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路遇太子
    她谨慎的问道,安静的街面上,只听到马蹄走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的声音。

    车里的人都缩紧了一颗心,难不成,真的是来者不善?

    “您是?”

    马夫试探的问道,外面的人低声说了几个字而已,马夫立刻跳下车辕,大声说道。

    “小姐,前面是太子殿下的马车,殿下希望,您能过去一见。”

    怎么又是这个太子?

    尽管不想跟太子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她也知道,太子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嗯,我知道了,请太子稍后。”

    “小姐,您小心一些。”

    宫平不放心,轻声出言嘱咐。

    林梦雅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发饰,带着白苏跟纭儿下了马车。

    “宫雅,见过殿下。”

    天色稍稍暗了一下,她今日出来的匆忙,身上穿着的,也是平日里最常穿的那件碧色的斗篷。

    垂首乖顺,行礼也极为规矩。

    太子极为利落的下了马车,亲自把她扶了起来。

    但林梦雅却不经意的后退了一步,与太子稍稍拉开了一段距离。

    “雪夜难行,不知小姐是要去哪?”

    慕容衍低头,浅笑着看着面前的女子。

    跟那天的盛装相比,看到她这样家常的样子,却更让人有股子怦然心动的感觉。

    女子的确是天姿国色,但美人他也见到不少了,却从有过一人,能让他有如此惊艳之感。

    而且,他也似乎感觉到,女子对自己,仿佛有些疏离。

    也对,出身越是高贵的女子,也就越是矜持。

    这一点,他倒是一时忘了性。

    “只是去拜访一位故人而已,可是我的马车挡了殿下的路么?纭儿,让马夫速速让开,不得惊扰了殿下。”

    回头吩咐,慕容衍却笑着出言拦住了她。

    “只是一时凑巧而已,是我唐突了。 宫小姐去哪里,不如我顺便送你一程?”

    “不敢麻烦殿下,殿下日理万机,我也快到了,殿下请回吧。”

    对于这个太子,林梦雅称不上讨厌,但也带着十分的警惕之心。

    她可没忘了,自己之所以能来到这里,得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家伙。

    “无妨,我也只是出来随便走走。宫小姐不必放在心上,走吧。”

    太子殿下的话,让她只能点头。

    转身回到了马车之上,这样也好,有太子与她同行的话,多少也能占一些先机。

    只是她始终不明白太子对她的态度,按说宫家表面上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太子殿下如此重视她。

    “这个太子殿下,可真够奇怪的。”

    马车内,纭儿小小声的自言自语。

    “小姐,按说您之前,从未见过他对吧?地位那么尊崇的人,怎么好像是要巴巴的倒贴我们家小姐似的呢?难不成,他对您一见钟情了?”

    林梦雅瞪了那个口无遮拦的小丫头一眼,爱情,以慕容衍的地位来看,早已经不是什么第一选择了。

    他娶谁,亲近谁,信任谁,甚至连厌恶谁,多半是跟着利益相关的。

    所以,她一直不明白,慕容衍的目的是什么。

    “大小姐,我看,还是先把五少爷救出来再说吧。”

    宫平面色焦急,近乎哀求。

    林梦雅点了点头,狐狸终究会露出它的尾巴。

    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宫平的麻烦。

    马车,在一户气派府邸前面停住。

    门房虽然看不太清楚马车上的标记,但是他们却知道府里头热闹非凡。

    现在能来的,只怕是相关之人。

    立刻迎了上去,却在看到太子殿下的马车后,吓得跪倒在地。

    “小人叩见殿下!”

    慕容衍从马车里走出来,视线落在旁边的宫雅身上。

    看到后者眉宇之中的忧色,便知道她可不是来拜访故人那么的简单。

    “起来吧,殿下这次来,是陪着宫雅宫小姐来的,不得生长,去,通报你家主人一声。”

    慕容衍身旁,从小就在他身边伺候的侍人李荣,低声吩咐。

    门房哪里敢怠慢,一个倒退着离开,一个颤颤巍巍的起身,恭敬的准备给殿下和宫家小姐引路。

    “宫小姐,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多事。”

    林梦雅笑了笑,心里想得却是,她哪里敢嫌他多事。

    说不定,还要仗着他的威势,狐假虎威一番呢。

    府邸的主人名叫刘现,出身世家,十几年前受到家族的举荐,成为朝廷官员,如今司认户部郎中一职。

    势力虽然不是一顶一的,但是在朝中也是有些话语权在的。

    从前跟宫家有过一些交往,是以宫五才会来。

    没想到,却出了这档子事。

    从门口到内堂,林梦雅的心头,已经转悠了好多个念头。

    但既然太子在此,有些事情她也就不用再开口了。

    果然,刘大人很快就携着家眷,还有今晚来赴宴的其他人,共同来接驾。

    让林梦雅没有想到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个熟人。

    “殿下,您怎么来了?”

    重华郡主万分惊喜的,从人群里头走了过来。

    见礼之后,便亲昵的挽着太子殿下的手,却偏偏忽视了也站在一旁的林梦雅。

    重华居然也在这里,有意思。

    “我是陪宫小姐一起过来的,你不好生在府里头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对于这个小表妹,慕容衍的态度一向都是宠溺大过于严厉。

    重华的心底并不坏,只是从小被母尊宠着疼着,所以有些事情,不太在意旁人的感受。

    他也提点过她许多次,像是曦那样的男子,温柔贤淑,端庄大方的女子才更合他的心思。

    这丫头,今天怎么跑出来了。

    “原来是跟美人同行啊,宫小姐真是魅力无限,在这之前,太子殿下可是对任何人都不理不睬的呢。”

    重华转过头,看向了宫雅。

    后者看了她一眼,然后垂下眼眸,不答应,也不分辨。

    一抹幽光划过重华的眼眸,在心里头,她对宫雅的厌烦,已经到了极点。

    这女人有什么好,怎么勾得太子跟慕容曦,一样对她念念不忘?

    “好了,你就不要取笑宫小姐了,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么?”

    慕容衍很满意宫雅的反应,大家小姐,就应该如此矜贵。

    瞪了重华一眼后,后者噘着嘴,却不敢再说什么了。

    “臣没想到殿下会驾临寒舍,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刘现年纪应该在四十上下,模样很平庸。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女眷,姿色都不俗。

    林梦雅瞧了几眼,便知道这刘家的小姐,只怕不是什么天姿国色。

    而且就连宫平都说刘家小姐刁蛮任性,竟然在酒席上,拿着于明竹的事情故意刺宫五的心。

    其中的蹊跷,她已经洞悉。

    接下来,就看各方要个什么结果了。

    总之这一场,宫五她是保定了!

    “无妨,我只是顺路。宫小姐,你说你想要拜访故人,可是刘大人么?”

    慕容衍脸上带着笑,态度依旧温和儒雅。

    林梦雅上前,对着刘大人行了一个礼。

    后者看在太子殿下的面子上,也只得把态度放得客气一些。

    “刘大人,听下人说,我五哥哥在贵府闯了祸。宫雅是代哥哥来道歉的,还望刘大人大人有大量,别跟一个不懂事的晚辈计较。”

    刘现不是傻子,他又岂会不知,殿下便是宫雅身后的依仗。

    但是,宫五是在他的女儿床上被人发现的。

    如今这事已经闹了起来,他已经没脸见人了。

    要是现在放了人,那他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

    思忖片刻,刚想要想个转圜的余地,就听得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大叫。

    “我要杀了你这个淫贼!你们都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

    宫雅看了他身后一眼,果然看到那里面人影重重,混乱不堪。

    “小姐,使不得啊!”

    随着丫鬟的一声惊叫,林梦雅只感觉到事情不妙。

    闪过那几个人,迅速的往房间里扑去。

    没想到此时,被五花大绑的宫五,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他的胸口,还插着一把长剑!

    “谁干的!还不赶快救人!愣着干什么?”

    随后冲进来的刘大人看到如此场景,心头猛跳。

    在一看瘫倒在侍女怀中,一脸震惊的女儿,便知道定是他女儿一时糊涂,做了错事。

    “宫平,纭儿,你们把五哥哥扶到屋子里。刘大人,且不说此事真相到底如何。要是我哥哥真的因此丧命,你跟你女儿,就等着我宫家倾力之压!”

    如今的情况,容不得林梦雅软弱。

    硬邦邦的撇下一句话后,林梦雅瞥了一眼那个刘小姐,带着白苏转身进了内室。

    刘家人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外面又有太子坐镇,一切事情都没有混乱到极点。

    林梦雅亲自为宫五把过脉,还好,那一剑没有伤到他的心脉。

    只是这一剑,来的蹊跷。

    “有劳了。”

    尽管再生气,但是林梦雅知道,现在不是一味用强的时候。

    对着刘府的大夫,她的态度也是极为客气。

    大夫迅速的开方子,林梦雅看了一眼,确定万无一失后,转身交给了白苏。

    但是两个人之间目光交汇,互相心里头都有了数。

    处理完这一切,又让细心的宫平看着,林梦雅才带着纭儿,出了内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