一片较为开阔的平地。

    这里按照一般的府邸布局,应该是属于花园的地方吧。

    但奇怪的是,不光没有什么假山怪石,就连游廊也不见半个。

    白茫茫的一片,安安静静,空空荡荡。

    她裹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突然有种孤独的感觉。

    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正在愣神的功夫,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她立刻转过身,呆呆的看着那个一身玄色的男人。

    雪色清白,他的发色跟衣装却沉黑如墨。

    就像是一片洁白的孤寂之中,唯有一个他。

    他是她爱情的起点,亦可能是终点。

    她跑了过去,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抱住了他。

    “你去哪了?”

    不是质问,也并非撒娇。

    慕容曦的心头一震,明明不该来的,明明自己还是生着她的气的,不是么?

    可为什么听到她的声音后,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似的,又酸又痛?

    “我还以为,你又消失不见了呢。”

    她皱了皱鼻子,不好,肯定又是冻到了,不然鼻音怎么会那么重。

    慕容曦伸出手来,抬起了她纤巧的下巴。

    “你怕我走?”

    女人点点头。

    “嗯。”

    “那我要是不走,你愿不愿意——”

    告诉他那个男人是人,可一想到昨晚,她是难么的自然,好像是做过千百回似的,好不容易散去的那股子酸涩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

    “什么?”

    “你之前,有过别人?”

    林梦雅惊了一惊,他是知道了什么?是谁告诉他的,还是,又是所谓的传言?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太早知道那些事情,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龙天昱做事风格,她比任何人都了解。

    她是可以不管不顾的把他们之前的事情都说出来,但是按照这人的性子,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求证。

    那些想要他完全忘了从前的人,一旦察觉到了,很有可能会对他不利。

    不行,她必须慢慢来。

    想了想,林梦雅反过来握住了他的两只手。

    “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除了你我之外,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如果你能答应,你问什么我都可以回答,但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咱们就此别过,永不相见。”

    他眯起眸子,有些不满。

    “你在威胁我?”

    林梦雅迎向了他,丝毫没有畏惧。

    “没错。”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真的很想直接掐死她算了。

    “答应,还是不答应?”

    眨眨眼,林梦雅看到那人即将抓狂的样子,心情好了许多。

    在甩开她离开,还是探听到她之前的过往,这两个选择,在慕容曦备受煎熬。

    还从未有一个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他!

    偏偏,他就是对她下不了手!

    终于,慕容曦赌气一般的甩开了宫雅,后者愣了愣神,但是却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

    “我从前嫁过人的,好了,你知道我的秘密了,一定要遵守承诺,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哦!”

    慕容曦僵在了原地,心里头五味杂陈。

    良久,他才气急败坏的扔出两个字来。

    “狡猾!”

    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被留在那里的林梦雅,却是弯起眼睛,眯眯的笑了出来。

    这个家伙,有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嘛!

    只是,他还是没说干嘛把自己给弄过来呢。

    唉,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别扭多久才行。

    自己,可不能困在这里太久了。

    “我发现,你总是很喜欢入夜了来找我。”

    慕容曦站在床前,看着那个把自己裹在棉被里头,只露出一个头,态度却该死的悠闲的女子。

    亏得自己在外面纠结了那么久才进来,没想到,那女人却是守株待兔。

    一股子挫败感,让他很想转身,可惜,那女人却在他动作请的前一刻,跑出来抓住了自己的衣襟。

    “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让你知道了,现在,你该把我送回去了吧?私奔这种游戏,玩一次两次的还可以,多了,就没有新鲜感了。”

    她眨眨眼,被冻得通红的小脸蛋上,还带着笑。

    “你私奔过?”

    “嗯!”

    “跟谁?”

    “跟你啊!”

    慕容曦发现自己,总是被这个女人给牵着鼻子走。

    但再多的不甘心,次数多了,大概也就习惯了。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她没羞没臊而且还口无遮拦。

    “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是为了救你的命。好好在这里待着,外面太危险。”

    丝毫不顾面前的女人有多缠人,慕容曦径自的走到了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救我?有人要对付我?”

    习惯性的坐在他的怀中,不能怪她太过放荡,主要是这屋子里头,连个火盆都没有。

    她穿得再多,也没有他身上来的暖和。

    在生死面前,面子跟节操什么的,都不重要。

    “你搀和的事情不少,你自己觉得呢?”

    对于宫雅,他只能给她八个字的评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让我猜猜,是太子要对付我,还是你的老相好重华郡主要对付我呢?亦或是,那些看我不顺眼,早就想要除掉我的世家?”

    慕容曦皱起了眉头,看着怀中巧笑倩兮的女子。

    “重华不是我的老相好,这些,你都知道?”

    无所谓的点点头,林梦雅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起来很悠闲。

    “从我降生开始,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就处心积虑的想要我的命。可惜,我命大,怎么都死不了。想把我送入地狱,那我就他们也给拽进来。总之,我不好过,谁也别想好。”

    她的眼神之中,带着一股饿狼一样的狠戾。

    不知为何,从来不喜欢看到女子耍心机斗手段的慕容曦,却觉得很好奇。

    “你准备,怎么做?”

    “这个嘛,当然是——秘密。”

    她靠在他的耳边,扬起眉头,笑容得意。

    “曦殿下,在你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之前,我们只能是敌人。别着急,凡事都有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总之,我知道你不会害我,而我也不害你,这就够了。”

    她后退了一步,从他的怀中退出来。

    “现在,麻烦您送我回家吧。我天生就是祸星,你把我藏在这里,外面的那些争端,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不如把我放出去,也许你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慕容曦狠狠瞪了她一眼,起身,嘴里头嘟囔着。

    “妖精!吃人心的妖精!”

    身后,林梦雅偷偷的笑了。

    看来她以后闲来无事,可以写一本撩汉教程出来了。

    宫家的府邸前面,她是如何被盗走的,如今又是原样被送了回来。

    被他再次紧紧的抱在怀中,在空中飞跃,之后轻轻巧巧的落在她现在居住的院子里头,林梦雅的心头,最深浓的情感,便是不舍了吧。

    “谁!”

    人才被放下,她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低喝。

    龙天昱的速度更快,不过转眼,便化成了一只夜枭,从她的面前消失了。

    “小雅!”

    身后,传来宫五惊喜的声音。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转过身去,对着脸色苍白的宫五,露出了一抹笑。

    “大家,好久不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