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梦中乌龙
    “醒了?”

    头顶上,传来一个熟悉的低声男声。

    林梦雅霎时清醒了,而且是从头,醒到了脚趾头。

    她她她...竟然被龙天昱抱在怀中!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你神经病吗?大半夜的,你把我弄出来干嘛?”

    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尿。

    他们此时并没有在她温暖舒服的房间里,而是在一处房顶上。

    而且,她只穿着单袄,连鞋子都没穿,整个人都巴在龙天昱的身上,姿势极为不雅。

    她试着放下自己的脚,可刚刚移动了一点点,就被那冰冷的寒风给刺了一下。

    “别动!”

    紧紧的托着她屁股的大掌拍了她一下,林梦雅越发觉得,这人不是失了忆,而是失了智。

    “你有什么事,就不能把我叫醒了么?”

    “叫了,你没醒。”

    “...”

    还真是,让她没办法反驳的理由。

    脚下,龙天昱已经抱着她轻飘飘的跳落了下来。

    还好他的大氅很暖,人也热得跟火炉一般。

    不等她说话,他的大手就把她的脑袋,塞入了大氅之中。

    “殿下,马车一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启程。”

    去哪?

    林梦雅还来不及问,就被男人抱到了车上。

    马车里并不算暖,但是一落地,她还是迅速的撤离了他的怀抱。

    不行,这死男人现在很危险,说不定要对她做出什么不轨之事。

    狭小的空间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气氛诡异得不行。

    良久,林梦雅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搓了搓手臂,又摸了摸被冻的通红的脚趾。

    另外一角的某个男人,随随便便的敞开了自己的大氅,只要靠近他,就会得到温暖。

    火热的人体火炉,遮风挡雪的大氅。

    完蛋!林梦雅觉得,这辈子头一次意志这么不坚定过。

    偏偏,那男人还状似无意的敞开了胸怀,仿佛在诱惑她,让她能一头撞上去。

    不行!现在要是去了,那她的面子往哪搁?

    她继续往角落里缩了缩,最后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可外面寒风刺骨,马车里却没有任何御寒的措施。

    最终,她还是咬着牙,一闭眼就滚到了那个人的怀抱中。

    天啊!让她死了吧!

    反正,反正也是自己的男人,面子什么的,通通见鬼去吧。

    “呵呵...”

    男人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好像是她刚才的行为,愉悦了他。

    大手随后把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又细心妥当的把她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他们亲密的,就像是一对互相缠绕的树。

    “你干嘛大半夜的来找我嘛。”

    她吸了吸鼻子,刚才那么一下子,让她的鼻音有些重。

    风寒才刚好,可别又冻病了。

    “惩罚你。”

    龙天昱依旧言简意赅,可她却表示自己没听懂。

    “我犯了什么错?”

    “哼,自己想。”

    林梦雅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她好像真的没做什么事。

    “那我没错,因为我想不出来。”

    龙天昱大手威胁性的箍住了她的纤腰,似乎只要她再敢说句话,就立刻把她给拦腰折断。

    “红杏出墙。”

    这四个字,似乎饱含着诸多的信息。

    可惜,此时的林梦雅,完全接收不到。

    “什么时候?直接地点?跟谁?你听谁说的?”

    慕容曦眯起眼睛,看着了怀中那个,简直不肯认错,还在那边拼死狡辩的女人。

    “我亲眼看到的,怎么,还能作假么?”

    什么?林梦雅愣了一下子,才想起来他说的红杏出墙,是爬了谁家的墙头。

    “你是说,连胜?”

    慕容曦冷飕飕的瞥了她一眼,这女人,到底有多不知羞耻?

    “你误会了好吧?我跟连大哥说的是正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再说了,你不是走了么?你走了以后,我们也没说什么...”

    “连大哥?看来你跟他很熟?”

    “喂,你那是什么语气?我二哥哥跟他是至交好友,我叫他一声大哥怎么了?”

    莫名其妙!林梦雅也是被他给气出了火气来。

    两个人继续刚才未完成的瞪眼大赛,而且气氛比之前还火爆十倍。

    “殿下,我们到了。”

    此时,外面传来了马车夫的声音。

    林梦雅气得一扭头,但还是十分没骨气的钻到了人家的怀抱里。

    龙天昱也僵硬着一张脸,继续把她给抱出马车。

    ‘咣当’一声,马车夫看着面色愈发铁青的曦殿下,立刻跪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刚才曦殿下磕到哪里没有,他又怎么知道,他们曦殿下的脸色不好,纯粹是因为怀中那个被磕到脑袋的小女人,狠狠的掐了他的腰侧一把。

    死男人,疼死她了!

    不知道她被带到了哪里,但是听着外面的动静,他们似乎不是在外面。

    终于,她听到有人推开了一扇门,毫无准备的她,就被抛在了床上。

    “你干嘛?轻点不会么?我都被你磕傻了!”

    她揉着头,不满的嘟囔着。

    “傻就傻,还不如就让你一直傻着,省得操心!”

    他下意识的回嘴,却让林梦雅愣了愣。

    “你想起来,是不是?”

    她立刻起身,双眼里满是惊喜。

    慕容曦虽然觉得呼吸一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说。

    但还是摇了摇头,顷刻间,她眼眸当中的光彩,晦暗了下来。

    “我的记忆,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慕容曦有些不太高兴,总觉得她老是惦念那个自己不曾经记得的过去,像是在惦记另外一个人似的。

    “也许,很重要吧。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这里,又是哪?”

    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虽然装饰得很简单,但更像是一个民宅,不像是慕容曦的住所之类的。

    “这是我在龙都内的一处住所,你好生在这里待着,不许乱跑。”

    说完,人就离开了,不给她任何发问的机会。

    “你什么时候回来?”

    脚步迟疑了片刻,随后又匆匆远走。

    林梦雅无奈之下,只好缩入床上冰冷的被子里面。

    这家伙,一定是脑子坏了!

    暗暗骂了几句,她还是只能选择继续在被窝里躲着。

    这家伙,难不成是准备冻死她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她来的人是龙天昱,总之,林梦雅没有半点紧张的心态。

    被子里头好不容易暖和了起来,她睡意渐起,再次坠入梦乡之中。

    等到慕容曦忙完事情之后,又鬼使神差般,来到了那间,他平常只是用来睡觉的屋子。

    站在门口,那再熟悉不过的屋内,却似藏着洪水猛兽,让他踌躇犹豫了许久。

    之后,还是抵不过那方温软带给他的诱惑,悄悄的推开了门。

    屋内,她的呼吸声均匀而细弱。

    犹如一只犯了瞌睡的小猫,偏偏让人觉得无端可爱。

    不知不觉中,他站在她的床前,看着那人女人静悄悄的睡着,

    是谁告诉他,她狡诈若狐?

    现在,那个没心没肺睡得正香的女人,不是她还有谁?

    伸出手来,轻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他实在是不清楚,这张脸,对他来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龙天昱,你回来啦?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她半眯着眼睛,樱唇里吐出软软甜甜的腔调。

    可他的血液,却分明冷却了下来。

    那,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以自己的骄傲发誓,绝对不会错!

    可是,听她的意思,那个人似乎——似乎有着与她可以同床共枕的关系。

    一股子被人戏耍的强烈的愤怒,在胸膛之中翻滚。

    他本就知道,她水性杨花,半点也靠不住!

    为何,还要一次又一次的犯傻?一次又一次的,被她耍弄呢?

    拳头,悄然握紧。

    他面带风雷之色,起身离开。

    睡梦之中,丝毫不知道自己无意中说出来的话,让那个男人迎嫉妒得抓狂了的林梦雅,只觉得今夜,似乎睡得格外不安稳。

    一大早,林梦雅就起床,试图找出龙天昱把她半夜带到这里的真正目的。

    可是让她郁闷的是,那个男人,难不成准备把她困在床上一辈子?

    连个鞋子都没有,她只是尝试着光脚在地上走了几步,就冻得心都跟着发冷了起来。

    那死男人,又在发什么神经。

    “小姐,吃饭了。”

    在她的怨念之中,门口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她抬起头,往门口望去,那人年纪不大,可却绷着一张脸,一看就知道是个不通人情的家伙。

    “请问,可以给我一双鞋么?”

    来人默默的把菜跟饭,给她摆在了桌子上,充耳不闻,仿佛她如同空气一般。

    林梦雅锲而不舍,继续请求。

    “能不能给我一双鞋呢?不然,我没办法吃饭。”

    那人继续他自己手上的事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梦雅顿时有点崩溃,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从。

    翻了翻白眼,她只好扯下褥子,垫在自己的脚上。

    整个人像是一只被装进麻袋里的兔子,一点点的蹦到了桌子前面。

    “你...没有鞋子么?”

    少年终于看向了她,眼中带着几许疑惑。

    林梦雅心想,这人还真会装。

    “当然,不然我刚才也不会请你帮我拿一双鞋子过来了。”

    真是够了!

    死男人发神经把她给弄了过来,现在又跑得不见人影,分明是希望自己自生自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