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刘娇刘母
    “我的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刘夫人大叫一声,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大夫立刻上前,给刘小姐号脉。

    众目睽睽之下,那大夫只觉得自己的舌头有千斤重。

    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关系到他的性命。

    林梦雅冷眼旁观,她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让大家都难堪。

    但今日,如果她忍了一时,宫五就被毁了一生。

    他本就无辜,又如何要替刘小姐葬送所有?

    “大夫,我女儿如何了?”

    刘大人如今,已经是气怒交加。

    他虽是个男子,但是妻妾都娶了几房,经历了多少风月之事,有些东西,他一看便知。

    这个孽障啊!他的脸,都让这不孝女给丢尽了。

    “小姐的气血有些微弱,不过这都不打紧。只是...”

    大夫看了看夫人的脸色,咽下了到嘴里头的下半截话。

    “有什么你便是说罢,左右我这脸面,已经叫她给丢尽了!”

    林梦雅当然知道刘大人现在的心情,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不少围观群众在一起吃瓜。

    想必明日,刘家小姐不贞不洁的消息,就会传遍龙都的大街小巷。

    她不经意间转过眸子,却看到了重华嘴角,未曾掩饰过的一抹得意。

    心头一凛,原来如此,她差一点,又落入了旁人的算计之中。

    上前一步,挡住了那大夫,冲着刘大人说道。

    “此事虽不光彩,但到底是刘大人家的家事。我看,还是请无关人等,去外面等候的好。”

    谁也没想到,开口撵人的居然是她。

    刘大人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过身去请那些人去外厅。

    刘夫人抬起头来,怨毒的盯着林梦雅一眼。

    “你少在这里虚情假意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的女儿也不会...”

    她的错?

    她是把刘小姐肚子弄大了?还是让刘小姐联合重华,陷害自己的哥哥了?

    如果不是他们步步相逼,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件事情给抖落出来?

    “刘夫人,与其在这里怪罪我,不如先扶刘小姐去内室休息一下的好。”

    尽管知道她说的没错,但是刘夫人还是一副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

    只不过这一次,刘小姐不是装病,而是真的身体不适。

    刚才还热闹频出的厅内,转眼就剩下了他们几个人。

    太子一直在静静的观望着,不过现在,宫雅在他心里头的印象,却是彻彻底底的被毁去了。

    不过是个徒有其表,不知道礼仪进退的粗野丫头。

    这事她就算是知道,也不该在此刻说出来。

    “殿下,我想去看看刘娇,毕竟她是我的好姐妹。”

    重华低下头,语气里带着几分难过。

    慕容衍想了想,低声说道。

    “还是算了吧,今晚的事情已经够乱的了。我府上新得了些东西,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无论如何,刘娇的名声算是毁了。

    重华心善,但是如果继续跟她交往下去的话,只怕传闻会对她不利。

    这是他跟母尊,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好吧,宫小姐,今日这事,你做得也实在是太绝了些。”

    重华上前,脸上带着几抹不赞同。

    一副大家闺秀的端庄从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难过。

    “多谢郡主教诲,宫雅铭记在心,永世不忘。”

    今天的事情,让林梦雅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龙都内的水太深,而种种迹象告诉她,这里面隐藏得阴谋并不小。

    龙天昱也好,宫五也罢,他们都被牵涉到其中了。

    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只不过想要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日子,想要把所有覆盖在她人生之中的阴云都吹散,为何,会这么难?

    从回到这个世界开始,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推着她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

    她的出生、痴傻、死亡,再度重生,其实到如今看来,暗含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当隐藏在迷雾之中的真相完全摊开在她面前的时候,却难以想象,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把这些没用的念头暂时都忘掉,转身,带着纭儿进了内室。

    “小姐,我看到了。”

    内室之中,宫五的伤势已经止住了。

    宫平正在给宫五喂药,林梦雅没想到,纭儿突然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你看到什么了?”

    少女的眼中带着几分挣扎,但还是勇敢的说了出来。

    “我看到你在那个小姐的手腕跟腰上掐了几把,小姐,纭儿知道你是一时情急,但是,您也不能,不能...”

    “你觉得,我会对一个弱小的胎儿下手么?”

    她反问,纭儿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虽然不想相信,但是之前刘小姐的状态还很稳定,怎么就突然有了小产的症状呢?

    除了她家小姐之外,纭儿也找不到合适的答案了。

    “纭儿,你记住。无论如何,哪怕今天五哥哥真的死在刘家小姐的手里头,只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会留她一命。”

    她是个女人,还是个当了母亲的女人。

    哪怕刘娇有千般不是,但孩子总是没错的。

    “那刘家小姐为何会...”

    纭儿急急的追问,林梦雅是她最值得信任的姐姐,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林梦雅的身上,会有任何的污点存在。

    “这个问题,一会儿我再告诉你,走,咱们先去拜会一下刘夫人。”

    眼神一闪,林梦雅不仅仅是为了解除纭儿的疑惑,更是为了让今天的阴谋,彻彻底底的被挫败掉。

    纭儿点点头,有些不太放心。

    “怎么?怕刘夫人吃了我?不会的,现在我们才是主动的一方。”

    其实有些事情,在刚才已经暴露得清清楚楚了。

    只是她看懂了,刘夫人却未必懂。

    有哪一个母亲,不会心疼自己的孩子呢?

    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她的推断更加不会错了。

    主仆二人走到了刘娇平时住的那个院子,意料之中的,被人给拦了下来。

    “你们怎么还有脸来?我们家小姐,被你们给害成这样,难道还不够么?”

    那丫鬟应该是刘娇贴身的,看向她们的眼神,恨不得亲自扑上来活撕了她们两个似的。

    纭儿别看刚才还怀疑,但是她总是最向着林梦雅的。

    “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要不是你们家小姐失德在前,又怎会有今日的报应!”

    “你,来人,给我打!”

    那丫鬟气得狠了,竟然率先往纭儿的身上扑了过去。

    只是,却扑了个空。

    纭儿虽然不会武艺,但从小走南闯北,哪里是这些温室里的娇花能比拟的。

    不过林梦雅无意让她们打得太难看,稍稍扬起声来,冲着里面说到。

    “刘夫人,我不过是来看看小姐的病情,何必动粗呢?要是我的侍女也受了伤的话,贵府的名声,只会更加难听。”

    她话音刚落,里面就传出来刘夫人的冷喝。

    “住手!难不成,你们还觉得不够丢人么?宫小姐,我女儿被你害成了这样,你也不用再假模假式了。今日的事情,我刘府也不会善罢甘休!”

    林梦雅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无妨,反正我们宫家也不会罢手的。算了,我看你们家小姐,以后只怕是龙都最大的笑话了。刘夫人,想要对付我不难,你还是想一想,如何堵住这悠悠众口吧!”

    她转身欲走,那刘夫人立刻从屋子里头冲了出来。

    如她所预料到的那样,通红的双眼,已经状若疯癫。

    “好你个宫雅!我一再退让,忍耐你到如今,你居然如此侮辱的我女儿!来人,把她给我拿下!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走得出去刘府!”

    被彻彻底底激怒的刘夫人,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

    周围的婆子跟丫鬟想要一起上,但是却被林梦雅拦住了。

    “刘夫人何须兴师动众呢,你不过是想要给刘小姐斟茶赔罪罢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知道,太子一走,我也就失去了依仗。这样吧,你我双方各退一步,我给刘小姐认个错,你就放我们走,如何?”

    刘夫人阴沉的瞪着她,这女子巧舌如簧,她方才已经见识过了。

    咬着牙,冷笑了一声。

    “哼,好啊。只要你给我的女儿磕头赔罪,我就放了你跟你那个禽兽不如的兄长!”

    林梦雅眉头一皱,但是周围的人显然断了她所有的后路。

    冷笑一声,说道。

    “好,那刘夫人可得看好了,免得以后你赖账。”

    “本夫人说到做到,来人,把她们给我押进来!”

    几个强壮的婆子跟丫鬟,推着她们两个进了刘小姐的门。

    大夫还在诊治,只是听起来,刘小姐的状况并不算好。

    “娇儿啊!我的女儿!娘把那个害了你的人带来了!你放心,娘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你,还不快滚过来给我的女儿磕头赔罪!”

    说实话,林梦雅是打心眼里头看不起刘夫人的。

    明明是她的教育有问题,但是自己的孩子犯了错之后,却又把所有的矛盾都推给了旁人。

    刘娇能有现在的下场,刘夫人的溺爱,至少要负七成以上的责任。

    “这个不难,夫人,还是请您清退左右吧。刚才要不是我帮了您,只怕现在,刘小姐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刑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