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红杏出墙
    林梦雅又裹成了一个球,来到了玉清馆外。

    “客官,里面请。”

    伙计满脸堆笑,把她们主仆三人迎了进来。

    不管是街面上还是玉清馆里头,都很萧条冷落。

    看到她们几个后,伙计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毕竟,谁能不喜欢送上门来的银子。

    “我家小姐,要自己单独包一间房,没事,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换好了衣服鞋子,白苏给了伙计一张银票。

    后者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让人恭恭敬敬的,把她们三个,请到了二楼最靠里,也是最幽静的一个雅间内。

    这个雅间倒是跟那天的那个不同,极为的别致。

    桌子上摆着玉石的棋盘,跟白玉一般的茶壶茶杯。

    墙上挂着的山水画,一看就知道出自于名家之手。

    总之,她有些东西虽然不懂,但却知道,绝非凡品。

    而且这个房间,比起酒楼来说,更像是一个人小憩之所。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玉清馆的老板那么会做生意,自然也会考虑到会有她这样的客人。

    屋子里很热,外面的雪景很是清朗。

    她靠在窗子边上,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赏着雪景,一边等人。

    百无聊赖之中,她只能把视线,投向街面上。

    咦?那不是龙天昱么?他怎么跟连胜在一起?

    林梦雅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怪了,这家伙性子一向没那么好的,怎么几天偏偏,跟连胜有说有笑?

    她本不想多事,所以在确定了龙天昱之后,想要把脑袋给缩回来。

    可没想到,连胜那家伙的眼睛却贼得不行。

    人群里头,他一下子就盯上了她,让她退无可退。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笑着摆了摆手。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家伙看到自己之后,居然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

    一记比连胜更厉害百倍的眼刀,随即找上了她。

    林梦雅看了看那个死瞪着自己的龙天昱,很没骨气的缩了回来。

    她现在跑,还来得及么?

    “客人,楼底下有一位连姓的客人希想要见您,不知您见是不见?”

    事到如今,她还怎么说不见?

    “有劳了,把连大人请上来吧。”

    没过多久,门就被人打开。

    随后,几道身影一同走了进来。

    林梦雅起身行礼,但是她却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人的眼神不善。

    靠!姓龙的是什么眼神?

    活像是一个抓住了自己媳妇红杏出墙的怨夫,明明,是他先忘的好不好?

    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林梦雅哪里怕这个,神色如常的说了句‘请’。

    安排那两个人,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不知道连大人找我,所为何事?”

    比起上次见她时候的冷漠,这一次的连胜,眉眼缓和了不少。

    “我这次来,是为了谢谢宫小姐。也是为了,给你赔罪。”

    “我,听不太懂连大人的意思。”

    连胜起身,冲着她深施一礼。

    “连星都跟我说了,药方是你找来的,工匠也是你送过来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当初小姐提出来要看雪雕,实则,就是为了让我看到雪屋吧?真是惭愧,没有领会到小姐的苦心,还让小姐,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白费了许多的功夫。连胜心里有愧,望小姐不会因此而觉得难过。”

    傻笑,然后喝茶。

    要不然她能怎么办?难道跟人家连都统说,她是真的想要盖雪雕,还真的只是为了引出龙天昱身边的那个勋儿么?

    “连都统,你说制造雪屋的工匠,是她找来的?”

    一旁没怎么说话,只顾着瞪人的慕容曦,有些意外的问道。

    连胜点点头,脸上难得带了几丝笑纹。

    “的确,要不是宫小姐见多识广,知道在那极北的苦寒之地,还有这样东西在的话,只怕今冬,禁卫军又要因此折损不少人手了。”

    的确,如同传说一般,连星的确是个好官。

    但是她那欣赏的眼神,却落在另外一个满心都是愤怒的男人眼里,就成了另外的一番意思。

    这女人,难不成,还要勾搭连胜么?

    一股子从未有过的烦躁,从他的心里头冲了出来,憋得她很想,出去跟连胜打一架才过瘾。

    “哼!雕虫小技,哪里值得连都统如此感谢。”

    这人什么毛病啊!林梦雅放下茶杯,凉飕飕的看着面前的家伙。

    “不管是小技,还是大技,能帮上忙的,就是好技。想必曦殿下肯定更好的法子吧,不然,您怎么能死活都看不上我们这小技呢?”

    她小手托着下巴,嘴角带了几分笑。

    “这是自然!”

    慕容曦死鸭子嘴硬中。

    “那您就派人去帮帮禁卫军呗,这天气如此寒冷,我看您能用什么招数,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解决整个禁卫军的取暖问题呢?哦,我想起来了,曦殿下有个很美的别苑。要是把房子都拆了,当劈柴烧的话,一定够用。啧,果然是曦殿下,心系百姓,人家真的好感动。”

    “你!”

    慕容曦,完败!

    林梦雅好整以暇,心情突然间爽朗了不少。

    让这死男人处处找她的茬,现在好了吧,活该!

    “咳咳,宫小姐,还是算了吧。曦殿下,也是好心。”

    连胜低下头,假咳了两声。

    他知道慕容曦的脾气,要是一会儿这人真的翻脸了,只怕他也是不好说情的。

    但是宫雅的确是对禁卫军有恩,他又不能不维护。

    “连大人说得有道理,曦殿下,刚才是我冒犯了,还请您多多恕罪。”

    瞬间,她就又换了一张脸。

    刚才的一脸得意,变成了现在的巧笑倩兮,不过转瞬之间。

    但慕容曦却更加生气,怎么这家伙,好像是跟连胜很熟悉的样子。

    明明,明明他们那一晚才...

    气愤不已的曦殿下警觉到,明明告诫过自己,绝对不能再跟这个死丫头有任何关系的。

    怎么会轻易的,就让她完全占据了自己的心神呢?

    脸色,越发的难看。

    起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殿下您慢走,小心楼梯,别摔着!”

    看着人终于走了,林梦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是她故意气他的,只是现在,他们都应该忘记了彼此的存在。

    但是,从龙天昱的表现当中,她才明白,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记忆的缺失而被隔断。

    有些靠近,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

    她唯一能做的,便是让这样的情不自禁,变得更加合理。

    “曦殿下虽然说话鲁莽了一些,但是他的确是个好人,你别生他的气。”

    连胜看着宫雅,低声说道。

    “好人?好人还抢我的铃铛。连大人,你可不知道。我刚来龙都那一天,那个重华郡主,光天化日的,就带着他来抢我的铃铛。要知道,拿铃铛是我设计,家里头的几个哥亲手给我打造的,意义非凡!”

    她转过身去,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连胜皱了皱眉头,大概也觉得他们有些过分了吧。

    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对于宫雅来说,这铃铛的确是很有意义。

    “我跟曦殿下的私交不错,你说你那铃铛是个什么样子的,我去给你要回来。”

    连胜一心想要还她的人情,但林梦雅却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掉。

    立刻摇了摇头,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出来。

    “还是算了吧,几个铃铛而已,不值得连大人去求他们。我只是气不过他们仗势欺人罢了,今日是我,明日也许就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仗着自己的出身跟威势,就处处得意妄为,真是让人不齿!”

    连胜没想到,她一个世家出身的女孩,居然还有这样的见解。

    看来,宫家的家教,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说的有道理,我跟你二哥差不了几岁,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叫我一声连大哥。以后,不管你在龙都里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

    林梦雅笑弯了眉头,她发现连家的兄弟两个,还是有不少的相似之处的。

    比如说,都是一样的恩怨分明,只不过连星外放一些,而连胜就显得内敛了不少。

    “那我就不客气了。”

    连胜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手边的茶水,继续开口。

    “我听人说,你五哥好像是惹了些麻烦。今日要不是在这里偶然看到了你,我也想着让连星走一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终究还是传出去了。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叹了一口气。

    “事情的经过如何,连大哥想必也听了不少。我只能说,我五哥哥是被人给陷害了。”

    “哦?是谁干的?”

    林梦雅抬起头,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眼。

    “连大哥,我不想让你惹麻烦上身。被人盯上,那是我们时运不济。若因此而连累了你,那才是罪过。”

    连胜立刻明白,只是那张过于严肃刻板的脸,此刻却露出了几分他年少时的骄傲。

    “对便是对,错便是错。此事绝不会因为出身,身后的势力,而有丝毫的改变。我知道你不想要连累我,但是,宫雅,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接烫手的山芋么?”

    林梦雅摇摇头,说起来也是挺奇怪的。

    连家的势力不算小,连胜要是想要投身军营,供他选择的地方,其实也不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