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章 幕后推手
    宣纸上,一个莫名出现的‘雅’字,搅乱了他的心湖。

    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慕容曦气得扔下了笔,坐在椅子上,愤恨的瞪着那个‘雅’字。

    明明常见的一个字,却仿佛有了温度似的。

    只是,她哪里称得上‘雅’这个字?

    表面上的娴雅高贵,实则是个包藏祸心,想要魅惑太子的妖精。

    他...他不该对她念念不忘!

    烦躁,让他下意识的把纸团成了一团,扔进了书桌旁边的纸篓里。

    他还有正事去做,这个女人,不应该成为他的绊脚石。

    “小姐,小姐?”

    正盯着窗外的雪景出身的林梦雅,被纭儿的声音惊醒。

    懵懵懂懂的看向了那个小丫头,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下,转回了自己的桌案前。

    上面,宫五好不容易寻来的志怪神话的话本子,还是熟悉的那一页。

    顺手翻了一页,人物陌生,但是故事相当熟悉的传说,总是勾不起她多少的兴致来。

    尤其是,昨晚从龙天昱的口中,得到的答案,让她怎么也想不通。

    既然他说自己没孩子,那勋儿又是谁?

    会不会是她听错了,其实,这是个女人的名字?

    一想到他可能有个未婚妻,林梦雅就恨不得冲上门去,把他吊起来打。

    就算是失忆了,这可也不是他公然爬墙的理由吧?

    如果他只是爱着回忆的话,那他们之间的爱,从最开始就是不牢固的。

    对于这种泡沫一般的爱情,她才不会留恋呢!

    口是心非的林梦雅,却不想察觉到心头真正的失落。

    总之,只要他真的敢另娶他人,她就想办法带着宝宝去过自己的日子。

    到时候,让他哭都没地儿去哭,哼!

    “小姐啊,我怎么总觉得,你好像有点心事的样子呢?是不是在担心禁军营的事情?”

    纭儿这个小鬼灵精,让林梦雅有些难以招架。

    “真的,这么明显么?”

    还...还好吧。

    林梦雅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也只是偶尔会思念起那个死男人而已。

    “您今天从起床到现在,已经走了八次的神了。您看看,这本书,都三个时辰了,您才翻了四页而已。照这么下去,看完这本书,恐怕得明年了。”

    纭儿指了指她手中薄薄的册子,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好啊,你还敢取笑起我来了。赶明儿我就给你找个婆家,让你嫁过去当管家婆好了!”

    故意恶狠狠的威胁,可惜,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

    纭儿笑嘻嘻的讨了几句饶,就被她给赶了出去。

    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林梦雅在心中告诫自己。

    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死男人还等着她去抢回来呢,可不能把事情,耗在这种小事上。

    “白苏,我五哥哥呢?”

    门外,永远跟她贴心贴肺的小棉袄白苏,闻言立刻推门进来。

    “五公子出去赴宴了,主子可有什么吩咐?”

    林梦雅愣了一下,旋即想了起来,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如今宫家的正式回归,想要试探跟亲近的人不少。

    也不知道宫五能不能周旋得过来,好在走之前,林梦雅让他把宫平也带上了。

    有了那个小家伙在,想必是出不了什么乱子。

    “走,咱们上街去逛逛。”

    白苏点头,替她取来了裘皮斗篷。

    打扮妥当最后,三个人出了宫家宅院,往最热闹的主街走了过去。

    冬日漫长,许多娱乐活动都没办法进行。

    但是龙都人也有不少当地的乐趣,街面上,各色的小吃生意兴隆得很。

    这里很有北方的特色,大锅咕嘟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馋的人口水直流。

    孩子们最喜欢的糖葫芦,也在沿街叫卖。

    透明的糖浆包裹透红的山楂,一口咬下去,酸甜爽口。

    还有各色精巧的糖人,也不知道那匠人的手为何这么巧,转眼之间,便是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动物。

    她们几个人逛的,正是一条最热闹,同时平民百姓也是最多的一条街。

    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就各有收获,手中提着,嘴里头还得吃着,眼睛还得到处看着。

    直到她们觉得累了,暂时找了一个茶楼歇脚。

    林梦雅倚在窗前,视线却延伸到了远方。

    “还是跟着小姐好,这些东西啊,我从前见都没见过呢!”

    纭儿是小孩心性,不管再机灵,天性却是没办法改变的。

    白苏跟林梦雅颇有默契,前者低声,在后者的耳边说道。

    “的确是有人跟踪我们,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回音。”

    点点头,林梦雅的视线,看似不经意的落在街面上某个行人的身上。

    那天,太子殿下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回到宫家的时间不长,即便太子听过她的名字,也应该仅仅只是好奇而已。

    但是,那天在宴会上,太子眼中,唯独没有惊讶。

    这就说明,太子哪怕没见过她,却也是熟悉她的情况的。

    以宫家现在的实力跟地位,还轮不到被皇尊重视。

    所以,那个让太子知道她,了解她的人,就很有问题了。

    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想要对付宫家,还是只为了对付她?

    从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在思考。

    而如今,也该是着手调查的时候了。

    既然有人暗算了她一把,她又怎么可能,不选择回击?

    在街面上逛了一阵子,白苏也确定了跟踪她的人有多少。

    在龙都内,知道她的人不多。

    所以在暗中跟踪她的人,是谁也就可想而知了。

    好在,宫四给她准备的人,大多都是在市井之中,跟朝堂之中很少有联系。

    有些时候,蚂蚁未必就不能绊倒大象。

    只是,得看用什么样的法子了。

    “小姐,小姐,宫平一个人回来了!”

    正坐在桌前喝茶,却听得纭儿急匆匆的叫喊声。

    转眼间,人冲到了自己的面前,还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宫平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她正纳闷,宫平也一脸苍白的,跑到了她的眼前。

    “大小姐,不好了!五少爷让人给抓起来了!您快去救救他吧,再晚,我怕会出人命!”

    “你急什么,慢慢说!”

    关键时刻,还是林梦雅有安定人心的能力。

    片刻之后,她就从宫平的讲述里,了解了个大概。

    今日宫五去从前的旧友家赴宴,那家子有个娇蛮任性的小姐,看不起宫五,给了他几句话听。

    本来无伤大雅,但是那小姐却拿着从前于明竹的事情刺了宫五的心。

    宫五气不过,就跟那家小姐吵了几句。

    对方知道自己理亏,便斟酒赔罪,本也是相安无事。

    谁知道,宴席上宫五离席久久未归,那家自然去派人去寻。

    却不想,宫五却在人家小姐的绣床上。

    这下子,算是炸翻了天。

    小姐寻死觅活,宫五却咬死了,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当时在酒宴上,还有别家的人再作陪。

    这事无论如何,说出去也是毁了人家小姐的名节了。

    现下,那家人捆了宫五,正想讨要个说法呢。

    好在宫平机灵,找个机会跑回来求救。

    林梦雅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就知道自家五哥哥,是钻了人家的套了。

    赶紧的穿了衣裳,准备了马车,带着宫平他们几个,往那家赶去。

    “我问你,五少爷被抓的时候,可曾反抗了没有?”

    宫平想了想,摇了摇头。

    “没有,五少爷想来是傻了眼,根本没有反抗,就让人给捆起来了。”

    这下子,林梦雅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宫五,绝对是被人陷害的。

    好在他反应不慢,知道如果继续将事情闹大,局面会对他更加不利。

    所以,他才会束手就擒。

    马车上,宫平犹豫再三,还是低声问了一句。

    “小姐,您说五少爷这次,会不会是真的...真的酒后失德?”

    宫平忧心忡忡,谁也没想到,居然会出这种事。

    “你觉得,五少爷会这么做吗?”

    林梦雅反问他,后者认认真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不会的!咱们家的少爷,虽然受过不少的苦,但是老祖却管得极其严,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是啊,你想想看,从前咱们在家里的时候,我的五哥哥都未娶亲,但是家里头的侍女,媳妇虽多,他们就算是喝得再多,也没进错过屋子吧?”

    “小姐的意思是——”

    “哎呀你个笨蛋!”

    纭儿毫不客气的敲了一下宫平的脑袋,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下,压低了声音说道。

    “小姐的意思是,你家五少爷中了别人的仙人跳了!”

    “仙人跳?那是什么?”

    看看,差距出来了吧?

    林梦雅暗中看了看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大讲仙人跳的威力跟成因的纭儿,又瞧了瞧面红耳赤,却又不得不听得仔细认真的宫平,暗中摇了摇头。

    这就是散养跟圈养的不同,以后她的宁儿,看来也得散养才行。

    听过见过,总比当一只井底之蛙强。

    也省得以后,会被人家轻易的算计了。

    就在纭儿讲完之后,马车也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白苏沉声问道,因为外面很安静,没有任何光源,不像是到了人家府门口的样子。

    “姑娘,前面有人拦路。”

    马夫的声音,带着几分戒备。

    马车里头,白苏自觉的把林梦雅跟纭儿护在了身后。

    “来者何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