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暗算刘娇
    “你,你还有脸说!夫人,何必跟她客气,这种女人,死不足惜!”

    刚才拦住她的丫鬟义愤填膺的说道,林梦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转向了刘夫人。

    “死?刘夫人,现在这样的局面,虽然刘小姐的名节是保不住了,但是您也不想让刘大人跟着一起吃瓜落吧?”

    刘夫人虽是个母亲,但是她到底是在内宅之中,纵横多年的老人了。

    如果刘娇的父亲还在这个位置上的话,以后等到风波平息了,顶多就是找一个家世不那么显赫的家族,也能让刘娇平安一声。

    可是老爷要是真的被牵连,只怕,他们这一家老小,都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到底理智战胜了情感,她挥了挥手,让下人们都退了出去,只留下自己的心腹。

    “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宫雅,我女儿要是因为你有任何闪失,我定然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刘夫人的态度依旧强硬,但是林梦雅却是不疾不徐。

    走到了内室刘娇的床榻上之后,竟然伸出手来,捉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你还想要对我女儿做什么?我,我跟你拼了!”

    刘夫人张牙舞爪的准备冲上来,却被林梦雅淡淡的一个回眸给镇住了。

    那是真正的淡漠,似乎只要她可以,自己的女儿的生死,就由她来掌控。

    “拼?刘夫人,我希望你不要弄错了报复的对象。你女儿身体里的胎儿,可是跟她的姓名息息相关。如果你不想让她死的话,现在就给我安安静静的听着!”

    一改方才的嚣张,林梦雅拿出逼人的气势。

    她冷冷的看着刘夫人,看着她抖了抖嘴唇,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低下头,林梦雅安安静静的切脉。

    然后,又继续检查刘小姐情况。

    屋内安安静静,除了衣料摩擦的声音之外,也只有人的呼吸声罢了。

    “小姐,如何了?”

    纭儿有些紧张,她一直默默的防备着,生怕刘夫人跟她的心腹暴起。

    经过一番检查后,林梦雅已然是心中有数。

    起身,看了一眼刘夫人身后的那个婆子,开口说道。

    “刘夫人,如果你真的想要救你的女儿,保住你夫君的位置。那么从现在起,我对你的每一句话,你都绝对不能跟任何人透露。”

    刘夫人愣了愣神,她不明白,这个女子又要做什么。

    但是,她却下意识的,觉得宫雅说的是对的。

    “她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绝对不会背叛我。你,到底要说什么?”

    林梦雅看了眼床上,气若游丝的刘小姐。

    “之前,刘小姐出血的症状,是我做的。”

    刘夫人立刻瞪了一眼她,下意识的就要冲过来跟她厮打。

    但林梦雅没给她这个机会,语速也没有加快,而是继续平稳的说了下去。

    “我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害她,而是为了救她。你的女人,已经受了别人的暗算,你知道那个大夫,为什么不敢说出刘小姐的症状么?是因为,他肯定也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状况。放眼整个龙都,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她!”

    这话,她绝对不是在吹嘘。

    因为刘小姐是中毒了,而且不是一种简单的毒。

    “什么?我的女儿,被人暗算了?”

    刘夫人双眼瞪得溜圆,难以置信。

    “没错,如果我没有诊断错误的话,刘小姐的身孕,已经足三个月了吧?按说三个月之后,胎儿的状况已经稳定,母体也到了该接受滋养的阶段。这几日,刘小姐是不是每日都要吃一些补品?”

    刘夫人仔细的回忆,而后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我说她受得这种暗算,就是因为这补品而起。夫人已经生产过,自然知道胎儿在母体内,是由脐带相连,由母体供养没错吧?”

    这话等于废话,但刘夫人却渐渐的开始着急了。

    林梦雅要的,便是这样的效果。

    “但是,现在刘小姐的这种情况却很特殊。她肚子里的胎儿,一旦得到滋养之后,会逐渐的失去活性,变成一块活石。不断的吸收营养,在刘小姐的肚子里变大。如此一来,十月之后,瓜熟蒂落。刘小姐要从肚子里头诞出一块大石头的话,夫人您觉得,她的下翅如何?”

    刘夫人傻了,她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

    “这,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你在说谎,一定是!你为了逃脱,所以才说这些来蒙骗我!”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面对着残酷的真相,他们宁愿相信自己的臆想。

    “刘夫人,是与不是,日后自会见分晓。但是,你可以找伺候小姐的侍女来问一问,是不是近日来,刘小姐的孕期反应越来越弱。可是腹中常有坠涨之感,触感极硬?”

    刘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因为之前,女儿的异常反应曾经引起过她的怀疑。

    但是后来的一个月内,娇儿已经恢复如常。

    她这才放下了一颗心,谁曾想到,此事宫雅居然会知道。

    “你,你果真有法子,能救我的女儿?”

    能不能救,林梦雅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刚才,她只是简单的用穴位按摩了一下,发现刘娇的情况,比想象当中的好了很多。

    现在,她差不多有六七成的把握吧。

    “能不能救,还要看老天爷的意思。如果现在强行把胎儿打下来,那么刘小姐会大伤元气,可命却保住了。”

    “不...不能伤害我的孩儿...”

    床榻上,昏迷过去的刘娇,竟然在此刻苏醒。

    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但是此刻,她却用乞求的眼神,看向了宫雅。

    “我...我知道,我算计你兄长是不对...但是,我的孩儿是无辜的。求你,别杀了他...”

    刘夫人见状,又痛哭着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娇儿啊,你为何这么糊涂!这么糊涂啊!”

    “母亲...此事,都怪娇儿。娇儿恳请母亲,不要杀了您的外孙。”

    床榻之上,自是一派母女情深。

    林梦雅看了几眼,知道她们现在想要单独的空间,遂带着纭儿,走到了外间坐了下来。

    “小姐,纭儿错怪你了!”

    低着头,纭儿借花献佛,给她斟了一杯茶。

    “傻丫头,我又怎么会怪你。你虽然心里头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你不还是维护着我么?只是有些事情,你不能单纯的用眼睛去看。有时候,眼见的未必是真的。”

    纭儿虽然见识广泛,但到底涉世不深。

    只是这姑娘大有潜力,假以时日,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不过跟在她的身边,小小年纪便要见识这世间的邪恶,也是委屈了纭儿。

    “其实,刚刚我在心里头想了想。如果这事,真的是你做的,我会如何。”

    “哦?说来听听。”

    她放下茶,笑着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我想,我会替你隐瞒罪证,成为你的共犯。虽然我知道这不对,我也知道这事违背良心的,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永远都是对,从来不会错。”

    林梦雅看到了纭儿的真心。

    虽然只是一簇小小的火苗,却足以让她倍加温暖。

    “你这么说来,我压力还真是好大。唉,看来以后,我可能做坏事了!”

    纭儿知道她是故意的取笑自己,忙不迭的说道。

    “小姐才不会做坏事,我之所以哪怕违背了自己的良心,也会选择追随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做事,永远是有你自己的理由的。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刘小姐算计你在前,你也不会如此。所以,我可以怪你,但我却不能不帮你!”

    这个小丫头啊,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就连她也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摸了摸纭儿的脑袋,林梦雅低声说道。

    “傻纭儿,记着,不要盲目的去崇拜任何人。凡事,都要先问一问你的心。人活一世,什么都能违背,唯有的自己的心,不能违背。哪怕,是我。”

    也不知道纭儿听懂了多少,不过里面的哭声却渐渐小了起来。

    她看着刘夫人抹着眼泪,走到了她的面前。

    只不过现在,她的眼中,却没有了刚才那强烈的恨意。

    “此事,都怪我教女无方。如果你们宫家想要一个说法,我自然会代女受过,只求你,救救我的女儿!”

    林梦雅抬头,唇边携了一抹无所谓的笑。

    “再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我还有几句话,希望能告知夫人。”

    “请说。”

    “我听外界传言,刘小姐早有刁蛮任性的名号。既如此,寻常的男子,只怕她是看不上的吧。那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夫人可有猜测?”

    被她这么一提醒,刘夫人浑浑噩噩的脑袋里,闪过一张张脸。

    她的女儿心高气傲,心悦之人,也一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但即便是那些人跟娇儿认识,可娇儿也没有那个时间,跟他们私相授受。

    “容我再给夫人提个醒,府内三个月之前,可曾有过什么人暂住一些日子。又或是,能接触到内宅,但是近几个月,却突然告辞的人呢?”

    刘夫人想了想,还是毫无头绪。

    倒是她身旁的婆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所以欲言又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