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原来如此
    “殿下。”

    她才出来,刘家的人对她的视线已然不善。

    不过如今,她也不是全然的被动。

    刘小姐还在,如今却是窝在她母亲的怀中,被人细心安慰着。

    但是现在,林梦雅只想把刘小姐的胸口上也戳上那么一剑。

    愚蠢,不是她的错。

    可是,她的愚蠢却差一点就葬送了自己亲人的性命。

    宫五不过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所以才选择的束手就擒。

    没想到,却差一点就成了这个糊涂虫的手下冤魂,那才当真是冤枉。

    “宫羽的伤势如何了?”

    如今,太子殿下也粗粗的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从重华的嘴里头说出来的。

    林梦雅看了一眼太子,转身,看向了刘大人。

    “回太子的话,我五个哥哥的伤势暂时没有大碍了。但是,我希望刘大人能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谁也没想到,她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

    刘大人自知理亏,但是心里头却也是十足的委屈。

    明明,占理的一方,应该是他们才对!

    当下,挺直了腰杆,面色阴沉的看向了宫雅。

    “你要什么交代?哼,我好心宴请宫羽,没想到,他居然酒后失德,调戏我的女儿!此事,我还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林梦雅冷笑一声,好一个倒打一耙。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她往前走了几步,与那个缩在旁人怀中的刘小姐,对视。

    “既然你们都说我五哥哥调戏了你,那我请问,他是如何调戏你的,又对你做了何种禽兽不如之事呢?”

    刘小姐本就惊魂未定,如今被她逼问,瞬间泪流满面。

    “他,他将我打晕,轻薄于我,他是死有余辜!”

    刘小姐声嘶力竭,但是其中却透着几分心虚。

    林梦雅二话不说,拉住了刘小姐的手腕。

    “你做什么?”

    刘大人低吼了一声,顺势就要把自己的女儿夺回来。

    只可惜此时,林梦雅已然放手了。

    “刘大人,请问你女儿,曾婚配否?”

    “不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梦雅抬起头来,眸光清冷,冲着刘大人冷笑。

    “今日之事,你我各退一步。不然,刘大人有些事情真的闹出来,只怕丢脸的是你。”

    刘大人没听懂她的意思,但是一旁的刘小姐却白了一张脸。

    她惶惶然的看了一眼重华,后者立刻会意,做出一副气愤不已的样子来。

    “殿下!今日之事本就是那宫羽无礼在先,请殿下,一定要给刘小姐做主啊!”

    太子殿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妹,又看了一眼那位刘家小姐。

    宫家人向来团结,此事他早有耳闻。

    想必宫雅也是看到宫羽倒在血泊之中,才会如此失态。

    但这件事情,错的,始终还是宫羽。

    如今,到还真是有些棘手了。

    想了想,他才开口说道。

    “此事,乃是宫羽酒后失德在前,刘家小姐一时激愤,才会如此。宫雅,你代替兄长陪个不是就是了,刘大人,你看这样如何?”

    重华的眼睛里,暗藏着几分得意。

    虽然看样是宫羽得了便宜,但是从今以后,他的名声也算是完了。

    刘大人听到太子发话,也只能自认倒霉。

    只是他们这边私下达成了默契,可惜,还有个人不会答应呢!

    “殿下,恕宫雅冒昧。轻薄一事,您不在当场,又是如何判断的?难不成,只听了别人片面之词,就可以定我兄长的罪么?”

    宫雅的话,有些不知进退。

    慕容衍对她的印象,有些不太好。

    那不成,她还要揪着此事不放么?

    “宫雅,人家刘小姐已经如此可怜了,你还要步步相逼么?总不能,这宫羽是你们家的人,所以你就如此袒护吧?”

    重华出言责怪,而林梦雅也看明白了,今天这一场,究竟是何人导演。

    太子殿下的意思,明显就是偏向了他的表妹。

    既然如此,那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小姐的确是可怜不假,但是更可怜的,是刘大人吧?”

    “刘大人的确是可怜,我看不如这样,你让你哥哥,娶了这位刘家小姐,也算是遮掩了过去。他们这个,也是不打不相识吧。”

    重华跳出来,一副和事老的模样,但是林梦雅,却只觉得她可笑。

    看吧,狐狸尾巴露出了来了。

    “哦?让我哥哥来娶么?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刘小姐,你可同意?”

    看到她的态度软化,慕容衍也露出了几分笑容。

    刘小姐只顾得上哭得梨花带雨,哪里有空理他们。

    倒是刘大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子。

    名节都毁了,他还有什么立场不同意么?

    “全凭殿下做主了。”

    不由得多瞧了几眼宫雅,都说以后当家做主的是这个女子。

    但是自己的女儿,却是重华跟太子做主的,只怕以后,不管宫雅如何,也不会苛待了自己的女儿。

    林梦雅看到这个结果,勾起唇瓣,却笑了笑。

    转头,柔声的冲着刘大人说道。

    “居然殿下跟郡主有意成全此事,我也没有什么阻拦的理由。只是,刘小姐在过门之前,是不是也要给我们宫家一个交代?”

    “你要什么交代?我女儿只是一时激愤,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起来,还不是你兄长无德在先!”

    此刻的刘大人,已经端上了儿女亲家的架子。

    宫雅是家主不假,但是按照辈分,自己也是她的长辈。

    未免女儿嫁过去受气,架势也不能低了。

    谁知道,宫雅却摇了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既然是一家人了,那么刚才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我说的是,你家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是谁经的手,孩子生下来,该叫谁爹,我们总该知道吧?是,我们宫家的确是不少这一口饭吃,但是你们送过来这样的一个嫁妆,是不是应该说明白的好?”

    林梦雅看向了刘小姐,淡淡的说道。

    “是吧,刘小姐?”

    后者嘤咛一声,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刘大人却是如同晴天遇霹雳,愣愣的瞪着眼前的宫雅。

    “你,你说什么?”

    “老爷,老爷,她这是诬陷娇儿啊!”

    身后,刘娇的母亲,已经开始哭天抢地起来。

    刘大人怒发冲冠,刚想对宫雅发怒,后者,就看向了旁边,背着药箱走出来的大夫。

    “正好这里有大夫,是与不是,立刻就能断个分明。要是我是信口胡诌,要杀要罚,我宫雅悉听尊便。但是,如果有人觉得,太子在这里,也能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话,那便是愚弄太子殿下,对皇族,乃是大不敬之罪!”

    慕容衍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

    如果真的如同宫雅所说,那事情,可就是另外一番模样了。

    刘家小姐珠胎暗结,本就是失节在先。如此,那宫羽的轻薄,似乎...就有了几分不可信了。

    “母亲,我不要!宫雅,你们兄妹二人如此污蔑我!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刘小姐悠悠醒转,想必是听到了她的话,吵闹不休,哭哭啼啼得扮可怜。

    刘夫人也抱住自己的女儿,哭着喊着,说宫家欺负人。

    那苦命的大夫也是进退两难,不知道该听谁的。

    刘大人更是气愤不已,心里头笃定了宫雅是要糟践自己的女儿。

    转身,重重的跪在了太子殿下的面前。

    “殿下!宫雅巧舌如簧,污蔑我的女儿!还请殿下看在老臣兢兢业业的份上,制止此女的恶行吧!”

    慕容衍暗中皱了皱眉,他倒也不听信宫雅的一面之词。

    何况,如果刘小姐真的有孕在身,他的家人又怎么能不知道?

    在自己的面前,他们还不敢抵赖。

    遂看向了宫雅,方才还觉得这女子知进退,识礼仪。

    如今看来,却是眼尖嘴利,一副刻薄之相,令人生厌。

    果然,女子不能只看一副皮囊。

    “宫雅,不得在搬弄是非。”

    太子的断喝,似乎给这件事情,最终定了答案。

    林梦雅早知道如此,心头气愤,但是却不准备低头。

    她当然知道,在这种游戏里头,谁是上位者,谁就有了最终话语权。

    真相,并不在他们的考量之中。

    她看到了刘家小姐眼中深藏的得意,看到了重华对自己的敌意,也看到了太子,对自己的厌烦之色。

    很好,这个仇,她记下了。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林梦雅转身,看向了刘小姐。

    “好,既然小姐执意不肯的话,那我就提前说明。入我宫家之后,便是我宫家的人。若有不检点的地方,那就别怪我宫家家规无情了。”

    慕容衍准备起身,此事已经有了了结,他也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

    重华作为刘小姐的‘好友’,自然是需要留下来,宽慰一下刘小姐‘受伤的一颗心’了。

    刘大人也准备去送太子殿下,就在此时,刘小姐却惊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啊,疼!”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只见她的贴身侍女,惊呼出声。

    “小姐,你流血了!”

    刘小姐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颤抖着嘴唇,说出了两个字。

    “孩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