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统一阵线
    能来接手禁卫军,说实话,林梦雅也觉得出乎意料。

    “如果我想要军功,其实有更好的选择,但是,那些人却并不一定需要我。我接管禁卫军,不是因为我需要他们做什么,而是他们需要我。”

    说实话,林梦雅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些,竟然是连胜,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世家公子说出来的。

    “连大哥心中有大义,宫雅敬佩不已。但世间之事,十之**不能如人心意。连大哥,还是莫要太认真的好。”

    “你也以为,我是在痴人说梦?”

    连胜的脸上带着几分失望,林梦雅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世道凶险,人心难测,她可不能轻易的跟人家交心。

    今日的连胜,有些奇怪。

    “宫雅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连大哥的心意虽好,但有些事情,非人力所能及。”

    连胜看着他,眼中的温度渐渐消失。

    “你说的没错,是我妄言了。我本以为你是个知世间疾苦的女子,不然你也不会...罢了,我今日失言,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你们来龙都之前,你二哥就已经派人给我送信。我与他乃是生死兄弟,他让我好生照顾你们,我必定不会失言。军营之事,连某谢过了。”

    林梦雅踌躇了片刻,还是没追出去解释。

    二哥哥既信连胜,那她就更不能害他。

    如今,重华已然被她得罪,太子殿下看样子也绝对不会袒护她。

    宫五的事情,早已经说明了龙都之内,他们两个只能步步谨慎。

    她已经深陷泥潭,又怎么好又拖别人下来。

    只是可惜了连胜这么个英雄似的人物,如果有机会,她还真的想要结识一番。

    有时候,她也厌烦了世家之间的尔虞我诈,若有机会,她也想翱翔于天地之间,搏杀与战场之上。

    可惜,现在怕是还没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小姐,客人到了。”

    正暗自惋惜之时,纭儿进来,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请进来吧。”

    收敛了一下自己飞走的思绪,林梦雅正了正神色。

    片刻之后,一位裹得根本看不出特征来的客人,出现在了她的屋子里。

    “请坐吧,夫人。”

    对面,女人拿开了脸上的布巾,露出刘氏的面孔来。

    这一次,她的眼中闪动着愤怒的火焰,不过,却不是冲着林梦雅来的。

    “你,真的能帮我么?”

    语气,带着强烈的急切。

    林梦雅笑了笑,亲自斟茶,让给了对方。

    “先喝口茶,暖暖身子。有些事情,咱们不急。”

    刘夫人的眸子闪了闪,最后化为了某种坚定。

    “好。”

    看着刘夫人把茶一饮而尽,林梦雅的唇边携了几分笑,很好,她们之间的合作,看来是可以达成的。

    “夫人打探的结果如何?”

    “那个绣娘,是重华郡主举荐的人。娇儿虽然没说,但我多少也能探听出来,嫁祸宫五的主意,也跟重华郡主有关系。我不明白,重华郡主一向跟娇儿交好,为何,她要对娇儿下手?”

    林梦雅往唇边送茶的动作缓了缓,随后,一切如常。

    “很简单,因为她是刘大人的女儿。”

    “你的意思是,重华郡主要对付的,是我家老爷?这怎么可能呢?我家老爷为官十几年,对,对皇尊忠心耿耿,她,她为何要针对我家老爷?”

    “夫人可曾把这件事情,透露给刘大人?”

    刘夫人摇了摇头,为了娇儿的事情,她家老爷已经气得病倒了。

    要是再告诉他这件事,只怕会雪上加霜。

    “我觉得夫人这次回去之后,可以跟刘大人商量商量。毕竟朝堂之事,夫人知道的也不完全。刘大人一定知道,重华郡主对付他的理由。倒是重华这次的手段,摆明了是要置刘家死地。您想想,如果我四哥哥真的娶了刘小姐,而刘小姐又因为诞下活石胎儿而死的话,刘家跟宫家,会如何?”

    盯着刘夫人的眼睛,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宫家一定会发现刘小姐珠胎暗结,而刘家也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我们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刘夫人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其实那天刘老爷宴请宫五,除了叙旧之外,更是意在拉拢。

    毕竟,宫家现在的势力不容小觑。

    “刘夫人,从一开始,重华郡主就没想让刘小姐活着。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去查一查,刘小姐肚子里活石的来源,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其实事情很好想通,重华郡主是谁?那是太子的表妹,后尊的外甥女。

    说是郡主,其实跟公主也差不多少。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放下身段,真心跟刘娇结交。

    那唯一的解释便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压根没安什么好心思。

    “谁,都不能要我女儿的命!”

    如果说,从前刘氏还有些迟疑的话,那么现在,她的怨恨,已经完全转嫁到了重华郡主的身上。

    “话是这么说,但重华郡主靠山强大。咱们要是想出这口恶气,还得从长计议。夫人放心,我既然应了你,就绝对不会毁约。一切,夫人只需要配合我便好。”

    “好,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

    “那就最好,夫人放心。现在重华郡主绝对不会主动暴露出来,所以,现在您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回去之后,说服刘大人称病辞官。放心,皇尊必定不会答应他。然后,静观其变即可。”

    刘夫人点了点头,又忍不住追问。

    “那我的娇儿呢?你不是说,你有办法,救她的命么?”

    林梦雅从怀中掏出三个细颈的小瓷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刘夫人立刻明白,这就是她女儿的救命良药,立刻抓了过来,捧在了怀中。

    “每隔三天,让刘小姐服下一粒。你放心,可能断断续续的会有些腹痛出血的症状,但这都是正常的。药,夫人自己留好,悄悄给小姐服下便是。小姐能做出这事情,而不被您察觉,想来,她身边也有几个不像话的。这些事情,就不用我教您了吧?”

    刘氏的眼中流露出几许狠色来,都怪那几个骚蹄子教坏了自己的女儿。

    这次回去,看她如何发落了那几个贱蹄子!

    “我劝您还是收收火气,重华郡主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想来府中必有她的人手。咱们这些事情,都不能让她知道。来年春天,您就把刘小姐给送出龙都。等到事情了了,再接回来也不迟。”

    直觉告诉她,重华郡主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但背后的操控者,绝对不是重华。

    那人既然敢把她给扯进来,就别怕她彻彻底底的毁了这盘棋。

    给人添堵,她尤其擅长。

    直到晚饭时分,林梦雅才告别了刘夫人,从玉清馆回到宫府。

    听闻宫五下午就醒了,林梦雅带着两个姑娘来探望他。

    一进门,就看到了宫五惨白的脸上,郁郁寡欢的神色。

    “醒了?吃过晚饭没有?”

    她坐在床边上,伸出手来,探了探他的脉象。

    还好,已经没有大碍了。

    “小妹,完了,我没脸见人了!”

    一个大男人,委屈的就像是被当街调戏了的小媳妇。

    林梦雅看着就觉得好笑,这家伙,至于的么?

    “这能怪谁?你不自己小心一点,谁又能害了你。不过,要不是你妹妹我机灵,发现了疑点,现在啊,你就喜当爹了。”

    翻了个白眼,林梦雅坐在桌子边上,恶狠狠的说道。

    “呸!谁能想到她们居然用那么下作的手段!那刘小姐,怎么连脸面都不顾了?”

    看到她的样子后,宫五果然不再是一副委屈可怜又无助的模样。

    下了床,坐到了她的身边。

    “所以啊,我才猜到,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然,怎么就那么饥不择食的选了你。”

    有些事情男人想不到,但是作为女人,却是很容易猜测的。

    她在看到当时的情况之后,就觉得刘小姐的反应不太对。好像由始自终,她都没竭力的否认。正常人来说,不是应该先极力的先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么?

    果不其然,人家只是想要找个接盘侠罢了。

    “好吧好吧,下次我一定小心些。不过,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你,不想报仇?”

    宫五冷哼了一声,愤愤的说道。

    “我才没那么傻,当时的情况明显就是有人想要陷害我,虽然刘小姐也参与了,但是她爹娘才不会那么糊涂。想把我当猴耍,没门!”

    林梦雅的小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认认真真的看着宫五的脸。

    “原来,我家五哥哥并不傻嘛。”

    “呿!你这说的什么话!”

    两个人笑闹了几句,林梦雅又嘱咐了宫五几句之后,两个人吃了晚饭,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身上乏累得很,才刚入夜就钻到了被子里面。

    半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觉得身体一阵阵发冷。

    下意识的就往热源的方向靠了过去,刚想继续睡,就感觉这枕头,怎么有点不太对劲呢?

    她用脸蹭了蹭,不对,不像是每天枕得那个锦缎的枕头。

    迷茫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怎么好像是被人套在了麻袋里?

    不对,不是麻袋,而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